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4p小说

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 第一章

澹台仪淡哼一声,旋即笑道:“我时常觉着,你看起来年过双十,武功盖世又是一教之主,内里却是个痴痴傻傻的小笨蛋。可现在才发现,你可是大大的表里不一。”李北殷眼膛一瞠,原本低落悲苦的愁思被她扯回不少,笑问道:“怎的这么说我。”

澹台仪伸出手捏了捏李北殷的鼻梁,笑道:“以前我只当你是个好心肠的迂腐君子,后来才发觉你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好在你是沈真人一手带大的,没那么多戾气,不然……”说到这她抿了抿嘴角,欲言又止。

李北殷听得一头雾水,唉了一声,双手在她俏脸上轻轻一捧,定定问道:“话怎的说一半,便没了下文。”澹台仪哦了一声,眯眼笑起:“没什么,我只是瞧着很庆幸……若你真是那般,我怕我也不会……”李北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瞧了瞧她,笑道:“你也学着给我打马虎眼了不是?快说说快说说。”

澹台仪淡淡摇头,咬着嘴唇忍着笑始终不肯再吐露半句,李北殷瞧她闭口不言,含笑娇嗔的模样一阵心神荡漾,便用手在她双腋之下搔起痒来,引得她娇笑连连,忙道:“好了……小官人我怕了你……我说就是。梁姑娘身受重伤,好容易休息一阵,咱们且别吵醒她。”李北殷在她翘鼻上轻轻一刮,这才松了手。

哪知澹台仪脱困而出,便如游鱼般滑身而出,窜到门前,淡淡笑道:“瞧你笨笨拙拙的模样。”李北殷忘了自己双足脚筋被一剑割断,刚想半笑半怒的站起身来,只是刚动了动腿,钻心裂痛从双腿传来,啊的一声苦叫瘫在床头。澹台仪笑道:“这下你奈何不得我。”

李北殷淡笑一声,手中团起擒龙控鹤功,左手在金光明灭间向上一举,巨大的吸力将花容失色的澹台仪吸到身前,收到怀里。李北殷在她脸上轻轻一咬,笑道:“你才是真真正正心口不一,才说要庄重些,却想尽办法的挑逗我。”澹台仪俏脸一红,一边奇道:“你都耗了许多真气,怎的还有力气来对付我。”

正当二人嬉闹之时,门前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楚征南的声音传来:“教主,梁姑娘如何了。”澹台仪闻言脸色绯红,赶忙站直了身子,站远了些,摸着胸前柔发,生怕给人瞧了笑话。

李北殷正襟危坐,朗声道:“楚掌教,且请阳治道长进来吧。”楚征南在门外嗯了一声,缓缓将门推开,梁阳治、文卿真人、氏多僧人等人一拥而入,围在床前。文卿真人将梁平都一只皓白手腕握在手里,抚须抹脉,回头对梁阳治叹笑道:“三脉重连,已无大碍。”梁阳治这才常常松了口气,凝眉歉声道:“平妹顽劣,给大家伙儿添了乱,但她终是心疼我这个哥哥,才下场……”

李北殷点了点头,说道:“梁道长过虑,如果不是平都,我只怕早已被沈同光一掌打断了心脉,魂归九幽。该是本教给昆仑赔礼感激才是……”

水银鲤从后走来,神情半怒半奇,嗔道:“也不知这龙门大掌教,是发了哪门子失心疯!平日里对教主貌似关切,哪知是个包藏祸心之徒!”杜文秀哼了一声,怒道:“屁!你们这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到得黄河悔已迟!老杜早八辈子前说了,那齐宫枢老儿偏袒那狗崽子,定是一丘之貉,你们谁听进去咱们这苦口婆心。”

楚征南唉了一声,示意杜文秀切勿再说,旋即走上前去,叹息道:“文卿真人,您看此事当是如何收场妥当。”文卿真人凝眉沉吟一阵,旋即道:“这样吧,即然此事发生在龙门道场,当是沈真人来做主,龙门突发变故,还是由北宗本家处理的好。”楚征南点点头,又问道:“那峨眉派那边……”文卿真人点点头,说道:“老道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再去见见方掌门。”旋即他负手回头,盯着澹台仪一阵打量,笑道:“丫头,你是留在这里照顾李教主和平都姑娘,还是一道回峨眉休憩之处。”

澹台仪秀口微怔,登时脸色绯红,正欲开口,文卿真人却依然走出门外,转瞬间不见了踪影。澹台仪一呆,站在原地更是不知所措,脚步迟迟不动,楚征南看出名堂来,朗笑道:“澹台姑娘不必如此拘谨,你和本教教主早有三生之约,如今沈同光这恶徒狼狈逃窜,自然算是本教教主得胜,你也早晚是咱们教主夫人,且安心留在此处吧。”

李北殷与澹台仪对视一眼,均是脸色滚烫,语塞着说不出话来。

水银鲤走上前来,长臂一挥,将楚征南拉出门去,拐到远方走廊处。水银鲤凝眉道:“楚哥,我跟了你二十年,你向来处事稳妥有序,我自然信得过你。可有些话我本不该说,又不得不说,你似是在教主结亲一事上,对澹台姑娘另外另的……”楚征南脸色一寒,负手低声道:“此事我自有分寸,教主结亲是本教大事,马虎不得。教主喊我一声楚叔叔,他的婚事我自然要亲自把关,此事我和素懿早就通过气了,都觉着澹台姑娘和教主实属良配……”

水银鲤秀眉一凛,嗔道:“楚哥!你……你怎的会听不明白我的意思。”

