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死你个荡货,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爽死你个荡货 第一章

告别了蒋明聲,萧茗本想去找蒋香媛了解情况的,可惜这家伙自进门就和夏小八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神神秘秘的还不让人知道。

中午自是一翻热闹,大家用过午饭后并没有急着回村,而是留了下来,萧茗让易妈妈准备了客房,反正家里房间多,住一晚再走不迟。

晚间,屋廊下挂起了红灯笼,远处看去星星点点,微弱的烛光并没有驱散夜的寒冷,反而在寒风驱使下不停的摇曳,烛光变得影影绰绰,忽明忽暗。

萧茗出了厅堂站在廊下,被扑面而来的寒风一吹,让她脑子清醒了不少,四下望了望,最后朝着一个方向行去。

竹林下,石桌旁。

孤灯照不到的边缘,有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模糊的背影在黑夜里显得孤独苍凉,又仿佛与世隔绝,不容于身后的繁华热闹。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驱散他身边这些孤寂。

“石大哥。”萧茗叫着走进。

“你来啦!”石亭玉回头,目光温和的看着来人,待人走近了又蹙了眉。

“你喝了酒?”

一身酒气。

萧茗径直走到石桌前坐下了才说道:“喝了一点点,是果子酒一点不醉人。”说话时还不忘用手比划着果子酒的量,显然她兴致很高:“我今天很高兴,收到很多的礼物,他们每个人都送了礼物给我。”

“嗯。”石亭玉点头,带着酒香气息直扑面门。

吐词不清晰,步子不稳,看来不止是喝了一点点。

石亭玉伸手扶了一下快要磕在石桌上的女孩。

“他们都有送我礼物,为什么石大哥没有。”黑暗中的萧茗声音嗡嗡表示着自己的不满,她一点都没醉,她脑子很清醒,就是嘴巴不受大脑控制了,也不知道怎么的。

别以为她不记得,石亭玉送了萧涵一套文房四宝。

休想把她漏了。

殊不知她的模样在石亭玉眼中特别的俏皮可爱。

石亭玉心中一动,平日的她不是这样的。

难道是因为饮了酒?

默默的,石亭玉收回以后让她不要饮酒的打算,可以喝的,有他在的时候。

“石大哥。”萧茗久不见回应,委屈巴巴的叫。

“有的。”石亭玉急忙从怀中掏出一物递过去。

“以后别喝这么多酒,你都醉了。”

“你胡说,我哪有醉?我只喝了一点点,我酿的果子酒不醉人。”萧茗反驳,拿着东西左看右看。

半响才把物件给看明白了,嘴一瘪又不满意了:“怎么是木簪子。”

送给萧涵的好歹是文房四宝,怎么就送她一根普普通通的簪子,还是木头做的。

太不走心了。

嫌弃、嫌弃、再嫌弃。

“是我亲手做的,是中空的,里面可以放药粉。”石亭玉解释,又把木簪拿回来在左右一扭,木簪被一分为二。

“是你亲手做的?”萧茗心里舒坦了,她更在乎的是石亭玉亲手做的,这可比什么文房四宝用心多了。

“真的。”石亭玉肯定的点头,心里快要被她这副模样给萌化了。

“那你给我带上。”萧茗继续提着无理要求,而且自动打头斜过去。

“好。”石亭玉默默的为萧茗带上,触手所及是萧茗柔软的乌发,以及鼻尖萦绕着的发香。

萧茗伸手摸了摸,手指能感应到顶上凹凸不平的花纹,傻傻的问:“好看吗?”

她自己都忘记了在黑夜,眼睛又不能夜视。

“好看。”昧着良心的点头。

说实在的这木簪有些丑,他第一次雕的,是这其中一根比较好的了。

“嘻嘻,石大哥你真好。”萧茗呵呵的笑,还站起来转圈,巧笑嫣然,娇悄迷人。

石亭玉赶紧站起虚扶着,生怕她摔着了。

萧茗可能是感觉到头晕了,径直蹲在了地上,半响没有说话。

“你还好吧!”石亭玉轻轻的问,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突然,他感觉身子一动,低头一看却是萧茗抓住了他的衣摆。

“石大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石亭玉一震,千年难得一遇的沉着脸色徒然变动,甚至他的一颗心也跟着跳动起来,不可抑止。

这种感觉真奇怪,与与敌对弈时的心跳截然不同。

喜欢吗?

肯定是的….

