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大杂乱:妈妈的罗曼史

全家大杂乱 第一章

夜幕降下了。

城市东头,原本名叫众安坊的这片街区,如今挂的已是“平等王”时宝丰的旗帜。

由于前期占领得早,并未经历太多的折腾,此时这众安坊已经成为城内最为热闹繁华的街市之一。从西面的坊门进去,一侧聚集了宝丰号的各种店铺生意,另一边则围起了大量的院落,成为被外界称为“聚贤馆”的贵宾居所。

作为公平党五支势力中最擅长做生意、负责后勤与运转物资的一系,“平等王”时宝丰从起事之初走的便是交游广阔的路线。尽管由于公平党最初的复杂状况,这边与天下最大的几个势力并未有过明显往来,但不少崇尚富贵险中求的中小势力过来时,最容易接触到的,也就是时宝丰的这支“宝丰号”。

而在这样的过程里,同样有不少亡命之徒,通过与“宝丰号”的贸易,进行危险的物资转运,进而自窘迫的状况里逐渐崛起,成为了小型或中型的武装集团的,因此也与时宝丰这边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这一次江宁大会的消息放出,每一系的力量都展现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转轮王”许召南聚集大量的教众,甚至请来了北上已久的大光明教教主坐镇;“阎罗王”周商维持着偏激的作风,收拢了大量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顺便裹挟众多想占便宜的外围苍蝇,聚起浩大的声势;“平等王”时宝丰这边,则从一开始便有众多成规模的大小势力过来捧场,到得八月间,三山五岳各路带着名号、甚至能说出不少英雄事迹的势力代表,每一日都在往众安坊聚集。。

相对于“转轮”“阎罗”两系人马虽多,却多为乌合之众的局面,时宝丰这边,一拨一拨的远来者都更为“正规”也有更显得“有模有样”,这中间,有行走各地、交游广阔的大镖局,有盘踞一地、代表着某一系豪绅的大商会,也有许多在女真肆虐时真正做了抵抗、有着事迹的“英雄豪杰”……

他们每一支进入众安坊后,附近的街头便有专门的人手,开始宣扬和吹嘘这些人的背景,随之引来围观者的仰慕与赞叹。

以生意起家的人最懂得什么叫做花花轿子人抬人,而对于这些远来的大小势力而言,他们自然也明白这一道理。一时间,进入“聚贤馆”的各个势力相互往来不息,每日里互相拉关系也互相吹捧,端地是一片和乐融融、群贤毕至的氛围。以至于部分“懂行”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将这边的“聚贤馆”,比作了成都的那条“迎宾路”。

当然,如此多大小势力的聚集,除了明面上的热闹和睦以外,私底

文学

下也会如水波浮沉般出现各种或好或坏的复杂事情。

如同前几天抵达这里的严家堡车队,一开始由于严家的抗金事迹、以及严泰威独女有可能与时家结亲的传闻引来了大量的讨论与关注,不少中小势力的代表还特意前去拜访了领头的严家二爷。

然而到得这两日,由于某个消息的突然出现,有关严家的事情便迅速沉寂了下去。即便有人说起,众人的态度也大都变得暧昧、含糊起来,支支吾吾的似乎想要暂时忘掉前几日的事情。

八月十六,严云芝在院子里坐到了深夜。手中摩挲着随身携带的两把短剑,静谧的夜里,脑海中有时候会传来嗡嗡的响动。

前几日突如其来的热闹,又突如其来的散去了……

事实上,严家这一次过来,结亲并不是一定要实现的目的。从出发时起,父亲就曾经说过,口头上的约定不见得有效,对于两个大家子而言,最牢靠的关系始终还是彼此都需要的利益交换。倘若两边能够合作,彼此也欣赏对方的人品,结亲自然可以亲上加亲,但倘若彼此看不上,严家也有自己的尊严,并不是一定要巴结什么“平等王”。

