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黑紫肿胀龙根直直进入白热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第一章

<!–go–>孤岛浮空,四下结界,天行无法逃离,眼看妖母逼近,他单手掐诀,身后出现一轮太极浮光,浮光之中,法相幻动,双掌拍出,无数道太极浮图斩向妖母。

妖母脸上露出诡异笑容,她的脖子忽然身长,绕过重重浮图飞向天行,一口咬住天行的脖子将他叼起,狠狠地甩出。

天行撞在结界之上,引得结界震动,天行手中凝聚太极光辉,妖母身后的蛇尾猛然蹿出,直接穿透天行的胸口,将他钉在结界之上。

天行胸骨断裂,被穿个通透,他强忍疼痛,双手结印,虚空震动,一樽巨大的青铜大钟浮现。

“东皇钟!”

天行一声嘶吼,东皇钟表面浮现出无数神符,咣的一声震响,将妖母震出百丈之远,口吐鲜血。

天行落在地上,东皇钟在他头顶缓缓转动,他怒目而视,东皇钟骤然扩大十倍,镇压向妖母,然而妖母身后的女鱼只是抬起手,东皇钟立即被定格在空中。

天行疑惑,无法驱动东皇钟,女鱼收手,东皇钟自动缩小,如同铃铛一般飞到他的手中。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控制东皇钟?”天行抹着嘴角的血问道。

“东皇太一是我的哥哥。”女鱼说道。

天行震惊,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女鱼看向妖母说道:“有高手来了,放过这小子,我们先离开。”

妖母点头,她抓住女鱼的手,两人随即身形消散。

不远处听到动静的天女和卜天缺赶来,见天行负伤,天女问道:“怎么回事?”

天行说道:“我在冥想中隐约听到有东西在呼唤我,我心想在自家门口,所以就没叫你们,那知道来了两个特别厉害的女人,他们抢走了东皇钟。”

天女心意一动,时光回溯,画面之中的两个女人,卜天缺看了之后,说道:“其中一个是七大不朽者中的妖母,另一个应该是传闻中的人族母祖,女鱼。”

“从来没听过这号人物。”天行说道。

“女鱼和东皇太一,是大罗神器东皇钟和九世天棺的铸造者,也是人族老祖之一,他们是孪生兄妹,也是元术超脱者,只是不知道,那女鱼为什么能活到至今。”卜天缺说道。

“她的生上没有长生不朽的气息,应该是死而复生。”天女说道。

“死而复生?”卜天缺说道。“这怎么可能。”

“东皇钟和九世天棺里面分别封印着东皇太一和女鱼的一缕魂魄,如果肉身尚在,复活不是不可能。”天女说道。“他们抢夺东皇钟的目的,可能是想让东皇太一活过来。”

卜天缺叹息,说道:“我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危险来自这里。”

卜天缺话音刚落,天行应声倒地。

只见天行的胸口淌血,气息急速衰弱,卜天缺只有一只胳膊,按住天行的胸口,散发神元为天行疗伤。

天女看着眉头紧锁的天行说道:“这些上位者,接二连三来找茬,你和天行几次死劫已过,是时候该肃清了。”

天女说完,转身消失不见。

——

话说妖母和女鱼回到妖域之后,月夜降临,女鱼站在万妖谷的祭坛上,心神不宁。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第二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云梦山间,雾气萦绕,山民常道山间有神仙居住,但确无有缘人遇见.常有樵夫迷失其中,三五天后方能脱困而出.

