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肉车

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 第一章

看来她要想杀死那大地仙鬼是不可能了,她要么逃走,要么被这仙鬼轰得身壳殒灭!

那位村庄里的青年说得没错,不要轻易招惹这龙门中的异兽,它们才是这里的真正居民!

“该出手了,再不出手她要没了!”锦鲤先生有些着急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选择了最合适的时机出手。

在行路的时候,祝明朗就留意到了一个对自己非常有利的地方。

自己作为一名牧龙师,剑修修为是废了的,唯有靠剑灵龙才可以间接的获得剑醒之力。

但进入到龙门中的并非肉躯,而是神游身壳的缘故,自己只要握剑,便可以直接剑醒,根本不需要铭纹能量。

似乎灵本的补充,就相当于为自己和剑灵龙提供了能量。

如此,只要在龙门中囤积足够的灵本,祝明朗在龙门中就等于是恢复了剑修!

大概龙门上苍也没有遇到过祝明朗这种比较特殊的情况,稀里糊涂的让祝明朗钻了一个关于身体与灵魂之间差异的空子。

“姑娘,我来助你!”

祝明朗施展出了鸿雁身法,出剑本就大开大合的他直接从那大地仙鬼的头颅上斩了下去,这一斩气势磅礴,可以看到那雄浑的剑气如九天神雷一般轰向了那大地仙鬼。

大地仙鬼的头颅也如庞山一般,并且坚硬至极,祝明朗落斩之后,更是连续施展剑陨剑法,一柄又一柄山峰级别的气鸿天影剑落下,倒插向这大地仙鬼,将它如山崩一样摧垮!!

剑修天女看到祝明朗的身影,暗淡的美目中有了一丝光漪,她没有再多想,再一次促动着周身那些飞剑!

她纤纤素手并不握剑,却凭空舞起了剑姿,一时间那些散落在地上毫无生气的青色仙剑再次凌厉腾空,在她的华丽舞剑姿中呈现一百多种剑法,杀向了那大地仙鬼!

两人的剑境都非常高,在拥有半神修为的情况下展现出来的实力就更加强大。

祝明朗以战剑姿态近身出斩,剑修天女显然是飞剑派剑修,每每在祝明朗剑力轰开了大地仙鬼的一处巨大伤口时,那些飞剑如天鹰齐聚,将其伤口继续扩大,给与连续的斩击。

一番合作,两人不急不慢,一点一点的摧垮这大地仙鬼!

“嚄!!!!!!!!”

一声震天哀嚎,大地仙鬼终于倒塌了,它的那些坚硬的身体残骸失去了本源后立刻变成了一堆再普通不过的沙土。

祝明朗在那垮塌的石骸中找寻着灵本,很快就找到了一枚大地灵珠。

这大地灵珠气韵纯净,灵本充盈,比那半殒妖神珠强了许多,不仅仅可以维持很长时间的修为,还能够再有一次大的提升。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剑修天女脸色已经苍白至极了。

“这些是我明后两天维持自己修为的灵米,你先拿着疗伤。”祝明朗说道。

剑修天女也不想就这样离开龙门,她没有多想,立刻接受了祝明朗的馈赠。

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 第二章

可能

文学

是书名没起好,自从写了圣墟,我这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连青春年少的大寒腿都犯了。

以上不全是玩笑。

这一年多来,更新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身体状态很差,各种问题,什么颈椎病,偏头疼,还有腱鞘炎等,全都爆发了。

直到近期,我的更新总算飞速了。说你们爱听的就是,我从山中来,活出第二世,打败了红毛怪,战胜了诡异与不祥,只为来到你们面前,为你们更新完圣墟。

说实话就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休养,再加上平日的锻炼等,我的身体总算恢复的差不多了。

其实,完结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临到动笔却是写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疲倦,一本书写这么长时间真的是消耗精气神,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本超长篇了,以后应该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书了。

我觉得一本书写一两年比较合适,这本书写的太长太疲倦了。

没什么特别的感言了,一切尽在书中,它纪录下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有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的好与坏,在书中都能体现出来。

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感言就不多说了,写到这里就真的不想动了,只想去休息了。

对了,圣墟还有个番外篇,很重要,是对结局的补充,大家别错过。

新书,我们5月1日见!构思早已成熟。

我将调理好身体,以最好的状态为各位书友写一本超级精彩的新书。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 第三章

科尔曼皱眉,挂掉电话虫,看向躺在地面无法动弹的罗。

“我刚才就在想了。”

“时间过了这么久,早就超过原定计划的时间了。”

“凯厄斯那家伙,还没通知我。”

把电话虫塞进衣内,渡步走向罗,神色阴狠。

“最终还是没成功啊。”

