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第一章

剧本没那么好写。

渡边彻自以为是的心稍稍收敛。

他只是成绩全国第一,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剧本家。

至于两位大小姐要求太苛刻,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写得没有足够好。

晃子和宫崎美雪回到家,今天提前早退的小泉青奈,已经在厨房准备晚餐。

『还有那放学后常去的小店,每每光顾的点心屋』

『还有不绝于耳的唠叨,被责备的早晨』

伴随燃气灶火焰燃烧的轻微声响,还有温柔的哼唱声。

“好香啊。”宫崎美雪嗅了嗅。

“青奈,今天吃什么?”晃子迫不及地走进厨房。

小泉青奈正用双手来回摔打肉团,去除里面的空气,同时不断调整肉团的形状。

不用她回答,晃子一看就明白了。

“汉堡排?太好啦!我太爱你了,青奈!”她抱住小泉青奈,脸蹭在小泉青奈肩上,“不想把你让给渡边那小子了。”

“没有渡边少年,青奈不会做汉堡排。”宫崎美雪靠在厨房门,悠闲地看着两人。

“不是这样!”小泉青奈掩饰着害羞,“你们想吃的话,我也会给你们做啊。”

“虽然我很想相信你,但这几年的外卖生活,提醒我认清现实。”晃子站直身体,离开小泉青奈。

她在水池里洗手,然后拿起一份肉团,帮忙摔打起来。

“为了不吃外卖,就让我利用一下渡边那小子吧。”晃子恶狠狠地说。

小泉青奈没说话,只是专心制作汉堡排。

今天之前,尽管解释不清,她依旧会努力解释,但现在……之前一个月白被误会了,没有也有了。

还有,汉堡排好久没做,万一不好吃怎么办?

突然指定要吃汉堡排,为什么不让她做擅长的料理呢?真是的。

“青奈?青奈!”

“啊?”晃子突然的声音,让小泉青奈回过神,“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啊?我问你拍成这样子够了没有?”晃子掌心托起汉堡排。

小泉青奈连忙打量两眼她手里的肉团:“再薄一点,大概1.5厘米的厚度。”

“好。”晃子继续用双手来回摔打,“你真的要和那小子谈恋爱?”

“……”小泉青奈拍好一个,拿起另外一个。

“不要怪我话多,那小子瞒着女朋友和清野交往,你……”

“晃子。”宫崎美雪打断晃子,“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保险的恋爱。青奈才25岁,错了也可以重来。”

晃子忍不住担忧道:“可是……”

“你自己看,”宫崎美雪指着小泉青奈,“她现在是不是很开心?”

晃子视线扫过小泉青奈通红的脸,还有料理桌上精心准备的晚餐。

“啪!”她把手里逐渐成型的肉团拍在案板上,厚度变成0.3厘米,“渡边要是敢让青奈伤心,我和他同归于尽!”

小泉青奈没说什么,心里却十分感动。

美雪的理解和支持,晃子的担心和忧虑,不同方式,同样的关心。

她也曾想过和渡边彻的未来。

可能结不了婚,不能光明正大,就算有了……孩子,也不能住在一起。

但是,能一辈子和好友住在一起,然后有个孩子,偶尔和渡边约会,这样的未来同样幸福得让她憧憬。

汉堡排拍打好,在冰箱里放置三十分钟,这段时间做了些配菜。

等煎好汉堡排,好看的摆完盘,三人等在餐桌上。

“那小子真的说今晚要来吃饭?”晃子双手抱在脑后。

“嗯。”小泉青奈撩起左手手袖,看了看表盘。

不用看也知道,她提前做饭,规划过时间,确保能让渡边彻一回来就能吃上刚出锅的料理。

现在晚饭做好了,却见不到渡边彻的人影。

“好慢,应该早就放学了才对。”宫崎美雪说。

“可能是有什么事吧,再稍微等等吧。”小泉青奈笑着说。

“难道是和大小姐们去吃大餐了?”晃子脸色阴沉下来。

“渡边说来吃饭,他一定会来。”小泉青奈肯定道。

晃子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你相信他,但正牌女友叫他去吃饭,他总不能……”

“叮铃~”,门铃声。

小泉青奈立马起身过去,一面走,一面整理刘海和裙摆。

打开门,是穿着校服的渡边彻。

“抱歉,有点事,回来晚了。嗯——好香,饿了。”

“那就快点进来吃吧。”小泉青奈温柔地笑着帮忙拿过书包。

她没问是什么事。

渡边彻换好鞋,一走进餐厅,盘膝坐在椅子上的晃子立马摆着臭脸说:

“让老师等你,渡边小子,有你的。”

“老师,吃饭的时候能不能把脚放下去?”渡边彻靠着小泉青奈的位置坐下。

“你教训我?!”

