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文女主 男主全是军人,啊用力使劲别停h

np文女主 男主全是军人 第一章

Ps:今天大年初一,先给大家伙拜个年,今天事儿多,结果直到现在才更新

……

李治呆愣的看着书信,脑袋嗡嗡作响。

刚才还以为各大家族已经将秦寿给抓住了,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消息。

震惊!

愕然!

心中怒海滔天又必须强迫自己冷静。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被秦寿给摸进去的?

他足足愣了有几秒,脸色一变再变。

长孙无忌正对魏征怒目而视,目光之中的意味夺人而嗜。

魏征此时心中也有些疯狂,一直以来自己的名声都是中谏臣,别管其中有没有私心,但是朝中有不平事,自己就要说。

就在俩人间的气氛阴沉到了极致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李治惊诧的声音。

嗯?

长孙无忌猛然转身看向李治,眼中光芒闪烁。

“殿下,出什么事儿了?”

不仅是他,其他朝臣也全都看向了李治,目光惊疑不定。

这还是第一次见殿下如此失态。

“……”李治没有说话,而是咬着槽牙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宦官。

秦寿?

这家伙,简直太作妖了!

宦官双手接过,然后转身走到了长孙无忌身边,递了过去。

长孙无忌疑惑地看了宦官一眼,伸手将书信接过,大眼看去,然后猛然愣住了。

“怎么了?”关陇一脉的一个官员问道。

“赵国公,出什么事儿了?”

“……”

褚遂良等几个与长孙无忌相近的人不由靠近了一些,往书信上瞅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赵郡李氏被秦寿袭击,家主李巢和数十个家族子弟皆被杀……

这……

群臣皆惊!

场面陡然间安静了下来。

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了李治为何会有刚才的反应

秦寿偷袭赵郡李氏?族长和架子子弟死伤惨重?

不是说各大家族都派出了人,还有各城池和屯戍部队也都出动了,如此的兴师动众,可最后却是一个这样的结果?

以至,这一瞬间所有人都不愿相信!

朝中的赵郡李氏的官员此时闻听消息,脸色一下子全变了,眼睛充血的冲着李治说道:“殿下,这是真的吗?”

李治看着赵郡李氏的官员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一个家族那么多人,竟然还能偷袭了,这能怪谁?

但这话他没法说,因为现如今自己还得仰仗这些人,只能强压着心中的怒气。

此时的魏征站在长孙无忌的对面,看不清书信上的内容,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长孙无忌等人的表情,不由也有些懵。

耶?

咋了这是?

但随即,他从各大家族的表情和言语中听明白了其中的事情原委。

魏征挑了挑眉,然后默默的退了回去。

只是

他的动作被李治的眼神注意到了,眼神幽幽的看着他一眼。

“魏大人,秦寿如此行径,你还觉得他很无辜吗?”

李治的眼神寒若冰霜,直直的看着魏征问道。

所有人的眼神都瞥向魏征,都听的出来,李治对魏征语气中的冷意。

np文女主 男主全是军人 第二章

听一听,讲的是人话吗?

动辄打这个国家,灭那个国家。

还“甘”是一块荒地?

甘国是周襄王(前652年-前619年在位)异母弟弟,也就是王子带建立的国家。

真是神特么荒地了。

这个甘国地盘不大,武力不强,人口不多,也是相较于晋国来说的。

约有个几十里方圆,人口一两万

文学

,不就是春秋时期小型诸侯国的常态吗?

目前这样的国家实在太多太多了,一个个数下来起码数十个。

不过,类似的国家,不是东夷,便是西戎,或是北狄,倒是南蛮被楚国大批吞并了一批,剩下的都是楚国暂时没功夫攻打的。

说来也是挺奇怪的。

很多小型国家的国君,追溯上去的祖先非常显赫,什么祝融、公共,或是禹、启,不是远古大神,就是“帝”级别。

论血脉的话,他们的血统远比周王室要高贵多了。

比较清晰的是,拿“大神”来当祖先的一般是东夷国家,追溯上去是“帝”级别祖先的则被算作诸夏。

这个也能显示在体系上面的区别。

来自晋国的卿大夫要打这个灭那个?

智氏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智罃好像是过于迫切了。

甘国是周王室的公卿之国,怎么能说灭掉就灭了呢?

尤其是周天子刚刚驾崩了一个,又给新登基了一个,影响会非常大的。

而智罃敢开那个口就对了。

周天子死了一个又一个登基,却是将晋国完全撇到一边去。

不提没有晋国的保护,周王室早该完蛋。

就拿晋国每次对外用兵打赢,一定会分周王室一些好处。

周王室怎么就敢无视了晋国呢???

