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双腿之间,bl h 文

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勿订,待换)

顾云念抓住两人的手腕,手指恰巧地按在两人的脉搏上。

从两人脉搏上发现的信息,让顾云念挑眉。

杀手组织一直有控制组织培养的杀手的方法,如下毒要定期服用解药,或者是如她见过的研究所的死士一样,用科技手段在心脏处安放一个小型炸弹。

隐月楼的手法更高端一些,竟然是用蛊。

只是控制人的蛊有许多,她暂时也不知道两人身体里的蛊是哪一种。其他杀手的体内是不是也一样,要明天看了再说。

她用透视往两人的身体里扫了一眼,看到缠绕在心脏处,红色血丝一样,把心脏包围着沉睡的蛊虫,皱眉思索着这是什么蛊。

转了一会儿后,顾云念就又回床上睡觉了,睡够了,第二天早上也没有赖床,早早地醒了。

早饭是跟阮定天一起吃的,岑孝文也一起,阮破天陪着一起吃了。

不知道岑孝文和阮破天他们身上是否也被种了蛊,顾云念开着透视向三人看去,刚一扫过,蓦然一道凌厉的目光就看了过来,对上了一双洞悉的眼。

“小爱,你在看什么?”

顾云念心里一惊,好敏锐的感觉,眼中却满是茫然,不解地看着阮破天,“曾叔祖?”

对上顾云念澄澈的眼,阮破天皱眉,自我怀疑了一下。

他确定有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但若不是顾云念,又会是谁。

顾云念把手机扔进了空间,果然,门外也响起敲门声

她没有理会,过了一会儿,就听到门外两侍女窃窃道:“小姐睡着了?”

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梁王望着对方的玉簪,正在思索其可能的来历,视线缓缓移到她身上,眼睛一下子放大:“好长的腿!”

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要是早些年碰到这样的极品,哪怕是动用身份修为,也是一定要一亲芳泽方才罢休的。

见双方各自收起了攻势,姜罗敷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一边是宗师,一边是明月公指挥的三千红袍军阵,不管哪一方都不是她能对付的。

姜罗敷向楚中天行了一礼:“明月公,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大动干戈呀?”

楚中天哼了一声:“姜校长可以自己问他。”

一旁的梁王也从半空中降了下来,闻言冷笑道:“楚家包庇钦犯,还试图袭杀本王,明月公真是好大的胆子。”

秦晚如气得又重重地捶了一下鼓:“既然如此,还不如真把你击杀了,也不枉我们背这个恶名。”

梁王脸色一变,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姜罗敷急忙说道:“梁王此次前来的目的我也曾听闻了一二,也不怪楚家不能接受,就算是我,而很难理解,祖安土生土长在明月城,又怎么可能偷得了皇上的东西。”

这时候谢弈也适时说道:“不错,依我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看到连谢弈也表态了,梁王眼皮子抖了抖,楚家、学院、城主,可谓是明月城最强大的三股势力,如今他们站在一起,那真还有些不好解决。

他只好说道:“其实祖安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

楚氏夫妇:“……”

姜罗敷:“……”

柳耀:“……”

谢弈:“……”

敢情你之前在那里牛皮哄哄各种叫嚣,都是在虚张声势?

感受到众人的怒火,梁王急忙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但此事绝对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这是我出京时皇上亲口嘱托我的。”

听到他这样说,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按理说梁王此时也不会在这件事上说谎,可这件事真的说不通啊。

这时梁王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忙指着一旁的十名绣衣使者说道:“具体的可以问他们,他们是皇上指派前来抓祖安的。”

楚氏夫妇这才望向了犹如石像一般矗立在一旁,仿佛局外人般的那十名绣衣使者。

“绣衣使者……”楚中天等人显然也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来,最前面的那名绣衣使者冷冷地说道:“祖安具体偷了什么东西事关机密无可奉告,请楚家将其交出来,否则的话以欺君论处。”

“欺君?”楚中天哈哈一笑,笑声中有些苍凉落寞,“皇上想对付我们楚家,又何必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一旁的谢弈急忙提醒道:“楚兄,慎言!”

楚中天哼了一声:“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

显然他并不认为是祖安偷了皇帝的东西,以为这只是皇室对付楚家的又一个借口而已。

那绣衣使者眼神一凝:“明月公当真要抗旨不遵?”

