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者2》施嘉莉真实身份是什么 乐少锋结局利用郑淑梅被抓了吗

使徒行者2正在热播中,如今看来仅剩的卧底也就剩乐少锋和其他几个人,而乐少锋最终会不会被黑化呢?乐少锋结局利用郑淑梅被抓了吗?

《使徒行者2》施嘉莉真实身份是什么 乐少锋结局利用郑淑梅被抓了吗

乐少锋结局利用郑淑梅被抓了吗

从出场到现在,乐少锋一直都是卧底身份,刚开始跟着Pak Key哥,Pak Key哥车祸死亡后,乐少锋回到香港,加入欢喜哥的福和社团,继续卧底工作。他跟妹头互相喜欢,但是最后却成了财务公司职员杨咏的男朋友。

然后更让人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是黑警,猜测在后面剧情中,乐少锋彻底黑化变节了。

然而施嘉莉并不是死去的黎警官所派去的卧底。而是曾经隶属于英国军情六处的卧底,现在已经退役。但是即便如此,施嘉莉还是夹在长兴魏德信和卓凯令人中间。相信在最后3人之间的各种情感纠葛都会让剧情迎来新的高潮。

第1集 – 卓凯和卧底完成任务 卧底临回港全部牺牲

2010年泰国曼谷。香港警队刑事情报科高级督察卓凯装出不经意的样子光顾了水果摊,明面上他是个挑剔的游客,可暗里他已经向伪装成水果摊老板的卧底手下Wing 翔传达了信息,他此来曼谷是来抓捕香港贩毒帮派头目九指强的。卓凯通过摩斯密码传达了行动计划后不动声色地离开。

接下来卓凯安排在曼谷的卧底Wing 翔、速龙、番茄等人行动周密环环相扣地掌握了九指强的行踪,他们顺利查看到九指强的手机通话记录,并将窃听器装到九指强的身上。在弄清了九指强下榻的酒店后,卓凯收集到九指强酒店的垃圾。

富有侦察经验的卓凯很快从九指强看似无用的垃圾袋中找到有用线索。经过和Wing 翔讨论分析又结合窃取到的九指强通话记录后,卓凯最后断定,九指强与曼谷毒贩交易接头的时长地点,就在后天晚上曼谷罗勇市的八号仓库!

果然九指强和曼谷毒贩尼坤在卓凯分析出的时长和地点见面交易。卓凯埋伏在仓库附近目睹他们完成交易,卓凯正准备动手行动,突然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吹着口哨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年轻男子名叫乐少锋,他是吉运帮老大的红人。吉运帮明面是曼谷的船务公司,但暗地却做着毒品买卖,在曼谷颇有些势力。尼坤和九指强看到乐少锋惊诧不已,在他们猝不及防时乐少锋突然出手袭击了他们。尼坤很快被伏击全军覆没。九指强吓的躲在暗处不敢现身,卓凯也只能静观其变。

这时一群人簇拥着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中年男子名叫Pak Key, 他是吉运帮的老大。Pak Key大方地把九指强今晚交易的毒品作为见面礼送给他,并称希望能和九指强达成今后的合作。九指强唯利是图,忙不迭地答应了。黑帮散去,卓凯眉头紧皱。

卓凯手下分散在曼谷的卧底齐聚在一座荒废的建筑物里,卓凯向他们下达上级的命令。他希望大家齐心协力拿到吉运帮Pak Key电脑里的资料,完成这个任务大家就可以撤离曼谷。众人无不摩拳擦掌,他们都想尽快完成任务回到香港。

卓凯伪装成电线维修工人,在卧底们的帮助下以维修电线为名进入吉运船运公司电脑房,成功窃取到Pak Key的电脑文件。然而所有环节都进展顺利时却没想到因为路上堵车计划时长发生偏差,Pak Key和乐少锋发现绰号番茄的卧底形迹十分可疑而追杀他。卓凯和蕃茄开车拼命逃窜,他们和骑着摩托穷追不舍的乐少锋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时速。汽车和摩托车在曼谷的路上疯狂竞技,险象环生,最终卓凯和番茄有惊无险地摆脱乐少锋顺利脱身。

卓凯在所有卧底同事的见证下将窃取到的文件从电脑传送回香港,众卧底终于可以结束这种担惊受怕不见天日的卧底生活,想到马上就可以回到香港,大家都非常高兴,纷纷憧憬回到香港的新生活。

卓凯被这帮年轻卧底的热情和兴奋感染,他含笑拿着手机离开房间联系香港警署,他提议警署将这次任务的报告写的精彩一些,让这些卧底的年轻人回去都能风风光光。然而就在卓凯和上级请功时,突然听到身后巨响,接着是冲天火光,卓凯刚刚离开的房子发生剧烈爆炸,所有卧底被炸死。卓凯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感到撕心裂肺的痛,那些年轻的充满活力和斗志的卧底们统统殉职。

卓凯回到香港警署,他表情沉痛地提出想将所有殉职的卧底们葬在浩园,但却遭到上司许长官等人的强烈反对。他们称不能将卧底们的身份公开,不然会引起议员和民众对警察工作安全性的质疑。卓凯不服,他觉得那些卧底死的太冤,然而上级命令他却不得不遵从。

