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上司的又粗又大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办公室上司的又粗又大 第一章

尽管张恩是第一次进行歌曲的创作,但却有种顺风顺水的感觉,应该正是第一次的原因,才有如此澎湃到写不完的灵感。

灵感一多,便良莠不齐,其实张恩大多数的时间都放在了选择上,以提高作品的质量。

这一写,就写到了天亮,生物钟已经开始报警,他才姗姗睡去,等到他再次起床时,天又黑了,如是一来,他就这样度过了三天颠倒黑白的生活。

到了第四天,他的创作才终于成形,一份合格的歌词出现在了羊皮本上。

张恩轻轻的诵读,想象着节奏,韵脚和情绪,这段时间他听了很多rap,不说精通,但也入门,感觉自己也要成为rapstar了。

当然,再怎么样自我欣赏,还是得交给专业人士鉴赏。

于是乎,张恩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王冬冬的电话。

“喂,是王冬冬吗……恢复的怎么样啦?”

电话那头的王冬冬立刻破口大骂:

“好你个张恩,这么久才打电话来,怕不是在等我死掉啊。”

“我恢复的不怎么样!我爸妈都要把我烦死了,编了好久才把我受伤的事情糊弄过了,我是真的心累啊!”

“你这不是啥事没有吗……如果恢复完成了,就是时候工作了。”

“张恩,你没有心!”

“可以,听你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大概是无事了。”

“你现在在医院吗,那我来医院,给你看看创作的细节。”

“喂,喂!”

张恩挂断了电话,全然不顾王冬冬的大喊大叫。

……

……

二十分钟后,张恩骑着电动小黄车骑到了医院。

其实医院很多时候并非那么冰冷无情,人间百态,很多病人都处于恢复期,他们的亲人待在一起,难得的平静,还有说有笑的。

消毒水的味道并不难闻,反倒有着安全的气氛。

张恩提着刚刚买的果篮,走到了王冬冬的病房前,敲响了门,推门进去后,便看见了王冬冬和他的父母。

“伯父伯母好。”

张恩叫道,露出了甜甜的微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还没等王冬冬出声,她妈妈看见张恩便骤然闪烁着慈祥的光芒,急忙放下手中剥到一半的橘子,迎道:

“哎哟,这不是前几天来拜访的小张嘛!你可不知道,王冬冬有多想你呢!”

“也真是的,我们家女儿就是不小心,居然开车掉进水沟里撞伤自己了……”

好蹩脚的理由……

“伯父伯母,这是带给王冬冬的果篮,这一次来主要是看望王冬冬和聊聊工作的。”

王冬冬连忙接着话茬:

“对啊爸妈,我和张恩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我们真的就是普通朋友……”

“哟哟哟,瞧你们紧张的,我们又没说啥……放心,懂得都懂~”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张恩单独聊聊。”

“害,两个年轻人又能有什么不能听的,真是……”

“行了别说了,我们先出去吧……”

最后,还是王冬冬她爸扯着她妈离开了病房,病房顿时清净了许多。

张恩抄过椅子坐下,还时不时的看向门外,嘴里说道:

“你的爸妈可还真的蛮操心你的……但操心的地方好像不太对,怎么对你的伤这么没感觉……”

“行了,赶快进入正题。”

“怎么样,在经历过这次事件之后,有什么新的感悟?”

“还能有什么感悟……都要吓死了。”

王冬冬拍着胸脯,想起之前的事,眼神还残留着恐惧。

“之前听你讲述,我也有过对鬼的思考,不过我觉得就是丧尸,怪兽一类的存在,可我从未想过,鬼竟然这么恐怖。”

“不仅仅是生死的威胁,而是那种畏惧,被玩弄在某一刻,我甚至希望自己能快点死掉。”

“当我看见我自己的替身时,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人。”

“这是超脱生死的恐惧啊,真想不到你是怎么经历过来的。”

王冬冬感慨,眼下以事后人的眼光分析,已经算是美化了之前的遭遇,在事件中的绝望远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

她看向张恩,明白张恩早已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可却一副没事人的模样,真不知道是真的心大,还是心理变态。

“可是你的表现也很不错了。”

张恩抬起头,他的眼皮层层叠叠的升起,透露着睿智与平静。

“如若不是你在最后关头,竟然敢拿着刀冲进房间刺穿了鬼老头的脑袋,这次事件谁赢谁输还不一定。”

“很可能就是我死了吧。”

“我知道,你就不用再表达客套的感谢了,这一切也是为了我自己。”