云梦屯中,四季草堂内,一群顽童正在花圃中斗天牛取乐;草堂私塾上,先生正在打瞌睡.徐凡摸了摸鼻子,盯着树枝上一只天牛,正欲爬上树枝捕捉,却惊奇地发现天空中有几道光练划过天际,直坠云梦山间。徐凡常听父母和兄长谈起过山中仙人的故事,在他心中顿时生起了无限向往,徐凡从小就立志想学习仙法,但他从未宣扬。今天看到仙人飞过长空,他莫不做声,仍旧地爬上树梢,捕捉天牛,继续与小伙伴们玩耍。

游戏良久,徐凡收拾好物品,准备放学回家,却发现老学究已经不在堂上。徐凡好奇心顿起,于是绕开草堂,走向先生的书房。渐近书房,徐凡从虚掩的门缝中惊讶地发现,三柄飞剑中环绕张先生快速飞行,底上落有几只飞蝇,细看处,飞蝇翅膀已被飞剑削落。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房内张先生话音顿起。

徐凡激动地推门而进,“咕咚”一声跪倒,“张先生,您收我为徒吧,我想跟随您学习仙道!”

“仙道!”张先生自嘲般道:“仙道?!寂寞,大道坎坷,几人能达!我也只是粗窥门庭。”“你想学,明天再来此处吧”。

“是!是!先生!”。徐凡激动地掩门退出。转身回家。

回到家中,徐凡晚饭后,兴奋地睡不着,躺在床上,盼望着天亮。天将放亮,徐凡朦朦胧胧中,一个机灵站了起来,急匆匆地洗漱完毕,直奔四季草堂而去。

不一会,徐凡就来到草堂,草堂门扉虚掩,里面灯光闪烁,但是张先生却不在草堂。徐凡摸了摸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壮了壮胆色,推开木门,轻轻走进草堂。草堂上,张先生的书桌上,有一书信压在烛台下。徐凡伸手取出信,展开观看,不禁流流满面。

书信中,简简单单几行字,张先生道出自己仅仅是普通的修仙者,来云梦山仅仅是避祸,但是仇家已经发现他的行踪,他必须要再次离开,所以和徐凡无缘,而且张先生又道,徐凡灵根平庸,并不适合修炼仙道,所以张先生劝徐凡放弃修仙,继续学习,追求功名之道。

“灵根平庸!”“灵根是什么!?”徐凡内心疑窦大起。虽然张仙师已经离去,但是徐凡可以肯定,自己是可以修炼仙道的,只是天赋偏低,但是张仙师已经离去,他要去哪里寻找自己的仙缘。徐凡正在踌躇之间,忽然门外咕咚一声,好象有人跌倒在门外。

徐凡赶紧放下书信,快步走到门外,发现有人趴在地上,月光下,依稀正是张先生。

“张先生!您怎么了!”

“快,快扶我进去!”张先生吃力地说道。

进到房内,张先生从身上取出两张符来,一张贴在伤口上,鲜血立刻止住,一张贴在气海丹田处,隐隐发出荧光。

张先生看着徐凡,眼光闪烁不定,稍过片刻,他眼睛中有决绝之色。其实在片刻之间,徐凡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上了几趟了。

“徐凡,我修仙之道就尽于此了,不久我将兵解,我的仇家已经为我所杀,但我也重伤,已经无法治愈,我的一些衣钵,就赠送给你吧,也算我们的一些缘分,以后你自己能在修炼仙道的路上走多远,就看你的缘分吧!”

话尽于此,张先生就此长眠。徐凡接过张先生的布袋,轻轻将张先生放在地上。在草堂深处,刨出一深坑,将张先生葬在草堂院内,也不敢声张,叩了几个头后,掩上院门,就匆匆回到家中。

一连几日,徐凡也不敢打开布袋,只是将布袋子塞在床底下,也不敢和父母家人说起。只是听到村中

文学

村民议论,私塾的张先生被杀在草堂里,尸体在草堂深处找到,但家中并无财物丢失,想来是仇家上门,杀死在家中。村民们纷纷不让加中的孩子出门

文学

,并由村长报了官。但官家也不愿意来查此时,一个穷酸书生,没有家眷苦主,又身无多少油水,于是草草结案,再无人来问讯。

时间一天天过去,草堂凶案已经很少有人提起,村中有花了银子,从外面聘来新的先生,继续教村中的孩子们读书认字。

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第三章

杜白和天魔王的战斗越来越激烈,命运术,时间术,空间术,火灵术……

无数的道术的施展,让星空海这片区域彻底的沦陷,能量引起的风暴渐渐影响到了附近的星体,无数星体纷纷崩溃,化为尘埃。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俩人的战斗似乎陷入了交着状态,没能分出胜负。但杜白已经明显占据了上风,全面压制着天魔王。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直锁定战场的秦慕仙突然化作一道流光冲入战场中。