“抗旨?”楚中天笑了一声,“我们楚家可没说过,想搜祖安,自己进屋去搜呗。”

他虽然怒急,但也不傻,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留下口实。

听到他这样说,那绣衣使者挥了挥手,招呼同伴一起进楚府。

只可惜红袍军依旧留在原地,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一旁的谢弈暗暗感叹,楚中天平日里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如此狡猾,嘴上说着顺从,身体却不诚实啊。

那绣衣使者停下脚步:“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们么?”

楚中天微微笑道:“素闻绣衣使者威名,我们楚家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虽然话这样说,但依然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

他的潜台词也很明确,刚刚连堂堂宗师都闯不进去,你们几个又有什么办法?还是早点知难而退的好。

其实他有些不解,世人都将绣衣使者传得神乎其神,但看他们平均修为也不过五六品,实在有些名不副实啊。

可这些年似乎没听过有人从绣衣使者的追捕下逃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翌日,贝拉睡到自然醒。

尽管对于现实和梦境的界限认知越来越模糊,但她现在的睡眠质量确实非常好。

“昨晚没出什么事吧?”她一边给两个小家伙倒牛奶,一边问道。

两个孩子面面相觑,除了她们偷偷从贝拉包里拿飞行棋以外,好像就没别的事了!什么火警,什么塔吊撞大楼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贝拉也觉得没事,即使是在睡眠,她也有足够的手段来保护自己,和她这种情况近似的是奥丁,别看奥丁陷入奥丁之眠的状态,拿把刀站在他身边试试?分分钟被永恒之枪捅死。

得知没有任何事发生,贝拉很高兴,这充分证明了一件事,所有那些倒霉事都是自家便宜媳妇招惹来的!只要媳妇不在,自己这边就是天下太平!

她一边吃早饭,一边看电视。

看着看着,贝拉在电视里看到了大块头霍布斯.索耶的身影,大块头在疾言厉色地控诉明珠塔的食物有问题,以至于他们一家四口都出现了幻觉。

电视台播放了一段昨晚午夜时分,飞虎队冲进大楼解救赵隆基一行人的画面。

当时这帮人躲在漆黑的屋子里瑟瑟发抖,要不是现场没有血迹、法阵、蜡烛、遗书等东西,香江媒体甚至怀疑他们在搞邪神崇拜,之后就血祭、自杀什么的。

幻觉!自己出现了幻觉!这是赵隆基在记者会上的说法,连他都承认,明珠塔以及明珠塔周围的市民集体出现了幻觉,这种幻觉肯定是食物引起的。

电视上几个专家在讲述这种集体幻觉产生的原因和原理,几个科学家也展示了当时记录的数据和今早做的数据对比,几份报告都显示,大楼一直待在原地没动,不存在瞬间消失等迹象,最后专家还呼吁香江市民收看下周的走进科学栏目,大家一定要相信科学!

就连向香江政府自首的科雷斯和杀手夏都说食物有问题,希望政府督促调查这件事。

“食物有问题?”贝拉挠挠头,一般的毒素根本影响不到神躯,她担心的是两个孩子,解毒术各自释放了一个,之后还不放心,她带着孩子去维兰德的医院仔细检查了一遍。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贝拉和大块头霍布斯.索耶一家吃了顿饭,在大块头的引荐下,贝拉和赵隆基也算是认识了。

下午又在香江玩了半天,晚上的时候贝拉就准备带孩子回家。

“小贝,为什么要现在回去?”在临上飞机前,樱龙问了她一个问题。

贝拉下意识回答:“当然是……”

她愣了一下,周末游玩,周一上班上学在她心中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模式,此时被樱龙一问,她才醒悟过来。

她压根就不用上班!一口气学到博士,她也不用去上学!世界安全问题有斯塔克和神盾局负责,外星探索有维兰德,查理的竞选有老党鞭帮忙,拿着心灵权杖的卡魔拉还在宇宙里兜圈子,各方面似乎都不需要她。

她低头看着两个孩子,两个小家伙也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这两孩子加起来都不到六岁,是不需要上学的。

樱龙?樱龙需要上学、上班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