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看我是怎么c哭你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第一章

这顿饭,荆哲吃的还算老实。

而且别人聊天他吃饭,转挑带骨头的硬菜,大快朵颐,双手并用,吃的不亦乐乎。

旁边的初夏瞥了他几眼,心里叹息:穿的不差,长的也好,怎么就这副吃相呢?

估计是惊鸿将军的穷亲戚吧?

一定是了,嘴里吃着,手上拿着,眼神还直勾勾的盯着我面前的鸡腿…

看他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可惜可惜!

荆哲倒是不知道初夏对他的评价,也没心情知道,因为他此刻的注意力除了在肉上,其他的都在柳惊鸿和女皇身上。

秀色可餐,大致如此。

特别是那女皇,虽然对荆哲的态度很冷,但人家长得漂亮啊,尤其是那股御姐风,是荆哲之前从未体会过的,这更是让他向往。

由此不得不说男人就是犯贱,人家越对他冷面相迎,他还越眼巴巴的凑上去…

美其名曰,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

不过,荆哲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总是吃一口肉,然后用余光偷偷打量一番。

送别宴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临近结束的时候,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

这人对荆哲来说也算熟悉,正是曾经跟着柳惊鸿去邙山和京州的副将王德。

进屋之后他也发现了荆哲,愣了一下,随后跟荆哲点点头。

“将军,不好了!”

王德慌慌张张道。

“出什么事了?”

“西疆蛮夷又攻过来了!”

“哦,这事啊,之前不就猜到了吗?”

柳惊鸿淡声说着。

每年一入冬,西疆蛮夷总要在梁州城外攻几次的,而今年因为月瑶女皇带兵突然加入,把西疆蛮夷打了个措手不及,直接退回了十里河。

而以柳惊鸿的经验,她猜到西疆蛮夷空手而归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休整一段时间之后肯定会卷土重来,并且也告诫了手下的铁骑们,不能掉以轻心,还要多加防护。

这事她早就交代过王德了,只是没料到西疆蛮夷这次出兵会那么快而已,对于身为副将、跟在她身边也算见过大场面的王德会这么慌张,她还是有点不解和不满的。

这时,月瑶女皇放下筷子道:“惊鸿将军,正好本王也未离开,要不就让惊鸿铁骑跟我们的月瑶军一起,再打他们一次?”

这次从月瑶国过来,月瑶女皇带着的都是月瑶军的精锐,所以才能把西疆蛮夷打退。

既然已经撕破脸,她不介意趁着还未离开梁州再跟西疆蛮夷再打一次,更何况还是跟惊鸿铁骑一起,正好让这些月瑶军跟着惊鸿铁骑学习一下作战技巧,涨涨经验,毕竟这种机会难得。

柳惊鸿笑着摆手:“女皇太可气了!你们已经在梁州耽搁了这么长时日,而西疆蛮夷哪次攻打梁州都要持续少则四五天,长则十天半月。女皇若是留下,怕是年前都赶不到京州了!”

月瑶女皇听完,果然沉默。

月瑶国和西疆国因为地处安国以西,跟安国的风俗有些差异,她们那里并没有新年一说,但却知道新年对安国的重要。

她这次还特意带着月瑶特产,准备趁着新年的时候送给安帝,正好商讨和亲事宜,若是年前赶不到就坏了!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第二章

陈子龙专心于农业,对于几位所说的水泥不甚了了,好奇地开口询问。在得到了解答之后,不禁眼睛一亮。

“不怕水冲刷,粘合青砖还很牢固?!这是好东西呀,辽东建设正能派上大用场。”

陈子龙扳着手指说道:“铺路可以吧,盖房可以吧,兴修水利更没问题吧?这不就成了嘛!待某向巡抚大人推荐,他也定是喜出望外。”

王季重眨巴眨巴眼睛,试探着说道:“吴大人能给我等委个官职,去辽东效力?”

“只要吴大人上奏,万岁定会允准。”陈子龙信心十足地说道:“对于重建辽东,万岁是全力支持。吏部诠选的官吏,还要吴大人点头,才能接收任命。”

徐孚远等人互相看了看,还没最后拿定主意。

关键是这个科学院的定位比较特殊,他们虽然也有品级,但上面归哪个部,还真是不清楚。

皇帝也没把科学院归到官僚体系,给专心科研的人员品级,也是适应当时社会的价值观,更好更多地留住人才。

当然,如果派出,也不会是政务官员,而是类似于专家这样的性质。

“明天先问问孙大人。”王季重不太确定地说道:“以什么职务,什么身份去辽东,总得打听清楚才好。”

众人觉得这是可行办法,便甩开这个话题,随意地谈笑起来。

辽东平定,既是国家之福,也是百姓之幸。

从小的来说,辽饷不收了,平头百姓少了负担,又能过上太平日子了。从大的方面讲,多了很多官员的职缺,多了能开发耕种的大片土地。

尽管皇帝认为要循序渐进地往辽东填充人口,进行有计划的开发。

但该做的工作还是都做了,迁入关内的辽民完全凭自愿是否归乡,朝廷则出台政策尽量提供保障。

三年无息贷款,每家可申请的上限是三十银元;耕牛、农具、种子,官府按价赊给农户,三年还清……

你要觉得有这个偿还能力,那你就返乡领地耕种。第一年免赋税,第二年收一半,第三年才正常收取。

朝廷能推出这样的优惠政策,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甚至于,辽东恢复重建的花费,并不比战争时要少。

没办法,一下子又多出了几十万被解放的辽民,都没什么财产,嗷嗷待哺。

皇帝已是搅尽脑汁,把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上了。新任辽东巡抚吴用先,这几日更是忙得脚打后脑勺,为年后上任做着准备。

