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 第一章

《邪骨阴阳》在今天就要完结了,整整四百六十天。

它是我的第一本书,在我心里占有着最重要的位置。

在这一年多来,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走到哪里,会有多少人喜爱这本书。

甚至到现在这一刻,我甚至不知道还有多少爱它的读者陪着我,陪着邪骨走到了这里,

看见我留给你们的感谢信。

这封感谢信,我想了整整三天,不知道该如何落笔,又觉得无论怎么表达都有些轻。

我曾无数次在作家的话里说过,我感激你们为我投的每一张票,每一个留言,每一个签到,

没有你们便没有这本书的今天,在这里,仅代表这一本书,再次和你们说一声谢谢。

在这一年多的途中,我不仅一次的迷茫过,甚至有的时候找不到方向。

你们给我的建议和批评,鼓励与期待,我都有认真再看。

之所以没有一一的回复是我怕辜负了大家的那份心,我知道我做的真的不够好,

需要改进的地方又特别的多,是那些可爱的人不断的给我包容,给予这本书无限的宽待,

这书里的感动也好,欢笑也好,泪水也好,遗憾也好,都将在今天全部终结。

遗憾有太多,但是自己也学会接受遗憾带给我的警醒。

那些错别字,那些词不达意,那些少的

文学

可怜的日更字数,还有许多许多自己还没有表达出来的文字。

都只能留在心里了,希望以后还有更多的机会说给你们听。

以前遇到逆境我会选择逃避,但从此我愿意在逆境中成长,我记得有个人问过我,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 第二章

身为乱古大帝生命末期后,收取的一只灵兽宠物,它对于乱古大帝的事迹很清楚,在乱古大帝所处的那个年代,成仙路早已闭合,那个时间节点下,根本没有再开启的希望了!

而乱古大帝却在那种情况下,托着苍老帝身,选择再战成仙路,结果可想而知……

“不,我相信大帝一定还会再现的,在这世间没有任何事情,力量能够击败大帝的,我料想他此刻真身一定已经身处在了古老仙域之中,他日我们还会再见的!”老鹤情绪波动剧烈,不断喃喃自语道。

对于乱古大帝,老鹤有着太深的感情与羁绊,就等同于黑皇对无始大帝一般,只是在遮天世界中,乱古大帝太过神秘与低调了,不限于世,不为世人所知晓罢了。

“还有你,林昊,既然你能够深入大帝秘藏地,那就说明大帝已经真正认可你了。”

“不管你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但你与我乱古一脉已经存在着某些大因果了,但愿你能够与这一辉煌大世中,强势崛起,将大帝的道统威名传播出去。”

“大帝一生太过悲苦,凄凉了,昔年他所在的那个年代,更是被……”说到这,老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变得显得极其忌惮,不愿再多提及了。

“放心,我会尽力的。”林昊点了点头娃,老鹤的种种举动,他都看在眼中,这也进一步验证了林昊心头预想。

人族这位乱古大帝身上,真的藏有太过的古老辛秘了,似乎涉及到了更高层次的力量博弈,而这头老鹤也知晓了部分古史真相,但它却非常忌惮,不愿多言只言片语。

林昊也没有在继续探究了,他坚信只要自身实力够强,终有一日,一切古史真相,也都将会被揭露开来的。

最终在老鹤的目送下,一道神虹冲霄而起,承载着林昊与紫霞极速离去了。

期间林昊也曾主动开口,想要邀请老鹤进入玄黄界中,可惜后者却是摇头拒绝了,老鹤一生忠于乱古大帝,哪怕是寿元即将走到尽头,他也想继续陪伴在乱古大帝遗迹地,不愿离去。

对此,林昊也有些无奈,不过在离开前,他也留下了部分不死神药灵果,以及诸多神源灵粹给这头老鹤。

相信有了这些天才灵粹加成,老鹤应当还能够多活出一些寿元,未来或许真有一天能够得见到真正的乱古遗迹复苏!

随后一两天时间,林昊带紫霞横渡虚空,从北原重新返回了东荒大地。

很快,林昊也知晓了在此之前东荒所发生的诸多大事件,其中不但包括了北域太古万族复苏,更有远古杀手皇朝等各大黑暗势力纷纷显露出来。

其中最让林昊关注的是,荒古禁区下,又有了可怕变动!

