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杂乱合集目录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第一章

大约一个时辰以后。

时间已至深夜。

白堡坊入口的一处松柏之下。

陆陆续续来了九名黑衣蒙面修士。

这九名修士无一例外都有练罡期的修为,每一个人都隐藏了自己的身份。

这些人虽然是暗子,但却是暗子中的班头,他们每一个人都掌握了一批凡人手下,有的甚至还带了几名练气小修当徒弟,在暗堂里也叫跟班。

片刻之后。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九人看向凌维安,而凌维安直接摘下了自己的面罩,展露出了真容。

“大班头!”九名小班头纷纷向着凌维安行礼。

此时凌维安的脸色很不好看。

用面色惨白四个字来形容十分贴切。

看着这一帮兄弟,凌维安的嘴唇微微颤了颤,最后还是咬牙说道:“兄弟们……代家主命令我等,需在七日之内,俘获白云婷的妹妹白玉儿,并将此女押解到天池山凌迟处死,这件事想必大家也是知道的,明日便是最后期限,因此傅堂主决定今夜便要行动,大家放心,傅堂主会和大家一起行动。”

“大班头!您何须如此恐惧?此番行动有傅堂主跟我们在一起,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一名小班头说道。

“没错,大班头,有傅堂主跟我们同生共死,我们有什么好怕的?”另一名小班头也说道。

“咦……傅堂主人在哪里?”

这时这几名小班头左顾右盼也没有发现暗堂的练神期高人。

“诸位兄弟……傅堂主在这里。”凌维安说完以后一抖衣袖,手上便多了一柄漆黑的飞剑。

极品飞剑,承影剑。

嗡!

一声颤鸣。

承影剑悬于半空之中吞吐出一轮一轮的华光,显得气象万千。

“傅堂主已经修炼到了分神境,这一次行动十分危险,堂主的承影剑将陪同我们同生共死。”

此言一出。

暗堂九子的士气直线下降。

一名暗子仰头看了看悬在天上的承影剑,毫不顾忌的开口说道:“姓傅的王八羔子用一柄飞剑跟我们去冒险,遇到雷劫妖修,我们丧命,他丢一把飞剑走人,这他妈是人干得出来的事!?”

飞剑没有耳朵自然听不到声音,只要不用神识交流,傅长生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算了,说这些也没用,傅堂主就悬在我们头顶了,若是今晚不动手,傅堂主完全可以依照门规将我等斩于剑下。”凌维安提醒了一句。

闻言其余九人面色难看至极。

“诸位兄弟……我也不想如此冒险,实在是家主下了死命令,我等不得不冒险一次,我等做暗子

文学

的早已立誓随时为家族牺牲,既然早已发了誓就没什么好说的。”凌维安出言说道。

“大班头说的好!我凌家族人从不畏惧牺牲,只有外族人才如此贪生怕死!”一名黑衣蒙面女子气势激昂说道。

凌维安看向这名女子点点头,此女代号初九虽然不是凌家嫡系,但同样也姓凌,不愧是我凌家人。

“下面我点名,初五,初六,初七,初八,你们四人随我上白堡俘虏白玉儿,完成家族命令,为凌华真人报仇血恨!”凌维安咬牙说道。

闻言……

四名修士缓缓出列,他们离开了队伍之后,解开了自己脸上的黑色面罩。

这四人都已经到了中年,脸上尽是沧桑之色。

他们虽然拥有练罡期的修为,但却几乎没有任何机会晋级练神期。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第二章

在武道本尊的操控之下,没过多久,仙舟就将九幽罪地的罗刹族群全部容纳进去。

随后,武道本尊迅速将仙舟递给夜叉惧王,沉声道:“你带着这艘仙舟,前往我曾跟你提及过的天界魔域,寻找天荒宗。”

一边说着,武道本尊一边拿出一张三千界的地图,还有一道带有他神识印记的传讯符箓,全部交到夜叉惧王的手中。

武道本尊将夜叉惧王留在身边,还赐给他‘惧’之一字,目的就是为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代替他去保护天荒宗。

“主上,你去哪?”

夜叉惧王听出些许言外之意,忍不住问道。

“我有其他事。”

武道本尊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多做解释。

他原本计划就是前往大荒。

而且,他掌心中的‘炎’字印记仍在,他的行踪,随时都可能暴露。

只有分开行动,才能保住夜叉惧王和九幽罪地罗刹族群的性命。

“主上,你,你需要我跟随吗?”

