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 第一章

天气暖和以后,老赵的天人府给人的感觉就愈加舒服起来。

所以吃过饭之后,柯子一行人也没离开,在院子里凑堆喝茶聊天。

这里环境多好,深处古代园林之中,明知道外边就是喧嚣都市,可是大伙儿却独享静谧,想想都觉得舒服。

聊天的内容也不限,从自家几个公司的发展情况,扯到技校或者小六那边医院发生的某件小事儿,也可能下一刻话题一转就变成了世界形势,又或者忽然谈起来京城里的某个八卦趣闻……

刘大东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刚有人提到公司某个事儿,他正挖空心思应该如何如何?还没想好,那边大伙儿的话题已经变成谁最近换了个车,结果脑子里还没回忆起那车到底什么模样,人家已经又开始谈论起飞洲某地打仗的事儿……

没过多久刘大东明白过来了,自己就不该带脑子来聊天。

这么说也不对,确切说应该把脑子放一边,大部分时间不必用,需要的时候提过来用一下就可以。

就比如正谈国际形势呢,忽然有人就扯到了多年前的战争,提到了那时候打过仗的某位老人家,接着就有人提出来了,网站做公益还不够,要把之前提过的帮助某些地区经济发展的事儿,也认真抓起来。

之前提过的帮助经济发展,差不多就是像柳清影老爸建的咸菜厂那种。

现在重提这件事,一个是因为某些地区,甚至还没老赵和柳清影老家的那条件,想发展更困难。

另一个是,提议的小军忽然想到了,这件事应该怎么去做。

只靠自己公司的实力,想去干大事儿,而且是出力未必讨好的大事儿,那有点不现实。但是若能得到一些支持,同时让网站也获得一些好处,问题就迎刃而解。

如果是选择一个当年打仗时期走出来过很多人的地区,公司方面开展一些针对性的活动,带动那一片的经济发展,那么这些走出来的人,对网站稍微关注一下,目前还处于初生期的网站,步子就可以稍微迈得大一点。

如此一来,互惠互利,多方面都有好处,皆大欢喜。

认真说起来的话,这么干有些功利,但是能做好的话,也是一件挺实在的好事。

世界上的事儿本就如此,有些事情发掘到了背后的真相,也许初衷并不是人们想的那么单纯。就像一个人脱光了华丽的衣裳,能依旧让人欣赏的可能只是少数,大多数恐怕只会让人失望。

刘大东自己总结的,这时候就是需要脑子的时候,不但要脑子,还要把这个想法用小本本记录下来,回头再让人商议讨论,最终汇总成可行的方案去实施。

当然现在这些人没打算深入讨论,大伙儿都很有默契,现在是放松脑子,随便畅谈的时候。

人只专注一件事儿,有时候容易钻牛角尖,偶尔放下专注,进行这种闲谈式的聊天,反而可能会让人不经意的灵光一闪,想出来的点子比一直钻牛角尖还要强很多。

男人们讨论男人的话题,女人们就自觉围成一团,嘻嘻哈哈地谈她们自己的事情——柳清影和小慧她们也是闲聊,但是话题是围绕着珠宝公司的。

几个女人都对珠宝感兴趣,公司开展的也挺顺利,现在虽然没什么名气,但是框架搭起来,把基础打好,后续的事情就简单了。

奢饰品无非就是品牌定位,宣传等问题,这些都有现成的例子可参考,做起来并不复杂。

因为最重要的问题,关于公司最需要关注的原料和资金问题,她们都不需要去考虑,做起来自然就省心很多。

聊着聊着夕阳西下,一群人也没人说走,都这时候了,还客气啥,再吃一顿吧!

这时候就出现了个小意外。

小军拿起筷子吃了两口,突然问了一句:“小武,你家这里请的人都是哪个家政公司的,我看挺专业的啊!”

确实专业,给他们服务的那些‘人’都特别的自觉,没有一个会多说一个字,或者做出多余的任何一个可能引起他人注意的小动作,所有人都和隐形人似的,只有你招呼的时候,他们才会突然从某个角落走出来。

就像现在,饭菜摆了一桌,小军都吃上了,才忽然惊觉,原来自己一直被人服务着,然后才想起来,这些服务人员挺专业的啊!