警署担心卓凯会意气用事擅自采取什么行动,警署安排高级督察黎瑞权负责监视卓凯的行动。黎瑞权是卓凯好友,也是性情中人,他默默地放任卓凯行动。卓凯去探望了牺牲的卧底速龙的家人,速龙母亲一直以为速龙不走正道,卓凯却又什么都不能说,连想把速龙遗物还给他母亲都遭到他母亲的拒绝。卓凯越发难过,他心如刀绞般的痛,那些人可都是他看着成长起来的兄弟姐妹。

卓凯心灰意冷,他向好友黎瑞权透露辞职的打算。黎瑞权知道卓凯视警察这份职业如生命,他极力说服卓凯千万不要做第二个覃欢喜。卓凯心里受到触动。

第2集 – 魏德信出任长兴老大 覃欢喜痛失爱妻绝望

长兴帮老将覃欢喜儿子百日宴,同为长兴帮老将罗汉前来祝贺,但两人一言不合就有剑拔弩张之势。这时长兴帮老大魏松山前来祝贺,覃欢喜正和魏松山寒暄时,叛出长兴帮另起炉灶成立新长兴帮的白头彪也不怀好意地前来祝贺,他当众话里有话地逼覃欢喜加入新长兴帮。魏松山对白头彪这个长兴叛徒十分反感,他冷冷地等覃欢喜表态。覃欢喜将白头彪的礼物狠狠摔在地上表明立场,白头彪大怒,愤然离开,魏松山很满意覃欢喜的表现。

白头彪一直和梅比斯做毒品生意,但两年来却从没见过梅比斯本人。这一次他接到梅比斯邀请,要亲自见面和他谈生意,白头彪受宠若惊欣然前往。谁知到了见面点,却发现根本没有所谓的梅比斯,只有长兴帮的少主魏德信。白头彪来不及反应就被魏德信的手下拿枪放倒。魏德信冷冷地告诉白头彪,从来都只有长兴,根本没有所谓的新长兴。

魏德信回到长兴帮,他逼迫父亲魏松山交出手里长兴帮代表老大身份的印章。魏松山已迟暮,面对冷血绝情野心勃勃的儿子魏德信,魏松山不得已接受了他让自己到加拿大养老的安排。魏德信拿着印章出现在长兴帮一帮老人罗汉、覃欢喜面前,他宣布由自己接任长兴帮。

长兴帮的老家伙都不服气,直到魏松山亲自出面宣布自己让贤给儿子魏德信,罗汉和覃欢喜等人才不情不愿地承认了魏德信。魏德信冷着脸分析称,如今的长兴帮都是些上了岁数的人,青黄不接很难适应现在的形势,他需要开辟一些生财之道,也需要为帮里注入一些新生力量。魏德信宣布,谁要是拿下长兴一向不听从指挥的徐天堂,谁就可以做自己的左右手。

覃欢喜见到警队卧底联络员程警官,覃欢喜原是警队卧底,他长期卧底长兴从事卧底工作。如今他有了自己的孩子,他渴望正常人的生活,他向程警官表达自己想回归警队结束卧底工作的愿望。程警官却极力劝说覃欢喜再坚持一个月,因为魏德信是亚太地区可卡因的总代理,他希望覃欢喜能查到魏德信更多的犯罪证据。程警官承诺,一旦覃欢喜完成任务,一定找人替代他让他回归警队。

覃欢喜找到徐天堂的场子,他提出以八百万的代价让徐天堂和他的场子跟自己。徐天堂还在犹豫,覃欢喜放话,他不答应自己有的是办法。覃欢喜说完离开,很快徐天堂从监控器里看到一帮警察过来。

徐天堂反应迅速地到了场子里做了处理,警察突击检查了徐天堂的场子。因为徐天堂提前做了准备,警察一无所获。徐天堂接着给覃欢喜电话,同意将场子卖给他。

黎瑞权感到有危险,他觉得警队内部出现问题,所以他将手中卧底的资料转移到U盘里准备交给卓凯。然而在他去找卓凯的半路突然遭到一帮手持冲锋枪身着防弹衣面戴面具的不明身份人士枪袭。他们打死了黎瑞权并拿走他身上的U盘。

卓凯赶到黎瑞权命案现场,得知死者竟然是黎瑞权他如遭雷击,卓凯呆立在现场难以置信一言不发。一个女孩出现在现场神色复杂地匆匆离开。女孩找到黎瑞权留给自己的情报后突然被卓凯拉住,卓凯焦急地问她是不是黎瑞权的卧底,女孩谁也不敢再相信,她拔腿逃走。

徐天堂找到罗汉,罗汉把九百万交给他,徐天堂谦卑地答应场子卖给罗汉自己也跟着罗汉干。罗汉非常得意地离开,哪知刚出门就被人枪击。

覃欢喜在送儿子去看病时无意被诊断儿子患先天心脏病。覃欢喜再也忍不住,他再次找程警官要求回归警队,他说就算不归警队他也要重新获得一个身份带妻儿离开。程警官极力劝说他再忍一忍,覃欢喜见谈不出结果愤然离开,然而却遭到一帮不明身份人的袭击。

