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晚上激烈欢爱h,笼中的金丝雀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一章

客栈一楼大堂中,齐昊等人正围坐于一处,喝着小酒聊着天。

除龙首峰弟子外,其余几脉也有弟子在此,落霞峰赵唐,大竹峰宋大仁等人皆在此处。

“话说我等一行人在那碣石城搜查资料好久,嘿!”

赵唐环视了周围众人一圈道:“你们猜怎么着?”

“莫不成那神秘凶杀案的凶手还真在资料堆里找到了?”

一名龙首峰弟子问到。

“不错。”

赵唐点了点头:“真是没有想到,在中原之地,我等正道繁衍无数年之所,竟然还有愚民信仰此等邪教!”

说着右手在桌上一拍,发出啪的一声响。

“真是可悲可叹啊。”

感慨一声,端起桌上的碗,喝了一口酒,顺便环视了周围一圈,见众人目光都齐聚在自己这里,心中有些高兴,面上却表情不变。

将在碣石城查到的资料与众人说完,继续道。

“我等既然查出了那凶手为何杀人,便制定了详细计划如何捉拿凶手。”

“在那山村处有了周密的安排,只等凶手出现,便可将其捉拿归案!”

“嗨,没想到事情在此时却又起了变故。”

“发生了何事?”

宋大仁追问道。

赵唐酝酿了一下情绪,正准备继续侃侃而谈。

“众位师兄都在啊。”

门口传来秦重的声音。

原本正等着赵唐后续的众人听到秦重的声音都抬起了头,向秦重看去。

“是我们青云门速度最快的秦师弟回来了。”

齐昊出口打趣了秦重一声。

站在客栈门口微笑着面对众人的秦重听到这句话,表情凝固在脸上。

见众人蠢蠢欲动的神色,秦重敢肯定,确定以及一定,自己一开口,这群无良的家伙会说些什么。

心中呵呵了一句。

“打扰,告辞!”

还有一只脚没有踏进客栈呢。

秦重转过身,连忙向外走去。

“哎,秦师弟别急着走啊,一起聚一聚啊。”

齐昊眨了眨眼,没想到这都好几天时间了,秦重听到这句调侃反应还这么大。

不过心中更觉得有趣。

起身向秦重追了出去。

客栈中,赵唐看着离去的两人,笑着摇了摇头。

回过身对还在座的众人道:“诸位,咱们继续,对了刚刚我们讲到哪了?”

宋大仁站起身拍了拍赵唐肩膀:“我去看看他们,你们继续。”

说着向外走去。

赵唐还没来得及回话,接着又是一人站起:“赵师兄,师弟有些问题想要向秦师兄请教,先告辞了。”

林惊羽也不等赵唐回答,便抱着自己的剑向外行去。

接着,赵唐便只听到一声声告辞声。

不到片刻时间,原本围满了人的大堂便空无一人。

赵唐张了张嘴。

环视了一圈空无一人的大堂,呵了一声,端起桌上的碗,将碗里剩下的酒,一口饮净。

好一个悲凉。

“喂,还讲不讲啊,不讲我走了。”

听到声音,赵唐连忙惊喜的转过身。

“原来我还是有知己的啊。”

却见点小二一手拿着抹布,一手端着盆。一脸淡然的看着赵唐:“你要还讲,我就再抹一会桌子。”

“呵!”

赵唐悲叹一声,挥了挥手,一手扶额,仰天悲呛。

店小二也呵了一声,端着盆,哼着曲,迈着步子走向了后台。

“咦,赵师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赵唐抬起头,见到一双如水的眸子,清丽的容颜,腰间缠绕着粉红的朱绫。

“啊,多么俏丽的人儿啊。”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二章

防盗是600多章时的内容,唉,自曝其短……

夜的幕布越笼越低,光芒在逐渐氤氲起来的黑暗中,一点点消融尽了。不远处正在一直偷偷摸摸往后退的白胖子、伏在他肩上昏迷不醒的人偶师,以及拎着一条巨虫的最高神,都在昏昏夜色里凝成了几个黑色剪影。

