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乱小说总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一章

第二天,许昕柚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居然已经十点了,她很少睡到这么晚才起床。

洗漱之后走出房间,第一眼就看到喻炀一头发柔顺的搭在额前,穿着白衬衫居家裤站在开放式厨房中。

喻炀一笑着对她招招手,“醒了?早餐已经做好了。”

许昕柚还穿着睡衣,脚下踩着拖鞋蹭了过去,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三明治和奶昔,还有一小碟水果。

她轻戳一下喻炀一的腰侧,引来他的注视,小声的抱怨着:“都怨你,我都越来越懒了,以前这个时间我都已经跑完步了。”

听到这话,喻炀一愣了一下,随后勾着眼尾笑了起来,他抬头瞥了一眼架在一旁的摄像机,一把拉住许昕柚的手将她带到一个摄像头完全看不到的角落。

许昕柚被他拉着向前踉跄了几步,还没站稳就被揽住腰,整个人都被喻炀一摁在怀里,他的手很自然的关掉了两个人的麦。

下一秒,眼前黑了下来,熟悉的温热气息覆盖上来,许昕柚本就还没清醒的大脑瞬间被搅得混沌一片,只能依附于抱着她的人,被迫承受着热情。

过了好一会儿,当许昕柚的眼尾染上红晕,有些受不住的轻推着喻炀一的肩膀,他这才后退一步,低头看着许昕柚水盈盈泛红的唇瓣又低头轻啄了两下。

许昕柚小小的喘息着,瞪了他一眼有些不明白他大早上发什么疯,“你怎么啦?”

喻炀一餍足的勾了勾唇,用手指轻轻按了一下她的唇角,声音带笑:“早晚吻。”

许昕柚的气息还有些不稳,她又气不过的戳了戳喻炀一的腰侧,却被他抓住手放在唇边请啄了一下指尖,被亲吻过的手指猛地一抖连忙抽了回来。

等过了几分钟缓过来之后她才重新走入镜头之下,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们一会儿要去哪呀?”许昕柚看了看外面依旧炎热的天气,突然没了干劲,“感觉外面好热啊……”

喻炀一对她眨了眨眼,“今天的行程你肯定会喜欢的,我们可能要在外面住一个晚上,记得收拾一下东西。”

许昕柚看着他神秘的表情也没有再问,默默的在心里猜测着这个惊喜。

早饭结束后,许昕柚将要带的东西收好,坐在梳妆台前涂着防晒霜,虽然她平时喜欢素颜出门,但是防晒霜却是一定要涂的,而且每一次都要涂很多很多。

专注的她丝毫没有发现喻炀一倚靠在门口看了她好久。

喻炀一突然开口道:“我帮你化妆吧。”

许昕柚笑了出来,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你会化妆吗?听罗哥说你都逼走好多个化妆师了。”

喻炀一走过来靠坐在梳妆台上,“简单的我还是可以的。”

他低头看着梳妆台上的口红,动作顿了一下,过了几秒蹙了蹙眉,“这不都是一个颜色吗?你买这么多一样的做什么。”

许昕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有一样啊,这个是番茄红,这个是砖红,这个是西瓜红,都不一样的。”

喻炀一的手指在这些口红上轻点了几下,最后选了一只番茄红,“这个了。”

许昕柚有些意外,“这支是我最喜欢的,你的眼光很好哎。”

喻炀一得意的挑了挑眉,“那是自然,你别动……”

他右手拿着口红,左手轻轻抬起许昕柚的下颌,微微俯身凑过去。

许昕柚也格外的配合,乖乖的仰头,看着他此时认真的表情。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许昕柚的眼神格外专注,被这双琥珀色的桃花眼盯着看,喻炀一的手顿了顿,无奈的叹了口气。

下一秒,眼前被掌心覆盖,她没有挣扎,只是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卷翘的睫毛在喻炀一的手心划过。

喻炀一一手捂着许昕柚的眼睛,另一只手认真的帮她涂着口红,虽然动作生疏但是涂得还算顺利。

“好了,你看看吧。”

眼前重见光明,许昕柚照了照镜有些惊喜,“还不错哎,喻师傅的手艺不错啊~”

喻炀一依旧靠坐在梳妆台上没有起来,笑道:“没有奖励吗?”