覃欢喜拼命反击,无奈对方人多势众。覃欢喜怀疑是罗汉的人所为,因为所有人都认为罗汉是自己所杀。就在覃欢喜寡不敌众危在旦夕时,程警官及时出现救了覃欢喜,然而程警官却重伤牺牲。

覃欢喜急忙去找妻儿,却不曾想他的妻儿也遭遇一帮不明身份人员的袭击。覃欢喜的妻子为保护儿子星星与暴徒展开殊死反击。等覃欢喜赶到时,暴徒纷纷逃窜,覃欢喜的妻子浑身是血地死在他的怀里。

痛失爱妻生无可恋的覃欢喜最终做了一个决定。他拿着程警官的证件进入了警察卧底系统,覃欢喜找到了自己的卧底资料,他心情复杂地准备删除自己的信息。他知道一旦删除自己的资料,他不再是警方卧底,而真正地成了黑帮的一员。覃欢喜矛盾了。

第3集 – 覃欢喜刺杀魏德信报仇 卓凯帮卧底追到曼谷

徐天堂在酒吧里边喝酒边思考,他想到不久前魏德信派人找到自己,徐天堂主动提出愿意追随魏德信并把酒吧卖给他。魏德信却指使他把酒吧卖给罗汉,而罗汉在把钱交给徐天堂后出门遭枪击而死。

警署许长官心情沉痛地告诉卓凯,除黎瑞权外又有一名警署高级督察程天明殉职。许长官称刑事情报科目前已经没有指挥官,他希望卓凯能快速回到警署。卓凯这时提出想见黎瑞权最后一面。

卓凯见到了太平间里的黎瑞权,他想到了两人曾经相处的点滴,想到他们当时一起承诺一定要好好保护手下的卧底,让他们一个都不能少。卓凯含着泪向黎瑞权行礼,他在心里暗自对黎瑞权保证,找到黎瑞权手下的卧底保护好他们。卓凯很快去找了那天在黎瑞权出事现场出现的卧底女孩郑淑梅,但郑淑梅拒绝他的帮助,她坚持要去曼谷完成黎瑞权交给她的任务,接应曼谷的卧底同事。

覃欢喜最终删除了他在警署的卧底资料,妻子的死让他彻底放弃所谓的对和错、正义和邪恶,他只想替妻子报仇做他想做的事情。覃欢喜安排好儿子星星,然后拿钱买了一帮出生低微一无所有的人做了替自己卖命的小弟。

覃欢喜带着这帮刚找的人行刺魏德信,结果失手差点送命,幸亏一个刚收的小弟猜 Fing拼命相助,覃欢喜才捡到一条命。覃欢喜记住了这个冒死救自己的小弟。

郑淑梅莽莽撞撞地闯入曼谷,她根本不会破解密码顺利找到接头人,卓凯跟随郑淑梅到了曼谷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郑淑梅找不到卧底正徘徊时,正好遇到逃到曼谷的覃欢喜借用她的手机。郑淑梅以为覃欢喜是卧底故意找自己搭讪,却不料覃欢喜用完手机直接离开,而且未亲手归还她的手机,郑淑梅以为覃欢喜是小偷气急败坏。

覃欢喜在酒楼找到Pak Key,他说明自己的来意,他说自己在香港境遇很差,这一次是来找Pak Key借人回香港报仇。乐少锋告诉覃欢喜吉运帮不久前受到重创,没有人可以借给他。覃欢喜非常沮丧失落,Pak Key责怪乐少锋不该说这些话。

郑淑梅追到酒楼找覃欢喜讨要手机,覃欢喜告诉她手机自己已经放到她的包里。郑淑梅才知道误会,她讪讪离开。这时郑淑梅突然接到卓凯电话,卓凯让她故意找覃欢喜借钱。郑淑梅不知原因,卓凯也不解释,郑淑梅只好照办。乐少锋替覃欢喜给了钱,郑淑梅拿了钱离开时,手忙脚乱地将桌上酱油碟打翻弄脏了乐少锋的衣服。郑淑梅疾步离开酒楼见到卓凯,卓凯把她拉到小巷。

卓凯买了件乐少锋同款的衣服,然后让郑淑梅把扣子状的窃听器装在新衣服上。卓凯称他们有一个卧底就在吉运帮,但无法判断究竟是谁。而吉运帮其中三个香港人他都装了窃听器,未查出情况,乐少锋正好是第四个香港人,他想通过窃听装置调查清楚卧底是不是他。

徐天堂被魏德信招见,魏德信派他去泰国将覃欢喜带回来。魏德信问他要带多少人,徐天堂自信地称他一个人足矣。

第4集 – 乐少锋坦白卧底身份 徐天堂追覃欢喜到曼谷

魏德信出任棱智公司新负责人,他的上任让公司的职员们感到紧张,他们唯恐新官上任裁员。在清理公司账目后,魏德信决定亲自出马去看看谁欠了公司债务。结果魏德信发现有一个女人专门找一些无业游民帮她转移客户放债。

乐少锋向Pak Key抱怨他不应该管覃欢喜的事,Pak Key把覃欢喜帮过自己救过自己一命的事告诉乐少锋。他说自己是知恩图报的人,他希望乐少锋能理解自己的想法,乐少锋闻言若有所思。