楚征南哼了一声,笑叹道:“我怎会不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责备楚哥对澹台姑娘太过偏爱,怪我左右教主意思,对尚方含丹不公。”水银鲤凝眉道:“你既然是知道一切,又何必……”楚征南打断道:“银鲤。”旋即他回过身来,怒目道:“教主性子柔软,没有架子,能和兄弟们打成一片,愿意和我等商议终生大事,这自然是好事。可你别忘了他的身份,也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所谓纲举目张,礼教不可废,天方麒麟教的教主,密使,护法永远要以本教大业为己任,朋友之情义,永远不能凌驾于教中角色之上,他年纪尚轻,懂不得这些,你我要做的是替他择明路,你明不明白。”

水银鲤猛地一楞,摇头说道:“好一个纲举目张,楚哥,你同银鲤说实话,你这般做,难道真的没有一点私心。”楚征南冷道:“甚么私心,你难道是说楚哥对澹台姑娘……”水银鲤道:“我自然不是说这个。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教主举荐澹台姑娘为本教教主夫人,我可以认为是尚方含丹身份太过特殊,你是以大局为重。可你为何……为何方才要上台招亲。”

楚征南微微一怔,低头道:“碧青姑娘和扶瓴生的一个模样,我和文卿真人、何道长都实在不忍心……”水银鲤打断道:“别说无关之人,问你自己。”楚征南回过头来,瞧着她秀目蕴泪,气愤含嗔的模样,登时没了气焰,叹道:“我都说过许多次,我不会……”

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 第二章

“气海衰竭……”郑柔默念一遍,神色同样忧虑起来,“或许宗主应知道些什么办法。”

“不必了,”千屈忽然说道,“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还是专心于眼下封印之上,韩毅那边,就交给他吧。”千屈说这番话时语气沉着,而显然这也是如今他们唯一能做的事,郑柔点了点头道,“沧溟他虽是魔,但与韩毅间的交情却不是假的,相信他一定会找到办法救治韩毅。”

“……”千屈沉默了片刻,随后便是转头对郑柔道,“伤员那边还需要你,快过去吧。”而在郑柔离开之后,千屈这才是安稳沐彤道,“韩毅他经历了这么多,说什么也不会在最后倒下的,你不需要担心,只要等着他回来就好。”

而与此同时,坤泽某处,在一片垂柳林立的河岸畔,沧溟肩扛着韩毅忽然落下。、“嗯?”只听一声轻疑,随后便有苍老的声音响起,“想不到这儿居然都有人能找到,看来想要颐养天年还是没那么容易啊。”

“不用废话了,把他救醒。”沧溟将韩毅从肩上放下,那人一见韩毅,顿时惊了一声,随后便道,“韩毅?!方才从龙原那边传来的响动……难道说!”

“难道说坤泽第一的大夫也只是个啰嗦的老头?”沧溟双目一瞪说道。

“……好好好,先将他抬入屋中吧。”医无方这才头前带路,引沧溟来到一旁的小屋之内。

沧溟将韩毅平躺在床上,医无方也并未号脉,只是看了一眼韩毅脸色,随后便是摇了摇头,又抬手在韩毅身上随便按了几处,登时摇摇头道,“嗯……他体内真气已枯,已是与死人无异,只是如今在他体内却有两股力量交织一处,这两股力量虽是保住了他的性命,但却是互不相让,似已是将他身体当成了一处战场正在较量,而且他浑身骨骼尽碎,你就这般将他扛来此处,未免太不周到了些。”

听医无方说完这些,沧溟也只是冷言道,“他那时生死且在一线之间,我如何将他弄来又有何区别?”

“这话倒也在理,”医无方笑着点了点头,“这区区骨伤对老夫来说自是容易,只是现如今想要救醒韩毅,却是先要将他体内两股力量平稳住才是,而且,若老夫猜得不错,其中一股力量,便是来自阁下身上?”

“正是。”沧溟点了点头,医无方随后又道,“韩毅也算有恩于我,此事之上,老夫也定是不遗余力,只是这两股力量如今若少去其一,韩毅恐怕便性命难保,因此眼下最重要之事,便是将这两股力量一齐化去。”

“一齐化去?”沧溟一愣,“那他岂不就死了。”

“倘若不化去,任由这两股力量在从他五脏六腑打到奇经八脉?那不还是难逃一死?”

医无方反问一句,随后双指搭在韩毅脉上,轻声说道,“这乃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想救韩毅,除了此举之外,再无他法。”

沧溟未曾多加思考,便是点了点头道,“你既说了,那便照你所说医治。只是他若有什么差池……”

“老夫从医这些年来,除去舍弟所造之孽,经我手的,还真未有一个医不活的。”医无方说罢站起身来,对沧溟摆了个请的姿势,沧溟不知医无方此举何意,自是看了他一眼,未曾动弹。

“老夫这一味药,阁下便是药引,”医无方跟着解释道,“韩毅体内两股力量当中,阁下力量虽弱,但却是护住了他的心脉,只可惜韩毅本身修习之法不与阁下相合,因此便要劳烦阁下出手,将你的气引至别处。”

“别处?”沧溟一声询问,医无方旋即道,“正是,阁下之气与韩毅体内的另一股气遇之则战,因此便是要以阁下的气为引,带动韩毅体内那另一股气运转周身,韩毅显然修习过此法,只是因他自身原因,这气已如死水一般郁积体内,因此只要让这气重新运转于韩毅经脉脏腑之内,随后便可将阁下之气引出,这便算是第一味药了。”

亚洲久悠悠色悠在线播放 第三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

文学

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

文学

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