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各种美妇系列小说,少白洁160全集完结

征服各种美妇系列小说 第一章

船户离船上岸,在岸边关口的阅货厅填好船单上交后,由书吏带领船户和钎子手一同上传查验。查验无误后船户方可去银柜缴纳银钱。然后灵得船筹一只。等开关放行时在岸边收筹过关。

根据明代相关史料记载,成化16年,各钞关税收税银12万余两。嘉靖到万历初年,岁收税银23万两左右。等到万历中期。税银已经上升到33万两以上。等到天启元年则增至52万两以上。

以临清钞关为例,万历年间征收船料商税银8万余两。居全国八大钞关之守。占整体抄观课税额的1/4。可是,当年山东知府征缴的税银只有八千八百余两。仅仅是一个临清钞关的1/10。

那钞关收了这么多银子,难道说就把该收的收齐了吗?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他们收的银子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因为成功征税只收商船的谁,漕船、官船还有运送贡品的贡船都是不需要收税的。

而且运河狭窄,还需要过船闸,漕船、商船和贡船都有优先通过的权利。而商船则需要排队,往往需要等待好多天。

因此,很多商户就会给漕船、官船和贡船一些钱,让其帮忙运货,这样即不用排队还省了被收税!而漕船、官船和贡船则赚取了一笔额外收入,可谓大家两便!唯一不便的就是国家少了一块税收!

不说别的,单说漕船北来时,都要私自夹带一些南方用品到北方销售赚钱,以充当沿途漕运的费用。后来大家发现有利可图的时候,夹带就就越来越多了!以至于夹带的货物比漕运的正货还要多!

到洪熙元年(1425年),明朝的最高统治者们不得不承认这一现实,于是下诏说:“官军运粮,道远勤劳,寒暑暴露,昼夜不息,既有盘浅之贸,粮耗米折,所司又责其赔补,朕甚悯之。今后除运彼粮外,附载自己什物,毋得阻挡。”

这就等于给他们开了口子,可以肆意的玩耍了!不过如果只是顺带带些货也就罢了,只要不是太过分国家也不会管。

可是在大明,这些行为越来越过分。有的贡品一艘船就能装运,可是非用十条船不可,多出来的船只就用来装货;有官员进京出京,定然要随船带货,这已是明规则了;可是有的官员没船怎么办?那更简单了,有的是商船欢迎官老爷来坐!

商船不仅免船费,还好吃好喝伺候着,走了还要送上一点儿盘缠!这些商人这么做,就是因为有官员在的时候,商船就是官船了,沿途的税都免了!

到后来,船上有没有官员随船都没关系了,只要买到一张官老爷的水牌,旗号就能畅通运河南北,无需交税了!所以商户们纷纷各自投靠有权有势的大小官员、太监、王爷等人,奥弄一张水牌挂在船上,可以起到免税的作用!

于是交税的商船越来越少,运河上到处都是官船了!从洪武到崇祯两百多年,大明的京畿不知增加了多少倍,往来运河之上的商船增长了百倍,可是钞关收的税却只是缓缓的增长,两百多年间只增长了四五倍而已!皇帝还落了个横征暴敛的名头,却不知道,多出来的银子都被士绅们逃税后赚走了!

征服各种美妇系列小说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

文学

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征服各种美妇系列小说 第三章

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漠北和中南半岛的两场战事上,只有大明京畿这边,有一些人注意到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黄昏又双叒叕当新郎官了。

在之前一段时间,大明出征澜沧后没多久,天子一封诏书,将宝庆公主殿下赐婚黄昏,并且干冒天下之大不韪,挑战传统礼制,让黄昏双正妻。

一正妻,两平妻,谓之三妻。

四小妾。

这是古代成功男人的标配。

也是三妻四妾说法的来源。

但双正妻这个,确实是自古罕见,所以朱棣这一封旨意下来,着实震惊了朝野内外,不过话说回来,也还用不上“干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么严重的词汇。

朱棣现在还无法超越李世民,但朱棣现在都情况却比李世民好多了。

唐朝时期,门阀众多。

文学

哪怕是太宗李世民,也不怎么敢轻易对那些门阀下手,而所谓门阀,其实大多都是诗书世家,又基本都是儒家。

讲究个礼制。

所以你让李世民破格赐婚,给臣子双正妻,阻力无比巨大。

但是明朝时期的门阀世家早就衰弱了许多。

江南士族意见再多,也不敢和朱棣对着干,再加上这一次赐婚是有政治目的,告诉海内外诸国,你们看,老子朱棣赐婚小宝庆给澜沧,澜沧竟然敢拒绝,导致朕的皇妹都只能委屈下嫁,当一个双正妻之一,那么我大明打澜沧是不是很有道理的事情。

所以你们就别唧唧歪歪了。

反正闹了一大圈,白白便宜了黄昏。

因为南北尚有战事,而黄昏也公务繁忙,宝庆公主下嫁,在朱棣授意下,黄府选择了低调宴席,拒绝了朝野内外那些攀关系的送礼,只接和黄昏认识的客。

饶是如此,这一次婚宴,也坐了足足一百多桌。

确实有这么多人。

首先是黄观老家的族人,终于反应过来,觉得老黄家应该不会因为黄观而被朱棣牵连了,于是族老派来族中的黄昏叔伯辈份的人来京畿赴宴。

好家伙,加上想走关系让黄昏弄个工作的年轻人,足足来了四桌。

医疗改革司全员道贺。

货币改革司亦是如此。

农业部全员道贺。

南镇抚司、东缉事厂、内阁、时代商行大小头目、蚍蜉义从、明教、五军都督府、六部、内官监、徐府、交趾黎族都派来大量人来参加婚礼。

就连处于战事的鞑靼区域,延平王马儿哈咱、顺平王失捏干以及吴笙游都派了人来。

杂七杂八算下来,一百多桌还得挤着点。

黄府摆不下,直接将酒席摆在黄府门前的长街上,再加上公主出嫁,徐皇后亲自送亲,于是乎黄府周围三里之内,成了一片绝对禁区。

几乎每一桌酒席畔,就有一位京营士卒警戒。

没办法。

南北战事期间,皇后出行,必须确保安全。

繁冗复杂的礼节后,黄昏被灌了个酩酊大醉,好在不影响晚上的洞房,下午睡了一下午,晚上简单喝了点稀粥,黄昏还等着赛哈智等人来敬酒,然后他就可以趁机再喝醉。

然而……

关键时刻都是猪队友。

赛哈智刘明风等人完全不知道咱们黄大官人的痛苦,美其名曰不要影响咱们黄大官人的良辰美景,咱们今夜就不喝酒了,也不闹洞房了,一人吃了些干饭就各回各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