卓凯和郑淑梅一切准备妥当,卓凯让郑淑梅找机会把衣服送给乐少锋。结果郑淑梅忙中出乱摔倒,乐少锋看她狼狈的样子苦笑不得。郑淑梅忙称自己在酒楼弄脏他的衣服现在是专门来赔他一件,乐少锋见她坚持只好收下衣服并主动提出骑摩托送她一程。坐在帅气的乐少锋车后,郑淑梅心里甜滋滋的。

卓凯和郑淑梅一起窃听并记录乐少锋窃听器里传出的声音,他们听到一个叫梁炳的男子因为偷拿一页账簿被发现遭到毒打。梁炳极力辩称自己没有偷账簿是被人栽赃,卓凯听到这里以为梁炳就是卧底,他让郑淑梅马上跟自己去救人。卓凯救出梁炳后用卧底约定的敲击声发消息给梁炳,梁炳却一脸茫然。卓凯知道自己救错人,他现在几乎可以断定乐少锋才是真的卧底。

这时吉运帮的人追出来,卓凯急忙拉郑淑梅离开。狗急跳墙的梁炳这时挟持了郑淑梅逼他们带自己离开,郑淑梅吓坏了,乐少锋这时赶到。卓凯再看乐少锋眼神里满是疑问,乐少锋突然出手救郑淑梅,梁炳这才知道乐少锋就是栽赃自己的判徒。梁炳慌乱逃走,结果被疾驶的车辆撞死。

这时吉运帮的众人追过来,卓凯反应迅速地拿啤酒瓶砸伤乐少锋的头,然后拉着郑淑梅离开。吉运帮见乐少锋受伤没有生疑。但Pak Key看了看梁炳的尸体再看看乐少锋,他的眼神里流露出狐疑。

晚上,卓凯窃听乐少锋的谈话时,突然收到乐少锋请求见面的要求。卓凯和郑淑梅见到乐少锋,乐少锋向卓凯坦白自己卧底的身份。乐少锋告诉卓凯,黎瑞权牺牲前告诉过自己警队里有黑警,卓凯也告诉他警署并不知道黎瑞权手里还有卧底,所以他要保护他们的安全。

魏德信设计钓出公司职员施嘉莉,知道她就是转移客户利用公司放债暗藏在自己公司的硕鼠。施嘉莉乘机逃走,魏德信却并不恼怒,他反而觉得施嘉莉有勇有谋。

徐天堂来到曼谷找Pak Key,他得意地告诉Pak Key自己是替长兴帮来带回覃欢喜。Pak Key感念覃欢喜对自己的恩情不愿交人,徐天堂得意地出示他劫走Pak Key仓库货的照片,那些货可是价值两亿的毒品。徐天堂逼Pak Key带覃欢喜交换货物。

Pak Key查出是自己的情妇向徐天堂走漏了消息,他愤怒地让人把情妇从楼顶扔下去。覃欢喜觉得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他主动要替Pak Key的情妇去死。

第5集 – 吉运解散乐少锋回港 徐天堂被施嘉莉重用

Pak Key见覃欢喜如此仁义宁愿拿自己的命去抵Pak Key情妇去死,他及时阻止了覃欢喜。Pak Key告诉乐少锋这就叫情义,所以他会带覃欢喜去见徐天堂,但却不会把覃欢喜交给他。

乐少锋始终担心Pak Key的安全,他放弃跟卓凯郑淑梅回香港的打算,他想把覃欢喜抓起来交给徐天堂。就在乐少锋想抓覃欢喜时,Pak Key阻拦了乐少锋,他说自己不会放弃覃欢喜,也不会让徐天堂得逞。Pak Key带着覃欢喜一起去赴徐天堂的约会,这一次Pak Key没有带乐少锋。

乐少锋沮丧地准备离开时,卓凯在门口拦住他。卓凯让乐少锋跟自己回香港,乐少锋却不愿让Pak Key赴险,他想去救Pak Key。卓凯提醒乐少锋,他是卧底不是小弟。但乐少锋却称这些年Pak Key待自己情深意重,卓凯见状只得强行将乐少锋用手铐铐起来塞进车里,他坚持带乐少锋回香港。

Pak Key带着覃欢喜去赴徐天堂的约,结果徐天堂没有出现而是报了警。泰国警方抓走了Pak Key和覃欢喜,覃欢喜感到深深的绝望,他有一种壮志未酬身先死的遗憾。徐天堂远远地看到这一幕得意地笑着离开。

泰国警方带离Pak Key和覃欢喜,半路警察突然停车释放了他们,覃欢喜一头雾水。Pak Key告诉他这些警察都是自己的人,覃欢喜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欣喜。两人脱身后Pak Key打电话给乐少锋。

此时乐少锋正在车里拼命挣扎,他不知道Pak Key的安危始终不愿意离开。这时他接到Pak Key安然无恙的电话,乐少锋终于松了口气。然而就在这时,电话那头传来剧烈的撞击声,紧接着Pak Key音讯全无,乐少锋急了。乐少锋激动地向卓凯倾述了自己和Pak Key同生共死结下的兄弟情义,他坚持必然去找Pak Key确定他的安全。卓凯不为所动,郑淑梅却被打动,她把手拷钥匙丢给乐少锋。

