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白丝双马尾被疯狂输出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一章

极冷冰寒的太空,一个巨大的手掌平平伸展而出,星球与之相比如鸡蛋一般的渺小,一棵绿意盎然的桃树,在掌心中伫立。

微微的凝目,小生的手掌心中散发出了神息,如缭绕的氤氲一般,笼罩了整棵桃树。

“生长吧神木之心,焕发出植物原力的无敌神能!”

神奇的桃树,猛然迸发出了一圈绿芒,它开始急速的生长,无数的根系没入另一时空,从那里汲取神异的能量。

钻探而开的时空,纵横交错的裂纹辐射到了宇宙边际,片刻后,桃树神木已经形体无量,婆娑摇曳的枝条,朦胧的绿意光华向着八方穿透而去,顿时染绿大片时空。

“宇宙中第一棵神木,由元主从源界带来,所有植物的成就莫不与之有基因遗传关联,所以它当之无愧是所有植物的始祖神。”

树荫的绿华笼罩远近星系,无数星球的生物抬头仰望,在绿色的光华中虔诚的祈福。

“生命对生物宇宙的奉献,就是延续存在的方式,创造出果实!”

莹彻的光华在桃树干上,如一层层光流一样的荡漾,曼妙的枝条在轻轻的摇晃,蓦然间一轮绿华爆发而出,将整个神木蕴藏在了其中。

无极原本就是荒芜,桃木神树产生于空泛,承受无数苦难,有了穿透今古的生命力量,有力的滋养了其他后来生命的蓬勃。

绿色光轮在缓缓的散尽,化作游离的清丝分布在清凉的时空中,桃树神影再现,一颗巨大的果实在枝叶繁茂中呈现。

“神桃!”伏羲虔诚的拱手,他是人类的始祖神,与植物的始祖神有过密切的交集,知道这神木之心的唯一果实有多神灵仙奇。

暗淡的宇宙,桃树神木是唯一的光亮,千万枝条垂展而下,轻轻触碰在小生的身体之上。

“神桃中有实现终极神寂所必须的养料,将通过桃树枝传递给小生!”伏羲仰视,对着身边的雷震子解释。

轰然震动的奇响,一个个七彩的泡泡在枝条上产生,里面充盈着厚实的奇光能量,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小生的经络之中。

那是数亿年存储的神秘物质,厚厚的积淀在神木之心内,如今通过复杂的方式唤醒沉睡,实现它存在的另一个伟大的使命。

小生的身体再次成长,不可思议的拓展到了10万光年以上,这是与大时空相匹配的神寂,如今他已是一个超然的能量体,能量的囤积仅次于宇宙!

星球如渺小的砂砾,稳稳屹立的小生远眺宇宙边际,仍见还在与反物质鏖战的所有人,急忙用神息通达八方,发出召回他们的神语传音。

数万生物回返,有神祇、仙怪也有魔王精灵,这是与反物质作战的幸存者,全都集合站立在小生的一个指尖之上。

“小生……”周木兰热泪滚滚,知道这是最后一眼的诀别,任凭如何坚强也无法遏制内心的伤悲。

侵袭而来的反物质,所有恒星、行星以及其他天体都如冰块一样的崩裂溶解,一切文明顷刻间化为乌有,连黑洞都不能幸免。

神寂,小生的所有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在所有的空间中不存,一片片抽泣和痛哭之声,一阵阵悲伤至极的沉默。

小生安详的神态中展示了内心的清净,“百亿年来我们曾在无数次的轮回中相遇,我们曾是兄弟姐妹、朋友同学、父母长辈、每一次都有故事发生,这已经让我满足……”

神桃中的能量已经完全被吸收,桃树神木完全消失,它再次化作一颗种子,等待下一个百亿年之后使命的来临。

大时空的四面八方,滚滚而来的反物质,宇宙已经丧失了过半的空间,恒星的光彩不断地熄灭,终止了热量的辐射,更加冷凄的宇宙无一丝光亮。

“你们的存在是我的责任和使命……”小生辨别着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而后向着上方飞升而去,再也没有一眼回顾。

涨精装满肚子 第二章

嗡嗡嗡!

白色烈火生生插入了金色烈火当中。

“继续啊?打得中本尊,我喊你们做爹娘。”

神威寂灭后,那金发男子重新在浓雾当中出现,嬉皮笑脸看着他们。

一帝二后,面容更冷漠。

轰!

轰!

轰!

