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磊二任老婆照片|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涂磊二任老婆照片 第一章

“今日来这里吃顿饭,又不是不给钱,赊账而已,怎么,怕我们哪天真的战死沙场没钱还账是吗?”

平松诚此番话说出口,顿时鸦雀无声,谁都不敢再多说一句,店小二低下头,怒气减半。

“遇到危险,谁都渴望我们来保护,若要换位思考一下,我们这些人吃你们一顿饭又怎么了?能掉块肉还是断块骨,这还有没有天理?我们这些人又和谁去说理去?”

这时,酒楼的掌柜听到这边的动静立马赶了回来,见到小二红肿的脸颊,又看到平松诚等人一身军服,很快便明白刚才发生了何事。

“几位军爷消消气,都怪小店不懂事惹恼了军爷,今日这顿饭就算我请客,大家别生气。”

见掌柜的示弱,平松诚气焰倒是上来了,“我瞧着你们分明是在故意刁难,我总算是瞧出来了,你们这里就是一个乱民的据点,这店小二就是乱民。”

被定义成乱民可不是一件好事,小二听闻后迅速解释道:“军爷你误会我了,我真的不是什么乱民,之前不过都是一些误会而已。”

平松诚哪里会听他说,同行的几人相互交流了一个眼色后纷纷将这里包围,“不相干人等赶紧离开,我们要进行搜查。”

话音刚落,酒楼的其他客官鱼贯而出,谁都没有付饭钱,这让掌柜的头疼不已,今日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小二原本想要阻拦,可现在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便只好作罢。

“军爷,我们真的是良民,小店本来就不怎么赚钱的,求军爷高抬贵手。”掌柜的在一旁解释,可平松诚就是不肯搭理,三五个人将他的酒楼砸的稀碎,之前还好好的,现在已经是一片狼藉。

“军爷,咱们凡事都说证据,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这里是窝藏乱民的据点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你就不能这样搜查,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要去报官了,让官府来评评理。”

见掌柜的据理力争,平松诚想起之前店小二对他说的话,引得他更加恼怒。

“官府,官府,什么事情都找官府,有本事你让官府那些人去打仗啊,行啊,你去叫吧,我倒要看看今日你有没有那个命。”

说完,平松诚等人将掌柜的和店小二推搡在地一同殴打,两个人本就柔弱,丝毫没有还手余地,加上平松诚这些人常年在战场厮杀,下手更重,几拳下去掌柜的便已经口吐鲜血。

那店小二更是惨不忍睹,鼻青脸肿不说,面部已经被打的亲爹亲娘都认不出了,肿的像猪头一样。

掌柜的吃受不住,跪在地上不停地给平松诚磕头,“军爷军爷不要再打了,小的知道错了,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平松诚用手拽着掌柜的辫子让他仰面看着自己,“认识到错误是个好事,那你倒是说说,你打算怎么解决呢?”

心领神会的掌柜立即从怀里掏出沉甸甸的钱袋,“小的愿意花钱免灾,还望各位军爷笑纳。”

平松诚将钱袋拿起来掂了掂,带着人满意离开。

得手之后的平松诚心情大好,乐呵呵带着人离去。

可他没想到,在街上没走多远,自己就遇到个敢挡横儿的。

“你给我站住!”

“你谁呀?”

“看不惯你的人。”掀翻山冷冰冰的说道。

“哈哈哈,好呀,看不惯,那你想怎么样?”

涂磊二任老婆照片 第二章

听一听,讲的是人话吗?

动辄打这个国家,灭那个国家。

还“甘”是一块荒地?

甘国是周襄王(前652年-前619年在位)异母弟弟,也就是王子带建立的国家。

真是神特么荒地了。

这个甘国地盘不大,武力不强,人口不多,也是相较于晋国来说的。

约有个几十里方圆,人口一两万,不就是春秋时期小型诸侯国的常态吗?

目前这样的国家实在太多太多了,一个个数下来起码数十个。

不过,类似的国家,不是东夷,便是西戎,或是北狄,倒是南蛮被楚国大批吞并了一批,剩下的都是楚国暂时没功夫攻打的。

说来也是挺

文学

奇怪的。

很多小型国家的国君,追溯上去的祖先非常显赫,什么祝融、公共,或是禹、启,不是远古大神,就是“帝”级别。

论血脉的话,他们的血统远比周王室要高贵多了。

比较清晰的是,拿“大神”来当祖先的一般是东夷国家,追溯上去是“帝”级别祖先的则被算作诸夏。

这个也能显示在体系上面的区别。

来自晋国的卿大夫要打这个灭那个?

智氏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智罃好像是过于迫切了。

甘国是周王室的公卿之国,怎么能说灭掉就灭了呢?

