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总被欺负哭,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将军总被欺负哭 第一章

郑健与单婉晶一路迤逦而行,方向正是洛阳。

一路上,单婉晶都显得很沉重,让郑健很是难受。

为什么郑健会难受呢?答案只有一个,工具人不开心,不开心就没办法调侃,不调侃就变得很正经,很正经就收割不到怨念值!

看着单婉晶不开心的样子,郑健决定拯救一下自己的贴心工具人,这一大碗鸡汤,你就趁热喝了吧。

“小晶晶,你怎么看起来不开心呀?”郑健笑嘻嘻道。

单婉晶白了郑健一眼,“就是不开心。”

郑健沉吟了一下,道:“这样,我问你个问题吼。”

单婉晶无精打采道:“你想问就问吧。”丧,真的太丧了……

郑健笑道:“你会因为一两银子,然后去放弃一万两银子吗?”

单婉晶答道:“我又不傻,当然不会。”

郑健点点头,接着道:“这就对了!一天呢,有二十四个时辰,一年呢,有三百六十五天,我们不能因为那天半个时辰的不开心,就毁了之后的二十三个半时辰,更不能毁了后面的三百六十四天。所以呢,你的不开心就到这个时刻为止吧,接下来,你依旧是那个天真可爱的东溟派小公主哦。”

单婉晶愣愣的看着郑健,在她的印象中,郑健的嘴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毒药,却没想到今天郑健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温暖人心的话来。

一瞬间,单婉晶感觉连日来的悲伤心情一扫而空。

“谢谢你,郑大哥,你说的很对,我不能因为一时的不开心就导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不开心。”单婉晶给了郑健一个大大的笑脸。

(*^▽^*)

郑健亦是回了一个微笑,“这就对了嘛,做个小羊羔,也必须是快乐的小羊羔才行,不然薅羊毛都薅的不舒服呢。”

……

这一日,郑健与单婉晶来到了东平郡,大约就在现代的山东东平一带。

隋朝大业年间,将郓州为东平郡。

此时,天色渐晚,郑健与单婉晶便找到了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走到门前,郑健下意识的抬头一看。

悦来客栈!

郑健:“……还真是开遍了诸天武侠世界啊……位面连锁客栈!”

进入客栈,却发现食客寥寥无几,客栈小二都在打瞌睡。

“掌柜的!小二!”郑健喊了一声。

小二霍然惊醒,看到郑健和单婉晶气度不凡,便随口道:“两位要打尖还是住店?”

郑健奇道:“嘿,看你们客栈不错,怎么今天生意这么差?莫非出了什么变故?”

小二闻言笑道:“客官是从外地来的吧?”

郑健点点头,“嗯哼。”

单婉晶:“……???”

来自单婉晶的怨念值+200。

店小二明显也被郑健这一声“嗯哼”给惊了,半晌才哭笑不得道:“变故倒没有,只是今日名传天下的石青璇石大家来了东平,城里有头有脸的都去看表演了,谁还来客栈吃饭喝酒。”

单婉晶闻言睁大了眼睛,“你说的是那个箫技惊人的石大家?”

将军总被欺负哭 第二章

“你的才能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任何作用,所以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

林阳坐在主椅上,冷漠的盯着下方的身形有些颓废的人

查尔斯冷笑一声,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沙哑:“选择……喂噬极兽吗?”

“如果你的心愿是这的话…”林阳歪着脑袋,玩味的看着披头散发的查尔斯:“也不是不可以满足你。”

查尔斯闭口不言,但低着头的双眼却有着深深痛恨

“跟你开个玩笑,喂噬极兽可是不行的,这片大陆的玛娜即将进化,”生命源质可是它们最想得到的。”

跳下座椅,林阳走到了查尔斯的身边。

查尔斯被金发遮盖住的脸庞有些挣扎,这可是好机会,只要抓住林阳他就有机会夺会所有的一切。

但真的会这么容易嘛…

半分钟后,查尔斯仍然没有行动起来,这让林阳略有些失望,他现在早已注射了三级基因优化液,还想让查尔斯成为试验品来试试。

看来咱们会首大人还是比较稳健

“我可以让你一样去职业学院学习,成为光之城的一员,前提是你别在想着子虚乌有的权利了。”

查尔斯身体一抖,有些不可思议:“你居然就这样放过我……就不怕我东山再起吗?”

