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道具play走绳结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一章

“三堂锅,你叫鹅有啥事?”

秦家小三哥一瞧见一脸兴奋,嬉皮笑脸的顶着半个鞋印跑上来的秦家三堂哥,害怕秦家三堂哥抢妹妹的他,立即将小唐芯护到了自己身后。

三堂哥最擅长和女孩子打交道,身边的女孩子也最多,他见过的就有十几个,还老拍着他的脑袋,让他叫那些女孩子——姐姐,他得防着三堂哥,免得他把他的妹妹抢走了。

秦家三堂哥见秦家小三哥这个傻弟弟,居然一脸防备的望着他,他还以为秦家小三哥知道,他们要给他找小媳妇儿的事情了呢。

“疯疯啊,三堂哥带你下去玩,好不好啊?其他的哥哥也都在楼下哦~”

“不去。”秦家小三哥斩钉截铁的道,“三堂锅,你快回家,鹅不跟你出去玩,鹅受伤了,鹅需要休息,你不要吵鹅!”

哥哥、弟弟有什么好玩的?

他要抓紧一切时间,在妹妹面前找存在感,坚定不移的做妹妹心目中最最最重要的哥哥,小二哥和小四都可狗了,老趁他不注意,就和他抢妹妹。

“疯疯啊~”

秦家小三哥嫌秦家三堂哥烦了,他直接走过去,就伸出了他的一双手,扣在了秦家三堂哥的大腿上,然后——用力一推。

秦家三堂哥,“……”

“疯疯,你做啥?”

秦家三堂哥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用力推他两条腿的秦家小三哥,一脸莫名。

直到秦家小三哥推不动他,跑回房间,将还是伤患的霍家三少爷叫了出来,指着秦家三堂哥,对霍家三少爷道,“鹅现在不想看到鹅的三堂哥,你帮鹅把他推下去,再看着他,不要让他上来打扰鹅和鹅妹妹说话!”

秦家三堂哥,“……”

霍家三少爷被秦家小三哥从床上拽下来,就很懵了,现在听到秦家小三哥要他做的第一件事,他更是愣了一下,他在帝都做了十几年的纨绔,抽烟喝酒打架,自然五毒俱全。

他和身为秦家最不靠谱,最花心的秦家三堂哥,自然也没少打交道。

两人以前,还为着一个在酒吧里买酒的女孩子,打过架。

但被秦家小三哥叫出来,去对付秦家三堂哥,他怎么都觉得有点儿……玄幻。

但不管玄幻不玄幻,他现在就是秦家小三哥的跟班,秦家小三哥的话,他自然是要执行的,他迈步走到了秦家三堂哥的面前,“秦三少,还请你下楼。”

“诶?你算个什么……”

秦家三堂哥和霍家三少爷的关系本来就势同水火,不然也不会在霍家三少爷被收为秦家小三哥的跟班之后,第一个对霍家三少爷发难。

如今,见霍家三少爷还敢在他面前,叫嚣,他自然没有好脸色给他看。

只是,秦家三堂哥的话还没说完,就对上了站在霍家三少爷身后的秦家小三哥的那双气势汹汹的大眼睛,他的小堂弟不但瞪他,还握着拳头,对着他挥舞了好几下。

毕竟是弟弟。

还是这么小的弟弟。

要是秦家小三哥的年纪再大点,秦家三堂哥肯定是不会给这个面子的,更何况他的小堂弟的身后,还站着用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笑眯眯的望着他的小堂妹。

想到小堂妹在家里的地位,想到三叔家的几个堂弟,尤其是穷穷和宸宸,都是“阴”起人来,六亲不认的小魔头,他不由得脊背发凉。

“看在小堂妹的面子上,我今天就不和你计较了。”

秦家三堂哥挽尊的说了这么一句,还特意在小唐芯的面前卖了个好,就撩了一把头发,像只骄傲的花孔雀似的,昂首挺胸的,自己进了电梯。

“哥哥,你真棒,你学聪明了呢。”

小唐芯看到以“坑”秦家小三哥为乐趣的秦家三堂哥,被秦家小三哥“赶”了下来,她走到了秦家小三哥的面前,毫不吝惜的表扬秦家小三哥道。

“嘿嘿,尊的吗?”秦家小三哥被小唐芯表扬得,高兴到满嘴都是牙齿,无比自豪的挺起了小胸膛,还伸手就“嘭嘭嘭”的砸了两下,“那是。鹅可是鹅们家最聪明的!咳咳咳……”

只是,由于心情太激动,砸自己胸膛砸得太猛,引起被踹的旧伤,导致咳了好几声。

小唐芯,“……”

果然,她就不该表扬小三哥的,小三哥这是,还是一如既往的……蠢萌啊!