玉罗刹望着武道本尊,轻声询问道。

武道本尊微微摇头。

玉罗刹心头涌起一阵失望,但很快,只听武道本尊继续说道:“你与惧王一道,前往天荒宗,你还有更重要的事。”

只听武道本尊神识传音道:“九幽罪地的这些罗刹如今脱困,需要有一个人暂时统领,我不在身边,此事只能交给你。”

一来,玉罗刹本身就是罗刹一族,同样出身九幽罪地,对这群族人相对了解,这些族人对她也不会有太大的抵触。

二来,数以亿计的罗刹族中,玉罗刹算是他唯一能信任的人。

这群罗刹族是一股庞大的力量,如今没有了束缚,必须有人盯着,才不会出现什么乱子。

武道本尊虽然没有明说,但玉罗刹听得出来,这番话中透露出来的信任。

她心中很是惊喜,却又有些忐忑,犹豫着说道:“我修为境界不够,恐怕难以服众……”

武道本尊从储物袋中,将那个年轻男子的身份令牌拿了出来。

年轻男子身陨之后,令牌上面的印记就已经消失不见。

但这块身份令牌也是一件极为稀有珍贵的材料,星辰晶石。

炼化一颗星辰,都未必能产生一粒星辰晶沙。

不知炼化了多少星辰,才能得到这样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

武道本尊握住这块星辰晶石,将自己的神识印记留在上面,同时留下一缕幽冥鬼火的道法。

“这枚令牌你带在身上,持此令替我统领九幽罗刹。”

这番话,武道本尊并未掩饰自己的声音,传遍仙舟的每个角落:“见此令,如见我,今后一切事宜,听从玉罗刹安排。”

“遵命。”

仙舟之内,短暂的沉静之后,众多罗刹族纷纷应和。

虽然有一些罗刹族王者稍有犹豫,但也并未流露出什么不满。

武道本尊又道:“若有什么事解决不了,你可求助惧王。”

以夜叉惧王的战力和手段,就算九幽罪地的罗刹族群这边真出了什么问题,夜叉惧王也能镇压下来。

实际上,这一点倒是武道本尊多虑了。

这群罗刹族得知武道本尊与素女罗刹一样,同样来自鬼界,心中只有尊崇和敬畏。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第三章

“先生什么都好,但唯独一点卫骧不喜欢。”公孙秋雨在距离众人三丈之遥处站定了身子,他面带阴桀的笑意,目光戏谑的看着众人,那模样就像是在享受美餐前,戏弄猎物的豺狼。

“太妇人之仁了!”

“连卫骧都明白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的道理,但先生却在意那些寻常人的生死,这如何成得了大事?”

“你看,你为了帮助这个家伙,将那魔刀封印,耗尽了自己心力不说,如今没了魔刀,先生这具神魂也到了快油尽灯枯的地步,那先生与先生如此在乎的这位小友不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在下宰割了吗?”

公孙秋雨这样说着,浑身的煞气涤荡,眸中的笑意在那一瞬间再次变得张狂了起来。

“魔刀终究还是我的!”

“大商也终究会重新复兴!”

看得出,此刻的公孙秋雨浑身所弥漫的气势,比起之前已经弱了不少,但彼消,此更消。

但随着魔刀被封印,周珏的神魂处于消散边缘,李丹青等人似乎根本没有了与公孙秋雨抗衡的资本。

意识到这一点的众人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他们盯着公孙秋雨,虽然都握住各自的刀刃,但眉宇间的阴郁之色却一息浓烈过一息。

“阿骧。”这时,周珏忽然看向公孙秋雨,轻声言道:“为什么你就不明白呢?”

“光凭一把刀,是不可能复国的。”

“是先生不敢!但是卫骧敢!有了这把刀,配上这武君之躯,就是驮天的魏阳关我都能斩于马下,这天下谁能拦我!?”公孙秋雨愤怒的大吼道。

周珏的眸中闪过一道失望之色,他摇了摇头:“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要得天下,先得民心,商与武阳逐鹿,武阳立朝百年,商已失鹿,荣光难复。你复辟的不是大商,而是你心中的仇与恨。”

“那总好过如先生这般什么都不做!”公孙秋雨怒吼道。

“你还是不懂。”周珏在那时有些意兴阑珊。

“我不需要懂先生的心思!卫骧只做自己要做的事!”公孙秋雨这般说罢,浑身的气势奔涌,漫天的血雨再次被他唤来,滚滚杀机已然布满双眸。

周珏叹了一口气,他不再与卫骧对话,转头看向李丹青。

他笑了起来,言道:“小友不是一直问我还有没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活未有告诉你吗?”

“周珏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有所隐瞒……”

“嗯?”听到这话的李丹青一愣,有些困惑。

“在下确实还有一招,从未告诉过小友,但不是藏私,而是在下不希望小友会有用到此招的机会。”

周珏说着,他已经变暗的身躯上忽然弥漫出一股强大的气息,但这股气息不是之前那些力量波动,而是……

剑意。

最纯粹,也最清澈的剑意。

“在下领悟的天象剑意,已超出武道,近于神道。”

“所谓天象之下,皆可为剑,便是这天象剑意之精髓。”

说着,周珏周身涤荡的剑意愈发的磅礴:“当然,这万物之中,自然也包括自己……”

“自己?”

