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死我,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

干死我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干死我 第二章

庆明帝此时在心底说出这句话,并非是毫无原因的——

半月前,他曾亲笔写过一道密旨,让人送往了宁阳定南王府。

就在昨日,他收到了定南王的回信——

一想到那封甚至不像是出自吴竣亲笔的书信,皇帝便觉得心中有一团火在烧着,烧得他五脏六腑都燥痛难安。

他在密旨之上同吴竣细细说明了现下的局面,与如今朝廷所面临的难处,可那老东西却只回他——既局面如此,还望陛下尽早想出应对之策,以解困局。

他难道不知道要尽早应对吗?

而他之所以传这道密旨过去,显然是意在让吴氏设法出力助他早日定下乱局!

这老东西简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等着看他笑话……!

他早就看出来了,一贯自诩高高在上的宁阳吴氏,根本不曾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中过!

便是当初送了一个女儿进宫做皇后,亦是姿态颇高,俨然也是不大能看得上他皇室一族,答应他的求亲,竟都如莫大恩典、纡尊降贵一般……

他从昨日收到回信便一直在想,若今时今日坐在他这把椅子上的是他的二弟,吴家还会不会这般冷眼袖手旁观?

而无论他再想多少次,答案都是相同的——绝不会!

故而这些所谓士族,实则最是虚伪可恨!

包括他的皇后,也根本从未同他一条心过……

视线中柳枝轻摇,清风吹皱碧波,猫儿于巨石上酣睡,本是一幅清凉闲适的画面,却根本平复不

文学

了皇帝心中的躁怒,反而使一腔已无处盛放的怒火愈盛,急于要寻求发泄的出口。

“停下——”庆明帝突然开口。

听得这声吩咐,龙辇很快便被平稳地放了下来。

“陛下可是想要纳凉?”李吉笑着道:“这的确也是个清净之处,陛下可去那亭中小坐片刻。”

庆明帝不置可否,脚步不紧不慢地朝着那块巨石走去。

日光透过柳树枝叶,在猫儿身上洒下点点碎金,将那被养得油光水亮的皮毛衬得愈发漂亮。

然而随着庆明帝的靠近,高大身形所带来的阴影缓缓罩下,猫儿周身那碎金之色尽数被遮挡了去。

就在此时,天福像是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忽然警惕地弹起身。

对上那双阴鸷双眸的一瞬,猫儿身上的毛发竖起,开始面露凶色,口中亦发出不友好的叫声来。

见此一幕,庆明帝自唇齿间溢出一声冷笑。

又非是不曾见过他,却仍是这样一幅随时要扑上来的狰狞模样,果然是皇后养的好猫!

“将这畜生给朕抓起来……”庆明帝眼神冷极,却又有着一丝隐晦而异样的兴奋之色:“可要当心些,若是不慎落入池中,皇后怕是要伤心的。”

听懂这话中之意,李吉不禁一怔。

皇上怎还跟一只猫较上劲了?

这分明就是对吴家心存不满,却又不好发作,便欲将这不满撒泄在皇后娘娘的爱猫身上啊……

虽说陛下的格局也一贯不算大,可小到如此地步……这莫不是快要被近来的诸多不顺给逼疯了不成?

看着那满身警惕,脖间挂着只银锁,显然是被用心养着的猫儿,私下也养着两只猫,同是爱猫之人的李吉心底略有不忍,然而皇上的吩咐不可违背。

只得吩咐了宫人们上前将花猫围住。

花猫身后便是池塘,七八名宫人将可以逃离的路围得一丝缝隙都没留。

一名太监扑上去要将花猫抓住。

猫儿身形灵敏,飞快着避开了,然而此时一名侍卫取出了拿来驱蝉的弹弓,一粒飞石重重地打在了花猫的后腿上。

“喵呜!”

天福受惊吃痛,发出刺耳叫声。

庆明帝的心情却莫名舒适了些,又有些惋惜——可惜啊,没打在脑袋上。

这个想法刚出现,下一刻他的瞳孔却骤然一缩。

那花猫竟像是发了疯一般,猛地跳起向他扑了过来!

看起来没多大的猫,这般纵身一跳加之神色狰狞,竟如什么猛兽一般叫人畏惧,庆明帝下意识地后退着,然而还是晚了——

花猫扑到他胸前,四只爪子如利勾一般紧紧挂在他的衣袍之上,两只前爪抬起,冲着他就是一顿又打又挠!

李吉大惊失色。

他养猫多年岂会不知猫儿一旦被惊着……那可就是另外一种动物了!别看体形不大,真动起手来能把你揍得怀疑人生!

虽说他难免觉得皇上有些活该,但皇上到底是皇上,李吉只能边喊着“护驾!”,边上手欲将猫扯下来。

两人合力之下,花猫才算被“拔”了下来。

一群内监再度围上前。

混乱中,一名内监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唉哟”一声摔倒在此。

天福趁着这个空子,跳着踩过那内监的身子,飞快地跑走了。

那名内监爬坐起身,抬起的那张脸,正是小晨子无误。

“猫呢?”