Pak Key的车与一个瘾君子的车相撞发生严重车祸,等覃欢喜满脸是血地醒来时,他发现Pak Key受伤严重,一个钢筋穿过Pak Key的腹部血流如注。覃欢喜挣扎着拖出车后箱里价值一个亿的毒品,那是徐天堂归还Pak Key的一半货物,另一半被徐天堂侵吞带走。覃欢喜拖着巨大的货物袋踯躅前行远离,Pak Key这时醒来看到覃欢喜背影,他感到深深的伤害。

乐少锋找到Pak Key时他已奄奄一息,Pak Key把发生的事告诉乐少锋。他不无遗憾地告诉乐少锋,自己全凭义气帮助覃欢喜没想到还是看错人。他还说自己知道梁炳不是叛徒,可就算死他还是始终相信情义。Pak Key说完这些气绝身亡,乐少锋伤心欲绝。

施嘉莉突然主动见了魏德信,魏德信没想到她竟然敢回来。施嘉莉把一袋钱扔给魏德信,她承认自己利用公司敛财的事实。她非常理智地称,就算自己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长兴追杀,与其亡命天涯不如束手就擒,而且她坚信魏德信一定会欣赏自己赚钱的才能,她愿意加上利息归还自己敛到的财物。魏德信很欣赏施嘉莉的胆识和才能,他拒绝收下钱并表示既往不咎,他希望施嘉莉帮忙打理自己的会所。施嘉莉却提出愿意拿这些钱投资会所成为合作伙伴,魏德信虽有些意外但还是答应了。最后两人谈好合作,化敌为友。

徐天堂有惊无险地回到长兴,他把从Pak Key那里劫来的毒品交给魏德信。施嘉莉很欣赏徐天堂抵御价值一个亿货物的诱惑,也很欣赏徐天堂和自己一样的敛财才能,施嘉莉主动向魏德信提出愿意和徐天堂一起打理会所。

卓凯带着郑淑梅和乐少锋一起祭拜了黎瑞权,能将他们两人带回来卓凯深感欣慰。这时乐少锋称,黎瑞权曾提到过在长兴里也安排有警方的卧底,卓凯很意外,为了找到和保护好长兴的卧底,他们三人一起去了黎瑞权的家找线索。

经过一番寻找,卓凯三人终于通过一封普通信件破解了其中的密语,长兴果然有警方卧底,而且是最近才加入长兴。他们决定打入长兴找到卧底。

覃欢喜回到香港,他将从Pak Key那里带回来的毒品拿到黑市交易,然后又让过去被开除的三名警察炮仗、阿鬼和阿姜伪装成警察抓人,结果黑吃黑地白白得了货物和一大笔钱。覃欢喜拿着这些钱招兵买马扩充势力,他对未来前景十分看好。

郑淑梅以服务员身份潜入到施嘉莉和徐天堂经营的长兴会所。她在身上装了耳机和钮扣监视器,卓凯和乐少锋在会所外面的车里清楚地看到会所发生的一切。突然郑淑梅将钮扣监视器掉落在地上,她紧张地趴在地上寻找。

郑淑梅出现状况慌乱不堪,乐少锋潜入会所打算帮她。这时郑淑梅发现地上的钮扣,她正准备去捡时徐天堂也看到钮扣并弯腰准备去捡。乐少锋及时出现和徐天堂扭打在一起,顿时会所大乱。

就在此时,覃欢喜带着一帮人昂首阔步地走进会所。魏德信一直苦寻覃欢喜,没想到他竟然敢公开露面自投罗网。

第6集 – 乐少锋做了覃欢喜小弟 郑淑梅取得施嘉莉信任

乐少锋正和徐天命打的难分难解时,覃欢喜突然赶到。他笑里藏刀地说自己听闻魏德信会所开业,特来送礼到贺。他还说乐少锋是自己的小弟,自己刚刚成立了新社团福和。他邀请魏德信有时长去自己那里,说完他带着小弟们离开,乐少锋跟了出去。

覃欢喜告诉乐少锋自己救他就当是还Pak Key的人情,乐少锋突然提出自己想跟着覃欢喜。他说长兴杀了Pak Key,而且也杀了覃欢喜的妻子,所以长兴是他们共同的敌人。覃欢喜觉得乐少锋说的很有道理,他点头同意。

乐少锋见到卓凯和郑淑梅时,卓凯愤怒地指责乐少锋为什么擅自作主跟了覃欢喜。他说乐少锋的目的很明确,他就是想找覃欢喜报仇。乐少锋没有否认,他说覃欢喜知道长兴很多内情,这有利于他们对付魏德信。卓凯只好嘱咐乐少锋小心行事。

乐少锋在福和帮中和覃欢喜独处时问他Pak Key出事那天发生的事,覃欢喜讲述了那天事情发生的经过。乐少锋将信将疑,可看覃欢喜也不像说谎的样子。

施嘉莉在会所里发现服务生郑淑梅很有眼色,不禁对她有了好感。下班时郑淑梅主动找施嘉莉攀谈,乐少锋找人蒙着面假扮歹徒偷袭施嘉莉和郑淑梅,郑淑梅不顾一切地拉着施嘉莉逃走。最后两人顺利逃脱,但郑淑梅胳膊受伤,施嘉莉对郑淑梅奋不顾身帮自己而将郑淑梅引为知己。

