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一家子换着睡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既然筹谋已久,索性干脆利落。

所以顾天涯一进入大殿之后,开口便发出爽朗的微笑,道:“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一句开场白之后,立马就转入正题,面色肃然道:“今我幽州急缺资金进行建设,欣喜诸位远道而来意欲帮扶,顾天涯心甚慰之,愿将胸中所想诉诸。”

到了这个时候,没必要再搞虚头巴脑那一套。

又或者故作高深,同样会落入下乘。

反倒不如光明磊落,将一切打算尽皆告知,至于是成是败,已经非人力能定。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该做的都做了……

筹谋这么许久,幽州城急缺资金的问题早已深入人心,如今摆明车马就是要让人投资,如果含含蓄蓄反而容易引起警惕。

既如此,一切敞开了谈。

所谓姜太公钓鱼,愿意者自己会来上钩。

此事顾天涯心中早有决断,猛然端起桌子上一杯酒,朗声道:“诸位,咱们先饮一杯。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所以这一杯酒,咱们先庆祝自己留下个喝酒的名……”

满殿响起笑声,人人举杯示意。

一饮而尽!

其中有位外族高层摇头晃脑,口中不断喃喃自语道:“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真是好诗,真有气势。都说幽州领主经天纬地之才,不曾想在诗文一道也是大家。此诗,此诗,嘿……”

显然他极为爱慕中原文化,可惜限于才学做不出贴切点评,只能不断摇头晃脑,来来回回重复念诗。

大殿另一侧,突厥坐席处。

草儿小圣女同样眸子闪光,明显也被这句诗词所惊艳。但她不知为何突然叹息一声,幽幽落寞的道:“中原的文化,我们始终是学不来。顾天涯随口说出一句诗词,胜过了我苦读汉家书籍十八年……”

旁边伸过来一只玉手,轻轻摩挲她的额头。

但见圣女大祭司蒙脸而坐,眼中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温声安抚道:“丫头你莫要泄气,这诗不是他的首创,师尊我在二十年的时候,就曾听他爹爹在我面前念过。顾天涯这个臭小子啊,他是拿他爹的诗词充场面呢。”

草儿登时一怔,眸子满是惊奇,下意识道:“师尊您是说他抄诗?这不可能吧。”

说着不由自主辩解,满腹自信又道:“顾天涯何等才学,最近几年常有大作问世。几乎每一首都能惊艳天下,堪称是流芳百世的佳作。”

圣女大祭司笑容更加古怪,目光悠悠看向大殿上方的顾天涯,莞尔笑道:“那些词句也是抄的。”

草儿目瞪口呆,转头怔怔看向顾天涯,足足好久之后,这位小圣女才一脸愣愣的道:“竟然都是抄的?竟然都是他爹的作品?可恨这人真够无耻,拿着他爹的诗文冲门面。”

圣女大祭司噗嗤一笑,伸手再次摩挲徒儿的小脑袋,压低声音道:“为师虽然揭穿了他的事,但你可不能去揭穿,男孩子最讲究颜面,你若是揭穿他会恼羞成怒的。

文学

草儿又是一呆,愕然看着自家师尊,小脸古怪道:“您称呼他男孩子?他如今都是三个娃娃的爹了吧。”

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平阳公主给他生了虎宝宝,柳青和孙柔两位将军给他生了一儿一女。他明明已是三个孩子的爹,怎么在您口中就成了男孩子。”

圣女大祭司悠悠而笑,语带深意的道:“他便是七老八十的年

文学

纪,在我面前也是个孩子!”

这话隐约已经有揭破隐秘的打算了。

草儿何等精明,顿时眸子一闪。

这位草原小圣女眼放精光,陡然脑中仿佛想通了一切,她吃惊的用手捂住小嘴,然而仍旧捂不住震惊的语言,脱口而出道:“师尊您当年游历中原的时候,莫非遇到的那一对夫妇就是……”

圣女大祭司看她一眼,微笑点头道:“不错,就是他的父母。或者应该说,是为师的男人和姐姐。”

草儿目瞪口呆。

却见圣女大祭司悠悠吐出一口气,仿佛陷入回忆般道:“他父亲名叫顾长生,乃是天上谪仙临凡,而他母亲的身份最近几年隐有传闻透出,想必草儿你应该派人专门打探过……”

说着一停,接着又道:“但你虽然打探,必然探不真切,那么就让为师来给你个确信,顾天涯的母亲就是前朝大隋的广平公主。”

说着又是一停,语气悠悠再道:“也就是为师口中的广平姐姐。”

草儿小圣女俏脸呆滞。

师尊她……

有男人!

这事虽然隐秘,但是不算绝密,因为师尊从不刻意隐瞒,甚至每逢重大场合都会纱巾遮面,按照草原人的传统,这就是祭祀失贞的意思。

可是草儿怎么也不敢相信,师尊的男人竟然是顾天涯的爹。

如果按照汉人这边的规矩和讲究,那岂不是说顾天涯要乖乖喊师尊一声二娘?

草儿突然就兴奋了起来。

这丫头一心为了突厥人谋取福利,几乎在瞬间就想到了七八种好处,顿时一头扎到圣女大祭司面前,仰着脑袋眼巴巴的道:“师尊,您这身份大有文章可做啊。”

圣女大祭司何等人物,只一眼就看穿徒儿心思,微笑反问道:“否则你以为师尊我为什么会来幽州?”

这话颇含错误诱导,草儿果然想错了方向,登时惊喜道:“原来师尊也是想借身份行事,以此来给我们突厥人谋取利益。”

圣女大祭司心中暗笑,脸上却表现的悠然沉稳,故作严肃的点头道:“他的幽州新城建设,咱们突厥人必须参与进去。不但要参与进去,而且要拿到最大份额的回报。”

草儿越发惊喜。

……

也就在这个时候,顾天涯的声音再次响起。

满殿之人顿时肃静,生怕遗漏了他的任何说辞。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顾天涯忽然从坐垫上站起来,负手道:“今夜此间,汇聚天下各国高层,虽然不敢说囊括所有国度,但是说一句十之五六还是可以的。诸位都是一国领袖,最次也是国中皇族。所以咱们明眼人不说暗话,大家都知道今夜的意图是什么……不错,就是要给我的幽州新城进行投资。”

“终于开始正题了!”满殿之人无不精神一振。

顾天涯目光扫视全场,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缓缓又道:“国与国之间的合作,按说以我现在的身份还有些不够看,故而我求来一位见证者,以此来安定诸位朋友的心……”

说着微微一停,伸手一指李世民,郑重道:“大唐皇帝陛下,中原汉家天子。”

李世民趁势起身,目光同样扫视全场,淡淡道:“朕,李世民,今次携带大唐帝王玉玺前来幽州,会在每一份合作国书上加盖用印。”

在国书上加盖用印?

这已经不是做见证那么简单。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05 08:00:46


Fikker/Webcache/3.8.1
</bo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05 08:00:47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