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小说合集200篇,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一章

老和尚看到头顶突然飞来的黑影大惊!他心中已经明白,那只极为凶猛的小山王,是看出自己的主人危急,所以暴怒的凌空向自己扑来。

凌空扑来的黑影中,他眼中突然涌出一片血色,猛地吸了一口气,竭尽全力向万林催发出一股雄浑的内力。

一股凶猛的内力透过他前伸的双臂,直奔万林的双手上涌去。他那双已经变得血红的眼睛中,也同时露出了一股极度绝望的神色。

老和尚的功力极为深厚,已经是当世难得一见的内功高手,他在与身前这个年轻的内功高手比拼中,突然看到一道黑影带着一股凶猛的气息,直奔自己头顶扑来,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已经身临绝境!

刚才,老和尚在小花扑向猛虎的时候,已经跟冲来的万林比拼了一掌。他当时就看出,身前这个小伙子的掌力虽然内力雄浑,可他是在掌力相交中原地纹丝未动,将对方的内力引向了脚下。而万林这个小伙子却在自己的掌力中,踉跄着向后退出了好几步。

当时他就意识到,眼前这个小伙子虽然功力很高,是个难得一见的高手,可对方还是比自己数十年的内家功力稍弱一些。对方到底年轻,还无法跟自己这数十年练就的高深内功相抗衡!

可当他跟万林面对面交手的时候,对方快如闪电的轻功身法让他大吃一惊!他熟悉华夏各大门派的武功,可身前这个小伙子的轻功却前所未见。

他在焦急中全力使出了数十年练就的功力,一记记凶猛的掌力直奔身前的对手击去,居然都是紧擦着对方的身影掠过。

老和尚在一记记掌力无功而返后,他突然明白了,对方精湛一种极为罕见的轻功,而且具有十分丰富的格斗经验,自己的轻功身法,根本就无法跟上这种举世罕见的轻功身法。

虽然对方的内功功力稍逊于自己,可对方对战的经验极为丰富,这是在用绝世的轻功拖垮自己,自己到底年岁已大,一旦功力耗尽,对方肯定要发起雷霆般的反击!

老和尚在迫不得已中,突然看准万林移动方向,集中全力向前击出一掌。他知道,对方如果要避免被自己的掌力击中,唯一的方式就是出掌与自己比拼内力,这样自己就可以利用功力深厚的优势,尽快打败对方。

果然,对方在呼啸而来的掌力中,确实扬起右掌对上了自己手掌。可老和尚还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伙子虽然功力稍逊于自己,可自己全力逼向对方的一股股凶猛的真气,却如泥牛入海。

对方不但没有在自己凶猛的掌力中退后,而且手上似乎有一种粘性的内力,紧紧粘着自己的右掌,一股股纯正的内力,源源不断的向自己掌上涌来。

虽然这股力道并不凶猛,可却极有韧劲,好像无休无止一般源源不绝,不但完全抗衡住了自己催发出的内力,而且还隐隐具有反击之势。

老和尚在惊愕之余,突然暴怒的扬起左手,一股凶猛的掌力直奔对方胸口击去。他就不相信,自己这个年逾花甲、修炼了数十年的内功高手,居然无法收拾一个比他大徒弟都小的对手,这让他这个武功高手感

文学

到从没有过的耻辱!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二章

而冯紫英刚刚向忠信王行完礼,李桂就听到了‘北静王来了’的乱语声,李桂扭头一看一个二十左右的、头戴金冠、一身青色绸袍的年轻人正跨步而来。

年轻人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一身青衣虽然黯淡,但好似难掩其华。

“水溶原来是这个样子,怪不得贾宝玉和他结交!”

心里嘀咕了一下,李桂小声对贾政说道:“伯父,我且去那边。”

说着,李桂向对过的假山处指了指。

这里除了皇亲就是显贵,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哦……”

贾政闻言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这样知进退!点了点头,贾政微笑道:“你且去吧!”

说话之际,贾政心里颇感欣慰。

……

对过的假山山石嶙峋,不过在靠近池水的假山石之间的被别出心裁的摆了一张张短案,上面照例有笔墨纸砚、笔架以及干鲜果品等物。

李桂随意找了空地,在短案后站立,随后随意环视了一下,身后小山,身前碧水,临水观花,闹中取静,倒是别有一番情趣。只是树干婆娑的倒影里有晃动的人影,李桂循迹一看,灯笼的红光所及之处,朦朦胧胧的可以看到花墙的窟窿里,旁边的树上有着一双双眼睛……

随后他又看到杜书豪等人向他这边走来,然后是冯紫英等一帮勋贵子弟也向他这边走来。

对此李桂并不感到奇怪,在这个社会,在这样的环境中,有人的地方就有高低贵贱,就有上下尊卑。

至于冯紫英等勋贵子弟,他们固然有身份,但在诗词上却都欠缺,不过是来凑热闹、附庸风雅而已,因此他们也靠不了前排。

冯紫英正好站在他不远的地方,隔了两个短案,由于贾宝玉的缘故,想来和冯紫英也算相识,李桂向冯紫英拱了拱手。

但是李桂没想到的是下一刻冯紫英居然把脸故意一扭,像是没看到他似得。

这么不近人情,李桂不由一愣,但随即就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才大于人,人必嫉之。

而且以冯紫英的身份好像也用不着对他虚与委蛇,他的父亲可是神威将军冯唐!

