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征服了岳的一家、交换目录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二章

天空中一阵阵怪笑,陈少君仰着头,看着小蜗闪电般飞来飞去,完全沉浸在自己新的身躯能力之中。

它突然从天空俯冲而去,砰,只听一声炸响,那种鬼族地界特有的,坚硬无比的鬼木立即在它的一双爪子面前,被撕得爆裂开来,甚至连地面的一块磨盘大小的黑色岩石也被一并抓爆,炸成漫天粉末。

小蜗说的没错,这种金丝蝙蝠的爪子确实刀剑一样锋利,但不是普通的刀剑,而是锋利的如同宝刀宝剑一般。

看起来,小蜗变身之后,完美的继承了那只金丝蝙蝠的所有能力。

此时此刻,目睹这一幕,陈少君心中早已说不出话来。

“这哪里是什么伪装,分明……分明就是吞噬啊!”

陈少君喃喃自语。

很明显,长期呆在鬼族地界的小蜗压根就分不清伪装和吞噬的区别,这一刻,他也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之前小蜗一直强调这是由里到外完美的伪装了。

吞噬!!

这对任何生物来说,都是一项不可思议,极其强大的能力,这确实比穿越禁制,不受任何结界束缚的能力还要强大的多。

这也是迄今为止,小蜗身上显露出来的唯一一门攻击的技能。

——其他的全部都是辅助性或者防守的能力。

“嘿嘿,小子,这只蝙蝠好像是用来侦察的,我帮你去看看,查探一下,看能不能找到黄泉里的修罗鬼花。”

天空中传来小蜗高亢、兴奋的声音,明显兴致极高。

“等一等——”

陈少君正想细问一下小蜗这门“吞噬”的能力,但沉浸在这副新身体里的小蜗兴致冲冲,完全没听到,它说完那句话,双翼一振,立即朝着远处飞射而去,只一个眨眼就消失在数千丈开外。

“我一会儿就回来……”

远远的,还传来小蜗的声音。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

陈少君摇了摇头,展开身

文学

形,很快追了上去。

“咦?”

然而陈少君还没追出多远,就听到远远的,小蜗从天空中传来一声惊咦。

“怎么了?”

陈少君下意识道。

“好像有两个人朝我们来了。”

小蜗的声音远远道。

“哦。”

陈少君点了点头,倒并不意外,这段时间因为修罗鬼花出现的武道高手越来越多,再出现几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小心为上,这种时候陈少君倒也无意和这些人过多发生冲突。

“小心点。”

然而陈少君刚刚叮嘱两句,就听到看到远处小蜗化成的金丝蝙蝠尖唳一声,似乎受到某种惊吓一般,振动着翼膜飞速往斜刹里避去。

而几乎是同时,咻,一股凌厉的黑色剑气比小蜗化身的金丝蝙蝠腹下擦过。

“什么人?”

文学

陈少君眼皮一跳,心中警兆立起。

“哼,这么快就忘了我吗?”

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远远传来:

“你倒是胆子不小,居然连小姐的金丝蝙蝠都敢杀!”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要来,小子,京师对付不了你,想不到你主动进入这里,我倒要看看,谁还保得了你!”

几乎是同时,另一个熟悉的清冷的女子声音传来,声音冷寒剌骨,几乎令人血液都要冻结。

“!!!”

听到这两个熟悉的女子的声音,陈少君脑海中浮现出两道熟悉的身影,陡然浑身打了个激灵,而与此同时,陈少君也感受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抬起头来,望向了头顶上方,另处方向。

就在陈少君斜右方,距离地面数百尺的空中,另一只一模一样的金丝蝙蝠不知何时出现,正挥动着翼膜,悬浮在空中,一双金色的眼眸,不带丝毫的感情,冷冷的盯着下方的陈少君。

卞清!

小绾!

陈少君脑海中闪过这道念头,心中一片凛然。

太快了!

从击杀金丝蝙蝠到现在,也只不过片刻的功夫,这主仆二人竟然就已经出现了。

尽管知道他们距离不远,但陈少君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之近,连让他躲开的时间都没有。

咻咻!

似乎回应着陈少君的心声,风声荡过,就在陈少君前方五十余丈外的地方,一道窈窕的身影摇曳不定,陡然出现在一块硕大的黑色岩石上方。

而就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一道高傲、清冷的身影肌肤如雪,穿着黑色长裙立样屹立在一颗高大的,一人合抱的黑色鬼树上方,随着鬼木摇摆不定。

只是那一双秀丽的眼眸居高临下,俯视着陈少君,眼神冰冷的不带丝毫感情。

邪道少女卞清!

“臭小子,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一直找不到你吧!”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三章

夜过三更,阴风阵阵。京都祈年殿中,庆帝负手而立,皇者威严尽显。

良久,庆帝开口言道:

“我南庆文坛暗弱,文治方面远远不如齐国,一直以来都是先皇的一块心病。如今天佑大庆,出了一个“诗仙“叶玄。传令监察院,务必要将叶玄“诗仙“之名坐实。”

“我庆国也该出一个诗仙了。”

监察院内,八处主办宣九却是头疼起来,翻遍监察院院内无数史书杂记,却找不到半分关于诗歌典故出处。

“黄河是什么河?出自何处,黄色的河?”宣九发问道。

“还有这一句,楼船夜雪瓜洲渡。世间地域广大,难道是一地名,瓜洲又为何地?盛产瓜果的地方?”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一名学官回道。

“何解?”众人发问道。

“这小叶大人,乃是仙界诗仙下凡,这诗中未曾出现的人名和地名、典故,都是来自于仙界,黄河肯定是仙界之河。那么瓜州自然也是仙界中的地域。”学官故作玄虚道。

“这么一来,倒也是有理有据啊。你看这句,给解释解释。”另一位学官附和道。

宣九将手中书卷一置,佯装发怒哼了一声,众人立刻恢复安静,不再言语。

但是,回头一看手中的诗卷,宣九不由头疼,后来也是向陈萍萍请示不做注释和批注,才解了这燃眉之急。

东方已经晨光熹微,整个京都也逐渐沸腾起来。路上无数学子皆手捧书卷,争论声、赞扬声、惊叹声等如同糖衣炮弹一般席卷了整个帝都。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明月何时照我还?实在是好诗啊!”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我辈学子就应当快意潇洒,千金散尽,又有何妨?”一名学子读完开口大笑道。

“小叶大人,真不愧是诗仙啊。此本诗集一出,天下何人还敢再言写诗?”张学士大声说道,脸上满是骄傲和得意。

“一夜吟尽天下诗歌,这等风采怕是古来无二了吧?”曾文若老颜大舒,欢快道。

“这诗仙下凡,真乃我庆国之福啊!”辛其物大声说道。

……

另一边,范闲家中。

“范兄,昨夜我已将太后寝宫中的钥匙取出,如今只需范兄相助,就可以打开你母亲叶轻眉留下的盒子,你想知道一切都在里面。”叶玄将钥匙置于桌上,真诚地说道。

“叶兄,这份恩情。我算是记下了,他日若有需要,只管言语,必不会让叶兄失望。”范闲拱手一礼,满脸感激道。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范闲手提一个黑色皮箱从内屋走出。

叶玄端详着黑皮箱子,通身用昂贵的鳄鱼皮紧紧包裹,又用某种不知名的合金加固皮箱,设计上主要是以欧美风为主,简约大方。

“这是你的母亲给你留下的东西,你来!”叶玄将钥匙挪到范闲面前说道。

范闲拿起钥匙,随着锁芯的缓缓转动。箱内的机关开始转动,一个银灰色的长方形声音锁,应声而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