“以己为剑?”李丹青似乎洞悉到了些什么,随着周珏周身剑意的溢出,那缕被周珏灌入李丹青体内的天象剑意似乎也有所感,在那时于李丹青的体内躁动。

周珏点了点头,笑道:“以己为剑?小友说得很对。”

“在下这最后一手,便是以己为剑。”

这话一落,他周身的剑意在那时抵达了顶点,而李丹青体内的那缕天象剑意,也在这时愈发的躁动。

漫天的血雨在公孙秋雨张狂的笑意中滚滚袭来,周珏面色沉寂,看向那漫天血雨只是轻声言道。

“此祸由周某弃文从武而始,理应由周某,以身化剑而终……”

“商灭姬兴,是天道。”

“人入神道,是逆端。”

“周某这一生,始终在逆天而行,故天亦负我。”

“但这最后一剑,周某为天下苍生而出……”

说着周珏抬头看向穹顶,轻声道。

“这天。”

“我周珏不曾负你!”

那一刻,周珏的身形在那时彻底消散,化作一道白色剑意,卷起阵阵罡风,将地面的尘土与周遭的残垣断壁也尽数吸纳了过来,裹挟在一起,化作一道剑意洪流,直直的杀向涌来的血雨……

剑意涤荡的光芒压过了血雨腥风,将这宛如炼狱的画戟城照耀得宛如白昼,血光被尽数搅碎,浩大的剑意只是一瞬便撕开了眼前的一切,在公孙秋雨惊恐的注视下,直抵他的眉心……

李丹青体内躁动剑意,在那一瞬间似有所感,猛然亮起一阵同样耀眼的光芒,李丹青看着那道男人所化的滔天剑意,心神恍惚……

……

一百多年前。

在世界的中央,有一座雄伟得宛如神人造物的城池。

它有无数的水榭楼台、雕梁绣户。

百姓们歌舞升平的声音,从傍晚到晨曦都响彻不绝。

它有三万学士,坐于太学府中,每日习文论道。

从民生艰苦,到至理大道,皆有所达,事无巨细。

它有雄兵百万,猛将如云。

四海臣服,民心所向,年关之时,上贡的使臣会将整个国都挤得水泄不通。

它还有一位君王。

腹有乾坤锦绣,胸怀雄才大略。

那座城池叫朝歌。

……

一个书生在那一天拜入了太学府,成为了那三万学士

文学

之一。

书生意气风发,常常高谈阔论,口若悬河。

同僚对他素有轻视,书生郁郁不可得志。

有一天,书生又在府中言辞犀利,首座终于耐不住性子,当着众人的面斥责了书生,说他纸上谈兵,说他空谈误国。

也不知是不是因缘际会,那位君王在那天恰好兴致一起,来到了太学府,目睹了这一切,他打断了首座的奚落,他说,仕子就应畅所欲言,君者自会决断,书生误不了国。

然后他与书生面谈,在最初的紧张之后,书生倒是如往常一般,大舒心中所想。

书生说,大商天下,太平鼎盛,武德充沛。

天下武君有三百之数,看似雄伟绮丽,实则却是大商之患。

大商之天下疆域辽阔,以万里亦难计,但江海之大,亦有极数,天下之大,亦可度量。

天下之灵气皆来源于二十八座圣山,此便为天下灵气之极数。

草木生长,万物繁衍,实则都是需要灵气的。

但武者修行,尤其是达成武君之境,需要消耗的灵力极为庞大,此消彼长,武者兴,则灵气竭。天灾人祸不绝,看似兴盛的大商天下,一旦内乱,武君倒戈,大商便有倾厦之危。

书生说得口若悬河,但那年轻的君王却始终面带微笑,待书生说罢,方才看向他问道:“那先生可有破局之法?”

书生以为得了认可,便愈发兴奋道:“两者选其一,一者遏制武道……”

君王问道:“遏制武道,武君谋反何解?”

“况且武君何罪?以未来之罪,治当下之臣,非王道,亦非仁道,是致乱之道。”

书生一愣,又言道:“那就开辟更多的圣山。”

君王问道:“如何开辟?”

“用武君……”

“武君安出?”

书生顿时沉默,武君吸纳天地灵力而出,千位武君之中也不见得能有一位拥有开辟圣山之能,而天下若是再有武君出世,灵力愈发枯竭,这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年轻的君王在那时起身:“天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治世,知危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明白自己治世的目的,是为公,还是谋私。”

“武君兴盛,则灵力枯竭,天起灾患,苦我百姓,先生要治世,是要救百姓于水火,而非穷兵黩武,将百姓卷入其中,如此一来岂非舍本逐末……”

……

书生从那日之后,便很少再见到那位陛下,他的事务繁忙,能抽出时间与他这般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仕子对谈,已是天大的恩赐,书生自然不敢奢望什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