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 骚动(高干) 小说,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

评 骚动(高干) 小说 第一章

杨千岁这人心机很深,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不见得就安着好心。

我对常万青使了个眼色,然后把密宗铁棍藏在后腰,转身离开了破烂房屋。

只见薄雾之中,杨千岁正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邹先生,有阴兵看见你们住进了这里,所以老哥哥我有点心疼。”

“咱们乃是五色通缉榜上的高手,岂能住在这种肮脏的废弃房屋?”

“老哥哥那边,还有一间打扫好的屋子,不如您二位在这住一住?”

我淡淡的说:“不用了,我们哥俩儿当年四处躲避特案处追捕的时候,连粪坑都进去藏过,这点环境算什么?”

杨千岁陪着笑说:“佩服,佩服,能在镇魔兵的追杀下还能活着的人,实在是我辈之楷模。邹先生,韩先生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傲然说道:“最简单的阴阳咒而已,难不成还能奈何得了我们?”

杨千岁摸不清我的虚实,笑道:“邹先生见多识广,杨某人佩服。倘若先生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您是五色通缉榜的贵客,哪怕是鬼王大人都愿意交好于您。”

我点点头,说:“说起来,我还真有点事情要您帮忙。至阳至刚之物,这里可有出售?”

杨千岁笑道:“还别说,这东西还真有,西街那边,是专门出售一些驱魔人常用的东西。只不过那边做生意的亡魂大部分都挺厉害,毕竟若是没本事,也不可能有胆子跟驱魔人做交易。”

“先生若是需要,我可以陪着一块去。”

我摇摇头:“不用了,杨巡查使也是个大忙人,这点小事,就不用劳烦您了。”

说到这,我忽然提高了声音:“韩老哥!你自己留在这,谁若是敢闯进来,直接动手杀了就是!”

“弟弟我很快回来!”

里面传来常万青中气十足的声音:“放心好了,爷爷我虽然中了诅咒,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角色能招惹的!”

我听他声音还算沉稳,也不知道是伪装的,还是对诅咒的抵抗力强大了一点。

不过他包里都是各种各样的法器,就算真的有不长眼的亡魂想进去捡便宜,估计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我对杨千岁笑道:“杨巡查使,那我可就先去忙了,招待不周,可别介意!”

杨千岁见我不愿意跟他一块走,也不以为意,笑道:“让两位先生在鬼市受伤,杨某人已经是心有愧疚。”

“只是邹先生,您若是去西解街,可要小心一下西街的巡查使,咱们都是活人,还算好说话,那位巡查使可是一具僵尸。”

我心中暗凛,脸上却表现的不以为意,跟他道别之后,就顺着街道一直往前。

直到我离开之后,杨千岁才对身边的阴兵说道:“你们两个守在这,若是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我。”

那两个阴兵一言不发,身子已经悄无声息的钻进了旁边的废弃房屋里面。

然后杨千岁才自言自语道:“没理由啊,五色通缉榜上,都是一群无情无义的家伙,你死我开心的那种。”

“怎么会有人奋不顾身的去救另一个人?难不成这年头的通缉犯,全都变圣人了?”

他轻声念叨了几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摇摇头后,很快就消失在了薄雾之中。

却说我顺着街道一直往前,拐了一个弯之后,就到了西街。

跟刚才的街道相比,这里明显鬼影少了很多,街道也短了很多,几乎一眼就能看得多边。

两侧摆摊的亡魂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黑气,有的是戾气,有的则是煞气。单从这一点来看,就知道这些家伙其实都不不好惹,指不定还杀过驱魔人。

看见我过来,一些摊主纷纷用那双绿油油的眼睛看着我,距离我最近的一个家伙舌头吐的老长,嘴里喷着黑气,在那嘿嘿笑道:“驱魔人,你想要买什么?”

旁边一个摊主长着一张马脸,脑瓜上还破了个洞。他冷笑道:“这里的东西可贵,买不起就趁早滚蛋,别耽搁大家的时间!”

我顿时无语了,这还是做生意的样子?

要不是爷们儿真的需要至阳至刚的东西来为常万青拔出诅咒,绝对转身就走,不带迟疑的。

我目光扫过,淡淡的说:“谁有至阳至刚的东西?”

“太阳金蜈的血液,火山里出产的紫色朱砂,或者七魂七叶草都行!”

“如果没有,只要阳气重的东西都可以!”