许昕柚歪头看了看在喻炀一身后的摄像头,这样的角度摄像头,她只要微微往前面站一点拍不到她了。

她突然甜甜的笑了起来,在喻炀一毫无防备的时候凑过去在他凸起的喉结上亲了一下,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口红印。

在喻炀一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许昕柚迅速离开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出发吧~”

喻炀一伸手摸了摸喉结,深沉的漆眸变成无奈的笑意,在心里暗暗的记了一笔。

总会讨回来的。

当两个人到码头的时候,直播也正式开始。

许昕柚今天穿了一身黑白吊带波点裙,格外的显身材,头上戴着一顶草帽和一副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而喻炀一在她身后换一个花衬衫,手中提着两个人的行李。

看着停在岸边的巨大豪华游轮,弹幕讨论起来。

【哇!今天是豪华游轮一日游吗!节目组也太富了吧!】

【哈哈哈我怀疑这个项目是喻哥自己掏钱,为了给柚柚一个惊喜,看柚柚的表情就知道毫不知情啊!】

【哈哈哈哈喻哥和柚柚看上去好像出门旅游的大小姐的保镖啊!笑死!】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二章

什么意思,她是说自己像疯子?

他哪像疯子了?

苏乔看出了他眼底的意思,撇了撇嘴,哪哪都像疯子。

懒得再理他,转个弯继续走。

“不准走。”

“你刚才说我没有一点吸引力?”

夜少玄这会心里正憋着股气,又怎么可能让她这么走掉?

历来都只有他气人,还没有人能气到他的,更没有人在惹他不开心后,能若无其事地走掉的。

这回苏乔的手臂被抓住了,她不得不再次转过身来。

“你很壮吗?”

“你有八块腹肌吗?”

连八块腹肌都没有,你哪来的吸引力?

“我……”夜少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

八块腹肌,他还真没有。

但……

“我虽然没有八块腹肌,但我这也不算瘦。”

对,就是这样。

他虽然不是那种非常壮实的身材,但是他也不瘦。

凭什么有八块腹肌的男人才有吸引力?

苏乔皱起了眉头,眼中是明晃晃的嫌弃:“就这,还不瘦?”

夜少玄眉头也拧紧了。

他怎么就算瘦了?

他这身材是正常男子的身材吧?

不对,是比别的凡夫俗子要挺拔得多。

“你手臂上有硬硬的,鼓鼓的肌肉吗?你能一手提起上百公斤的石墩子吗?你的皮肤是健康又有魅力的古铜色吗?”

苏乔还嫌打击得不够,继续不遗余力地反问着。

夜少玄捏了捏自己的手臂。

硬硬的,鼓鼓的肌肉好像也没有,至于单手提起上百公斤的石墩子……

他能一掌轰碎它,不是更厉害吗?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厨房的刺激 第三章

叶田卓第二天去找郑先生,打铁要趁热。

王美立也在,叶田卓这次重新打量他,越看越觉得这人太好了。

他格外热情,先说自己爱好,这样才能有共同语言。

说他去过哪里,说起来头头是道,用他的观点和眼光来说。

郑先生和他谈的热火朝天,王美立偶尔说上一两句,听到他他也去过的地方,会多说几句。

叶田卓聊了一个多时辰,茶也喝了两壶当着王美立的面,不好问郑先生。

有个人来找王美立,他说有事先出去一下,很客气的挽留叶田卓。

叶田卓毫不客气的说道:“你去忙你的,我陪郑先生中午一起吃饭。”

王美立说道:“那就多谢你了,中午我回不来你们俩先吃。”

叶田卓像主家似的很热情,殷勤地把王美力送出门。

因为他对人一向如此热情,郑先生也没有多想,还觉得这个后生真是不错没有一点儿官家子弟的架子。

俩人回了屋坐下继续,难得遇到一个彼此都是爱说话的,又听得懂的,郑先生很愿意和叶田卓交谈。

他说道:“今天我请客,本来昨天我请客,可是付东家硬是没让我付账,我怪不好意思。”

叶田卓说道:“那有啥不好意思,你大老远的来了,是客。我表嫂这个人很爽快,大气,不亚于男子。”

郑先生点头道:“对,我头一回见她的时候,虽然她穿着男装,就觉得妇人中难得有这样的女子。”

俩人说了一会话,叶田卓把话题拐到王美立那,说他和王大哥很有缘分。

之前他父亲在凤阳府当知府。调往应天府之后,是王大哥的父亲过来接任。没想到认识了是朋友,反而不是在凤阳府。

郑先生也觉得的是,说道:“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奇妙,你说我和他这么大老远的在南方认识,之后又认识你们。而他又和认识你岳父家的人,又是付东家的亲戚。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叶田卓道:“对对,是我们人把世界连起来。不过我觉得挺奇怪的,我听我表嫂说王大哥目前还是独身一人。他们王家也是个大家族,王大哥十分优秀,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成亲?我表嫂说王大哥肯定是心里有个人,用情至深。宁可孤单也得用这份心来怀念这个人。”

郑先生扑哧一声笑了说道:“妇人总会在意这个。王兄弟并不是因为这个而不成亲。”

叶田卓问道:“咋啦?难道身体有毛病?”

