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只是蹭蹭不进去;小东西含深一点全部吞下

男生说只是蹭蹭不进去 第一章

看着手牵着手返回宴厅的两个少年人,大家皆停止住交谈,纷纷用一种好奇探究的眼神注视着他们俩。

韩淼与黎傲,他们一个是宙斯国际的长公主,一个是二太子爷,皆是身份贵重之人。

韩淼容貌生得妍丽,三岁便跟着名师学钢琴,目前已是国内公认的最年轻最优秀的钢琴演奏家。她更是钢琴大师克莱蒙唯一的弟子,成为世界级别大钢琴家,那是指日可待的事。

有着多种光环加身的韩淼,是国内外名门望族乃至于王室都想要赢娶进门的最佳儿媳人选。

而黎离不仅是宙斯国际的二太子爷,更是亚历山大卢奇绘画奖史上最年轻的冠军获得者,他是真正的艺术家。

这两个天之骄子的携手,很难不令人瞩目!

现场嘉宾都在跟身边人耳语,显然对这两人的事感到震惊极了。

韩湛看到这一幕,只是诧异地挑了挑眉,便继续跟身旁的人说起话来,那完全是一副默许孩子们在交往的态度。

瞧清楚了韩湛对这件事的态度后,众人又看向黎离。但见黎离也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这些人精顿时就揣摩明白了这两家人的心思。

韩湛跟黎离默认的态度,是在无声地宣告韩黎两家正式联姻的讯号!

今天是黎傲的生日宴,黎傲身为主人公,必须要登台说话。他松开韩淼的手,走上台后,捏着话筒,先是说了一番感谢父母的话。

最后,他将目光停放在韩淼的身上。

黎傲说:“许多人一生中,跌跌撞撞好几回才能遇到那个让他拼了命也想要留在身边的人,而我很幸运,她一生下来,我们就认识了。”

“她小时候长得特别胖,听说我们打架的时候,她总是稳占上风。她很喜欢我,从小就闹着要嫁给我,但我因为总打不过她,觉得没面子,从小就发誓说将来绝对不会娶她。”

“可我没想到打脸来的如此的迅速。”黎傲阴郁的双眸中化开柔光,他说:“小时候总爱打我的那个小女孩,长大后成为了保护我的那个小英雄。我以前很怕黑,但我找到了我的小太阳。”

“十八岁这天,我想要把我最爱的女孩介绍给所有人认识。”黎傲深情地注视着韩淼,他说:“坐在1号桌那个穿粉橘色长裙的女孩子,她叫韩淼,是我的未婚妻。”

韩淼的脸比裙子更粉红,她羞得躲进了妈妈的怀里。

宋瓷替她挡住来自四面八方的注目礼。

黎傲对韩淼爱的告白,惊动了所有人。

宴会结束后,韩湛跟黎离将两个孩子叫到房间商量了许久。第二天,黎傲与韩淼正式订婚的消息,便传了出去。

高考结束后,两人举行了订婚仪式,仪式从简,只邀请了真正的亲朋好友们。订婚后,韩淼远赴汉诺威音乐学院深造,而黎傲则去了法国,参加了由巴黎美术学院的几名教授跟资深艺术家组成的陪审团的面试。

黎傲带上了他的作品集去参加了面试,最后被陪审团认定他可以直接跳级到四年级开始学习。

两年后,黎傲大学毕业,回到望东城定居。

黎离给黎傲送了一套建在海边半山腰上的别墅,风景独好。别墅上下共有五层,配有三名帮佣跟一名管家和一名厨子。

黎傲在望东城独自生活了两年,期间创造了几幅世界级的名画,一副以‘猫’为灵感的‘妖猫’、以及一副跳舞的骷髅人,跟一个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少女。

‘妖猫’被法国一名艺术收藏家以八百万欧元的高价买走,‘骷髅舞者’则被卢浮宫购入收藏。第三幅名作《后花园的少女》是黎傲根据韩淼创作的作品,这幅作品被黎傲放在个人网站上,曾有富翁多次致电,表示愿以两千万美元的天价购入这幅画,但都被黎傲拒绝了。

黎傲将这幅画挂在了他别墅展览厅最中央的那面墙上,仅供自己欣赏。

男生说只是蹭蹭不进去 第二章

待到顾平川从宫中离开,上了自家马车,已近日暮。

随侍的仆从见他衣衫单薄,赶忙将车中备好的暖手炉交给他,将帘子都挡得严实些,而后问道:“相公,咱们今儿还是先去谢雪亭?”

顾平川正在擦着发梢的滴水,闻言动作一滞。想了一下这样的雪天,那个人大概不会在吧,便道:“不必了,直接回府。”

“是。”仆役应了一声,探头去告知车夫,坐回来的时候却在想,自家郎君真是奇怪。那谢雪亭,分明正是落雪之时才值得一去。可他平日动辄就往那儿跑,怎么好不容易下了场雪,反而不去了呢?