原本和杜白战斗的天魔王,突兀的变成两个两面夹攻杜白,战斗的情形跟当年一模一样。

当年被杜白认定已经灭杀的天魔王再次出现,至于为什么还能复活,虽然杜白一时没想明白,但这次的情形跟当年并不一样。

一闪而逝的秦慕仙接下了另外一个天魔王的攻击,手中的慕白剑一挥,灰白光芒闪烁间,刺向天魔的眉心,攻击的威力丝毫不逊色杜白。

无奈之下,刚出现的天魔王只得放弃攻击杜白,迎上秦慕仙,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很快她和天魔王在另外一处虚空,形成了战场。

杜白用神识扫视了秦慕仙的情况,看到她暂时并没有危险,立即沉下心来,解决眼前的天魔王再说。

“混沌钟!!”

杜白厉喝一声,手中的混沌剑变幻为一面古朴的大钟,钟口对着天魔王的方向,一掌轰在钟上。

“嗡嗡嗡——”

连绵不绝的钟声化作实质的能量波动席卷向天魔王,所过之处一切化为虚无。

虽然此时看不见天魔王的脸色,但也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恐惧。当年北贝陨落的瞬间,杜白正是用这一招让‘另外一个天魔王’恢恢湮灭。

“吼!!”

天魔王发出一声嘶吼,一层又一层的冰层把他层层保护在里面,至少有上万层的防御,看起来就像星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星球大小的冰峰。

“去!!”

面对天魔王的防御,杜白大喝一声,蕴含着他全部能量的一掌拍在混沌钟的尾部。

“嗡!!!”

一声响彻宇宙的嗡鸣荡起,方圆十万里的星体瞬间崩溃,混沌钟一闪而逝,瞬间穿透冰峰,从另外一边飞出来。

抬眼望去,星球般大小的冰峰中间一个光滑深邃的通道,直接通往另外一边。

远处秦慕仙和另外一个天魔王的战斗,也因为杜白的全力一击受到了波及,已经停了下来。

秦慕仙脸色发白,并不是因为战斗的原因,而是被混沌钟的音波给波及到了。

“喀喀喀……轰!!”

无数的裂缝在冰峰中蔓延,最后轰鸣一声炸开,化作无数的碎片消散在宇宙中。

随着冰峰的毁灭,天魔王的气息已经消失,恢恢湮灭正式死亡,混沌钟重新化为混沌天经,回到了杜白手中。

杜白不由的呢喃道:“北北,我为你报仇了。”

呢喃一声,杜白立即收回思绪,看向另外一个天魔王。

虽然不知道当年已死的他是怎么复活的,但这次不管是哪个都绝不能让他们逃走。

杜白的目光刚看向跟秦慕仙战斗的天魔王,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天魔王的气息正在慢慢的消失,难道是要逃跑!

一旦被逃跑,日后又是大患。

“给我定!!”杜白立即大吼一声,时间术被施展到极限,笼罩下想要逃跑的天魔王。

秦慕仙也感应到天魔王的异样,手中的慕白剑一闪,瞬间穿透天魔王的身体。

“砰!!”

包裹天魔王的黑袍化为粉末,他的气息彻底的消失。

“难道被逃跑了?”杜白的眼神彻底的阴冷下来。

但很快他又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他的确定住了天魔王,哪怕是被秦慕仙一剑毁灭了,那化为粉末的黑袍依然定在虚空中,并没有飘散,而且并没有感应到被敌人逃跑的迹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