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多p的刺激,禁伦短文合集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一章

****************************************************************************************

蜘蛛魔神的土建工程浩浩荡荡展开了,说实话我是有点懵的,见面之前在脑海里拟定了各种计划方案,虽然以我的智商也想不出啥好东西,也就意思意思,表示一下我这个救世主脑子不行但努力过。

但你也不能把车漂到双子海去呀。

“艾卡莱伊,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就这么看着蜘蛛魔神在这里筑巢?会不会……有点轻率了?”

“有什么问题吗?”

白龙小姐姐似乎并不觉得问题有多严重,反而在兴致勃勃的看着一大群蜘蛛搞土建,那纯粹而清丽的眼眸里,闪烁着永不停息的好奇光芒。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称赞蜘蛛魔神是个实干家,说干就干,前脚说了要在这里安顿,后脚地面就跟铺了一层蜘蛛地毯似的,浩浩荡荡来了成千上万的花花绿绿蜘蛛,随着蜘蛛魔神一声令下,就往地下猛扎。

表面上,这里风平浪静,依旧是荒土废原一片,实则地底下已经热火朝天,脚底能感受到无数个轻微的震源,脑海里便会不自觉涌出这样一副画面,那些钻下去的蜘蛛,就跟在水里畅游一样,在地底下乘风破浪,挖开一条又一条的通道。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我敢保证,这片看似毫不起眼毫无变化的荒原,地下已经完全变成了迷宫一样纵横交错的蜘蛛巢穴。

“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和我们一样光是站着,便仿佛已经将整个巢穴工程尽收眼底的蜘蛛魔神,忽然出声,强差人意的点点头,好似在说,这里呀,也马马虎虎,勉勉强强够格作为本魔神的一处行宫了。

“怎么样,要到吾的新家里坐一坐吗?”

“你新家刚建好,肯定还有很多事,我们还是不打扰先了,你先忙

文学

去吧,等闲下来我们再好好商讨一下合作事宜。”

在艾卡莱伊的暗示下,我摇了摇头,拒绝了蜘蛛魔神的邀请。

话说回来,以后估摸着是要经常打交道了,总是你啊你啊的称呼对方,既不方便,也不礼貌,但问题是,蜘蛛魔神到底是真的忘了自己的名字,还是不想告诉我们呢?

就算不想告诉我们,随便取一个不就行了?我大孝子阿尔萨斯又不是傻啤,对吧。

一直展现着干脆利落风格的蜘蛛魔神,在这种事上面却不干不脆,没个名字称呼也麻烦,既然你不乐意干,索性我自己快刀斩乱麻,帮你取一个好了。

你应该感到荣幸,我可是大路第一命名帝,保准给你取个响当当的。

要不……干脆就叫响当当好了?

“你看,以后大家就要经常打交道了,没有一个称呼也不大方便,你要是真忘了你的名字,要么……我帮你取一个好了?”

蜘蛛魔神大概也没想到我的脑洞如此飞跃,怎么好好的邀请你们进来坐一坐,你忽然就要给我取名字了呢?

“无需如此麻烦,吾随便取一个就好了,就叫伊丽安。”

“伊利丹?”我抠了抠耳朵。

“伊丽安。”这个名字,蜘蛛魔神似乎分外的坚持,并不想随随便便让我跑歪。

“是么,伊丽安呀,真是太可……我是说,真是不错。”

眼看就能和其他几个二五仔来上一场真实魔兽争霸了,你说可惜不可惜?

回去让凯恩查一查伊丽安这个名字,看在暗黑大陆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忽然记起来了,蜘蛛魔神跟我说过它似乎是偷渡大陆的常客,怪不得文化水平要比半吊子的双尾要高。

这样的蜘蛛魔神,到了大陆怎么可能不搞事,不留下点什么,说不定曾经也是个名噪一时的角色,我敢肯定,伊丽安这个名字,十有八九是它以前用过的,甚至就是披着眼前这副人类的皮囊。

推辞了蜘蛛魔神的做客邀请,我们回到教廷山,摆出龙门阵,气氛严肃。

“艾卡莱伊,你说就这么让蜘蛛魔神……算了,让伊丽安留在这里,让它在教廷山旁边安家,会不会不大好?”

