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导航mcc|岳双腿之间

农夫导航mcc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农夫导航mcc 第二章

“蝎子?狐狸?刀疤?”

断尾喊着同为绑匪同伴的名字。

然而,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倒是能听见老旧暖器设备吹出的热风声音,与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逐渐交杂在一起。

断尾只感觉自己握着匕首的手心,开始在冒汗出来。

“该死……”

不对劲,有问题,这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但哪里不对劲,哪里有问题,那种未知带来的恐惧,才是令断尾感到紧张的源泉。

房间里的昏黑,与外面明亮的灯光,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他一种难以言喻的窒息感,但断尾还是朝门口那里走过去,背贴着墙,小心翼翼的。

到了边缘,他快速地探出脑袋,然后又缩回来,只是一瞬间的观察,他发现自己的同伴,似乎都已经倒在外面的地上。

“谁,到底是谁在外面,我警告你们,可别进来,我有手上有人质的。”

断尾虚张声势地喊着,注意力全在门口,却没有发现后面房间里头、天花板角落处的缺口,正无声无息飘下来一道鬼魅的身影。

吴克看着这人怪异的举动,慢慢地飘到对方的身后,在对方再次探出脑袋去看外面的时候,他也跟着探出去,想看看对方到底在跟什么东西说话。

两颗脑袋就这么一高一低,在昏黑的房间门框边缘处探出来,画面显得有些诡异。

外面,除了刚刚被他溜到后头,用手刀打晕掉的三个绑匪外,好像就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断尾略微松了口气,没直接来个探头杀,说明外面存在的人,被自己的虚张声势给唬住了。

“听着,我

文学

现在要你们退后、离开,不然我就对人质不客气。”

断尾继续大喊道。

“你是在跟我说单口相声么?”

吴克忽然问。

“……”

断尾的身体僵硬住,慢慢地抬起头,便看到一个锃亮的脑袋近在咫尺,就飘在自己头顶不足一寸的位置。

“光头鬼啊!”

断尾下意识挥起手中匕首,然后……

啪的一声,他就被吴克一巴掌,给扇晕了过去。

“我是SB,不是光头鬼,还有,我有头发的,就是这头发不在这个世界上,在另一个世界,懂?”

吴克抱怨一句,把晕掉、脸以肉眼速度肿胀起来的人,拖到外面和其他绑匪做伴。

。。。。

没过多久,吴克重新回到天台上,见到在风中有些瑟瑟发抖的菲林族、大橘猫科女孩。

“走,带你喝稀粥去。”

吴克飘过来,抱起对方。

“我能不喝稀粥么?”

如同大猫一样的女孩,依偎在他怀里问道。

“那你想喝什么?”

“除了包子和稀粥,其他面条煮粉什么都好。”

“行吧。”

。。。。

“卖报,卖报,三元一份。”

东街,市井味十足,矮小的报童捧着大叠的报纸,在跟路过的行人推销贩卖,有的还会随身带着火柴和烟草,算是卖报之外的副业。

“今天早上,有几名报童看到那名独眼的男人,就在这家包子店里买了足够数人吃的包子和浆水,然后往倒二三四街旁边的居民区走了。”

一个贼眉鼠眼、长着老鼠尾巴的青年,站在身材魁梧的星熊面前说道。

“潜藏在居民区么,如果发生交战倒是有些麻烦,容易对平民造成误伤。”

“或许我们可以用毒,绑匪会出来买食物,说明他们并没有储备多少干粮,我们可以派人盯住这周边的食物摊子,在嫌疑犯出现时,于他购买的食物中下毒。”

旁边,带着斗笠的标说道。

“人质有可能会被喂食,如果用毒的话,却是有造成误伤的可能性。”

“那就改用麻药。”

“用药不是问题,问题是现在要精确绑匪的具体位置,那群绑匪很谨慎,如果察觉到周围的异常,很可能会再次转移据点,又或者是直接伤害人质,导致我们救出任务失败。”

星熊看向贼眉鼠眼的青年,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自家队员的声音在身后喊道。

“鬼姐,鬼姐,不好了,绑匪、绑匪……”

跑过来的队员气喘吁吁的。

“怎么了,难道是发现我们的踪迹,他们又跑了?”

“不是的,是、是……

算了,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我说不清楚。

就在那边。”

队员指向倒二三四街的方向。

。。。。

当星熊赶到街口处,就看见远处街道上,围着一群龙门市民,星熊心中一沉,像是这种看热闹的状况,一般只会发生在有热闹可看的情况下。

比如,被绑架的受害者被杀,尸体被丢在路上。

以前,她就遇到过类似的……

好吧,她就没遇到过类似的事!

在彻底走近这边后,星熊就看见几个被扒光的、赤身裸体的家伙,被麻绳捆着手脚正呈大字,吊在了一栋写字楼的墙壁上,正在遛鸟。

画面有些辣眼睛,而他们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个个木牌,五个被扒光衣服吊着的家伙,其中一个应该已经是死了,他们脖子上木牌的字体合在一起,那就是:

【我们是绑匪】

【请抓捕我们】

“这事也不知道谁干的,反正在我们过来之前,这些人就在上面挂了有一段时间。

由于他们身上挂的牌子写的字,以及其中已经有个人是死掉的情况,这边的巡街员都不敢动手。

就这么放着,已经通知警署那边,却是在等警署那边的警探过来。”

一个待在这边打听情况的队员,说着自己打听到的事情。

“立马接手这里,我们要进去调查情况。”

“队长,这不合规矩吧,毕竟,我们还没有正式的身份。”

“这是我们小队训练出来后的第一次行动,我们不能给魏长官丢人,既然确认上面是绑匪,那就不能在这里,和周围看热闹的市民一样!”