“好啦好啦,吃吧,我饿死了。”宫崎美雪双手合十,自顾自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吃了起来。

晃子恶狠狠地瞪了渡边彻一眼,像是要吃他的肉似的咬了一口汉堡排。

渡边彻没理她,吃了一口,嘴里“嗯嗯嗯!好吃!”地夸赞,又连着吃了两口。

“慢点吃,别噎着了。”小泉青奈开心地看着眼前一幕,拿起筷子加入三人,吃起今天的汉堡排。

明天做什么好呢?

吃完饭,渡边彻回502室。

小泉青奈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

此时她的心情,就像驾驶一艘船,来到一片崭新的大陆。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海滩,海滩上有高高的椰子树,漂亮的沙子,螃蟹跑来跑去。

在这里玩几天,往内陆走,明天又会遇到什么呢?

一望无际的草原?高耸入云的山峰?水汽弥漫的大瀑布?

这是一片新的世界,只要往前走上一小步,就可以看见全新的风景,发现新的乐趣。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探险,想象和渡边彻即将度过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老了会怎么样呢?

料理台,宫崎美雪负责洗碗,晃子负责擦干餐具里残余的水分,她们听着小泉青奈时不时发出一阵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声,互相对视一眼。

那个温柔、稳重、在家有点一点点懒惰的二十五岁女人,现在已经被恋爱变成笨蛋了。

五月三日,周四,小雨。

早班会前,老师们悠闲的交谈时间。

明天是一年一度的球技大会,后天是周六,大后天周日,差不多三天的假期,教师们也开心轻松起来。

“昨天那个电视剧太甜了,那个超级帅的男主角把傲娇女主角逼在墙角,拿出家门钥匙,对她挑眉,女主角红着脸去拿钥匙的样子!啊——,我也好想谈恋爱!”

“别说了,真倒霉,昨天我没看成。”

“怎么了?”晃子加入年轻女教师的聊天。

“还不是老妈,这周又给我安排了相亲

文学

,说是医生。”

“医生不错啊,为什么不试试?”晃子说。

“嗯,那个人长得……如果能有电视剧里那么帅,没有工作我也认了!对了,晃子,你和青奈还有美雪,没被安排相亲吗?”

“没有啊,家里只是说了两句,没有强制安排。”

“你们三个的条件,还不是随便挑吗?特别是青奈,找个东京富豪,什么公司董事没问题。”

“我?”旁听不发言的小泉青奈,忍不住笑着指着自己。

“对啊,看看这可爱的脸蛋,大大的胸部,细细的腰,还有超级温柔的性格!青奈,和我结婚吧!”

“一边去啊,青奈已经……你一个女教师凑什么热闹。”晃子笑骂道。

“诶?!已经怎么了?有了?男朋友?多大?什么职业?长得怎么样?年薪多少?”

“长得可比你喜欢的艺人帅多了。”晃子炫耀道。

“不可能!我家艺人最帅!”

“和渡边那家伙一样帅,你说有没有?”晃子不怀好意地说。

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第二章

大皇城是疯了么?那乾天机真的不顾亿万万生灵子民?这数十万古星是多大一片天地?这哪里是一个数字就能形容出来的?

无数被困在诸多古星上的古煌之狱修士,连通那诸多封魔圈无尽魔物大军…此刻犹如热锅里的蚂蚁,只能等到烧红的烙铁将它们化作一片灰烬!

“我好恨!这大皇城居然舍得拼了气运!”古煌之狱强者感觉心肝脾肺肾都在燃烧,头顶已然有青烟冒出!

“不对不对!就算是那乾天机老贼舍得拼了气运,也不该用在这里!”无封眼睛紧紧收缩,他已经让手下魔将去全力转移大军,可是这被封锁的道法天地,根本没有给他们更多的退路!