吊死鬼嘿嘿笑道:“小家伙要的东西倒是不简单,跟我们一群死人要至阳至刚的东西?你买的起吗?”

我毫不客气的骂道:“有东西就赶紧拿出来开个价!没东西,就闭上你那臭嘴!”

“至于买不买的起,轮得到你说话吗?”

那吊死鬼被我怼的怒火冲天,大嘴一张,就露出了满口獠牙。

评 骚动(高干) 小说 第二章

噗呲!

白色长剑被鲜血染红,红色的鲜血将白光染红。

诛仙剑半边剑身从杨太爷胸口穿出。

“噗!”

杨太爷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前推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

强行稳住手上的动作,控制着血剑继续刺向李小小。

可即便他拼死想要控制血剑,但渐渐模糊的意识还是让空中的血剑剑身一颤,险些跌落。

也正是这一抖,血剑速度慢下不少。

“何必呢?”

李小小嘴里轻声叹道,活着真的不好吗?

他迅速转身,一剑挥出,“蓝焰”与血剑相碰,擦出一道火花。

镫!

血剑还是弱了一筹,被“蓝焰”一剑抽飞,撞在一旁的岩石上,啪,化作了一滩血水。

血剑被破,杨太爷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一口逆血涌上,再次喷出。

见此,诛仙剑猛然一抽,一甩,杨太爷在空中跌落。

看着视线里的染血白剑,以及万里无云的蓝天,杨太爷好似看见了小时候的杨忠和他追逐玩耍的景象,看见了自己坐在树下给他讲自己年轻时的故事看见了……

一行浊泪缓缓划过脸颊。

“忠儿,爷爷没能给你报仇,爷爷来找你了。”

心中带着歉意,杨太爷永远闭上了双眼。

冷冷看了这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李小小很平静。

“这是第三条人命了吧?”

心中忆起当初死在自己手上的詹,杨两人,再加上这杨忠的爷爷,自己手上已经有三条人命了。

不经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干干净净,既没有染血,也没有灰泥。

当初手刃詹,杨两人之时,自己便没有丝毫触动,如今看到这具尸体,心中不免五味杂陈。

但是,李小小并没有后悔,也没有任何想要可怜杨家之人的想法,既然选择了这样的路,那便接受这选择带来的所有结果!

挥手收起“蓝焰”,李小小打出一道火决将尸体焚烧殆尽,不留丝毫痕迹。

“看来黑雾沼泽黑雾的消散引来了不少人,我们先回冰墓里吧。”

李小小抬眼望向玄间城方向,蓝色的小点正缓缓向这边靠近。

“有人来了,快走!”

李小小猫着身子快步向着冰墓所在的坑洞跑去。

诛仙剑闻言晃动剑身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李小小灵台。

他浑身的白光太耀眼了,不放便躲藏。

“小姐,有人!”

魏绪龙神色诧异,他们是径直走向这边的,中途也没有被任何东西阻挠,眼下却有人跑到他们前面。

这人不是生活在黑雾沼泽,便是沼泽对面之人!

“这人说不定是邻国奸细,别让他跑了!”

古欣雅冷冷地看着鬼鬼祟祟,想要悄悄溜走的李小小,手中长剑一挥,一道剑气径直袭来,目标正是李小小双脚脚踝。

刷!

听见剑气呼啸的声音,李小小面色一变,直起身子,快步逃走。

“卧槽,这什么眼神,我都这么小心了居然还能发现我的踪迹。”

腾身一跳,躲过剑气攻击,李小小全速向着冰墓跑去。

古欣雅两人一见,相识一眼,迅速追上。

古欣雅不断挥出剑气,皆是瞄准李小小脚踝,膝盖等地,为的就是限制李小小的行动。

李小小暗暗叫苦,这蓝衣女子剑气攻击太刁钻了。

每次他腾身躲过一道剑气,空中一道剑气又已经距离自己仅有咫尺。

李小小脸色一变,翻手抽出“蓝焰”一剑挥出,破掉剑气。

嘭!

剑气与“蓝焰”相撞竟嘭地炸开,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小小身上渐渐结冰起冰霜。

“剑气还有这功能?”