你看,蜘蛛魔神要比伊丽安少一个字,以后就叫伊丽安吧,节约是美德,少浪费一点口水,就能少喝一口水,少喝一口水就能多种活一棵树,一棵树成长起来,就能做几千张白纸,几千张白纸足足能印出十几本禽兽公爵呢。

这么一算,感觉我必须练闭口禅了。

“有什么不好?”白龙小姐姐一脸单纯,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赶脚装傻呢。

“我就觉得嘛,那货心机深沉,有点太……太阴险狡诈了,简直就是一个缩水版的贝利尔,怕被坑,弄出什么乱子。”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二章

文学

银月城,逐日者之塔

同样的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宛如许久之前的情景再现一般。端坐于王位上的王者,和半跪于场中的臣子,正在进行着一场对话。

“你真的决定这么做吗,奥蕾莉亚·风行者,王国即将诞生的新进女伯爵?”

看着下方并没有和往常一样,低头聆听自己话语的奥蕾莉亚,阿纳斯塔里安眼中过了着一丝莫名的情绪。并再次确认道:“以风行村和风行者之塔,交换辛特兰那块刚被占领的土地。这,可不是什么明知的决定!”

“而且王国之所以能有惊无险的度过这次危机,你所建立的秘境部队可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虽然对于这支部队的建立,议会方面一直颇有微词。但我深知风行者家族秉性,无论是黎雷萨还是你们姐妹,都时我可以绝对信赖的臣子!因此对于议会方面的多疑,你们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更不要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举动。”

“感谢陛下一直以来对风行者家族的信任!但正是因为陛下的这份信任,才让我们更加坚定了这个决定的信念!”

说话间奥蕾莉亚目光坦然的,看向了王座上的阿纳斯塔里安,解释道:“虽然秘境部队的建立确实处于公心,但因为种种原因我确实没能将这支部队状况,及时上报议会和陛下也是事实!”

“如今王国虽然暂时击退了兽人和巨魔的联军,甚至已经摘下了祖尔金这个巨魔首领的头颅。但兽人部落依旧在北方诸国肆虐,王国方面需要秘境军团的力量,来防止兽人可能的再次入侵!”

“但因为之前的误会,让议会无法完全信任秘境军团,这对王国接下来的动作十分不利!因此作为造成了如今局面的人,于公于私我都必须站出来承担这个后果。否则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不但会在王国中制造出对立,也违背了我创建秘境军团的本意!”

“但这不该以牺牲王国的重臣为代价!”

听了奥蕾莉亚的解释,阿纳斯塔里不由眉头微皱,道:“关于议会和秘境军团的问题,我想双方完全可以通过开诚布公的交谈来解决!要是只能靠着牺牲有功之臣来平息舆论,那只能说明我这个太阳王做的实在太失败了!”

面对阿纳斯塔里安的自责,深受感动的奥蕾莉亚赶紧辩解道:“不,陛下!这一切都是我思虑不周所造成的!要是因此而影响了陛下的圣明,那就真的让我们这些风行者无地自容了!”

“而且选择交换领地,也并不只是为了解决议会和军团之间的问题!事实上随着巨魔首领祖尔金的授首,只要兽人部落再被逐出北部大陆,王国便会迎来长久的和平!”

“但有着辛特兰巨魔的存在,这份来之不易的和平,很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被打破!因为此时的巨魔虽然极度虚弱,但以他们对高等精灵的度仇视度。一旦有所恢复之后,他们很可能再次北上,对王国展开进行骚扰!”