郑淑梅眉飞色舞地描述自己取得施嘉莉信任的经过,卓凯却对施嘉莉处变不惊应付突发状况的表现生疑。卓凯让郑淑梅也注意调查施嘉莉身份。

乐少锋偷偷打电话报警举报覃欢喜的酒楼有非法入境嫌疑,可等他回到酒楼却发现酒楼已经收到警察要来搜查的消息。酒楼提前做了准备,警察一无所获。覃欢喜提醒手下最近不要出货以防万一。

施嘉莉以答谢郑淑梅帮过自己为名请她吃晚饭,施喜莉极力劝郑淑梅喝酒,起初郑淑梅还有戒心不想喝酒,可几杯酒下肚她便酒后吐真言,她把自己的背景对施嘉莉和盘托出。最后郑淑梅喝醉昏睡,施嘉莉乘机查看了她的包。

郑淑梅摇摇晃晃出了酒吧,卓凯扶住了她。卓凯对郑淑梅赞不绝口,他说自己窃听到她最终并没有对施嘉莉透露身份,这一点很值得称赞。他现在也终于明白黎瑞权为什么会让状态百出的郑淑梅做卧底,原来她一直非常努力地完成每个任务。

卓凯去了覃欢喜酒楼找覃欢喜,他力劝覃欢喜回归正道。覃欢喜心灰意冷,他说自己和其他很多警察兄弟甚至包括卓凯自己都受到警署的不公正待遇,他对警署没有信心。卓凯和他话不投机头也不回地离开。乐少锋却乘这个机会溜进覃欢喜办公室偷拍了他的账簿交给卓凯。

郑淑梅在会所被一个名叫烟仔的马仔算计,烟仔在她喝的水里下药。郑淑梅中了迷药迷迷糊糊神志不清,烟仔将她带进包间乘机欲行非礼。

第7集 – 郑淑梅徐天堂初合作 徐天堂接手蓝冰生意

烟仔想非礼郑淑梅时,徐天堂突然出现,他及时带走郑淑梅并乘机拿走烟仔身上的蓝冰。郑淑梅一早醒来发现躺在徐天堂床上吓坏了,她以为徐天堂对自己做了什么,直到徐天堂拿出郑淑梅前一晚录的视频,她才知道自己因为中了迷药而亢奋不已,徐天堂也并未对她做过什么。

徐天堂走在路上被烟仔找人围住,他们逼着徐天堂交出他拿走的蓝冰。徐天堂播放手机里录下的烟仔的声音,烟仔被徐天堂抓住把柄不得不束手束脚放走他。

徐天堂带着郑淑梅到小餐馆吃炒面,他指着对面的小房间告诉郑淑梅那里就是烟仔加工蓝冰的作坊,烟仔不仅经常在蓝冰里加玻璃粉作假,而且还在其他场子里销售。他们如果想找魏德信揭穿烟仔就必须拿到烟仔作假的证据。

徐天堂让郑淑梅伪装成送外卖的样子偷偷潜入烟仔制毒作坊,两人取了证据准备离开时遇到烟仔等人从外面回来。两人如同亡命鸳鸯一样逃跑,幸亏遇到卓凯及时出现相助,两人才顺利逃走。

徐天堂有理有据地在魏德信面前揭穿烟仔造假坏长兴名义的勾当,魏德信大怒,他责罚了烟仔还将以后蓝冰销售的事全部交由徐天堂负责。徐天堂一举拿下烟仔替关淑梅出了恶气。

卓凯晚上带着关淑梅监视了一个房间,卓凯发现水产店老板把一个袋子放进房间后不久就有一个南亚人过来取走袋子,但在此之前卓凯已经潜入房间查看了那个袋子。南亚人拿到袋子后迅速离开,卓凯和关淑梅一路跟踪过去。

一路上卓凯现身说法地传授关淑梅一些跟踪经验,后来南亚人下了车进入到一家餐馆里。卓凯正准备跟上去,结果遇到以前的徒弟Ben警官带着一帮警察也正在附近监视南亚人。

卓凯和徒弟寒暄时突然听到枪击声,他们急忙赶出去,结果看到一个穿绿衣带帽子的男子匆匆离开。卓凯急忙给郑淑梅打电话让她负责监视。谁知敌人够狡猾郑淑梅跟丢。卓凯和Ben一帮警察成功击毙南亚人的同伙。

徐天堂接手烟仔的工作后干的风生水起,魏德信派人试探了徐天堂从事蓝冰销售情况,结果对他赞不绝口。

第8集 – 魏德信帮施嘉莉杀父 卓凯试探施嘉莉身份

覃欢喜的小弟偷偷买了长兴的蓝冰吸食,覃欢喜得知勃然大怒。他警告手下兄弟,任何人不得吸食蓝冰,如有发现定不轻饶。

郑淑梅升任施嘉莉的助理,这天因为一件小事施嘉莉突然朝郑淑梅大发脾气。魏德信正好过来看到,他觉得施嘉莉大发雷霆一定是有事扰乱她的心绪。果然,施嘉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便匆匆离开。