“好像跑了!”

“还管什么猫不猫的……快扶陛下回去,请太医来!”看着被挠得不轻的皇帝陛下,李吉紧张地道。

脖子和下颌处都被挠得见了血的庆明帝被扶回到龙辇之上,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他竟被一只猫给打了!

且这群废物竟然还让猫给跑了!

悄悄看了一眼狼狈不已的皇上,李吉在心底叹了口气。

所以说,心情不好就不好,去招惹人家猫干什么……

皇上

文学

现在是不是觉得,之前的心情好像还挺好的?

……

天福受惊之下,一路窜出御花园,抄着无人的小径,跑到了暗庭外。

纵然是白日里,暗庭的大门也是闭着的。

猫儿轻车熟路地找到墙角处的狗洞钻了进去。

那座老旧的小院院门早已破损,天福从门板下的缝隙中挤了进去,来到了一间半边屋顶塌陷漏着一处大洞的屋子里。

早已无人居住的屋内因漏雨而充斥着发霉的气息,一张床,一面木柜,皆已是老旧不堪。

天福饶到了那只靠墙搁放着的衣柜后。

说是靠墙而放,因柜角抵着墙壁的缘故,中间便存了些空隙,天福正是沿着这空隙,得以顺着柜下藏着的入口,下到了地室之中——头一回来时,花猫还以为自己运气好发现了老鼠窝,准备大开杀戒来着。

入口处是一阶阶石梯,猫爪轻盈无声踩在上面,然而还是叫密室中的人察觉到了。

“你来了……”

那是一道沙哑而有些迟缓的声音。

天福“喵”了一声,像是在回应。

干死我 第三章

有惊无险。

慕九歌平安度过一夜,将五个恶罗兽和修罗将的魔力尽数吸收,力量再度暴涨。

恶罗已经震惊到麻木了,直叹慕九歌果然是天选之子,事到如今还能保持理智。

但,也仅仅到此为止了。

入了宫殿,慕九歌便不可能再保持理智,魔化是必然的。

而九个女王部下修罗将也都死光了,不管慕九歌接下来会怎么样,他都是安全的。

因此,恶罗便也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提醒,沉默的,跟隐形人似的跟着慕九歌。

慕九歌感受着自己彭湃的厉害,欣喜却并非太多,甚至有些懊恼遗憾。

云长渊不解。

慕九歌叹气,“赤礁石只剩一颗了,我只能抱着你睡半个夜晚了。”

云长渊:“……”

就不该接她的话茬,和她聊天永远聊不下去。

云长渊果断的化作一缕魂光,入了玉简碎片。

慕九歌没师父调侃了,无奈的耸了耸肩,只能继续踏上征程。

和她所料的一样,这座屋舍的后门出去,远远地,便能看到巨大的岩石群之上,连绵屹立的宫殿。

高高的城墙立在岩石边缘,光滑如镜,便是一点攀爬进去的可能都没有。

只能通过那道高耸,戒备森严的黑色巨门。

进去宫殿,便是最后的路途。

亦是最危险的路途。

慕九歌心中有所准备,毅然决然的走向宫殿。

越是靠近宫墙大门,心中的震撼压迫感便是越重,这巍峨的宫墙,就像是至高无上的王权,但凡靠近,都会忍不住的对它臣服,跪拜。

便是慕九歌体内的魔力也在隐隐作祟,有几分臣服的趋势。

不用问,便是她吸收的修罗界的魔力所致。

虽然她并没有被暴戾之气狂化,但是这到底是属于修罗界来的力量,对修罗界的王权,便有着本能的畏惧。

难怪修罗女王愿意耗用修罗界的力量,帮她恢复巅峰。

便是因为如此,慕九歌狂化入魔之后,对修罗王族的本能畏惧,会让她轻而易举的驯服慕九歌,让她成为她的婢奴。

计划的环环相扣,处处无暇。

只是可惜,便是这魔力的威压再强,却也强不过慕九歌天地之子的血脉,更强不过慕九歌这颗绝不屈服的心。

谁也没资格做她的王。

她来,是征服修罗界的。

将血脉里蠢蠢、欲动的怯意赶走,慕九歌坚定的迈步走向城楼大楼。

在屋舍那边几乎见不到修罗将的凄凉,在这里,能看到大队大队的修罗将卫兵,他们身材魁梧,力量强大,手中都拿着一个斧头,犹如门神般镇守着。

而这个城楼又和凡间都城城楼大门不同,凡间大门总是有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这里却没有,放眼望去,除了慕九歌和远远跟着的恶罗,四周连个多余的影子都没有。

慕九歌忽的有种感觉,这数以量计的修罗将卫兵,都是特地为她准备的。

只不过,现下也没有人可以问询了,恶罗早就在靠近城墙的时候远远的躲开了。

慕九歌没有杀他,如承诺所言,让他活了。

这是其一。

其二原因便是觉得恶罗这人,抓着他的把柄,后面或许还有用。

面对宫殿王权的威压,数以量计的修罗将卫兵,慕九歌没有丝毫的胆怯,一步步的走到了他们面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