“他究竟要做什么?”无封一念百转,可是仍旧无法推演出那乾天机真正的想法!

可是这疑惑很快便有了答案,望着手中的玉简,无封与古煌之狱强者彼此对视一眼,随后皆是沉默下来!

“乾天机非荒狱放逐最强之人,可枭雄人豪之中定有他一席!”古煌之狱强者长舒一口气,这一次古煌之狱败得不冤,在他们算计对方的时候,谁知道对方会怎么算计自己?

“呵!借助我族之力让有缺的天道归于完整?无尽岁月,过往鸿蒙,不知凡几大能要迈出这一步,却是得了一个身死道陨!”无封脸色冰冷的说道!

“且不说气话!如何破眼前之局!”古煌之狱强者低声问道!

“眼前之局无解…我族大事平定之后会给你们足够的补偿!”无封低声说道!

“补偿?如何补偿?我这亿万修士,无数大军,你们拿什么来补?”古煌之狱强者低声说道!

“自然是有…所以在这之前既然没有生路,那么就都死吧!”无封眼中透着一股疯狂,这一丝疯狂让古煌之狱那强者都是有一丝不寒而栗!

而此刻赶到大皇城的各家势力都是带上了一丝震撼,消息无法封锁,况且眼前剧变根本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

“喏!这大皇城出了一名圣人啊!”轻柔的声音传来,数万豪强做护卫的大阵之中,归衍之界的圣女望着前方一幕有些讶然!

“这个…貌似牺牲极大吧?就算是为了让法则走向小圆满,却是损了根基道运!”一旁胖子皱眉道!

“你恳求我带你来这里,为的不是窃取一丝大皇城气运么?”归衍圣女美眸一挑,气吐如兰转身望着胖子,似乎自己这名弟子在来到这里之后有了一些不同,自己貌似还有了一些熟悉!

“就是来看看!来看看!”胖子哪里还敢说话,只是将目光偷偷落到四周,可是…身边咋就这么多高手呢?

远处一阵骚乱传来,不少荒狱放逐势力将目光落下,一株数十万丈古木不断收缩身子,随后化人身将几名同伴放在了身边!

“没有想到桫椤大哥还有这一手!”战王望着眼前桫椤笑着说道!

“嘿!小子好好看着,咱们小队人不多,但是各个都凶残的很!”那老者乐呵呵的说道!

桫椤嘿嘿一笑,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一旁的战王却是忽然间一怔,随后下意识拍了拍脑袋!恩?莫不成自己这小兄弟穿梭虚空吓到了?不应该啊?放弃了一次造化的妖孽,能别这个吓到么?

相邻不远一头白鹿之上一名道袍修士缓缓握拳,整个人有些慵懒的趴在那白鹿之上,那白鹿生有四角,每一只角都透着难以言喻的可怕神威,隐约之间这一人一兽四周还有着极强的道法秩序游动,虽然只有两人,却是让人都心有忌惮!

“这两个家伙果然来了!不过那边那家伙该不会是他吧?”一群黑袍人拥簇着敖銮占据了虚空一角!

“大人!可是和那摩罗之界和归衍之界有间隙?虽然有些难对付不过不怕!咱们人不少!”一名大汉站在敖銮身边咧嘴笑道!

“且看看吧!这大皇城如今要步入小圆满,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机缘!”敖銮摇头笑道:“咱们或许可以凑个热闹!”

一众自锁云之界离开的狠人都是一怔,他们到真不在意这个,相比眼前的大皇城,他们更在意敖銮什么时候可以突破至圣贤之境,好以化龙之术让他们有缺的道法更近一步!

“来了这么多人么?”霸道的声音传来,一道身影撑开了星穹,数十万丈身躯毫不收敛的横冲直撞!