写字楼的门被撞开,星熊带着一干人等闯入进去,她们在里面发现了一些大火力的武器,包括几个被捆绑好的源石液炸弹,这让她的额头都冒出一些冷汗。

“除了武器,还有没有别的发现,人质呢?”

农夫导航mcc 第三章

文学

君说的陆隐自然知道,当初石娇就以此作为劝说,让陆隐争取化圣之位,好帮已经到了年限,需要去无边战场的虚向阴,因为在无边战场,光祖境强者就死了超过二十人,更不用说半祖,那是数不胜数。

那就是生死磨盘,没有人能确定可以活着离开无边战场。

“与其说无边战场是六方会防御永恒族的决战之地,不如说是六方会入侵永恒族最前线”,奕君说道。

陆隐诧异,“入侵?”,这点他倒是没听人说过。

奕君道,“永恒族为什么要死盯着无边战场不放?就因为一旦他们放手无边战场,任由无边战场被六方会控制,六方会便可直入永恒族,近可攻,退可守,这是永恒族无法接受的,所以两方都在无边战场疯狂增加人手,彼此消耗,每一天,每一个时辰,乃至每一个呼吸都有人死亡,那是人类自有意识以来,最大,也是最残酷的战场”。

陆隐手指轻敲桌面,他第一次听到这种事,原来如此,怪不得可以有无边战场这么大的战局,如果他是永恒族,不可能跟六方会在一个战场上互耗,肯定想办法入侵各个时空,甚至集中七神天一个时空一个时空的剿灭。

永恒族之所以不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做不了,一旦没有足够的力量防御无边战场,六方会便可打入永恒族。

唯一真神一旦有机会就可摧毁各个平行时空,而大天尊这种强者,包括虚主,木之主宰他们,一旦有机会,他们也可以直入永恒族,摧毁对于永恒族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双方都承受不了这个损失,所以才有了无边战场。

对了,陆隐忽然想起来,枯祖独自一人杀入永恒族,他是怎么去的?是否也经过无边战场,如果经过,是否在无边战场留下过厮杀的传说?

无边战场又是否是唯一一个可以直入永恒族的地域?理论上是这样,永恒族不可能随便入侵到始空间还有六方会,那么人类也不可能随便进入永恒族。

陆隐在这刹那想到了很多。

奕君还在说着,陆隐静静听,这个女人对无边战场确实了解,今日不算白来。

足足喝了七杯茶,奕君才说完。

陆隐感慨,“没想到无边战场比我想象的更残酷”。

奕君道,“不去无边战场,永远无法理解那种残酷的战局,寻常修炼者别说见到虚太境,就算虚变境都难以见到,但在无边战场,或许进去的第一天就可能碰到虚太境强者,近而,消失,这是很正常的,有人甚至都没能在无边战场留下超过一个呼吸”。

陆隐端起茶杯,“奕君姑娘,我佩服你,能在无边战场立功,怪不得会受此待遇”。

奕君道,“玄七公子不必佩服我,若非那些战友帮忙,我也无法立功,更无法带回父亲,如果玄七公子不嫌弃,可以叫我奕君”。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奕君”,陆隐笑道。

奕君眨了眨眼,“那我是不是可以称你为玄七大哥呢?”。

“当然可以”。

足足大半天时间,陆隐都在跟奕君谈天说地,这个女人对于虚神时空很了解,如果不是暗子该多好,陆隐叹息,不过如果不是暗子,她也无法从无边战场活着回来。

此女究竟是自愿背叛人类成为暗子,还是被成空控制了?

不融入她的记忆根本看不出来。

陆隐带着老癫走了。

奕君遥遥相送,在他们彻底离去后,她脸色沉了下来,说了那么多,她完全没看清此人来的目的,仅仅是了解无边战场?

“去,查一查跟在玄七身边的那个老者是什么人”,奕君吩咐,她消息虽然灵通,却也不可能查到陆隐加入天鉴府,这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没多久,天鉴府跟景云族都不会泄露。

身后,一道影子消失。

“府主,目前只能证明这个女人跟云舞有联系,却无法证明她是暗子”,老癫道。

陆隐道,“云舞的事没有外泄,云舞把猩红竖眼藏起来,证明她们之间,奕君无法联系云舞,只有云舞可以联系这个奕君,而且是通过见面的方式联系,这就好操作了”。

“你是说?冒充云舞?”,老癫道,说完立刻摇头,“不行,她们之间见面肯定有特殊方法辨认对方,同为暗子,决不可能通过样貌来辨别”。

“我自有办法”,陆隐说了一句,随后道,“我们天鉴府人手不够,走,带你去找人”。

老癫好奇,“找人?没人愿意加入天鉴府,而且我天鉴府收人很严格”。

陆隐没理他,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通过与奕君对话,他知道虚季与虚月在哪里,他就是想把这两人拉进天鉴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