周天子驾崩都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所以,国君听了智罃的话,哪怕内心里觉得智罃太没将周王室放在眼里,还是没有开口进行训斥。

当然了,国君其实也不会直接训斥元戎。

那是建立在国君式微的前提之下。

手头没有足够无条件服从的武力,又要行使至高无上的权威,类似的国君通常活不久。

再来是,目前追求的是君臣互相尊重。

最为重

文学

要的一点,国君现在看周王室也是老大不爽,没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周王室的尊重。

拼死拼活帮忙维持颜面。

不就是过程中俺强了,却没有变秃嘛!

你特么就是这么对待俺的???

至于韩厥要去攻打“大荔之戎”,相比起智罃要攻打甘国,前者无疑成了一件小事。

无论攻打甘国还是“大荔之戎”,智罃和韩厥先后开那个口,等于不是以国战的形势爆发战争,会是晋国这边不常见了的“家族之战”。

所谓“家族之战”分为两种。

第一种就是晋国内部因为私仇,申请的家族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开片。

再来就是,晋国的家族申请私自向外进行扩张。

韩厥进行的是后面那种。

到时候韩氏攻打“大荔之戎”只会动用家族武力,获得什么都算是自己的。

一旦出现韩氏打不过“大荔之戎”的情况,可以申请国家介入。

只是,国家力量介入之后,战争就将变成国战,韩氏肯定就无法独享收获了。

国君没有答应,却也没有当即拒绝。

对于他们来说,现下最为重要的事情有两件。

等候来自周王室的消息,看看要不要为周简王(姬夷)举哀,用什么样的规模庆贺新王登基。

第二件事情则是跟郑国正在进行的战争。

按照正常流程,国君和元戎一块过来,吕武不再是作为指挥官。

后面的发展也是那样,吕武将指挥权移交给了国君,国君却又将指挥权交给智罃。

宋、鲁、卫、吕、曹、邾、滕、薛的国君、执政或大夫,他们进行了一套参见晋君姬周的流程。

大军在智罃的命令下,准备渡过大河。

花了十八天的时间,第一批先头部队渡河,随后是第二批、第三批……,直至大军全部过河完毕。

在此期间,郑国那边没有做出任何干扰的行动,只有被派来盯梢的小股郑军部队眼睁睁地看着联军渡河。

华元对晋军重新启动对郑国的战争,是受到无比鼓舞的。

他一再求见晋君姬周,阐述宋国到底地多么多么的惨,盼晋国的求援盼得望眼欲穿,可算是将晋军给等来了。

老大没有将四个军团全部拉过来?

俺其实是老失望了。

不过,来了总比没来好。

俺就等着老大将小郑揍一顿,再继续南下去找小楚开片啦。

晋君姬周每一次都要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还将四个军团全部拉过来?

不知道晋国很多家族已经快没米下锅了吗???

霸主国的领导人不好当啊!

要忍受一帮权臣的不尊重。

想说点什么话需要经过深思熟虑。

时时刻刻要担心惹到权臣,来个血溅当场。

霸主国也不好当啊!

内部一个不稳,会遭到一帮小弟的背叛,随时还将遭到仇敌的复仇。

这不是内部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吗?

搞得谁都得不到休息,咬紧牙关每年用兵。

贼鸡儿难受,晓得么?

也就华元不知道晋君姬周的内心戏,要不就得问一句“咱俩换一换”,或“宋国与晋国的地位调换一下”,再骂一句“真特么矫情”之类的。

晋君姬周却是没有任何的造作。

他对自己的处境真心感到难受,又对晋国的境遇有着十足的担忧。

外人只看到俺的风光,不知道背后的艰辛。

晋国看上去能怼天怼地对空气,谁又知道稍有不慎就会跌落神坛,甚至谁都能来践踏一脚?

晋君姬周当然不会向任何人诉苦,只能自己默默承受那些苦楚。

以晋国为首的联军来到大河南岸。

令人无法理解是郑国依然没有什么动作。

“郑执政公子騑南下御宋,会楚公子喜而去。”士匄很关心这一场战事,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么个答案。

郑国不应战。

晋国该怎么办?

士匄面对一众沉默以为,频繁给吕武打眼色。

哥,您不是最莽的吗?

说点什么啊。

吕武顺势就轻踹了旁边的士鲂小腿一脚。

士鲂轻呼了一声,见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自己,顾不得许多,开口说道:“宣战已成,郑应战矣!”

晋国按照正规流程宣战。

郑国是接下战书了吖。

还矫情个什么劲?

杀呀。

抢呀。

别烧!

np文女主 男主全是军人 第三章

“干吗去栊翠庵啊?”

大观园内,贾蔷推着贾母散散心、放放风,也好刷一刷孝名,未想老太太竟提出去栊翠庵看梅花。

贾母笑道:“这你就不通了,她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花草,所以比别处越发好看些。历来佛门多盛木,以作菩提。”

“啧啧啧!”

贾蔷笑道:“要不把玉皇庙拾掇拾掇,你老住进去多瞧瞧?”