“然而辛特兰地区和王国并不接壤,即便设立据点也会因为距离的问题。让王国方面难以在战事发生时,进行及时有效的支援!也正是有了这层的考虑,我们才会想将家族的驻地置换过去!”

“毕竟在过去的几千年里,风行者家族一直以平定巨魔之乱为己任!如今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风行者家族继续成为王国的屏障,为奎尔萨拉斯的长久和平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一想到不久之前,在逐日者之塔脱口而出的那番说辞。即便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蓦然想起这些奥蕾莉亚,依旧不免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三章

江湖武林,乃至整个天下,俱都纷纷扰扰之际。

一处普通的山谷之中,却是幽静非常。

几处茅屋搭在一起,冒出袅袅炊烟,篱笆里有一只老母鸡正带着小鸡踱步,一派平安喜乐之气息。

钟神秀穿着一身粗麻葛衫,老神在在地望着石羽在一片空地上练功。

这小子药砂掌终于修炼到尽头,可以转修其它高深武学了。

但钟神秀看这笨蛋徒弟成就有限,一辈子能到宗师,怕便是祖坟冒了青烟——如果他不出手相帮的话。

只不过,看到疯道人之后,他心里的一些想法,又渐渐被改变。

‘宗师也就罢了,大宗师的确就是一个个信标,容易为这个世界带来苦难……因此,这方天地实际上并不待见大宗师……’

‘当然,大宗师武力高强,一些小灾小难,凭借自身武功便可以强行度过……’

‘但是,遇到真正的劫难,便不好说了……光看此次这一场大劫,何其惨烈,虽然有着帝通天谋划之故,但阴谋能如此顺利进行,也足够说明一些问题。’

实际上,此时世界上剩下的大宗师,便只余下他一个了。

钟神秀隐约便能感受到天地的桎梏,那已经不再增长的天秀点,便很能说明问题。

‘天道无私啊,当初奖励我的是你,现在排斥我的,还是你……’

钟神秀望着天穹,目光中颇有些幽怨。

相比起来,疯道人便聪明许多,直接自废了武功,反而一直活得好好的。

‘但是……我可不是疯道人,也不用自废武功,反正总是要离开的。’

既然在此世已经没有好处可捞,离开也是正常选项。

钟神秀望着浆洗衣物回来的魏红药与燕无双两女,脸上浮现出一缕笑意。

“感觉如何?还适应么?”

他看向燕无双,开口问道。

“尚可……”燕无双拢拢鬓角散乱的发丝,微笑回答:“不用再背负一切……彻底放下,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不知道是预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位女神捕最终选择放弃武道,就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份生活。

钟神秀尊重了她的意见。

就在他想讨论今晚吃什么的时候,突然眼睛一动,看向山谷之外。

在那里,一位宗师带着几位弟子,抬着礼物,恭敬走到谷口,传音道:“金剑门慕容剑,求见荀大宗师!”

钟神秀瞥了眼旁边的燕无双。

燕无双立即道:“金剑门,合野郡宗门之一,门主慕容剑,普通宗师,未入地榜……算是本地地头蛇了。”

“我就说……隐居哪有如此简单?”

钟神秀一捂额头。

山药帮这许多人,哪怕扮作商旅,也有些引人注目。

而隐居一地,说起来容易,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总得跟外界交流购买,这就容易露出破绽,特别是对于那些地头蛇而言。

‘由此可见,要是我决心带着山药帮隐居,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会被大武朝打上门来……’

钟神秀暗自叹息一声,朗声回道:“请进来吧。”

没有多久,慕容剑便带着几位弟子进来,看到钟神秀,立即大礼参拜,哭诉道:“自邪帝踏皇宫,横压当今世以来,天下乱战,诸侯四起,民不聊生,魔道四出,天下武林风雨飘摇啊,那些魔崽子仗着不死邪帝撑腰,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我等正道死伤惨重……奈何疯道人了无踪迹,我等特来请荀大宗师出山,保一方安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