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 第一

文学

第625章一心两用(二更!)

咣当咣当~

玄黄鼎剧烈的震动,此刻一道道雷霆劈落,金色的雷液浸入炉鼎,使得炉鼎上的纹路光华炽盛。

而玄黄鼎中,此刻正有两枚涅神丹在相互抗衡,撞击。

若是寻常的炉鼎,恐怕早就已经炸开了。因为,丹药之间的融合虽然能提升药性,但是却是相当困难的过程。丹神子的涅神丹与苏元的涅神丹都想彼此相互吞噬,而若是吞噬失败,恐怕便会炸裂开来。

试想,吞噬了无穷星河力量的两道丹药炸炉,将是何等恐怖。

“你疯了?!”

丹神子目光森寒,自己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雏丹,竟然被苏元镇压在炉鼎之上,再度淬炼。

轰!轰!轰!

而九天之上,一道道宛若是金色镰刀的雷霆劈落,蕴含着毁灭气息的雷电嘭的撞击在炉鼎。

每一次撞击,使得炉鼎之中剧烈冲撞的丹药便是缓慢的融合。

呼呼呼~

整天雷河垂落,金色的雷液碾压虚空而下,将整座炉鼎吞噬。

这一幕,太过壮观。

而几名长老目睹着一切,他们虽然不精于炼丹,但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一般的炼药师可以做到的。

莫非,这小子真的是足以抗衡丹神子的顶级炼丹师?

而山脉的一侧,苏亦瑶与青青眸光明亮,望着苏元的身影。

“哼!”

丹神子怒了。

他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雏丹,竟然被苏元当成了献祭物!

轰——

丹神子金瞳蹦出神光,犹如是两把锐利的剑斩灭虚空。他浑身一道道符文浮现,那是道种的力量。

丹神子距离天神境只有一步之遥了,他浑身光芒炽盛,他的眉心之中有一道已经发了牙,甚至已经孕育出胚胎,距离神胎近在迟尺的道种,而且是一枚绝版道种。

当催动道种之后,丹神子的背后浮现了一道庞大的虚影。

那是一座大佛之相。

它宛若是万佛之尊,高达万丈,通体释放神光,宝相庄严。大佛竟然有三头六臂,眉心血红,身上铭刻着一道道上古经文。

“灵胎境的准天神……”

苏元目光微微一瞥,没想到丹神子如此不凡,已经到了这一步。

准天神自然有强弱之分,无道种的准天神,有道种的准天神,道种发芽之后,便会进入道胎。道胎孕育灵体便进入灵胎。灵胎化为神胎之后,便是传说中的伪神境了。

伪神境是天神之下的极限,而丹神子拥有绝版道种,即便处于灵胎境也足以抗衡伪神了!

哗!

“丹神子要出手了?”

长生域一片哗然,没想到两人炼丹到最后竟然掀起了大战!

丹神子要夺回雏丹!

甚至,那神鼎也要夺过来。

“丹神子,你不要不识抬举,涅神丹本来就只有一枚能成,既然你输给我半分,就只能沦为献祭品。”

苏元负手而立,淡然道。

两枚涅神丹同时祭炼,那么只能够有一枚成丹。换而言之,要么是他吞噬别人,反之亦然。

显然,丹神子是输不起,当下恼羞成怒,想要用武力将他镇压。

“这小子太狂了,竟然敢跟师尊如此说话,不知天高地厚!”

丹域的弟子简直气炸了,一个区区的准帝境,竟然敢直言丹神子不识抬举,他哪里来的胆子?!

几名长老也是皱了皱,寻常的准帝境只怕在准天神的神威下,早就已经吓破了丹,这小子竟然目中无人,丝毫不把丹神子放在眼里。

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 第二章

梁王望着对方的玉簪,正在思索其可能的来历,视线缓缓移到她身上,眼睛一下子放大:“好长的腿!”

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要是早些年碰到这样的极品,哪怕是动用身份修为,也是一定要一亲芳泽方才罢休的。

见双方各自收起了攻势,姜罗敷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一边是宗师,一边是明月公指挥的三千红袍军阵,不管哪一方都不是她能对付的。

姜罗敷向楚中天行了一礼:“明月公,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大动干戈呀?”

楚中天哼了一声:“姜校长可以自己问他。”

一旁的梁王也从半空中降了下来,闻言冷笑道:“楚家包庇钦犯,还试图袭杀本王,明月公真是好大的胆子。”

秦晚如气得又重重地捶了一下鼓:“既然如此,还不如真把你击杀了,也不枉我们背这个恶名。”

梁王脸色一变,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姜罗敷急忙说道:“梁王此次前来的目的我也曾听闻了一二,也不怪楚家不能接受,就算是我,而很难理解,祖安土生土长在明月城,又怎么可能偷得了皇上的东西。”

这时候谢弈也适时说道:“不错,依我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看到连谢弈也表态了,梁王眼皮子抖了抖,楚家、学院、城主,可谓是明月城最强大的三股势力,如今他们站在一起,那真还有些不好解决。

他只好说道:“其实祖安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

楚氏夫妇:“……”

姜罗敷:“……”

柳耀:“……”

谢弈:“……”

敢情你之前在那里牛皮哄哄各种叫嚣,都是在虚张声势?

感受到众人的怒火,梁王急忙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但此事绝对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这是我出京时皇上亲口嘱托我的。”

听到他这样说,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按理说梁王此时也不会在这件事上说谎,可这件事真的说不通啊。

这时梁王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忙指着一旁的十名绣衣使者说道:“具体的可以问他们,他们是皇上指派前来抓祖安的。”

楚氏夫妇这才望向了犹如石像一般矗立在一旁,仿佛局外人般的那十名绣衣使者。

“绣衣使者……”楚中天等人显然也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来,最前面的那名绣衣使者冷冷地说道:“祖安具体偷了什么东西事关机密无可奉告,请楚家将其交出来,否则的话以欺君论处。”

“欺君?”楚中天哈哈一笑,笑声中有些苍凉落寞,“皇上想对付我们楚家,又何必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一旁的谢弈急忙提醒道:“楚兄,慎言!”

楚中天哼了一声:“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

显然他并不认为是祖安偷了皇帝的东西,以为这只是皇室对付楚家的又一个借口而已。

那绣衣使者眼神一凝:“明月公当真要抗旨不遵?”

“抗旨?”楚中天笑了一声,“我们楚家可没说过,想搜祖安,自己进屋去搜呗。”

他虽然怒急,但也不傻,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留下口实。

听到他这样说,那绣衣使者挥了挥手,招呼同伴一起进楚府。

只可惜红袍军依旧留在原地,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一旁的谢弈暗暗感叹,楚中天平日里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如此狡猾,嘴上说着顺从,身体却不诚实啊。

那绣衣使者停下脚步:“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们么?”

楚中天微微笑道:“素闻绣衣使者威名,我们楚家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虽然话这样说,但依然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

他的潜台词也很明确,刚刚连堂堂宗师都闯不进去,你们几个又有什么办法?还是早点知难而退的好。

其实他有些不解,世人都将绣衣使者传得神乎其神,但看他们平均修为也不过五六品,实在有些名不副实啊。

可这些年似乎没听过有人从绣衣使者的追捕下逃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