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小心进入凤九身体;我的妹妹有点怪漫画

东华小心进入凤九身体 第一章

子矜猛的抬起头,眼里的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闪过了一丝杀意,她勾唇一笑,冷冷的说道:“天家只有丧偶,没有和离,世子妃若是不介意,大可以身试之。”

苏言蹊被子矜突然显露出的另一面吓了一跳,不知怎的竟然想起了两人新婚之夜子矜窝在他怀里时说的话。

当时的语气似乎同现在极像?

原来那么早就露出爪牙了吗?苏言蹊暗笑自己看走了眼,这哪是狮子猫,分明是狮子。

“世子这又是何必,臣既然同世子成婚自然就已经做好了随时送世子出征的准备,如今不过是来的早些罢了,世子不必心怀愧疚。”说着苏言蹊朝子矜眨眨眼,玩笑道:“世子不在,臣可就没人管了,岂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燕王和燕王妃都是大忙人,府里唯一有资格管上一点的萧敄又长年待在营中不回王府,仔细一算还真没人能管得了苏言蹊这个世子妃。

苏言蹊说的轻巧,子矜却知道这种日子不好过,他当年也是自己十天半个月的见不上父母一回,那时候即使不甚在乎心里也会难受,更何况苏言蹊这种心思细腻的人,背井离乡还要做出一副深明大度的样子,心里指不定怎么难过呢。

“莫云……”

……

子矜走后第一个月,北境下了一场大雪。

“仲兄,在忙什么呢?”独孤谊在王琰的暖房门口探头探脑,身上的灰鼠皮衬得皮肤越发白皙。

王琰朝独孤谊挥挥手让她进来,嫌弃道:“又来搜刮我的花了是吧。”

“仲兄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妹妹就不能是来赏花的?”独孤谊反驳道。

王琰哂笑,“想赏花怎么不去看园子里的梅花,寒梅傲雪,多好的景致,和你这一身也相配。”

独孤谊小心的绕过地上的花盆往王琰身边走,吐槽道:“我才不去看那园子里的梅花,好好的梅数非得给修成歪七扭八的样子,我瞧着就别扭。”

“傻丫头,人家那叫老干僵盖,苔鲜封枝,盘根错节,横斜疏瘦,苍劲淡稚,疏花点点,一株极品的梅树顶的上一位一品大员好几年的俸禄了。”王琰回过身敲了独孤谊一下,露出了一直被他挡住的花。

那株花茎高30-80厘米,分枝,有伸展的糙毛。叶互生,羽状深裂,裂片披针形或条状披针形,两面有糙毛,花瓣有四,紫红色。有深紫色斑,花药黄色;雌蕊倒卵球形,柱头辐射状。

独孤谊看到这株花的时候脸都白了,一手拉着王琰往后退了两大步,语气惊惶:“这花哪来的?!”

王琰奇怪的瞥了眼花盆中几乎算得上妖艳的花,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满头雾水的答道:“阿耶让人送来的,你认识?”

独孤谊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压下心里的恐惧和愤怒,反问道:“阿耶送来时难道没告诉仲兄这是什么吗?”

王琰答道:“阿芙蓉,乃是一味药材,麻沸散的主药。”

东华小心进入凤九身体 第二章

而现在,供他们思考的时间也不多了。

因为拍卖行的负责人已经站了起来,这个男人的每一步都迈得不大,而且速度也不快,一步一步很缓,只是这样的步速,再配合上这个男人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还是让无名和桃夭两个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眉头皱得很紧。

果然,这位拍卖行的负责人也没有让他们失望,走过来便笑眯眯地率先开口了:两位之前答应我的事儿,应该不会后悔吧?

无名看着他,却紧抿着唇,并没有开口说话,倒是桃夭闻言却是一笑,笑意嫣然:那是自然的,我们一向是言而有信的。

拍卖行的负责人闻言仍是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两位可是王上的人,王上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出尔反尔给王上丢脸呢。

桃夭和无名两个人深深地看着这个男人,心里却明白,这人的话应该还没有说完呢。

而这人也没有让无名,桃夭失望,他的声音微顿了顿,然后这才继续道:呵呵,我也不怕告诉两位,之前我们的‘聊天’已经被记忆晶石记录下来了,而现在又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笑容意味深长。

话已经不用说完了,桃夭和无名怎么可能还不明白这位的意思。

想想过去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已经足够拍卖行这边将那枚记忆晶石里的内容复制几百上千份了吧。

所以,这人根本就是在威胁他们,一旦他们不帮着他们拍卖行这边,那么那些记忆晶石就会流到异族大陆的各个地方,然后那里面的内容也会被激活放出来。

那样的后果,不是他们两个人可以承受得了的,一旦被王上大人知道了,他们两个也不用活了。

当然了,如果这事儿被那位左位一皇凌青竹知道了……

桃夭和无名想到这里,两个人立刻又对视了一眼,两个人此时此刻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叫做畏惧的东西。

虽然他们跟在百里落嫣的身边,时间并不能说是太久,但是这位少年的行事风格他们两个人多多少少也是了解的,那位对待自己人,绝对是大方又大度。

但是对上非自己人,手段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残酷又残忍的。

那么……如果那个少年对上背叛他的人呢,又会是什么样?

无名和桃夭两个人不敢去想,但是他们两个人却知道,一旦让百里落嫣看到记忆晶石里的东西,那他们背叛左位一皇的事儿就实锤了。

车陈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他只是沉默地看着无名和桃夭,刚才这位拍卖行负责人说的话,他也听到了。

所以,他现在想的是,一会儿等到百里落嫣来了,他要怎么做?

虽然自己之前的反应已经让百里落嫣不满了,但是应该还可以补救一下的。

只是自己应该是补救呢,还是直接继续一路走到底儿呢。

就在这个时候,拍卖行的负责人却又掉头看向车陈靖,这个人的脸上依就是笑眯眯的:那么我们的少城主大人呢,您呢?

东华小心进入凤九身体 第三章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

文学

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

文学

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