施嘉莉呆坐在车里情绪激动地呆呆地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叫刘良的老人。魏德信这时自顾自地坐进她的车里,他自言自语一般揭穿施嘉莉的身世和痛苦过往。施嘉莉向魏德信倾诉道,那个叫刘良的男人是自己父亲,当年他杀了自己母亲,虽被判了终身监禁却只坐了二十年牢就出来了。可她对父亲的仇恨却像野草一样长满了她的心,她一心希望刘良马上死。

魏德信觉得弄死刘良易如反掌,但他提醒施嘉莉不要后悔,施嘉莉态度坚定地表示不会后悔。魏德信的两个手下便手刃了刘良,刘良毫无反抗之力地倒地。施嘉莉那一刻还是看的心惊胆颤。

乐少锋按照卓凯的意见说服覃欢喜大肆购买长兴的蓝冰,很快长兴的蓝冰便出现断货。在长兴的马仔飞机补货时,乐少锋调虎离山支走飞机而乘机拿走了长兴的蓝冰交给覃欢喜。

卓凯通知Ben可以收网,众警察赶到覃欢喜用村屋做的毒仓,很快覃欢喜就收到线报,接着另一帮以刘杰明为首的警察以专门负责毒品案件为由支走Ben的手下。卓凯在暗处目睹了这一切。

卓凯告诉乐少锋和郑淑梅调查的结果,他可以断定刘杰明和他带去的B3警察全部都是黑警察。但他在这些人中还是没有发现那天见到南亚人被杀现场的戴帽子的神秘人。卓凯让郑淑梅人肉一下其它网站,最后筛选出毒品调查二科的高级警察黄振康与神秘人的身形背影十分相似,他可能就是杀死黎瑞权的黑警。卓凯沉思后称自己有办法找出凶手。

郑淑梅在陪施嘉莉一起吃饭时遇到棱智公司的职员,职员热情地和施嘉莉寒暄。郑淑梅听出只言片语后专门去了棱智公司调查施嘉莉,结果发现她三个月前离开的棱智公司进了会所。

郑淑梅把查到的情况报告给卓凯,两人通过对施嘉莉不凡的身手和她进入会所的时长判断,施嘉莉极有可能就是黎瑞权派进长兴的卧底。于是郑淑梅通过摩斯密码向施嘉莉传递消息,约她晚上天台见面。

晚上卓凯让郑淑梅躲在天台上不要被人发现,不多时施嘉莉果然现身,她小心翼翼地四处观察动静。卓凯为了掩护郑淑梅脱身故意发出声响,施嘉莉惊觉拔出手枪并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第9集 – 黄振康败露畏罪自杀 郑淑梅发现蓝冰异常

郑淑梅正准备从楼梯口离开时,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上来。郑淑梅不得不躲起来。最后郑淑梅和卓凯好不容易逃回去,他们不解施嘉莉的表现。卓凯猜测施嘉莉既然听的懂暗语,她极有可能是卧底,但她却拔枪,那就有可能她变节。卓凯让郑淑梅慢慢观察。

Ben警官在警署遇到刘杰明和黄振康,他想到卓凯提醒过他黄振康就是那天的神秘男子。黄振康热情地邀请Ben一起出去吃饭唱歌。在KTV里,黄振康不停地向Ben打听他为什么会找到覃欢喜的毒仓,Ben借口运气好。黄振康见Ben不愿说,便暗示刘杰明。刘杰明拿出一块十几万的手表硬塞给Ben,Ben谢绝了。黄振康见Ben软硬不吃脸色十分难看。

Ben警官回到警署突然被警署调查科的人传唤,要他接受调查。调查科称Ben的账号突然多了五十万存款,接着他们翻看了Ben办公桌,结果在里面找到一笔巨款。Ben也不争辩地跟着调查科离开。

黄振康以为自己陷害Ben警官得逞,谁知这时他突然收到一段视频,正是刘杰明往Ben办公桌里塞钱的视频,接着是刘杰明向他汇报给Ben汇钱的视频。黄振康脸色大变。

卓凯给黄振康电话,告诉他视频是自己发的,他让黄振康到门口就可以看到自己是谁。黄振康正准备出门时,警署调查科突然赶到带走了他。

警署调查科播放在KTV录的他们贿赂Ben的视频给黄振康看,黄振康知道再说什么都是无用的。调查科说服黄振康转做污点证人指证覃欢喜。

很快覃欢喜被带到警队审查,当过警察的覃欢喜熟知警察审讯的那一套,他缄口不言。这时许长官得到下属汇报,黄振康交待出覃欢喜是利用冷冻车运毒。许长官把黄振康坦白交待的事告诉覃欢喜,覃欢喜大惊。

很快Ben警官查到覃欢喜用来运毒的冷冻车并查到毒品蓝冰,接着黄振康手握全家福万念俱灰地在牢里上吊自杀。覃欢喜被律师保释出来,跟黄振康混的炮仗等人对覃欢喜逼死黄振康义愤填膺,他怒斥覃欢喜忘恩负义。