小唐芯伸出小手,给秦家小三哥抚了抚背。

等秦家小三哥不再咳嗽了,她才望向了站在原地,额头上还包裹着纱布的霍家三少爷,“你刚刚做的很好,只要你好好照顾我的哥哥,等我哥哥好了,我们就放你回家。”

“你也不用担心,在我们家,会被人欺负。我哥哥是一个很护短的人,只要你不故意惹事生非,不阳奉阴违,不挑拨离间,像刚刚那样听他的话,他是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霍家三少爷听到这话,不由得望向了小唐芯。

他很不理解小唐芯的做法,因为明明就是她提议的,把他留了下来,给了他一个选择的机会,明明也是她开口帮他解了围,可她竟然把所有的功劳都推到了她的哥哥身上。

这要是他家仙仙……

“哥哥,下次要是三堂哥再想‘欺负’你,你就让霍三去对付三堂哥。”

霍家三少爷在注意这个秦家搞这么大的阵仗,来收养的小女孩的时候,小唐芯已经将注意力收了回去,开始和秦家小三哥说悄悄话了,“我跟你说啊,三堂哥很有钱的。”

“四堂哥告诉我,三堂哥有很多前女友,他每个月给前女友花的钱,都有上百万呢。他要来‘欺负’你,你就让霍三去和他pk,要是霍三赢了,你就问三堂哥要精神损失费,要来之后,你再和霍三,二八分成,你八,霍三二。”

秦家小三哥听到这话,眼睛就亮了。

“三堂锅很有钱吗?”

“四堂哥说很有钱。”

“那鹅这就去找他。”他今天把他这段时间里存下来的所有金银财宝,都给了妹妹,他又变穷光蛋了,他可不能让妹妹知道,他现在是个穷光蛋啊,他得赶紧再去“赚”钱啊!

小唐芯,“……”

“妹妹,你等鹅一下,鹅马上肥来。”秦家小三哥说完,就跑到了霍家三少爷面前,一张小脸满是兴奋的道,“快快快,霍三,你快跟鹅去找三堂锅,鹅们去打他一顿。”

“你八,鹅二,一人一半。”

小唐芯,“……”

小唐芯深深的叹了口气,“哥哥,是你八,他二,不是他八,你二。还有,三堂哥来‘欺负’你的时候,你才能让霍三和他pk,问他要钱,他没来‘欺负’你,你不能挑事。”

秦家小三哥听到这话,苦大仇深的皱起了眉头,甚是苦恼的道,“现在,不能打吗?”

“不能。”小唐芯很认真、很严肃的道,“我们是好孩子,我们要取财有道,我们不能主动惹事生非,除非有人非要来找死,那我们就可以给家里创收了。”

霍家三少爷,“……”有种被内涵到的感觉,是什么情况?

“那好叭。”秦家小三哥有些失望的耷拉下了小脑袋,八过,妹妹说啥都是对的,他只能等有人来找他麻烦,找他打架的时候,才能赚钱了。

不知道,他去踹秦小焱一脚,秦小焱再来找他打架,算不算秦小焱主动惹他呢?

八过,秦小焱也木有钱啊,秦小焱比他还穷啊。

o(一︿一+)o。

没有钱了的秦家小三哥很怨念;没有钱了还要装作很有钱,免得被妹妹发现之后,不要他这个哥哥了的秦家小三哥,非常的怨念。

什么时候,才能有个有钱的人,来招惹他呢?

不知道,爷爷、奶奶那里,还有木有更多的金银珠宝呢,要不,晚上再去看看?