他们三个一起操作,连续攻击了三次,看起来几乎要吞没掉他了,结果不一会儿,那太阳帝尊还是出现,吊儿郎当的看着他们,还嘲讽他们技术不好。

“其实也没必要搭理他,

文学

我们继续灭他的族人吧,这人还嬉皮笑脸,先让他哭再说。”楹后提议道。

说完后她看了吞星大帝一眼,她知道,她的夫君是骄傲的,也自认为阳凡级世界基本无敌,而且身边还有她们两个,如果不是这太阳帝尊很古怪,他早就杀出去了。

“那些小喽喽,灭太多也没用,现在连苍莽都死了,就剩下赤熔还在杀戮,我估计那个叫李天命的,也会盯上他,我们再拖下去,要是赤熔都完蛋,那真的损失太大了。而且天上那怪物还在杀戮,拖一点时间,得死多少?这太阳帝尊胆敢在这挑衅,就是吃准了我们拖不起!”

说实话,虞后脸都白了。

她是极其生气的。

一辈子都没让人言语猥亵过,而今却像让一个异族无赖亵渎。

“那就杀了他。”

吞星大帝看似再冷淡,也对太阳帝尊的喋喋不休无法容忍了。

而且虞后说得有道理,现在天狼星急需打开局面,要不然腹背受敌,每时每刻都在死人!

吞星舰再强,打不死太阳帝尊,也是一个问题。

“我出去,你们掌控好吞星舰,随时接应。”吞星大帝道。

“就你自己吗?这样优势不大,我们三个一起出去,快刀斩乱麻,更保险一些。”虞后连忙道。

“你的意思是,本尊驰骋星空,不是这‘绵羊’的对手?”吞星大帝冷冷看了她一眼。

终究是男人,看起来再冷静,自己女人被侮辱,心里还是有气的。

“不是……只是这人太过狡诈,我怕有陷阱……”虞后弱弱的说。

“这样吧,她陪你去,我坐镇吞星舰,如果你们能控制住他,吞星舰一次攻击也够了……速战速决吧?没太多时间了。”楹后道。

说实话,看着连绵尸雨不断落下,他们心里也着急!

“就这样吧!”

吞星大帝的耐心,也到极限了。

“情报说,他有一口棺材,上面那个结界的核心,很可能就是那一口棺材,一旦拿下这个结界,我们的大军,就能直接摆脱那怪物了。”楹后叮嘱道。

“明白了。”虞后点头。

在她之前,那白发茂盛,扎成一束如狼尾的吞星帝尊,已经一闪而逝,离开吞星舰,出现在外面的烈火之中。

嗡!

刺眼的白色烈焰,在其身上爆发出来,其眼里的星点数量,已经接近九千!

轰轰轰!

白色烈焰快速的压倒金色的烈焰,占据半壁江山以上,恐怖的帝尊之力在吞星大帝的身体上释放出来,来自真正天狼族的天狼力量释放出来,吞星族的最强血肉之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不久后,那修长、窈窕、身段火辣的虞后,出现在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两人身上流转着金属般的银光,看起来完全是天作之合。

虞后、楹后,自然是这天狼双星最令人幻想的帝尊美人,比神幽帝尊的名气都要大。

这样的气质、外貌、还有这火辣、野性的妖娆风情,自然光彩夺目,这让太阳帝尊双眼都看直了,直接笑出了声音,当场赞叹道:“兄弟,真是羡慕你,这种美人你都有两个,会不会忙不过来啊,用不用哥们帮你分忧?”

“就你这小身板,还是去玩你们太阳的母猪吧!”

虞后实在忍不住了,她是真没见过这种级别的人,还能这么不要脸面的。

“小身板?本尊如此威猛,你竟然看不出来?”

太阳帝尊一脸不可思议。

虞后还想多说,结果身边的男人冷淡看了她一眼,这让她连忙闭嘴,道:“知道了,这种无聊的人,嘲笑他都没用,只要死了,他就会把嘴闭上了。”

“嗯。”

吞星大帝话很少,但绝对是个狠人。

这种人大多时候都不说,让两个女人说,只能说他的时间,都用在了脑子上。

“棺材。”

他在虞后耳边说了这两个字。

“明白。”

虞后点头。

“杀吧。”

轻描淡写两个字后,这一对帝尊夫妻,在滔天的气势烘托下,来自天狼星至高水平的帝尊力量,在这浓雾之中轰然爆发。

嗡!

白色的烈火奔腾席卷。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三章

呼!

粗胚毕竟只是粗胚,作为练手之物,所能承载的道纹有限,很快,其中大部分能量溢散,充斥整个宣政殿的火光收敛,再次望去,身前长剑模样的粗胚散发幽暗的光芒,如玉石散发微微红光。

其中残留的力量极少,甚至还不如一个圣境一重天全力一击蕴藏的十分之一力量,几乎没有任何价值可言,李云逸有种感觉,它恐怕也只有一击之力,旋即就会炸裂开来,不复存在。

但。

它确实充斥了一丝天地之力。

微弱,却真实。

已经有一丝道兵的意义了。

“这么简单?”