服务行业就是这样,很多细节,被服务的人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但是好的服务,只有两个字:舒服。

让被服务的人觉得很舒服,也可能根本说不出来究竟哪些地方服务的好,但是总体下来让人感觉到除了舒服还是舒服,那就是好服务。

就像大部分人去饭店吃饭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大伙儿正聊的开心,忽然过来一服务员端着菜,嘴里说着小心让让的话,端着盘子在桌子上摆来摆去,七转八抹的才把盘子放下——等这盘菜摆好,刚才聊的正火热的话题,有可能忽然就索然无味了。

所以说好的服务未必就是小心伺候曲意奉承,有时候不动声色的,可能更好。

小军这么一问,其他人也发觉了这个问题。

话说中午都觉得吃的饭菜挺可口的,很家常的菜,但是味道都挺合口,男女老少都没觉得哪道菜有什么特别不好的地方,感觉都

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能吃,而且大部分都挺对胃口的。

下午闲聊的时候,没人去注意端茶倒水的人,但是哥几个会自己动手给自己给别人添水,拿起茶壶的时候,水永远是有的——只能是旁边有人时刻关注着,注意到壶里水不多了过来加的,没打扰他们聊天,悄无声息的把这些就做了。

……

老赵刚正在想别的,突然被问,脑子转了个圈才想了个理由,正要开口,柳清影就替他说了:“这都是黄姨从老家带过来的,经常有人托帮忙找工作,安排不过来,这些就留在家里了。”

这么一说大伙儿都恍然,也没人再多问。

更没人会说,那你这边人有没有多的,回头给我那介绍几个之类的话。

以大伙儿对老赵的了解,如果这些人方便去别处的话,老赵自己就会接着说谁需要了介绍几个过去。

既然他不开口,那大伙儿也很默契不会开这个口——老家带来的,说不定留家里的这些都是沾亲带故的,情况和请家政公司是不一样的。

因为这个小插曲,晚上睡觉的时候,柳清影想起来就忍不住埋怨老赵:“我说少用几个你撒出来的人,你非要用那么多,幸亏别人没多问,不然你怎么说?”

老赵平时就很听媳妇的意见,这会儿更是特别能听媳妇的话,立刻认错:“用多了习惯了,不知不觉人就越来越多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嗯嗯,这还差不多。”柳清影嘀咕了一句,吧唧了一下表示奖励,又想到了个问题。“那个十八人去西萨的事儿,回头你可别都让撒出来的人来办了,找两个公司的人跟着吧!”

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 第二章

突然间,小山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一条裂痕自山顶开裂,向四周分散。

裂缝深处,向外喷吐着金色交织的光芒,一闪一灭,像是呼吸一样律动着。

下一秒,伴随一声巨响,整个山峰轰然破碎。

紧接着一道身影从中窜出,径直向上飙升,直到来到万丈高空才停下。

随着它的出现,周围的古族黑雾被不断搅动,以此人的身影为圆心,形成了巨大的漩涡,翻搅着周遭的空气。

这里像是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龙卷风,风声呼呼作响。

窜出的这个人影身形巨大,浑身遍布金红二色相交的毛发,每一根毛发都散发着光芒,看起来刚才山体内向外绽放的光芒,就是从它身上照射出来的。

这是一个巨猿,獠牙外漏,双目金光闪烁,激光似的刺人心魄,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虚妄。

从山体里出现后,它呲着牙嘶嘶叫了几声,仿佛体内有过剩的精力需要发泄,竟然在空中对着空气施展起拳脚。

虽然招式杂乱无章,但每一击都让天地震颤,炸雷般的响声不绝于耳。

它每次出手,连术法都没有使用,仅仅凭借吹出的罡风,就足以让人动容。

一时间,哪怕是浓重的古族黑雾,也被它搅动起来,在它举手投足间肆意流转。方圆数百里乃至千里的范围之内,所有的古族黑气像是一锅沸腾的开水,无限混乱,用翻江倒海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这巨猿足足折腾了三个时辰,才有了要收招的迹象。

不知何时,远处早已经有一个身影等在此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这个人正是老马猴。

老马猴佝偻着腰背,看着猴子如此闹腾,不仅不恼,还满意地点了点头。

猴子从开始到现在,看起来只是乱打一通,实际上并不是这么简单。

斗皇一族,身为天生为战而生的古皇族,好战的本能是刻在骨子里的。

因此,斗皇一族从来没有流传过任何功法,又或者是术法,它们只讲究与敌人拼杀时的气势。

就像猴子,出招毫无章法,但是这三个时辰里,他的气势一直在向上攀升。甚至在老马猴眼里,猴子身上已经浮现出它叔父一辈强者的身影。

前段时间,猴子的二叔拿出它们斗皇一族各种底蕴,来为猴子淬炼身躯,激发血脉中的力量。如今猴子出关,全身上下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猴子逐渐从发泄力量的狂暴状态中恢复过来,刚才它把体内多余的力气全部挥洒出去,非但没有体力的损耗,反而将状态调整到了一个巅峰。

这种全身舒畅,举手投足就能打碎天地的力量感,让猴子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和满足。

渐渐的,猴子的一身毛发回缩,恢复了金黄服帖的皮毛,不再散发着橙红色的光芒。

它的身体更是变得跟原来相差无几,并没有比一般的人族高上多少。

老马猴并未靠近,隔得很远高声喊道:“您的兵器和铠甲,也已经让人打造好了,不然您趁这个机会试一下合不合手。”

猴子扭过头,眼睛一亮,随后一举右手,不远处的地面再次传来响动。

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 第三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