这不同于到别的地方走马上任,机构完全,人员齐备,只是缺他这一个上官。

辽东新复,几乎就是啥也没有,他要带着一大票官吏去管理陌生的地方。尽管也有一些象王一宁这样的辽人相助,但到底还是太少。

到了辽东,要先安顿下来,然后就是统计人口,丈量土地,给辽民划地建册,分发贷款、耕牛、农具、种子等等,可谓是千头万绪,繁杂之极。

好在皇帝已经帮他做了很多的工作,重建计划列得周详,从各部抽调的官员也都是精干,考评甚佳的。

对吴用先的支持,皇帝也是不遗余力,要人要钱要物,能满足的就不拖拉。

吴用先刚送走了几位一起议事的辽东新官员,就收到了宫人送来的皇帝赏赐,一盒百年老山参。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第三章

在通向上方大厅的一处平地上,江金富停下了脚步。

“高大寨主,你的人只能留在这里,前方是我桃花岛山寨聚义大厅,他们不能前往。”

高慕青道:“那是自然,我命他们留在此处便是。我只带数名随从押解林觉便可。”

“多谢包涵,请随我来。”江金富点头道。

高慕青下达命令,随行百人留在原地,只数名女卫押解林觉随行。在石阶两侧排列的海匪举着的火把照耀之下,一行人拾阶而上走向高处。片刻之后,前方开阔之处一座巨大厅堂的轮廓显现。大厅前火把点点,篝火熊熊燃烧,似有数千人马在此列队,场面甚是壮观。

“海上无风时。”一群人拦住去路,高声大喝。

江金富喝道:“波涛安悠悠。”

“来者是谁?”

“是老子,还能是谁。钱康,还不去禀报岛主,我带着高大寨主来了。”

“原来是少岛主,属下马上去禀报。”前方十几人迅速散开,飞奔往大厅内禀报。

林觉心中苦笑,海匪们居然还有口令,到是挺有组织性。这还罢了,这口令居然是两句诗,这更是让人大跌眼镜。不过林觉此刻倒并不在意这些,即将要见到海东青,自己这条命能否活过今晚,这才是最该担心的。

通禀之人很快回来,高声道:“岛主和诸位头领请少岛主带他们进大厅去。”

江金富答应一声,举步向前。高慕青吸了口气,阔步跟在他身后,一行人穿过广场上虎视眈眈的数千只眼睛,穿过一座座燃烧的篝火来到聚义厅门前。

透过大敞的厅门,可见厅内灯火明亮,十几只大铁锅排成两排熊熊燃烧

文学

,照亮了旁边数排大椅上高高低低坐着的人脸。高矮胖瘦美丑凶恶,这些桃花岛山寨的海匪头领们形貌各异,但他们此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扭着脖子看着门口,眼睛里闪烁着凶光。

高慕青缓缓走进厅内,在一干头目们凶恶的目光中缓缓走向远端那个全身漆黑,几乎全部隐没在黑色大椅中的人。那是山寨的第一把交椅,上面的那个人也必是海东青了。

“龟山岛大寨主高慕青见过江岛主。”高慕青微微一福,沉声说道。

“哈哈哈哈。”毫无来由的响亮的笑声响彻耳鼓,刺耳难听。坐在椅子上的海东青大笑着站起身来,手臂一抖,将黑色大氅抖落在大椅上。一旁的喽啰忙伸手撩起,搭在自己的臂弯处。

“高大寨主,你还真的来了,你胆子不小啊,敢来我桃花岛上。嘿嘿,你便不怕么?”海东青哈哈笑道。

高慕青淡淡笑道:“我怕什么?”

“怕什么?哈哈哈,我是海东青,你不怕我吃了你么?”海东青大笑道。

数十名海匪头领纵声大笑,七嘴八舌的附和。

“咱们岛主吃人可不吐骨头,你这细皮嫩肉的,怕是渣滓都剩不下。”

“这女人怕是不知道我岛主威名,也不去打听打听。”

“这般水灵的女子,咱们岛主未必肯吃了你,或许你收你做个压寨小妾。”

“……”

高慕青蹙眉冷声道:“我听人说,桃花岛山寨的兄弟义薄云天,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我常叹息我龟山岛山寨的兄弟不如你们,但今日看来,却是些口舌轻薄之辈,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什么?好胆!敢骂我们。”

“宰了你,信不信?我们可不管你是不是女人,咱们这里绝不会怜香惜玉。”

众头领闻言七嘴八舌的

文学

喝道。

海东青摆了摆手,众人当即噤声。

“高大寨主倒是颇有些女中豪杰的气概。但你敢来我桃花岛山寨之中,这胆子未免太大了些。就凭咱们联络的那封信?我叫你来,你还真的来了。”

“为何不来?一来,我相信江岛主是英雄人物,说话一言九鼎,江岛主邀我来,我自然要来。二来,我是跟江岛主商议正事而来,咱们都是绿林同道中人,难道还用担心么?这第三么,江岛主杀了我,对你并无什么好处。”高慕青脆声道。

“嚯。好伶俐的一张嘴。哈哈哈。果然是龟山岛的大寨主,见过大世面。然而,你的这些话对我可没用,今日你既来了,咱们便一笔一笔的算账,有一笔算一笔,总之要算的清清楚楚。哪一笔账该还,你就必须还。我可不会欺负你,传出去会被天下同道笑话,但该你负责的事情,你却也别想逃了。”海东青沉声喝道。

“对对对,一笔笔的算账,莫想蒙混过关。”首领们鬼哭狼嚎的叫道。

高慕青冷笑点头道:“好,那咱们便一笔一笔的算。该我还的,我自还帐。该江岛主的,江岛主可也不要赖账才是。今日公公平平,开诚布公,谁也别玩心思,站在公道上说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