然而顾平川向来话不多,尤其不喜将心事对人言,他便也自知无从相问,老实地闭上嘴,压下好奇心,安安静静地坐着。

马车嘎吱嘎吱行驶出一段距离,这条路走多了,大概也就知道行进到什么位置。在下一个路口,向左转是回府的路,向右转则会通往谢雪亭。眼见着快到交叉口,车夫准备唤马儿转头了,却听里面突然传来顾平川的声音,淡淡道:“还是去谢雪亭一趟吧。”

“是。”马车都已经向左转了一半,车夫又赶忙勒住缰绳,命骏马退回几步,改为向右。

又行进了一会儿,到谢雪亭的时候,由于天色愈晚,气温愈凉,落下来的积雪已经不会立即消融,在草地上和亭顶铺起了一层轻盈的洁白。

顾平川以为不会出现的那个人,正在亭中揽卷而坐。只见她大约是为了保暖,今日未曾挽发,让一头乌黑的长发从修长的背部流泻而下,只简单地装饰了些素银发饰。若是亭中有风来,便会将这三千青丝吹得飘逸而起,嫣色长裙也会从月白斗篷的边沿下露出一角。衬着四周的雪色,白净赛雪的肌肤,粉润雅致,好像一朵凛寒而开,独天下而春的照水梅花。

听得一阵踏雪而来的脚步声,苏解语从书卷中抬眸,看了来人一眼,便温婉一笑,起身对他作了一揖,道了声:“顾相,今日又来散心?”

“是啊。”顾平川回礼道,“真巧,又遇到了兰姬。”

说着走进亭中,苏解语身边的席笙沉默不语,却自然而然地在桌上添了个茶盏,给他倒了杯热茶暖身。

苏解语放下

文学

手中的书卷,见他今日看起来心情格外好,便扶着自己的那杯茶,笑道:“听说岳城传来了捷报,想来,朝堂能暂时松口气。”

顾平川点了点头,一想起来这事,又难免心生感慨,道:“但愿这仗能尽快打完,早些时日安定边疆。”

“大将军有建功立业,威震一方之心,恐怕单单是把西昭人赶回贺兰山北不算完,还惦记着开疆扩土,这一年半载啊,可是回不来。”苏解语说完,又谦逊地表示了一下,“当然,这只是兰姬自己的揣测,我姑且一说,顾相姑且一听,若是说错了,也别放在心上。”

顾平川啜了口茶,叹道:“你说得没错,可大将军这么想,陛下却未必愿意。”

于是在苏解语好奇的打量下,将今日荣寻对自己表达的意思说了个大概。

虽然皇帝在军机要务上是怎么打算的,按说应是不可言说的机密,可他倒是不在意对她倾诉,相信她定然是能保守秘密的。

苏解语听完也颇为慨叹,眸光荡漾,柔声评价道:“陛下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谈起这个话题,就免不了要把荣寻之前处理卓氏和宋氏的事情拿出来说说。

她继续道:“想当初刚回来那会儿,卓氏已经倒台,陛下对这些夺权篡位,谋害生父的罪魁祸首也没有严苛以待,只处理了几个罪臣。按说叛国、谋逆、弑君,每个罪名都够株连卓氏九族了。”

“洛京世家牵一发动全身,诛九族不太实际。可就算不连坐,对卓后也应从重量刑。陛下却觉着,毕竟是自己唤过母亲的人,还念几分旧情。”顾平川接道。

“说起此事,兰姬倒是有些不解了。卓后不但毒杀了先帝,还除掉了陛下的生母,陛下怎的能原谅她?只是将她削去姓氏,从荣氏族谱中除名,命她终生为先帝守陵忏悔,不得离开陵寝半步便罢了?”苏解语蹙眉问。

顾平川沉默了一下,淡声回答:“没有告诉他……关于陛下生母一事,吾等不忍如实相告,只说曹氏是死于混乱之中,陛下并不知道真相。”

“……原来如此。”苏解语喃喃道,“这样也好,反正人死不能复生,知不知道真相也改变不了什么,倒不如少经历一份痛楚来得好,毕竟陛下这些年也够苦了。”

顾平川颔首道:“正是出于如是考量。”

苏解语便接着方才的话道:“而宋氏也只是罚了大笔钱财,并命壮丁充军。”

男生说只是蹭蹭不进去 第三章

“嫣嫣,我自己骑会儿,就去那边逛逛。”晏今意指了指任含萱等人所在的方向。

沈嫣很快猜出来她要捣鬼了,“今意,别乱来,任含萱骑马技术很好的。”

晏今意一脸无辜,“我为什么要乱来,我可珍惜自己这条命了。”

毕竟排了五百年,她心里有数,任含萱不值得!

晏今意说的话若是可信,牛也可能真的在天上飞。

任含萱刚炫完一把骑马技术就看见晏今意缓缓而来。

她身下的马俨然是小孩子才骑得,见此,任含萱忍不住讥笑起来,“晏小姐不会骑马啊?你不是大明星么,难道没有演过骑马的戏?”

“不跟贱人说话,一边凉快去。”扯了扯缰绳,晏今意朝任含萱翻了个白眼。

周围这么多同事看着,大家都不知道晏今意的身份,是以,任含萱觉得无比丢脸,到时候传出去,说她被一个名声烂大街的女明星欺负了,她还怎么在盛京混下去?

深吸口气,任含萱重新展露笑容,“我教你吧。”

很快,就有同行的人将她拦住,“含萱,这可是诈捐犯,心思歹毒得很,你还是少跟这种人来往,省的影响你今后嫁入霍家?”

“没事。

文学

她已经想好了,以教晏今意骑马为借口,待会儿就使劲让晏今意摔跤,摔死她!

这个想法刚才脑海里形成,晏今意已经神出鬼没绕道她身后。

“什么破马怎么一点都不听使唤,任含萱你给老娘闪开,踹到你别怪我没提醒!”

话音刚落,她双手紧拽缰绳身子后仰,同时伸出一条腿好巧不巧正好踹在任含萱的马屁股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