望着那一道身影在场不少修士生灵都是眉头紧皱,倒不是因为这家伙有多强,而是这家伙名声实在是太臭…

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第三章

血是红色的,从断肢口滴下的血像缠绵的雨,在低长的哀嚎声中簌簌地落下,落不完地落,红不断地红,汇聚在地上成了别有新意的暗红镜子,倒影着歌剧院里每个人惶恐的瞳眸,瞳眸中又映着男孩手中的刀,刀刃上折射着二楼上再度走出的人。

刀光中她又从黑暗中走出了,脚步轻缓,压着枪口的雇佣兵们看着她,就像是被蛀空了的牙齿,麻麻木木的,在灯光照出娇小女人一成不变的面容和眸子时,里面蕴着的清冷波光还是像风一样吹过全场,让麻木的蛀齿里泛起令人发瘆的酸痛。

paco很目色平淡,踩着血迹斑斑的楼梯下来,没有人再敢拿枪指着她了,现在是大人们的谈话时间,小孩子就该在角落里把玩着自己的玩具枪,而不是将枪口对准大人们进行无意义的可笑威胁。

林年看着paco一路走到了歌剧院的内场中,当她的脚面踩在了地板上的血泊,鲜血溅射到裤脚染红血渍,她踩着自己的尸体登场了今晚最后的舞台。

“恩斯勤斯匪尔粮,何不往啮彼宵小之肝肠。”在她身旁,林年忽然说。

“谁是蝗虫,谁是窃国匪贼,谁是宵小?”paco很显然听懂了男孩的讽刺,从林年身边路过了,神情里惶恐没有紧张,像是一切都还大局在握一样,慢步走在通往舞台的过道里。

“藏在暗中,伺机而动,行匪盗之事,这不是宵小还能是什么?”林年问,他走在paco的身后,脚步不急不慢,手中握着合鞘的菊一文字则宗没有任何出鞘的意思,“你原本是可以逃的,镰鼬没有发现你,我大概率也不能,可你现在还是站在了我的面前。”

“你们策划了整场交易晚会,吸引来了各路牛鬼蛇神,可到头来你们本身能获得什么?这是我今晚唯一没有弄明白的事情。”林年说,“但现在我能理解为现在你没有在情况变糟糕的时候逃跑,而是选择登场的原因是你们主办方本身的真正目的还尚未达到吗?”

“真聪明,但可惜我没有糖给你。”paco说。

藏在幕后的主办方终于出场了,但却是以一种极为微妙的形式,paco之前表现出的两次死而复生让原本该是‘镇压’的走向变为了‘洽谈’,她利用了暴躁的雇佣兵们告诉了林年,杀死她,囚禁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算林年的手腕再强,刹那和时间零再快,对她来说也无济于事,她死了两次自然可以死第三次。

林年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只能静下心跟她说上几句话,从观察中找到paco死而复生的秘密,再真正的将她缉捕。

“无宦官乱政,不出匪盗宵小行世。我们应世而生,为救世而来。”paco踩着阶梯一步一步地登上了舞台,聚光灯落在她的身上,就像披上了银色的新衣,转身看向林年面无表情地说,“告诉我,今晚最后的胜者,你想知道什么?作为手腕最强硬的人你有资格得到一部分真相。”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举办交易晚会出于什么目的?罐子里的水蛭跟‘永生’有什么关联?”既然paco让林年问,林年也十分简截了当地问出了他的问题,可他却也没抱有会得到答案的期望。

paco站在舞台中央陈列台的边上,paco平静地看向陈列台后的阴影,直到躲在后面的红发女孩不好意思了,缓步挪了出来退到了一旁,她再满意地站在了陈列台后双手轻轻按在上面,隔着巨型水蛭的罐子注视同样登上舞台的林年:“回答你的答案,作为回报你会放我离开这里吗?”

“执行部从不跟罪犯做交易,我们只会欺骗罪犯,在获得对方的信任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再一枪崩掉他们的脑袋。”林年说。

“真是够冷血啊。”paco冷冷地笑,“今晚这里出现过的一切东西也都会被你们收缴一空吧?”

“召集普通人收集有关龙族文明的物品,光这一点就足够崩掉你的脑袋数次了。”林年淡淡地说。

“可我很好奇这些东西被你们收缴后最终会去到哪里?”paco伸手按在了罐子的顶部,注视着里面黄绿相间的水蛭。

“所有东西自然都会得到最严密的看管。”林年说。

“不不不不。”paco摇头凝视着罐中的巨型水蛭,“唯独这件东西不会,冰窖的确是个好地方,炼金水银矩阵也很有威慑性…但却唯独没资格留下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