李云逸惊讶,因为他感觉,这完全不是他的极限,若是郑重施为,定然能做的更好。更让他惊讶的,是自己尝试过程的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力量微弱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在不知不觉中,他对法阵一道的感悟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可喜的层次。

厚积薄发!

事实上,他在法阵一道上的起点本来就很高,尝试之初就凝化了浑元阵心,融入神魂本能,再加上如今真灵蜕变,成无垢灵身,更有风林火山的加持……

想到这些,李云逸立刻释然许多,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一翻手,又是一件粗胚出现手上。

继续。

初尝胜果,虽然可喜,但对于他想为熊俊等人打造一件品阶不低的道兵来说显然还是不够的,李云逸也想尝试一下,自己当前能力的极限到底在何处。

所以。

继续尝试!

轰!

立刻,在本源之鼎的笼罩和遮掩下,整个宣政殿华光再起。

赤红是火,青芒是风,碧绿为林,幽暗如山。

火之热烈。

林之生生不息。

风之灵动。

山之巍峨厚重!

各种光华与气息波动震荡,如一场大战持续,更似在编织勾勒一方世界。

事实上,法阵,就像是对天地的编织,对大道纹理的解剖,在这一过程持续中,李云逸感觉自己对风林火山的感悟更深。

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小半天时间,李云逸身边蕴藏天地之力的粗胚越来越多,波动却越来越微弱。

这并非其中加持的天地之力越来越少,而是其中力量越发稳固的显化!

终于。

当他脚下的粗胚数量达到三十余柄的时候,突然。

呼!

一团金芒大作,锐利光彩迸射,如千万箭矢四散,碰撞在墙壁之上,竟然发出金石之音。

金!

这赫然不是属于风林火山任何一道的天地之力和道纹!

是的,李云逸对风林火山的尝试已经结束,已经开始尝试利用风林火山大阵的特性,勾连其他属性的天地之力!

这是唯有阵法师才能做到的事情,超脱个人属性的桎梏,染指其他大道和天地之力。而在这一点上,李云逸更拥有其他阵法师无法企及的优势。因为于他个人而言,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属性的。

无垢!

真灵通透,对任何天地之力的感知都一般无二。

其他阵法师虽然可以利用阵法勾连其他大道和天地之力,但难免也会受到自身属性的影响,李云逸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一点。

他的武道和其他人不同,本身就没有交融任何大道,谈何影响一说?

所以接下来。

轰!

宣政殿里变幻交织的光华和天地之力波动更加绚丽和斑斓了,如滔滔浪潮,一波紧跟着一波,李云逸也丝毫不担心它们会互相影响,有本源之鼎的压制,风林火山笼罩的宣政殿似乎成为了他的领域,一切尽在掌握。

文学

很快,又是一个时辰过去。

但这一个时辰,李云逸尝试刻画的粗胚甚至超过了之前两个时辰的总和,并且个中属性天地之力种类更多!

他越来越熟练了。

终于。

李云逸停下了动作,而在他脚下,赫然已经多出了整整七十九把道兵粗胚,如此数量若是被莫虚赵天印等人看到,定会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云逸的目光从它们身上一一掠过,尤其是在其中隐隐威压最强盛的几把粗胚看过,眼底闪过一抹满意的笑意。

成绩斐然!

李云逸自己也丝毫不掩盖心里的欢喜。这几把粗胚,各种属性和天地之力并不局限于风林火山四道,但其中蕴藏的力量,赫然达到了一个圣境一重天所能驾驭的极致。

同样,这也是一个粗胚的极限!

如果按照紫龙宫的卷宗记载,这些粗胚只要稍加炼化,已经算的上是最低阶的道兵了。

当然,只是其中力量达到了,并不意味着它们就能持续战斗。

道兵,是要和天地之力勾连,持续作战的保证,材料同样要求很高,这些粗胚只能临时动用,无法持久,恐怕连一场圣境之战都坚持不下来。

但,这也足以让李云逸心满意足了,哪怕这些粗胚并没有估算出自己的极限,却已经足以证明,只要他想打造一柄道兵,就一定没问题!

当然,其中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

妖王之灵!

一柄强大道兵的真正中枢所在!

“是时候再进去一次了。”

这一次,势在必得!

自己好不容易进去妖王战场,总不能再退而求其次,撤回来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