覃欢喜设宴招待炮仗等人,他解释称是自己让律师拿了全家福给黄振康,黄振康是明白了自己的用意后自杀。他说既然黄振康既然说出冷冻车,出卖自己是早晚的事,所以他才出此下策,但他会好好照顾黄振康家人。炮仗仍然不服,他冲动地撬开覃欢喜保险柜想拿钱给黄振康家人。覃欢喜当即大方地表示让他们把所有钱都拿走给黄振康家人。

徐天堂给施嘉莉打电话让她到自己家里拿货和钱,他说自己发烧不能出门。施嘉莉带着郑淑梅去了徐天堂那里,施嘉莉发现有人跟踪便让郑淑梅先上去。结果烟仔为了报复徐天堂安排人袭击徐天堂,徐天堂带着郑淑梅逃离。

郑淑梅把情况告诉了卓凯,她反映魏德信已经找到新的蓝冰,只是这一次的蓝冰和以往不同,似乎有一股怪味。卓凯对这一情况很吃惊。

郑淑梅去买香薰油,无意中发现一款薰衣草香薰的味道跟她在徐天堂家里库存的蓝冰气味一样。郑淑梅把情况反映给卓凯,她说之前她在警局证物室有朋友,她朋友就是用这种香薰祛除证物室的霉味。卓凯潜入警局证物室,他找到上次在冰冻车里查封的蓝冰,经过测试他发现那些东西根本就是假蓝冰。

第10集 – 金爷出狱投奔进福和 卓凯应征施嘉莉保镖

许长官找卓凯谈话,称卓凯的心理评估报告没有通过,而他又拒绝接受心理专家治疗,所以不适合复职。卓凯似乎并不意外,他这时正式向许长官提出辞职,许长官深表遗憾。

Ben警官和卓凯一起吃饭,Ben表示不解,不明白卓凯要为什么辞职。卓凯告诉他,自己发现黑警将证物房查收回来的蓝冰通通还给了长兴,现在证物房里的蓝冰全部都是假的。卓凯称自己只有辞职才能打入长兴,不然就是做了卧底资料也会落入黑警手中。Ben理解了卓凯苦衷,他替卓凯感到遗憾,卓凯称自己已经推荐他去刑事情报科,Ben惊喜万分。

魏德信带着两亿现金邀请施嘉莉和自己一起去办一件事,他告诉施嘉莉两亿是门槛费,他们要去见国际黑钱集团亚洲区代表白先生。施嘉莉知道魏德信准备开展新的生意,她没有多问,而是安静地跟着魏德信。

魏德信和施嘉莉去了一个高级会所,白先生并没有出现,而是安排了一桌赌局。荷官解释所有希望和白先生合作的人必须都带两亿资金参赌,谁最先赢到五亿谁才有资格和白先生合作。

赌局开始不久,魏德信就发现其中一个黄先生和荷官一起出千,魏德信让施嘉莉替自己接着赌,他则出了房间找到通过监视器观察赌局的白先生,质问他为什么要设立这种不公平赌局。

白先生称他是通过观察每个人来确定最后适合合作的人,他对魏德信的观察力和勇气刮目相看。最终魏德信和施嘉莉配合成了最后的赢家,他们顺利取得和白先生合作的资格。当晚两人一起庆祝,最后他们情到深处深情拥吻共度良宵。

炮仗突然带着一大箱子钱到福和酒楼分发给众人,众人喜不自胜。覃欢喜最终识别出这些都是假钞。炮仗这时才告诉大家,这是他过去当警察抓获制造假钞的犯罪分子倪金时缴获的,现在倪金马上就要出狱,他建议覃欢喜将倪金收归麾下,他们一起做假钞生意。覃欢喜沉思后答应了,他将接应倪金出狱保护他的重任交给了乐少锋。

Ben正式到刑事情报科上任。他也知道倪金马上出狱的消息,以他的分析这种有特殊技能的犯人出狱后还会重操旧业,而且他们还会成为各个帮派社团抢手的座上宾。他们必须密切监视倪金。

果然,倪金出狱那天福和的车早早地等在监狱外面,倪金一出来马上被带走,Ben和其他警察跟踪其后。谁知到了闹市区时,福和车门大开,三个同样装束面戴口罩的倪金分别被三个人朝三个不同方向逃窜。Ben大惊,连忙下令警员们分开追踪,然而乐少锋还是带着倪金成功摆脱Ben的追踪逃脱。

乐少锋把倪金带到一个车间,炮仗热情接待了倪金,并把所有制造假钞所需的机器、油墨、纸张都准备妥当。倪金十分满意。

卓凯和一帮应征者同时出现在施嘉莉会所,因为施嘉莉要招一个当过警察的保镖。郑淑梅也不知道施嘉莉面试应征者会考什么问题,她无法帮到卓凯。施嘉莉把所有应征者带到房间,她的问题十分普通和出人意料。卓凯最后脱颖而出,施嘉莉甚是满意,就在她准备和卓凯签署劳务合同时,飞机过来传话称,魏德信要亲自看一看施嘉莉招的保镖。

卓凯被带到魏德信面前。魏德信让施嘉莉做裁判,他要和卓凯比试组装枪支。经过比试两人几乎同时完成了枪支组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