最高神有好几秒钟一言未发。

林三酒猜他应该正在检测灵魂女王的记忆——这么点时间,他不可能把灵

文学

魂女王的生物信息也一并解析了;只不过大肉虫经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偏偏它的记忆却会被迅速解析。

“女娲,”最高神冷不丁地吐出了个这个名字,惊了林三酒一跳。“繁殖……去见女娲……林三酒带我去见她……获得器官,生育下一代……族人繁殖……”

低低地出了口气,年轻神祇慢慢地收紧了手指。

大肉虫的黑影顿时以一种橡皮般的模样变了形,被越掐越紧,两头涨大得似乎随时都要炸开。它“唔唔”地扭着身子,被最高神拎近了脸前。

“为什么你脑子里只有这种事?”

灵魂女王突然能出声了,一声细细的尖叫划破了夜色:“什么叫这种事!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了,我不惦记它,难道我要惦记林三酒吗!”别看这位陛下受制于人,口气却一点都不服软。

“你的记忆呢?”最高神似乎很难接受这个说法,“只要经历了就有记忆,你的记忆呢?”

“留个关键词、有个印象就行了呗,”灵魂女王立刻嚷嚷了回去,“要不然我这么长一辈子,每件事都要记着,能记得过来吗?”

林三酒闻言猛地松了口气,直到现在才感觉到额头上的一片汗意:怪不得刚才让大肉虫描述一句能力,却花了它半天时间也描述不出来,原来它早就把大部分经历过的细节都干脆利落地忘了——也许万事确实是祸福两相依的。

最高神猛地闭紧了嘴,不知又干了什么,大肉虫的影子立即发出了一声尖细鸣叫。林三酒心中一跳,忙朝最高神扑腾着游了过去;一边游,一边还不忘又甩出去了一道“龙卷风”。

由于她的心情更急切,攻势也比上一次更猛烈了:响亮得几乎能震得人耳聋的狂风骤然卷了出去,生生将无数吨海水拔至半空,铺天盖地一样朝最高神压了下去;连神祇也顾不上灵魂女王了,随手将它远远地甩进了夜色里,抬起胳膊挡住了陀螺一样碾压而来的万吨海水。

裹着层层海水的龙卷风,像是从中间被撕裂成了两半,从最高神身上卷过去,轰然一声在他身后跌进海里,激起了高高的百丈水墙。一时间就像是下了一场暴雨一样,黑漆漆的水重重打在海面上、人身上,甚至打得人皮肤生疼。

没有一丝光芒的黑夜里,最高神似乎动怒了。

“你们,”他好像愤怒得连下巴都在磕磕打战,每一个字都是强挤出来的,听着确实有几分骇人:“你们这些卑贱的生物……”

林三酒停住了动作。

“没关系,没关系……”最高神咬着后牙笑道,“我不应该为此动怒。把你们都变成宙斯了,我再打开你们的脑壳慢慢看。”

林三酒一颤,一股寒意骤然顺着脊梁骨冲上了大脑;她想也没想,立即叫出了【能力打磨剂】,举着它高高一照,脸色顿时在银光中变得煞白。

最高神赤|裸白皙的身体正踩在黑沉沉的大海上,波浪起伏之间,隐隐有几缕暗黄一闪而过。蛇一样的暗黄色影子越来越多,从远方迅速蔓延聚集了过来,眨眼间就快铺满了海面;早已是惊弓之鸟的林三酒汗毛一乍,一边拼命踢水往后退,一边高声叫道:“波尔娃!过来救我上去!”

白胖子回应她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遥远、如此含混不清;林三酒一转头,几乎眼前一黑:刚才他一点时间也没有浪费,此时早就悄悄地划出了上千米远。

游是肯定游不过去的——

刚想到这儿,林三酒猛然急中生智,扯开喉咙吼道:“用号角召唤我!快!”