在半月前,太古万族气势汹汹,欲征伐人族诸圣地势力之际,早已经沉寂无数年的荒古禁地下方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气息。

在其深处,依稀有着一头惊天动地的巨大魔影复苏,吞吸日月,矗立天地,散发着不可匹敌的恐怖能量。

一时间,整个东荒大地都被震动了,无论是太古万族,人族诸多势力也都紧张不已,纷纷动用各种秘法,以及古器想要探寻荒古圣地之辛秘,可惜都没有任何收获。

其中也曾有一大太古王族中,有超级强者复苏,以分身驾驭着一宗古宝,闯入荒古禁地,结果顷刻间便被那浓郁的荒芜之力给吞食个干净。

哪怕是一尊即将跨入圣级领域,将要成圣做祖的超级强者,在荒古禁地那等绝地中,也根本撑不过一个妙,甚至连荒古禁地最外围地带都无法踏足就此陨落了。

至此,整个东荒大地上,都人心惶惶,很多势力以及无数修士,都担心荒古禁地内,那疑似古代至尊级的无上存在,会出世,掀起有一场黑暗血劫。

在这等压抑可怕的氛围下,东荒大地也变得极其沉闷了。

不过好在十几天过去后,荒古禁地内虽已经无比神秘与可怕,但众人预料中的大灾劫并没有发生,相反那环绕在荒古禁地四周的恐怖荒芜力量,也渐渐开始消散了。

而一些大势力也惊奇发现,在荒古禁地九座圣山之上,有着惊人的圣药气息在弥漫,圣光澎湃,那赫然便是传说中的九妙神蚕药!

除此之外,在那九座圣山下方,还浮现出了一个神秘的五色祭坛,它通体在放光,伴着浓郁的虚空能量涟漪在震动,根据一些顶级圣地老古董推断,那座五色祭坛,极有可能是某一种无上大阵,与域外星空相链接。

在这种暗流推动下,整个天下更加躁动了,无数修士与势力对于那传闻中的不死神蚕药,以及神秘的五色祭坛传送阵,都极其感兴趣。

甚至连血凰山,火麟洞,原始湖等太古皇族,都对这株不死神药充满了觊觎之心尤其是神蚕岭,更是不惜将一些封存在神源的绝世强者都给请出来了。

在那遥远太古时代,不死神蚕药本就是他们神蚕一族的古皇所掌握的神药,现今却飘落在了荒古禁地之中,在这种情况下,神蚕岭这一大皇族当然是迫不及待想要将其取回。

在这种大势推动下,荒古禁地也成为了天下焦点,近一个多月来,可谓是汇聚了天下风云。

与此同时,太古王族以及人族年轻代顶级天骄之间,也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几大古皇血脉了,那可是无尽岁月前,太古皇亲手封存下来的逆天子嗣,无论是血脉之力与根骨都算是当世之中最强了。

而反观人族,在这一大世中,虽人杰辈出,惊才绝艳者,不在少数,但真正能够与其媲美的,却是少之又少。

“什么,叶凡以及与原始湖的强者交手了?”当林昊带着紫霞走入北域一座古城之后,便遇到了该古城中荒古姜家的一处据点长老,从对方那里得到了一则确切情报。

“没错,当今大世争锋,各路逆天妖孽扎堆,真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可怕时代啊,连当世圣体也有强敌!”

“叶凡小友与那原始湖的古皇子嗣元古激战数百回合后,平分秋色,后期由于暗中一些神秘势力的干扰,此番顶级天骄战,也被迫中断了。”

荒古姜家的长老,感叹道。

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 第三章

罗南确信,他的思维方式起了变化。

放在以前,他多半……事实上就是采取了更保守的策略,把姑妈一家人隔绝在与里世界相关的信息流之外,只想着让亲人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更远一些,不至于让他们担惊受怕。

