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啊使劲里面痒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一章

太昊哈哈大笑,说道:“之前你六目齐全时我就没拿你当回事,如今你有眼无珠,我就更没把你放在眼里,追杀我到天涯海角,哼。”

太昊眼中尽是不屑,六目大怒,身形一闪来到太昊身前,一掌印在太昊胸口,太昊的身形化作黑气消失不见,下一秒凝聚在万丈之外。

“这里地方太小,施展不开拳脚,想要你的眼睛,那就跟过来。”

“本座倒要看看你如何找死。”六目说着,紧随其后。

妖母看向天空中端坐的鸿钧说道:“都说七大不朽者中,永恒仙、至高神和无上帝三足鼎立,我向来不信,如今来了我的地盘,我倒是想看看你的手段。”

“既然如此,那本座就不客气了。”

鸿钧说着,从天一掌,只见云天开启,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下落,轰隆一声,将周围数十里覆盖,山峦倾倒,大河倾覆,生灵灭绝。

掌力虽强,而祭坛之上却安然无恙!

只见祭坛之上,东皇钟和九世天棺横立,女鱼站在一旁,祭坛周围笼罩一层薄如蝉翼的结界,结界玄色,外围已经化作废墟,内部却纹丝不动,女鱼一脸波澜不惊地站在结界之内。

“原始结界?”在不远处观战的我有些心惊。

古世界最初的术起为元术,而元术之中,号称最强的防御结界就是原始结界,传闻这种结界外力无法破除,之前在和女鱼交换记忆之时,我并没有察觉到原始结界的存在。

鸿钧一掌之后,妖母从废墟中冲出,化作一道白光直冲鸿钧,鸿钧居高临下,又是一掌拍下,白光散开,从鸿钧的巨掌之下绕过,抵挡高空,凝聚成.人影的瞬间,万缕白光聚拢收缩,所过之处,云层割裂。

鸿钧竖指成诀,体表一层金钟护体,将白光震散。

妖母见状,万缕白光化作光辉之剑刺向鸿钧,鸿钧徒手接住光辉之剑,猛然震碎,长发飞扬,鸿钧双目之中涌现白光,大手对准妖母,一把将她扼住。

妖母在空中不能动弹,被鸿钧掷向地下。

轰隆一声,地面炸裂,妖母被轰入地下,引发地震,鸿钧俯冲下来,白袍舞动,白发在身后拖长,妖母刚从地下钻出,就又被鸿钧一掌轰入地下,血雾炸裂。

嘭!

一条巨大的白蛇之尾将鸿钧撞飞,蛇尾收缩,妖母嘴角溢血,鸿钧再次欺身而上,妖母双目突然血红,地下钻出一道黑影,黑影举拳与鸿钧的巨掌相对,黑影倒飞数百丈,鸿钧也踉跄后退。

“嗯?”鸿钧凝眉。

与此同时,周围出现数百道黑影向妖母靠拢,鸿钧看得心惊,说道:“都传言你炼帝成尸,如今一看果然不假,你要倒大霉了!”

“杀了他!”妖母擦着嘴角的血说道。

数百名黑衣尸帝一拥而上,鸿钧身上散发神光,与数百米黑衣尸帝纠缠,很快落败,一道黑色长矛从人群中飞射而出,贯穿鸿钧肩胛骨,鸿钧闷哼一声,踉跄后退。

“妖母,你公然违抗七界不朽者禁令,已经违反了生命法则,那个人,很快会来找你的。”

鸿钧说完,向后退走,百名黑衣尸帝拦不住,任由鸿钧逃走。

而正在此时,妖母面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影,是个容颜绝艳却又一脸冰冷的女人。

正是天女!

“是你打伤天行的?”天女问道。

“是我,你算……”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

文学

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

文学

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三章

弧形山岭中,最高的山峰上,淡红的护罩里,石台上摆着几张玉案,有数人正在小酌。

今天有暇,陈景把柳飞儿、周云仙和青鹤喊到一起吃饭,辛苦了一段时间,该放松一下。

至于其它几派弟子,有的在岩浆湖上寻宝,有的在打坐休息,没必要因为一顿饭去打扰,廖寒衣和沈从雪正好赶上了,也来蹭饭。

周云仙匆匆吃饱,在座的都是长辈,她也不好找谁喝酒,就提前告辞,回了自己的小楼。

“啾啾!”一进小楼,蒲桃就从她袖中钻出,在屋中飞了两圈。

“这里是差点,等回山就好了。”周云仙笑道。

“啾啾?”小鸟飞到了她肩膀上。

“回了灵岩山,你就知道了。”

周云仙解释了一句,袖中一震,她取出灵犀看了看,是师弟张陵。

在岩浆湖上寻宝,这事太让人好奇了,几个师弟师妹不好去打扰陈景和柳飞儿,就经常来问她。

“师姐,你好!”张陵的声音传出。

“师姐,你这两天收获怎么样?”这是苏彩云的声音。

“没什么收获,这段时间宝贝少了。”周云仙说道。

从流星天降到现在有一个多月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搜寻,岩浆湖中的灵物明显少了很多。

开始时,运气不差的话,两三天就能找到一件灵物,后来就变成了四五天找到一件,到现在要六七天才能找到一件灵物。

这是师伯陈景询问了几派的师叔、师伯后,得出的结论。

在这一半岩浆湖中,每天收获的灵物渐渐少了。

“啊?宝贝就要没有了吗?”苏彩云有些可惜。

“不是,岩浆里的宝贝还有很多。”周云仙笑道,“师伯说了,现在浅层岩浆中的灵物少了,但深处应该还有很多。”

“这样啊,不过深处的宝贝不好找吧?”张陵问道。

周云仙道:“是不好找,还很危险,不过也许哪天岩浆的流向改变,就把深层的灵物带上来了。”

“啾啾!”站在她肩头的小鸟不甘寂寞,叫了一声。

“蒲桃你好!”苏彩云笑道。

……

和张陵、苏彩云通话后,周云仙就上楼打坐炼气,恢复好状态,还要去寻找宝贝。

虽然现在岩浆湖中的灵物少了,可她还是兴致勃勃。

不止是周云仙,几乎驻地里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这里产出的都是高阶材料,价值惊人,别说是五六天找到一件,就是半年才能找到一个,恐怕也照样有人趋之若鹜。

周云仙倒不是很在意灵物的价值,她主要是喜欢寻宝的感觉。

这段时间来到的结丹修士越来越多,几派弟子也开始轮流在岩浆湖的边界巡逻。

陈景、柳飞儿和周云仙不用去,毕竟他们发回了消息,建立了驻地,贡献最大,现在自然不用去看守边界。

过了几日,这天下午,天边飞来一只青色大雕,它金瞳铁喙,一根根翎羽宛如青玉,双翅展开足有数丈宽。

大雕背上站着三人,当先一人是个眉眼弯弯的美貌女子,温婉中带着一股威仪,让人不自觉的心悦诚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