贾母闻言差点没吐血,这圈了几个还不够,连她也要圈去佛堂礼佛不成!

“国公爷!!”

鸳鸯见贾母老脸都气白了,忙嗔怪了声。

贾蔷哈哈笑道:“又不是不让出来,就是每月多一个清静处罢了。果真忌讳这个,不愿去也成,咱们走罢,不来这佛庵寺庙了。”

说着,要推贾母离开。

贾母却回过味来,道:“你说的在理,那就收拾出一处来,得闲我过来住一二天就是。今儿个,先去这栊翠庵里坐坐罢。蔷哥儿,你莫非又在弄甚么鬼?这里可是侍奉菩萨的地方……”

“诶!”

贾蔷忙摆手道:“天地良心,我又岂是浑来之人?我和宝玉可不同……”

贾母啐笑道:“呸!宝玉不在这里,倒还拿他说嘴!”

这会儿栊翠庵里守门婆子已经听得动静,禀告了妙玉。

妙玉忙命开门,亲自迎了出来。

只是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蔷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俏脸登时红了起来。

贾母:“……”

她回头看向贾蔷,无言质问:这又怎么说?

贾蔷叹息一声,目光忧郁望天道:“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老太太,你不知我的苦……”

“呸!”

贾母被这厮气的啐道:“你仔细着,我如今老了,也管不得你,回头我让玉儿来管你!”

贾蔷哂然一笑,对面妙玉仿佛亦被这厮的无耻所震惊,怔怔的看着他。

是何等的风流,才能说出这样的诗来……

不过,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孩子,礼数不缺,请贾母往里面去坐。

入正堂,菩萨相前,贾蔷、鸳鸯搀扶着贾母下了轮椅,于蒲团上跪下,缓缓叩首。

妙玉送上香来,贾蔷代敬,自妙玉手中接过时,微有触碰,沁凉柔软……

佛像敬罢,妙玉请贾母往禅堂安坐,问起了妙玉的家世来……

妙玉垂着眼帘相答,自云幼时出家,后因无意中被苏州知府所见,以势相欺,迫其还俗。

万幸其师不屈于强权,又有故旧相助,方带其远走京城,避开此劫。

贾母闻言恼道:“好个不要脸的混帐官!迫出家人还俗,他打的甚么心思,能瞒得过世人,难道还能瞒得过菩萨?”

说着又问贾蔷道:“这样的官,你也不管?”

贾蔷笑了笑,道:“苏州知府叫朱聪罢?因采生折割案,早被拿下治罪了。”

妙玉闻言,与贾蔷合十见礼,道:“多谢国公爷。岫烟与我说过采生一案,国公爷为无辜苍生讨公道,不惜惩处族亲故交,悯苍生孤幼,日后必有大福祉。”

鸳鸯好笑道:“都国公爷了,还要多大的福祉?”

贾蔷看着鸳鸯的俏脸笑道:“人家言下之意,说我会有许多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鸳鸯不意这位大爷在佛庵里也敢调戏她,羞的满面通红,嗔了声:“都国公爷了,还是如此!”

说着,同贾母告状道:“老太太不知,昨儿国公爷可是作了两首好诗呢!”

对面妙玉的脸已经红的见不得人了,低着头借口去请茶转身出去了。

在贾蔷怒视中,鸳鸯俏皮的冲他一皱鼻子,将昨儿个他的两首大作诵了遍。

这年月,诗词和前世的流行歌曲一般招人喜欢,流传开来自然也快。

贾母听罢,看着贾蔷气笑道:“你真真是没治了,人家是出家人!!”

虽大家子多是馋嘴的猫,且贾蔷也算不得色令智昏之辈,可连出家人也调戏,就忒过了些。

贾蔷解释了番,二作非其所为,纯属好人被污蔑,只是贾母看着也不怎么信。

便是旁人所作,当着妙玉念出,其心也是当诛的……

不过对这些事,贾母也不过点到为止说了几句顽笑罢了。

富贵到了贾蔷这个地步,许多事也就不算甚么了。

唐高宗能让母妃出家,再接进宫里立为皇后,明皇更了得,让儿媳出家,为此丢了江山也不顾……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越是有能为者,越是如此。

如许多混帐话本里所写的那般:大能者必有大欲。

所以这等事,她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莫因此事搅和的家宅不宁即可。

说起来,这方面贾蔷的能为,比他挣家业的能为还大……

未几,见妙玉面色恢复寻常,亲自拣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捧与贾母。

贾母看了看笑道:“我不吃六安茶。”

妙玉笑道:“知道。这是老君眉。”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因此多了半盏,妙玉又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取来斟与贾蔷,四目凝望时,贾蔷似乎能听到这俏姑子的心跳声……

莫非果真思凡了……

贾蔷逗她道:“这个盛茶还不够我一口吃的。”

妙玉抿了抿嘴,回身取了一套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盒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