郑先生瞪了他一眼说道:“这个话可不能胡说。”

叶田卓赔笑道:“是我说错,我这人嘴快,因为这个我爹总训我。”

郑先生觉得应该为好兄弟正名,解释道:“王兄弟身体一点毛病没有,他就是要求太高。”

叶田卓问道:“要求太高?他王家的门第……要比他王家的门第还高的,难道想娶岑家的?”

郑先生摇摇头道:“倒不是这个,你看他是在意门第的人家吗?他是想娶一个情投合意的女子。让我说你不给人家机会哪里知道会不会情投合意?”

叶田卓说道:“正经家女子谁给他机会呀?那不是登徒子吗?”

郑先生一摊手道:“可不是嘛,所以他就到现在还没成家。我这次来还劝他,不行我在辽东给他介绍一个。我家里亲戚多,我照着他想要的模样,帮他找几个,到时候让他见一见,看中哪个娶哪个。”

叶田卓好奇问道:“他心中的模样是啥样的?莫不成想找貌美如花的女子?”

郑先生说:“俗,太俗。要是找貌美如花的,不能说满大街都是,到哪都能有一两个出色的吧。王兄弟是想找心意相通的人。他说是不是他心中的人,看一眼,说两句话,就知道了。”

叶田卓说道:“真是个怪人,难怪我表嫂说像他这种高人,内心是孤独的。宁缺勿滥,宁可自己孤独享受孤独的美丽也不愿凑合。”

郑先生一拍,巴掌道:“哎呀,付东家这话说得好,说的就是王兄弟。”

叶田这呵呵笑,道:“我表嫂书没读多少,但是有的时候说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非常的认同。”

郑先生说道:“对对,我发现就是这样。只可她家的豆东家有点……”

那个意思是有点配不上。

叶田卓说道:“夫妻俩的事,外人看没用,人家合得来,过得好就行。就像王大哥,作为外人还有他们家的人肯定觉得很多女子都和他挺般配的,但她他自己不接受,有什么用?”

郑先生叹口气,又摇摇头道:“真拿他没办

文学

法,要不直接当和尚去算了。”

叶田卓说道:“那可不行,当和尚多没意思,不能吃肉,将来要是遇遇到合心意的再还俗?累不累呀?”

叶田卓和他东扯西扯,然后拿出一篇文章递过去,“郑先生,你看看这篇文章,我父亲说写的好,让我背下来。郑先生也知道我在学问上头不行,没觉得哪里写的好。所以今天拿过来让郑先生看看。”

郑先生接过看了一遍,又重新看一遍,拍了一下桌子道:“好!写得好。这是今年哪个俊才写的?”

叶田卓说道:“今年没下场,只是按着今年的考题写了一份,我爹看了说写的好。”

郑先生摇摇头道:“可惜可惜,这样的文采,应该下场一试。”

叶田卓说道:“或许人家还想再磨练几年。”

郑先生又从头到尾看一遍说道:“能否留下来,回头我让我王兄弟也看一下。”

叶田卓说道:“好呀,不过这是我悄悄拿出来的,千万不要外传。”

“明白,等看完之后还给你。”中午俩人出去吃饭。

叶田卓对应天府吃的地方熟悉,没去多远,就在附近找了一个很有特色的小吃请郑先生吃了一顿。

说他有空的很,要是想去哪里吃饭随时找他。

叶田卓美滋滋地回家了,本来他想直接向郑先生打听,后面想了想,先不用,让他们看看大姐写的文章再说。

回到家,看到一个人,惊喜坏了。

“媳妇回来啦,哎哟,我的大闺女,快让爹抱抱。”

冲过去就从叶姨娘手里抱过孩子,不错眼的看。

像他。

哎呀,看着这个大闺女心都要化了。

头都不抬的问道:“咋没提前说?我天天都盼望着。”

陶桂菊说道:“是顾公子不让说,他说有他在肯定把我们母女平平安安送到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