王冬冬拍了拍白色的被子,眼睛看向前方,不经意间透露着通透和决绝。

“你死了,我也活不了,所以我才敢冲进去的,也必须冲进去。”

看得出来,王冬冬是一个不太聪明,但很冷静的女人,和她在一起压力不大。

“行了,这些事情终究是太沉闷了,我们还是来聊聊工作的事情吧。”

张恩掏出羊皮本,上面记录了他的一些笔记。

“你什么时候可以进行歌曲创作?我打算在元旦当天发出作品,也就是说,除了歌曲外,mv也得在这十点钟设计完成,所以时间可能比较紧。”

“完全没问题。”

王冬冬从床头的抽屉里取出了笔记本电脑,显然为了躲着爸妈工作煞费了苦心。

“这段时间我用音轨合成了几个Demo,你可以听一听。”

王冬冬给自己塞了蓝牙耳机,然后将另一个塞在了张恩的耳朵里。

“现在是第一个小样。”

歌曲响起,轻微的旋律让张恩稍稍沉醉,他皱着眉头,不是不满,而是意外,为这跳跃的音符意外,这种风格决计不是普通流行歌曲的风格,放在市面上也很难爆火,但并非没有火的潜力,只是人们没有看见它的另一面。

那诡异,窒息,迷茫的一面。

张恩听完了一整首旋律,这才沉沉的说道:

“下一首吧。”

“嗯。”

王冬冬按动键盘,她同样非常紧张,无论是出于哪个方面,个人的职业发展,还是已经完全笃定的鬼的存在,她都要摸索清楚。

办公室上司的又粗又大 第二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办公室上司的又粗又大 第三章

才是刚刚临近冬日的季节,白马河上却已经满是破碎的浮冰,无数长着皮毛的尸体随处漂浮着,然而下一刻这些“尸体”突然就活动起来,他们费力地爬上大块的坚冰像动物一样四肢着地晃动身体甩干身上的水。

不一会儿,偌大的白马河上又再一次被异人占据。他们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已经融化的城墙,不需要任何人的指挥,所有人当即就朝着城墙的破口游去,虽然可能会死,但是如果在这里失败又重新回到那个泥潭中翻滚对于他们来说比死亡还要可怕。

与此同时,人类也开始组织抵抗。他们发动魔法师重新将大洞堵上,一又派遣士兵守在洞口将冲上来的异人一一击杀,在上百个士兵的火力形成一股魔法的洪流,凡是试图冲上来的家伙瞬间就会化变成蜂窝煤,一时间异人竟都没有

文学

办法靠近。

眼看着城墙的破口越来越小,巨龙给异人带来的优势就要白白浪费,异人们的脸色都不由得更加阴沉,那些豺狼人更是将大嘴龇得都要碎掉了。就在这时一道青色的身影从如鳄鱼一般从水中暴起,一头扎进那烈焰的洪流之中。

是龙人将军!只见他周身环绕一道淡色的屏障将所有的火焰偏折挡开,如同坦克一般将刚刚填上一点的破洞撞了个粉碎。激飞的尘土夹杂的碎石将守墙的士兵击倒一大片,顿时要塞内一片狼藉,痛苦的哀嚎夹杂着微弱的呻吟,鲜血从碎石底下淌出。

“呵”龙人将军发出一声冷笑,随即他脚下的大地爆碎,身影随之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十几米开外,并且在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截快要断掉的脖子。在那种速度下龙人将军甚至都不用特意去做什么,只要简单地抓住一个人的部分,那个部分就会被气流和惯性拉断。

更多的异人从破口涌了进来,就如同狼群冲进了羊圈,在这种近距离的作战压根就是一边倒屠杀,人类士兵最多放两枪就会被扑倒,然后是戛然而止的惨叫。

几个人类士兵崩溃了,他们一同朝着要塞内的一座塔楼逃去,穿越异人肆虐的战场,看着同伴们一个接着一个被异人撕碎,他们的内心越发慌张,好在眼看着就要抵达塔楼,所有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塔楼之内竟然出现一个士兵,他用惊魂未定的眼神看着冲过来的士兵,随即伸手关上了门,就听见里面咔的一声似乎彻底锁上。

“干什么?!喂!”

士兵们崩溃了,扛着枪托疯狂撞击着塔楼大门,但这钨钢精制而成的大门根本纹丝不动,就算他们拿枪打在铁门上却只也能弄出一点痕迹。

然而这些士兵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嗡嗡声,他们抬起头发现一些螳螂人张着翅膀飞进了塔楼之中,紧接着塔楼内传来一阵骚动与惨叫,大门内又响起细碎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慌慌张张的开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