尤其是周天子刚刚驾崩了一个,又给新登基了一个,影响会非常大的。

而智罃敢开那个口就对了。

周天子死了一个又一个登基,却是将晋国完全撇到一边去。

不提没有晋国的保护,周王室早该完蛋。

就拿晋国每次对外用兵打赢,一定会分周王室一些好处。

周王室怎么就敢无视了晋国呢???

周天子驾崩都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所以,国君听了智罃的话,哪怕内心里觉得智罃太没将周王室放在眼里,还是没有开口进行训斥。

当然了,国君其实也不会直接训斥元戎。

那是建立在国君式微的前提之下。

手头没有足够无条件服从的武力,又要行使至高无上的权威,类似的国君通常活不久。

再来是,目前追求的是君臣互相尊重。

最为重要的一点,国君现在看周王室也是老大不爽,没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周王室的尊重。

拼死拼活帮忙维持颜面。

不就是过程中俺强了,却没有变秃嘛!

你特么就是这么对待俺的???

至于韩厥要去攻打“大荔之戎”,相比起智罃要攻打甘国,前者无疑成了一件小事。

无论攻打甘国还是“大荔之戎”,智罃和韩厥先后开那个口,等于不是以国战的形势爆发战争,会是晋国这边不常见了的“家族之战”。

所谓“家族之战”分为两种。

第一种就是晋国内部因为私仇,申请的家族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开片。

再来就是,晋国的家族申请私自向外进行扩张。

韩厥进行的是后面那种。

到时候韩氏攻打“大荔之戎”只会动用家族武力,获得什么都算是自己的。

一旦出现韩氏打不过“大荔之戎”的情况,可以申请国家介入。

只是,国家力量介入之后,战争就将变成国战,韩氏肯定就无法独享收获了。

国君没有答应,却也没有当即拒绝。

对于他们来说,现下最为重要的事情有两件。

等候来自周王室的消息,看看要不要为周简王(姬夷)举哀,用什么样的规模庆贺新王登基。

第二件事情则是跟郑国正在进行的战争。

按照正常流程,国君和元戎一块过来,吕武不再是作为指挥官。

后面的发展也是那样,吕武将指挥权移交给了国君,国君却又将指挥权交给智罃。

宋、鲁、卫、吕、曹、邾、滕、薛的国君、执政或大夫,他们进行了一套参见晋君姬周的流程。

大军在智罃的命令下,准备渡过大河。

花了十八天的时间,第一批先头部队渡河,随后是第二批、第三批……,直至大军全部过河完毕。

在此期间,郑国那边没有做出任何干扰的行动,只有被派来盯梢的小股郑军部队眼睁睁地看着联军渡河。

华元对晋军重新启动对郑国的战争,是受到无比鼓舞的。

他一再求见晋君姬周,阐述宋国到底地多么多么的惨,盼晋国的求援盼得望眼欲穿,可算是将晋军给等来了。

老大没有将四个军团全部拉过来?

俺其实是老失望了。

不过,来了总比没来好。

俺就等着老大将小郑揍一顿,再继续南下去找小楚开片啦。

晋君姬周每一次都要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还将四个军团全部拉过来?

不知道晋国很多家族已经快没米下锅了吗???

霸主国的领导人不好当啊!

要忍受一帮权臣的不尊重。

想说点什么话需要经过深思熟虑。

时时刻刻要担心惹到权臣,来个血溅当场。

霸主国也不好当啊!

内部一个不稳,会遭到一帮小弟的背叛,随时还将遭到仇敌的复仇。

这不是内部还没有完全稳

文学

定下来吗?

搞得谁都得不到休息,咬紧牙关每年用兵。

贼鸡儿难受,晓得么?

也就华元不知道晋君姬周的内心戏,要不就得问一句“咱俩换一换”,或“宋国与晋国的地位调换一下”,再骂一句“真特么矫情”之类的。

晋君姬周却是没有任何的造作。

他对自己的处境真心感到难受,又对晋国的境遇有着十足的担忧。

外人只看到俺的风光,不知道背后的艰辛。

晋国看上去能怼天怼地对空气,谁又知道稍有不慎就会跌落神坛,甚至谁都能来践踏一脚?

晋君姬周当然不会向任何人诉苦,只能自己默默承受那些苦楚。

以晋国为首的联军来到大河南岸。

令人无法理解是郑国依然没有什么动作。

“郑执政公子騑南下御宋,会楚公子喜而去。”士匄很关心这一场战事,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么个答案。

郑国不应战。

晋国该怎么办?

士匄面对一众沉默以为,频繁给吕武打眼色。

哥,您不是最莽的吗?

说点什么啊。

吕武顺势就轻踹了旁边的士鲂小腿一脚。

士鲂轻呼了一声,见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自己,顾不得许多,开口说道:“宣战已成,郑应战矣!”

晋国按照正规流程宣战。

郑国是接下战书了吖。

还矫情个什么劲?

杀呀。

抢呀。

别烧!

涂磊二任老婆照片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15 08:03:08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