闻言,林阳翻了

文学

个白眼,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你拿什么东山再起?在我的大本营里你还想起什么浪花?”

“我之所以不对你们怎么样,是因你们是这个世界幸存者,是这个星球所剩不多的人族罢了。”

“这个星球?!”

看来查尔斯这关注点还是挺强的

“没错,我与我的士兵,包括这座天空城市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我们来自…”林阳没有明说,指向了天空

查尔斯站了起来,表情半信半疑,光之城并不是幸存者……而是外星人?

也或者月球生存下来的人类!?

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要帮助灯塔的幸存者…

他们科技装备与旧世界这么相像,大概率应该就是月球的幸存者人类吧…

林阳那知道查尔斯现在想的什么?

林阳拍了拍他的肩膀:“下去吧,暂时性就为光之城服务吧,等待着收复地面,让人类重新回到世界。”

将军总被欺负哭 第三章

昂臧大汉名叫王岩朝,是个异种大师,战斗型的。

和其他几人,一起听完刘承复的介绍后,心中琢磨一阵,就向闻人升道:“照这样说来,真正想要破关,得把那七个魔王都杀掉才行了。”

“按照游戏进程设计,只要杀五个就行了,有两个一直没有露面。”刘承复赶紧道。

王岩朝嗤笑一声,完全无视刘承复,即便后者提供了宝贵的信息。

他只是盯着闻人升,等着他的回复。

“这里不是游戏,魔王不会待在原地等我们去杀的,除非有什么限制。现在要做的事,还是尽量收集情报,探查清楚此地的来龙去脉。”闻人升琢磨着说道。

“嗯,我们也是这样想的,正好这里有这么多人手,可以根据现有的情报,让他们在这个基础上,分头打探。”王岩朝回头看了一眼整理好的队伍。

“各尽其力吧。”闻人升点点头。

随后两波人各行其事。

闻人升叫过刘承复:“你之前说卡关了,卡在哪儿了?”

“血鸟那一关,它跑得快,射得准,我们天天被它风筝,都快疯了。”刘承复叹气道。

闻人升点点头,然后还是老样子,让老吴背上他,带自己前去。

至于其他人,就暂时留在营地,一是维持秩序,二是居中联络。

…………

一处陵园。

闻人升有种熟悉的即视感。

刚刚接近,就见一只只腐尸向几人靠近。

腐尸之后,一支冷厉的箭矢便迎面射来,没有任何声响,就连破空声,似乎都莫名消失一般。

“小心!”刘承复忍不住提醒道。

闻人升只是转头看向他,并没有什么动作。

那支箭矢刚刚撞到他身前,便化成一道青烟消失。

背着他的老吴赞赏道:“小子,你还是有点本事的,能看到那么快的箭。”

“熟能生巧而已,我光是死在这种箭下,就差不多死了十几次,所以一点点动静,我就有所感觉。进入这里面要小心啊,那个血鸟可比游戏中难对付百倍。”刘承复叹气道。

闻人升点点头,仍旧只是一跺脚,前面那座铁栅高耸的陵园大门,便倒了下来。

而里面那些漆黑的陵墓建筑,也跟着一座座坍塌,无数尘土败叶,迎面而来,又被挡在一层雾气之外。

刘承复忍不住问道:“异种者都是这样强的么?”

“呃,这个么,能做到这一点的,寥寥无几。”吴连松摇头道。

刘承复重新看向闻人升,对方恐怕不止99级游戏角色那么简单。

而在这时,一声刺耳的乌鸦叫声传来。

然后一个血红的身影,在坍塌的陵墓建筑中,一闪而过,然后快速消失在远方。

“它竟然逃了?”刘承复惊讶道。

“逃不掉的。”

闻人升这样说着,身形一动,原地消失。

没过多久,他手中抓着一个血红怪物出现。

刘承复以前一直没有看清楚对方真容,只是下意识地以为对方是游戏中的形象,然而事实却完全相反。

这是一个被剥掉人皮的怪物!

难怪浑身血红。

或许它的前身真的是一个罗格弓箭手,但现在却是让人望而生畏的怪物。

还好刘承复在这里也是混了几个月,死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惊骇之下,还是很快平静下来。

“还能说人话么?”闻人升对那血红怪物说道。

“你,们,都,会,死。”

血红怪物一字一顿地说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