心念之间李桂转过了脸,随意看着对过的你来我往……

如此闹哄哄的一阵子,忠信王缓步而出,环拱手道:“今日又值开社之日,本王又见诸位英才,幸何如之。而今日我翠云社又进英才,应天府案首俞图,昌义府案首张文杰,后晋俊才皆来我社,可喜可贺……”

忠信王口才极佳,滔滔不绝,介绍完几位入社的俊才后,又介绍了几位当世大儒,他们是请来评判的。入社的俊才名单里并没有李桂,李桂估计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毕竟没入院试前三甲,第二可能是他身份的缘故。

而在几位大儒里,李桂也看到了周天演。

介绍完几位大儒之后,一个儒者打扮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开始讲诗社开社的规则与程序:以一柱香时间为限众生做诗词,香灭而不成者视为弃权;随后众评委评判(也就是贾政等人),从中择优取十;取优后再由裁判取三,然后再评一,但十优之中之词则交由翠云楼头牌柳烟眉、烟雨楼的头牌秦凤舞、西苑楼的头牌李依侬等弹唱,以传其名,至于各头牌是否会留宿,那一要看词的优秀程度,第二要看个人的造化。

中年儒者讲完之后退下,然后忠信王再次走了出来,轻咳了两声,微笑道:“今日还是按照惯例,如有佳句,不拘于题;如无……”

说到这里忠信王微微一沉思,然后才继续说道:“如无,请以‘夜’为体,做一诗或一词,现在开始。”

他说到这里,一个青衣濮巾的仆役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侧,向他递上了火折子,忠信王接过,亲自点燃了线香。

而对于众学子来讲,即使有佳句,他们也不敢在这种场合亮出来——要是亮出来了,旁人觉得不佳,那多尴尬!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三章

雨一直下,谁也没料到,这场雨居然下了三天都没停。别说是黄河了,就是穿越邺城而过的漳河,都疯狂涨水。

好多鱼儿跳出河面到岸上,被好事之人捡走,一时间,漳河两岸到处都是捡起鱼的人。

邺北城南门外,皮景和穿着蓑衣,也不打伞,就那样冷冷的看着以轻浮为习惯的邺城人在岸边抓鱼,还时不时有人落水,引起一阵阵的哄笑。

“捡吧,捡吧,说不定以后你们看到鱼就会想吐的。”

皮景和喃喃自语的说道。

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很简单啊,因为邺城周边的大战即将爆发,天知道会死多少人啊!死人后,雨水一冲,血水甚至尸体,最后都会汇聚到这条河里。

到时候漳河里出来的鱼你敢吃?

据说历史上高洋屠杀元氏一族,抛尸漳河,后来有人吃鱼的时候,在鱼肚子里吃到人的指甲,这可是记录在正史里面的事情。

和高伯逸一样,皮景和也看出来了,高睿想玩什么套路。

以现在的情况看,今年黄河泛滥是大概率事件,而神策军已经渡河去南岸了。如果邺城失陷,高伯逸肯定会回师邺城,到时候,渡河,就会是个大问题。

更何况,高睿占据邺城之后,肯定大军士气高涨。而神策军担忧家眷出事,一定会军心浮躁。

搞不好,高伯逸会在这件事上栽一个大跟头!

皮景和也不由得捏了把汗。他真有些搞不定,高伯逸明明有更好的应对方法,明明知道黄河汛期问题,为什么要把自己置于险地呢?

一个人静静思索了下,皮景和觉得,这应该属于典型的“卖一个破绽”。

如果没有这么大的漏洞,如果高伯逸和神策军都还在邺城,哪怕二者之一还在邺城,只怕高睿也是动都不敢动的!

这一点根本不需要怀疑。

而高氏一族的问题,早解决比晚解决要好,皮景和不相信高伯逸能忍得下去。正在想问题的时候,皮景和忽然察觉自己背后有人。

他转身一看,原来是永安王高浚和一个下仆,二人都是穿着仆人的衣服,似乎也是刚刚到这里。

“王爷真是好雅兴啊。”

皮景和笑着说道,虽然笑容很假,但毕竟也是在笑。这种态度,高浚还真说不出个什么来。

“你去河边帮我抓条鲤鱼。”

高浚将下仆打发走以后,目光灼灼的盯着皮景和,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

“王爷是不是想说,今夜邺南城城门不要关,对吧?”

皮景和这话说得高浚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感觉全身上下都被对方看透一般。不得不说,和聪明人说话,特别是专业人士+聪明人这样的组合,极有可能猜出你想说的话来。

“不错,今夜子时后,打开城门。其他的事情,就跟皮将军无关了。”

说实话,如果没有高伯逸交代,皮景和真想一巴掌招呼到高浚脸上去!

他有时候真是不知道有些高家人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打开城门?你当所有的城卫都是傻子么?

如果是自己来操作,一定是打开邺北城的城门,先攻占邺北城,然后再通过邺北城与邺南城连接的廊桥,直接攻入位于邺南城北部的皇宫!

攻占了皇宫,就控制了大局,这样稳赢不输。

直接打开邺南

文学

城的城门,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要兵变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