当然,话是这样说,按照一般的情况而言,这场婚事多半还是会履行的。

严云芝今年十七岁,在思想上并没有多么的出格、反叛。对于嫁入时家这种事,她首先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早几日抵达江宁,“平等王”时宝丰据说还在江北主持其它的事务,聚贤居这边,由“平等王”天地人三才中的几名大掌柜以及时宝丰的次子时维扬主持接待。若是没有太多的变故,这位时维扬时公子,便会是与她履行婚约的那个人。

乍然的接触中,严云芝对对方的观感不算差。在几名“大掌柜”的辅佐下,这位时公子在各种事情的处理上应对得体,谈吐也算得上稳妥,并且还不错的长相以及武艺高强的传闻中,严云芝对于嫁给这样一个人的未来,忐忑之余却并没有太多的排斥——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人生,逃总是逃不掉的。

但随着那条消息的传出,这一切就迅速地变了味。

过去几日众人的热情当中,正面吹捧的大多是严家抗金的事迹,与时家的婚约由于时宝丰尚未过来拍板,因此只在小道流传。但“平等王”的势力愿意让这等小道消息传出,看得出来也并非反悔的做派。

但在关于通山县的消息突然出现后,早两日不断上门的各方贤达已经远远避开了严家居住的这一片范围,对于婚约之类的事情,人们并不是调侃,而是直接选择了闭口不言。在旁人看来,时宝丰显然是不会接受这场婚约了,众人再谈论,实际上得罪的就会是“平等王”。

十七岁的少女已经经历了不少事情,甚至艰难地杀过两名女真士兵,但在之前人生的任何阶段,她又何曾见识过身边氛围的这般变化?

遇上敌人尚能奋力厮杀,遇上这样的事情,她只觉得存在于此都是巨大的难堪,想要呼喊、辩解,其实也无从开口。

前几日她喜欢到前头大堂里静静地坐着,听

文学

人说起城内各种各样的事情,到得这两日,她却连离开院子都觉得不自然了,用膳与散心,也只能留在这处院落里。

亥时左右,叔父严铁和过来陪她坐了一阵,说了一会儿话。

“……今日外头出了几件大事,最热闹的一件,便是大光明教教主林宗吾,以一人之力挑了周商的五方擂,如今外头都传得神乎其神……”

或许是担心她在这边憋闷,严铁和特意跟她说了些城内的新消息。不过这一刻严云芝的心情倒并不在这上头。

“我们严家的事情……怎么办?”严云芝尽量让自己冷静,“要不然……我回去吧……”

“没到这一步。”严铁和道,“这件事情……大家其实都没有再说什么了。因为……最终呢,你时伯伯他还没有入城,他是心思通透的人,什么事情都看得懂,等到他来了,会做出妥善处理的,你放心吧。”

“但是……”严云芝吸了吸鼻子,微微顿了顿,“消息是谁放的,查出来了吗?”

严铁和低头沉默了片刻:“五尺Y魔啊……这种外号,总不可能是那小魔头本人放的,而通山的事情,除了咱们,和那个该杀的东西……还有谁知道?”

“……李家?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咱们在通山不是谈得好好的?”严云芝瞪大眼睛。

严铁和摇了摇头:“……李彦锋如今就在城里,他老子就是大光明教的护法,他如今也接了护法的位子了。放这种消息,无非是要给你时伯伯难堪呗。”

“许昭南与这边不对付吗?”

“进城这几天还看不懂吗?公平党五家,谁跟谁对付?而且这中间还有其他的理由。你忘了……那小子是从哪里来的……”

严云芝想了想,便即明白:“他是想让……这边……结个西南的仇家……”

“若是事情闹大了,你……平等王的儿媳受辱,这边怎么可能不讨回个公道来,而西南来的那小子,又哪里是什么善茬了?李彦锋号称猴王,实际上心机深沉,所以才能在通山立下那一番基业,对方在通山一番捣乱,他反手就将问题扔给了对家,如今头疼的要么是我们,要么是你时伯伯。他的厉害,咱们见识到了。”

全家大杂乱 第二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02 07:00:44


Fikker/Webcache/3.8.1
</bo

全家大杂乱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02 07:00:45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