小唐芯没发现秦家小三哥的怨念,她只发现秦家小三哥的傻,“哥哥,你中午吃饭了吗?小二哥刚醒,我要下去给小二哥那些吃的上来,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这么傻的哥哥,还是能带在身边,就带在身边吧?

毕竟,这个傻哥哥,送礼物都是按箱子送的,万一以后真的遇上一个骗财骗色,骗完还给小三哥戴绿帽子的坏女人,那就来不及了。

“好啊,一起去。”

秦家小三哥听到小唐芯邀请他一起下楼去吃饭,瞬间就把没钱的烦恼给忘光了,妹妹关心他了呢,还问他有没有吃饭呢,他就知道妹妹是不会忘记他哒~

秦家小三哥高高兴兴的拉着小唐芯下了楼。

至于,被他留在走廊里的霍家三少爷,现在没有用啦,谁要谁拿去。

秦家小三哥拉着小唐芯的手,高高兴兴的下了楼,他本来已经吃饱了,但因为是小唐芯带他下来的,他又兴高采烈的吃了好多东西下去,吃到最后,趴在旁边,“哇哇”的吐。

小唐芯,“……”

小唐芯照顾完,吃太饱,导致吃吐了的秦家小三哥,才带着秦家小三哥,和装好的食物,上楼去投喂秦家小二哥。

秦家小二哥在房间里躺了大半个小时,正疑惑妹妹怎么还不回来,就看到自己的蠢弟弟嘴里叼着一个面包,手上还捧着一个装满了食物的大盘子,用脑袋顶开门的,走了进来。

秦家小二哥,“……”

“小三,你做什么?”

“二锅,鹅来……”秦家小三哥一张嘴,结果,嘴里叼着的面包,就“啪唧”一声,掉到了地上,秦家小三哥望着掉在地上的面包,一副天崩地裂的样子。

秦家小二哥,“……”

“啊啊啊啊,那是妹妹给鹅拿的面包!!!!”

小唐芯是在秦家小三哥的后面过来的,她也捧着一大盘子的食物,听到秦家小三哥的叫声,她走上前,拿起她捧着的盘子里的一个面包,就塞到了秦家小三哥的嘴里。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二章

“卧槽,好黄好暴力!”

姜雨艳离得最近,连他都给弄了个猝不及防,“不过我喜欢,这家伙现在才开窍。”

“好!太浪漫了!”

“嘤嘤嘤,感觉都要甜死了!”

“受不

文学

了了,这也太幸福了吧!”

“……”

顿时,周围响起了雷鸣般的欢呼喝彩声,甚至有不少人都跟着感动到落泪。

今天这一切。

这辈子可能只会遇到一次,而且也是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场景。

这么有心的男人。

能不幸福吗?

这回答简直太棒了。

良久,沐子雪面色潮红的与徐宁分开,粗重的喘息道:“我现在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永远跟你在一起,你能满足吗?”

徐宁没有回答,只是低头吻了上去。

“额,这俩年轻人实在太疯狂了,受不了受不了!”

姜雨艳也是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接下来的流程就简单了,切蛋糕,吃蛋糕,然后返回船舱内参加王郑淳个人演唱舞会。

沐子雪这些朋友同学都快玩疯了。

这可真真正正算得上狂欢夜了。

直到这时,游轮上的照片视频才在网络上流传出去。

这一波视频,远比沧海市方向视觉更为震撼。

消息流出大家才恍然原来是沧海市首富徐宁在为自己的小女朋友庆生。

有钱人真特么能造。

而且徐宁还被人热议成爱情魔法师。

不过这种言论并不成立,很快网络上就有砖家出来解密了。

“北极光并非真正的北极光,而是利用尖端科学技术成像而成,如此大规模的成像技术,预估斥资近千万,土豪就是土豪,求爱方式过于奢侈······”

“近日并无星体经过,流星雨实为R国实验项目,利用运行卫星释放固定源,固定源与大气层摩擦产生光热流星效应,官方预估成本价为6万一颗,如此大面积流星雨造价接近天文······”

网络力量是发达的,不到一个小时时间那些现象全部被所谓的砖家破解。

破解后,全网又是一阵沸腾。

钞能力简直无敌了。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看来是的。

有钱连天体现象都能给你搞来,还有什么是不能做到的?