“不过没关系,杀了你,然后再撤离。”

“一个血色海贼团干部,至少能让我向五老星交差了。”

“至于其他人,就跟我没关系了。”

罗听到科尔曼缓缓靠近的声音,艰难抬头,看向对方。

“哼~”

痛哼一声。

罗左臂抬起,使劲撑起上半身,随即又无力地倒了下去。

“你这个,世界政府的……走狗。”

“哼哼哼……”

科尔曼神色阴狠的笑着,一步一步迈向罗,仅剩的右手五指不停晃动。

“就算是做狗,也比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要好。”

“何况,你连狗都做不了。”

罗强行伸出右手,握住掉落在面前的鬼哭。

科尔曼走上前,“嘭”地一声,一脚狠狠踩在罗的右手背。

“啊啊……!!”

罗不禁抬头发出痛苦惨叫。

“说起来,我早就看凯厄斯那家伙不爽了。”

科尔曼左脚皮鞋踩在发出“咯吱咯吱”的骨头脆响声。

“每次任务的时候都磨磨唧唧。”

“既要考虑世界政府的影响,又要考虑其他国家的影响。”

“尤其是在针对古兰特的事上,这么多年来,毫无建树。”

说罢,右腿“嘭”地一脚踢在罗的脸上,一口鲜血喷吐而出。

接着,右腿踩在罗的头上,狠狠蹂躏道。

“偏偏五老星那群老不死的,就喜欢他这种狗。”

“哈……哈……”

罗顶着科尔曼的皮鞋抬起头,眼神坚定的看着对方,冷笑道。

“狗,永远都不能理解人的想法。”

“你永远都只能做一条狗。”

科尔曼面色阴沉如水,眉毛拧成一团,头上一根根青筋暴起,怒不可遏。

“我看你,还是现在就闭嘴的好。”

科尔曼右手五指不断扭曲晃动,右臂在一股难以抑制的愤怒中高高抬起。

五指并拢竖成手刀,在阳光的照射下,覆盖上一层深蓝色的霸气。

“作为一只老鼠,永远沉眠于地底!”

科尔曼阴狠大笑道,在罗不甘、愤怒地眼神中,快速挥下。

“噗哧~”

空中炸开一团血花,一条手臂腾空而起。

“啪嗒。”

一条裹着白色衣袖的手臂掉落地面。

科尔曼脸上笑容顿时僵住了,望着掉落在地面,那血淋淋的手臂,瞳孔猛地收缩。

“啊啊啊……!!!”

只听一声凄厉惨叫,科尔曼双肩颤抖着后退,一滴滴鲜血从肩膀上不停滴落。

“砰!”

身体撞在桥栏上,两边嘴角不断延下血迹。

缓缓转头,看向站在一旁地高大漆黑身影,眼中全是惊恐。

不光是他,连趴在地上的罗也被吓得够呛。

上一秒还以为自己死定了,下一秒突然出现一道黑影。

不光瞬间重创科尔曼,还弄断一条手臂。

“咕咚……”

罗望着那道高大身影,喉咙鼓动了下,动了动身子,没翻过来。

高大身影立在原地,右手五指轻轻伸展,一滴鲜血滴落,溅开如墨痕。

“你说……谁是老鼠?”

凯撒缓缓转身,声音低沉浑厚,一股幽黑的杀气几乎形成实质一般,从其脚底一圈圈散发出来。

“死灵海贼团,维克顿·凯撒!”

科尔曼浑身剧痛,颤抖着念出来人的名字。

“唰!”

当科尔曼念出这个名字之后,凯撒突然出现在他身前。

在他惊恐的目光中,一个漆黑铁拳不断放大。

散发着一丝丝黑色烟气的冰冷铁拳印

文学

在他脸颊上。

顷刻间,皮肤裂开,肌肉变形,骨头碎裂,整个脑袋向后仰去。

“轰!!!”

铁桥上,一声巨响,无数碎石钢束蹦飞,散落向半空。

“啪。”

一具无头尸体倒在桥面边缘,泊泊鲜血流淌,染红了地面。

竟是被凯撒一拳轰掉了整个脑袋,只剩一具无头尸体,惨不忍睹。

大桥下。

一道白色身影抬头望着头顶大桥,面色震惊,眼中布满恐惧。

“科尔曼……”

“怎么会……”

沃伦心中剧震,科尔曼的实力,在CP0中仅次于凯厄斯,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

如今,竟惨死在这弹丸之地。

沃伦心底升腾起一股恐惧,低头,转身。

随即,以他最快的速度,在这片风雨中奔逃。

他试着联络凯厄斯,但对方没有作出回应,应该是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