事实证明,这种保守策略没啥子用。

随着罗南在里世界的地位水涨船高,对各方势力的影响越来越大,各方力量作用之下,那份人为的信息大坝脆弱不堪,大水漫堤,姑妈一家该知道的,还是会知道。

更不用说现如今,全球普查的事情、瑞雯的事情、荒野十日的事情……还有其他或明或暗的事情堆积在一起,相当一部分已经渗透到家庭生活之中,就是想堵也堵不住。

当然了,罗南的思维模式转变,倒也不至于那般被动。

他自行忖度,促成他转变的关键因素,倒像是运用“磁光云母”那套与人类截然不同的感知体系,持续观察并思考得多了,使他愈发明确:

感知、体验、经历的广度与深度,以及对应的思考能力,对于生命成长进化的关键作用。

在未来高速变化的时代中,保护过度形成的信息遮蔽,以及相应而来的“发育不全”、“进化无力”等问题,可能比直面困难和灾难,还要造成更大的伤害。

家里几位,姑父姑妈毕竟是成年人了,早年也经过爷爷那一波风浪,有心理准备,也有经验;莫雅这些年搞地下乐队,还在娱乐圈厮混,见多识广,又多少知道点儿情况,也不用担心。

剩下就是莫鹏,年龄和罗南差不多,又是在寻常的学生圈儿里,面对突如其来的信息风暴和环境突变,大约是耐受力最差的一个,当然也就是最需要改造的那个。

至于不习惯,一来二去总会习惯

文学

的;再怎么不适,总比事到临头,还混沌懵懂来得好一些。

莫鹏是这样,家里的亲人是这样。推而广之,地球上的茫茫众生,亦是如此。

更复杂的问题,还在前面等着他呢!

罗南习惯性地进入了长考模式。

承载他们的商务车,也在稳步行进。

正常的磁轨载荷有限,像这样的中大型车辆,都是会自动调整到公交专用道上,相对来说倒是更顺畅一些。而且这部高级商务车内设极佳,对坐的航空级商务座椅,体感舒适,已经在豪车上用烂了的星空顶,如果不细看,感觉也还不错。

一切都很妥帖,但罗南不说话,这里的氛围就有些奇怪。

遇到这种情形,席薇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

她凭借女性的优势,主动打破了沉默,:“罗先生,来之前我听楼少讲过,今晚上聚会,是因为瑞雯的事……”

罗南回神,点点头:“对的。”

“是要打下当前的热度吗?怪可惜的。”作为娱乐圈人士,席薇本能就对热度和流量有追求。

“不,恰恰相反,我和瑞雯都需要热度。”罗南给出明确答案,不介意与这位女明星就此进行交流。

席薇下意识看了身边的何东楼一眼,这和她先前接收的信息有差异。

何东楼也很意外:“咱们不是让晁五他们按着那些资源吗?还有后续?”

“在考虑……”

罗南正要再说,有电话打进来。看了下来电显示,便稍抬手示意,随即接通:

“雷子?”

薛雷的叹气声从那边传过来,还有大量的杂音:“你们还没到吗?除了平哥,这边我一个认识的都没有……”

这段时间,薛雷正处于修行的一个比较关键的阶段,平常都深居简出,凝神养气来着。

今晚叫他过来,是考虑到晁五那个圈子,都是实战格斗的拥趸,有个专业人士,能够更好地对接。

看来这种场面还是……

“没关系,再亮一轮拳头大家就都认识了。”谢俊平的嗓门突兀地杀进来,提得很高,后面还跟着哄笑声,看上去气氛倒不错。

还有人嚷嚷:“老子不服,玩什么虚拟实境,铁笼搭起来没有!”

“开始得这么早?”

车厢这边,何东楼听到这些声息,有些奇怪。像他们这帮年轻人的聚会,基本上都要到九、十点钟之后才算正式开场,有时甚至下半夜才算进入正题,去年年底的“盛筵”就是如此。

此前也就是大家见见面、认认人、聊聊天、最多玩几个暖场游戏……

现在看来,气氛是提前轰起来了。

“老司,再快点儿。”

前排临时充当司机的保镖老司应了声,车子的速度提了起来。

薛雷对那边的气氛还是不怎么适应,应付着笑了两声,又往僻静的地方躲,继续与罗南交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