一句话喊完,最近的一条黄影已经游到了一臂开外;她收起打磨剂,咬牙一挥【龙卷风鞭子】,将以它打头的那一片黄影掀远了——但这终究是权宜之计。

“那变|态大哥也会被召唤来的……”波尔娃也抬高了嗓门。

“不管了!”林三酒急得血管都在一跳一跳,“再不召唤我就死了!”

如果说波尔娃有一个什么最大的好处,那一定是老实听话。她话音一落,号角声紧接着就响了起来;林三酒一手攥着【龙卷风鞭子】,一边用风浪抽开近处黄影,一边用一种以她本身绝对游不出来的速度冲了出去。她不大会唱“英特纳雄耐尔”,反正生死关头顾不上丢人;含含糊糊、哼哼唧唧地唱着歌,林三酒湿漉漉的手“啪”地一声抓住了白胖子尸体的脚腕。

与此同时她一回头,最高神的脸也正近在咫尺地浮在阴暗夜色里。

他蹲在海面上,一手握着白胖子浮尸的胳膊。看起来,他此刻非常迷茫。

突然离最高神这么近,林三酒头发都立起来了。她心中一动,正要一鞭子抽出去的时候,身边却又是一阵哗哗水响;她下意识地一转眼睛,顿时不由吃了一惊。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三章

听着几名下属的分析,惜雨脸色已经被气的一片铁青,双目含煞,怒不可歇,简直是恨不得立即将这些人给揪出来,全部挫骨扬灰。

那些资源,全部都是属于天元家族的私有财产,同时也是支撑着天元家族发展壮大的基石。

毕竟现在的天元家族也算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去养着,一旦资源跟不上,那后果可就相当严重。

而这些被天元家族招募的外来护法,在享受着天元家族给出的丰厚福利还不知足,竟敢得寸进尺,暗地里\\b侵占属于家族的私有财务,给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甚至是之前几名监察使的失踪也与他们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这在惜雨看来,已经是属于罪大恶极的严重罪行了。

只是当惜雨一想到对方是无极始境修为时,心中便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虽然她在剑尘走后,暂时掌管了天元家族,可她毕竟修为低下,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护法对剑尘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可对于她这位副家主,就没那么尊敬了。

哪怕她是惜氏皇朝

文学

的公主,可这样的身份放在南域的这帮始境强者眼中,分量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毕竟这里不是在北域。

“可惜许然前辈不理俗事,一直都在闭关潜修,不然的话,若是有许然前辈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惜雨暗暗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这个副家主,\\b当是真是有些窝囊。

“剑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要是在的话,那家族目前所遇到\\b的一切困境,都将迎刃而解。”这时候,惜雨心中不禁开始怀念起剑尘来。

“你好歹也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掌管整个家族的生杀大权,几个护法就将你给难成这样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让惜雨牵肠挂肚的声音传来,只见在水云殿的正殿中,剑尘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

没有人察觉到他的何时出现的,直到他声音传出时,惜雨连同几名下属才发现他的存在。

水云殿虽然是一件中品神器,但器灵早已经臣服剑尘,因此剑尘在水云殿中早已可以来去自如。

“参见家主!”正殿中的几名下属一眼就认出了剑尘的身份,神态间立即露出恭敬之色,纷纷是神情激动的行礼。

惜雨目光怔怔的盯着剑尘,脸上逐渐的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出来,道:“你终于回来了,只是我终究是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替你管理好家族,导致家族损失了大量资源。”

“资源这些倒是不重要,以家族如今的财富,即便是损失了这点资源也无伤大雅,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作为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还缺乏一份果断力。”剑尘一脸郑重的对着惜雨说道:“惜雨,你要明白一点,我们天元家族与其他势力的权力结构不一样,目前我们家族没有老祖,没有太上长老,家主就是权力最大之人。而你作为天元家族内唯一的副家主,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家族的一切大小事宜,自然都是由你说了算。”

“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强者,你不仅有选择接受或是拒绝他们投诚的权利,当家族内的始境强者做出了有损家族利益的事情,\\b你甚至也有审问以及开除他们的权利,若是有人反抗,你就让家族内的其他始境强者出手,进行强力镇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