“萧茗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我没有醉,不回去。”萧茗摆着手拒绝,抓着衣摆的手却是没有松开。

“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萧茗醉意朦胧,吊着石亭玉的衣摆左摇右晃的,哼起了快乐的歌。

爽死你个荡货 第二章

[战王与枫国将军府嫡女有染。]

就是这短短几个字,姚舒琦几乎要当场爆发,好在她还知道这是在外面,几乎用了全部力量来克制。

姚舒琦低垂着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尽量让声音保持柔和:“战王,臣女等您迎娶之日。”

这个时候说这种

文学

话显然不太合适,然而当着百姓的面,他绝对不会落了自己的面子。

好歹他也是丞相之女,就凭这个身份,他也必须做出承诺,她不允许爱慕多年的人身边站着其他女子。

此刻的战王虽是假扮,可说到底也是战王的影子,首先考虑的就是霄云狂的大业。

“嗯,舒琦不必相送,你身子骨不好,本王心有不忍。”他的话音刚落,旁边一男子驾马而来。

“战王,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说话的男子是霄云狂的副将,他看着天色打断两人对话。

“战王不用担心臣女,您一切多加小心,臣女恭送战王。”姚舒琦礼仪到位,落落大方的举止引人赞叹。

目送战王离开,姚舒琦转身的那一刻,双拳紧握,就连指甲嵌进肉里都毫不自知。

“翠儿,给我去查战王可曾出现在过枫国。”不管纸条上说的是真是假,这件事她都必须查清楚。

“是。”婢女立刻转身去联系探子。

她不允许战王身边有其他人,更不允许他纳一堆小妾给她添堵,还没进门就给她找来这么多女人争宠。

当初他明明说过这一生只会有她一个女人,这才过去多久,他就另觅新欢。

果然,男人根本靠不住,能靠住的只有那个位置,霄云狂,如果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纵使我姚舒琦在如何心悦你,也绝不会让你把我当成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

躲在人群中的两人,随着人流一起消失,来到客栈,要了间天字号房,窗户正对的就是丞相府。

其实莳泽煌本打算要两间客房,寒絮却说两人如今是夫妻,要两间难免会让人对两人身份生疑。

莳泽煌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最终还是按照她的要求要了一间客房,付钱的当然是寒絮。

这家客栈说来也是丞相府夫人的产业,也是为了方便当初嫁妆才挑了这里。

现在正好方便了他们,两人支起窗户,莳泽煌为她倒了杯茶道:“先生下一步打算如何?”

“夫人。”寒絮纠正他的称呼。

莳泽煌张了张嘴,最后红着耳根喊了声夫人。

“嗯,乖~”寒絮揉了揉他的脑袋,柔软的发丝摸上去很舒服。

莳泽煌:“……”

所以,下一步她到底打算什么?

寒絮见他眼睛一眨不眨的朝自己看来,便收回手说道:“把霄云狂的消息一字不漏的透露给她。

等边境那边打的水深火热,我们再过去添一把火,将真正的霄云狂引回来。”

话落,寒絮又在心底道:“灏,再给子御国天一把火,看看这里有没有隐藏的幻力者。”

“收到。”

“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去?”

爽死你个荡货 第三章

干鲍本身是没有味道的,但用了这么多肉类煨煮,其他的肉香都深入其中,再加上溏心那种太妃糖一样鲜甜却又Q弹的口感,给人一种极大的味觉享受。一刀一口,吃的腻了,再配上雷司令。还未陈年的雷司令高酸高甜,骨骼强劲,不仅没有抢掉海货的鲜美,还把滋味提出来了。

薄言看她吃的香甜,还把自己盘子里的干鲍也切给她一大部分。夏思雨照单全收,吃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虽然相比这样的高级餐厅,她更喜欢大排档。不过,偶尔来一次换换口味她也觉得很开心,尤其是还有薄言在身边。

今天元旦了啊,又是一年过去。真希望,以后的每一个元旦,她身边都有薄言。

饿了一天的众人,这次终于吃了顿好的。酒足饭饱之后,小唐又开着车,一路送人回去。车里安安静静,魏静静有感觉到,宋风致似乎还没消气,他在憋着劲,也许会给她使点绊子。而夏思雨和薄言——薄言握着夏思雨的手,而夏某人的手指尖,在薄言的手掌心里不经意的一滑。

薄言感觉到了,转头看向她。夏思雨也在看他,眼皮轻轻一掀。

这意思他明白,夏思雨这个老色批,保暖了就思那啥,今天晚上肯定要把他吃干抹净了!

他想要收回手,夏思雨反而不让,小手指尖在他的掌心抠啊抠。薄言从来不怕痒,有时候他呵夏思雨的痒痒肉,夏思雨也如法炮制,他却岿然不动。但是他得承认,此时夏思雨在他

文学

的手掌心里勾勾小手,他掌心也痒,心也痒,浑身都痒。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