徐宁真的太豪横了。

这一晚上得花多少钱。

难道就没点心疼的吗?

外界议论声褒贬不一,但大多数人是酸的。

尤其是网络上,即便现在徐宁被年轻人热议成男神,但也从不缺少黑料。

不管外界怎么看待这件事情,游轮之夜的狂欢已接近凌晨。

不出意外,沐子雪又喝多了。

这种场合,不多才怪。

沐子雪、姜雨艳、胡小蝶、小蕊四个人趴在船舱台岸上不停的喝酒,不时还会有人过来敬上两杯酒。

这么多人下来,四个人早就喝飘了。

“不喝了,不喝了,我不行了。”

沐子雪实在喝不动了,再喝就真要断片了。

“是不是着急去找徐总了?”小蕊醉醺醺的笑道:“他早就被你那些男同学给圈起来了。”

“徐大哥不喝酒。”沐子雪道。

“今天为你破例了。”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三章

满宝的封地有点穷酸。

先秦时的栎阳古城早已成了废墟,边上有两个大村庄,那两个大村庄全是周满的食邑,还有两个大村庄顺着往下,快接近万年县那一块。

栎阳县县令为什么专门将这一片划给了周满?

就是因为隔壁的万年县县令总是觊觎这一块,他觉得与其让万年县县令抢去,还不如划给周满做封地。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座古城。

他总觉得栎阳古城就这么荒废了很可惜,但他实在能力有限,盘活不了它,不如给了周满,这是她的封地,她要是能将古城重新建起来自然好,建不起来也不过是维持现状罢了。

他们先到路过一个村庄,离路边有点儿远,但如今田野除了低低的麦苗就是野草,因此可以一目览之,远远便看到了屋宇。

满宝道:“那是我的食邑,这一片都是我封地下的田地。”

明达一眼望过去,颔首道:“看着很平整,不知永业田占了多少。”

永业田是不需要向国家纳租税的,因此这一部分也是不需要给封主租税。

食邑吃的就是该给国家的那一部分租税,还有封地内商户的商税等,不过周满如今封地内是没有商户的,全是农。

再往前就是栎阳古城了,并不是很大,有很多的断壁和坍塌的房屋,不过古城往里去一些是大的集市,这是因为附近的村庄在此交易,时日长了便成了一个固定的大集市。

此时还不算春忙,又逢集市,所以在这里交易货物的村民也挺多。

当然,这个多是常常逛大梨村集市的周满和白善白二郎认为的,至于从小生活在京城,刚又经过雍州的两位公主和魏玉来说,这个集市可太寒碜了。

土路的两边随地摆着一些摊位,摊位上或用木板或用麻布垫在地上,大多数是卖些菜蔬,篮子,还有些麻布和鸡鸭鱼蛋之类的东西。

东西和摊位都可以一眼望到底。

明达和长豫都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集市,一时骑在马上瞪大了眼睛。

而盘坐在地上或者草地上的村民在看到这些骑着高头大马过

文学

来的人时也瞪大了眼睛。

等反应过来便立即将摊位上的东西一卷就往后缩,有些直接跪在地上,低下头去不看他们。

本想直接打马过去的满宝见状,从马上跳下来,冲他们笑道:“我们就是路过,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

见不是来驱赶他们的,农民们的胆子又大起来了,这是一个有胆气的时代,百姓虽敬畏权贵富豪,但并不十分的恐惧,于是大家从地上爬起来,有的原地坐好,有的则是扬声问道:“郎君和娘子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白善也下马来,道:“去京城。”

他们一愣,连忙道:“哎呀,那你们走错路了,这边不是官道,要走官道得往回走,然后向南去有一条大道。”

白善笑道:“我们知道,我们就是特意往这边来的。”

他指了周满道:“这是栎阳乡主。”

村民们再次一愣,他们是知道的,他们现在是栎阳乡主的食邑。

远处的人也齐刷刷的抬头看过来,说起来,他们一直见到的都是栎阳乡主的二侄女和几个哥哥,还没见过栎阳乡主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