评 骚动(高干) 小说 第三章

王教头略微释放精神之力,百名少年少女皆都感觉背后一寒,一股难言的压抑笼罩着众多少年少女。

很快众多少年少女都停止了交谈,并将目光汇聚到了王教头的身上,他们都明白这是王教头在告诉他们现在需要将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

王教头见所有的少年少女皆把目光汇聚过来,便开口说道。

“你们来到战神殿都是为了修行,可修行不易,前路几多艰辛,到底有多么的艰辛,你们都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我不用多说,也都能了解一二,可我想问一下,既然你们都知道修行路上多艰辛,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执意踏上修行之路呢?”

众多少年少女皆都不言语,因为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什么准确的答案。

有人修行是为了权势,享受那位高权重,执掌他人生命命运的快感;有人修行是为了名誉,享受那万众瞩目,被亿万人所敬仰的快感;有人修行就是为了那一次又一次生命极限的突破,感受力量在增长,世界在自己的眼中变的与众不同的美妙感受。

还有一些人修行就只是为了活的够久,或者说就是单纯的怕死而已,所以拼命的修行,拼命的达到更高的境界,然后获得更为长久的生命;还有一些人修行是为了内心深处不可与外人道的黑暗,但这世间通常是不待见这种人的,所以为了满足自己罪恶的欲望,只好先到达极高的境界,然后能够为所欲为。

当然,还有一些人修行就是为了抵御魔族,是为了心中的热血,是为了所谓的正义与道德,这类人还相当的不少。虽然这类人在某些人的眼中就是傻瓜,但正是这些人,才是人族之所以能够存在至今的根本,没了这些所谓的傻瓜,哪里还有什么人族?

修行的原因是在是太多太多了,这就和一个人为什么还活着一样,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答案,每一个答案都不能说是错的。

这答案是如此之多,甚至少年少女们都不确定自己的答案是哪一个。

自己已经要开始修行了,可是修行是为了什么呢?或者说自己到底是想要什么呢?自己的人生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王教头看着眼前在沉思中的少年少女,不由的想起了年少时本以为未来一片黑暗,结果骤然踏入修行路,自己当时一样是如此意气风发,一样是如此的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但仔细一想前路,却感到一片的迷茫。

“这个问题对你们现在来说是有些太难,你们未经历的有太多了,还未在这人间滚一滚,还未真正明悟自己的本心所在。但是——”

说道这里,王教头提高音量,一脸严肃。

“这个问题现在就去思考一点都不晚,或者说,这个问题将会伴随你们一辈子,在你们的修行路上,你们需要不断的拷问自己,问自己从何而来,问自己将往何去,在一次又一次的回答中,明悟本我,坚定己心,铸造不朽意志。等你们真正踏入修行路,并走出一段距离后就会明白,什么天资天赋,什么神功秘法,什么天材地宝都是次要的,修行路上最重要的永远都是无论如何,哪怕拼死挣扎也要前行的不屈意志。”

王教头有些深沉的说道。

“所谓修行,在我看来,就是在证道,证己身存世之道,如果没有明悟本心,没有找到自己的存世之道,哪怕有再高的境界,也不过是一个空有力量的躯壳罢了,没有道与理支撑的力量就是无根之萍,根本就不可能凝聚精神金丹,诞出本我元神。在魔族看来,那不过就是一个个会行走的人形宝药。”

王教头看着眼前这些个个背景不弱的少年少女,知晓他们的修行路注定要比自己轻松太多,也有更多的机会达到更高的境界,在这之前他对这些少年少女还有一些芥蒂,可自刚刚做出了去往边境军营的决定之后,他便再没有丝毫羡慕,更不会一丁点儿的懊恼。

“我是一个孤儿,自有记忆起便生活在黑暗的角落里,我和野狗争过

文学

食,扒过死人的衣服,还差

文学

点儿饿死过,我曾想过自己这辈子的结局,可能是无声的饿死在某个角落,可能是被人打死,也可能是得了什么病死,直到我遇到了师父。”

“我师父就是一个散人,境界还没我现在高,整天东跑西跑就想着能有什么奇遇,然后一飞冲天,过上人上人的生活。我曾经问过师父,问他为什么会收留我。我师父向我解释,说是那天他修为有所突破,闭关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没什么别的心思,收留我单纯的就是那天他高兴。”

“自从收留我之后师父就很少到处跑了,但到了我要修行的年岁,师父就开始烦躁,他自己的修行都不怎么样怎么能使我好好修行呢?进战神殿?师父他想都没想过。进兵营?师父他在军营中没什么人脉,怕我被当做炮灰,死的比他还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