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花园含乳、内裤奇缘目录

王爷在花园含乳 第一章

她就跟秦婉儿像是两个极端的人。

秦婉儿阳光大度可爱,而她阴暗小气精于算计,因为生存的环境不同,自然而然养成了两种不同的性格。

乍一看完全走不到一起去,偏偏又一起生活。

在秦可人看来,这就是一种互补。

所以当年秦婉儿要求带马娇上来,本来是不可能的事情,偏偏马娇接触过秦可人之后,她就同意了这件事情。

为了隐藏秦婉儿的身份,秦可人自然是要尽量少跟她接触,尽量将自己的存在痕迹抹去。

在小天地她不担心,因为这边是自己的势力范围,她的实力强大,一旦有人知道,直接干掉就行。

她倒不是担心天意的人,只是不想秦婉儿跟天意牵扯太深。

以她的实力地位,当然知道上界秦家在针对下界秦家,只是秦狂人那副样子,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所以干脆就没管这事情。

何况她也在借助对方的力量。

将那些搞事情的人送上去,顺带让人帮忙解决了,所以这些年来,她的政权才相当稳固,即使不动用实力威慑,都能轻而易举的掌控秦国。

而马娇的存在,自然不是为了对抗秦家这些庞然大物,水儿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

修真界本就不平静。

秦婉儿也是跟了林虎,才会一路顺风顺水,若是她自己这性格,没有人照拂,怕是会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

而马娇的存在,自然就是为了应付这些问题。

秦可人一早就知道马娇性格方面的缺陷,也还是选择让她上去。

就因为她这种性格,断然不会吃亏,只要让她明白,跟着秦婉儿才是正途,这样就能保护秦婉儿。

一旦有人想要用阴谋诡计算计秦婉儿,她的存在就是一道保险。

只是事情多变。

因为林虎的出现,水儿又死在了白剑诗手上,秦可人也就没有了出手的必要。

马娇被林虎收入麾下,这才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

秦婉儿以皇者道侣的身份去找学院讨要马娇,对面都不给,甚至还搬出了许多大道理,秦婉儿其实就有了猜测。

不是不给,而是没有。

不然他们也不会冒着大不韪,违抗秦婉儿,违抗皇者道侣,违抗圣人高手的命令。

如今一切真相大白。

昔日种种,对于今天的秦婉儿而言,自然已经不是那么看重了,许多事情,不能只看一面,而是要从多方面考虑。

马娇的背叛,固然可恨,但一定程度上也算救了秦婉儿的性命。

何况她在此之前,看似针对秦婉儿,实则也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一直在寻找可行的机会,直到遇到了林虎。

再者走至今日,秦婉儿也没多少朋友,对于这从小长大的小姐妹,自然是念念不忘,以她心境,根本不会纠结这些问题了。

秦可人无奈摇头。

以她的实力,其实知道很多事情,没插手,那是不想暴露自己,后来则是因为林虎的关系,想着等他自己处理。

马娇在林虎手下,也没受什么委屈,额……姑且说是太大的委屈吧,有林虎照拂,对她而言,也是个不错的路子。

王爷在花园含乳 第二章

有了之前的教训后,少女们这一次就要谨慎了不少,哪怕是李梦龙已经离开,但桌子下面的金泰妍依旧没敢钻出来。

“他已经走了吗?”

金泰妍焦急的问道,一方面是想要亲眼看看允儿的惨状,另一方面则是桌子下面真的没有那么舒服呢。

金泰妍是蹲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最后只能趴在那边,就这样了还要时刻注意不能把腿给伸出去,她第一次觉得这桌子买小了呢。

不过哪怕是金泰妍不断的询问,其余的少女们依旧没有让她出来,实在是刚刚李梦龙的突然袭击给大家留下太深的印象了。

于是乎这一次少女们谨慎的过分呢,单单确认李梦龙的车子离开已经不成了呢,至少不能让她们彻底放心啊。

不过这样一来可就苦了金泰妍了,因为她一直在这边趴了足足半个小时,甚至最后干脆睡了过去。

至于说为什么一定要等这么长的时间,当然是要确保绝对的安全了,比如说李梦龙到达公司就是个不错的信号呢。

迷迷糊糊的被人给叫了起来,金泰妍还以为自己是在房间里呢:“呀,要不要这么坏啊,一大早的就来打扰我,真以为我是吃干饭的吗?”

“我们要是真的有什么坏心思,你现在还能说话?要不要带你去看看允儿已经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也不好说是少女们的警告还是冰冷的地面提醒了她,总之金泰妍算是恢复了些许的神志。

于是乎潮水一般的记忆瞬间涌入,她默默的打了个寒颤,这时也顾不上寒暄了,她要去看望下允儿啊。

好歹也算是同一战壕的战友,都是在第一线反抗过李梦龙的勇士,虽然被李梦龙报复的很惨,但她的精神将长存于金泰妍的心间!

当然这都是冠冕堂皇的说辞,她如此迫不及待赶过去主要是想要近距离观察下允儿有多惨,看看同样的遭遇放在她身上是否可以接受。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着还是找李梦龙摊牌算了,否则一直这么提心吊胆的话很容易得心机衰弱之类的病症呢。

只是想法固然很美好,但看到允儿的一瞬间金泰妍就知道自己想太多了,她绝对不能遭得住啊。

尤其是允儿一直把肚腩给亮了出来,那肚腩上的印记仿佛军功章似得,她很骄傲吗?

殊不知这都是允儿故意的,她实在是没有心思去应付这帮女人的询问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徐贤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呢。

她真的怕徐贤一个想不开去找少女们揭发她,那样一来她现在忽悠少女们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日后的罪证,让她万劫不复的那一种!

不过允儿此刻的模样放在少女们眼中倒也没有那么不能接受,甚至还情有可原呢。

毕竟被李梦龙一通的毒打,先别说打得是否严重,单单这心里的不爽也够允儿喝一壶的了,心理落差简直不要太大!

金泰妍此时也顾不上去安慰允儿了,她自己都自身难保呢:“你们说我是不是真的回家去躲一躲?”

这一次金泰妍是真的有些后怕了,她要是也被李梦龙来上这么一通的组合拳,她也就不用见人了呢。

再说这单单的疼痛她就受不了啊,既然如此还不如早点去谋求后路,至少能落个好下场不

文学

是。

李梦龙自然还不知道金泰妍已经动了逃跑的心思,不过哪怕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的,就不信她还不回来了?

再说待在家里就以为他没了报复的手段?如果金泰妍真的这么想,那李梦龙只能说她太天真了。

不过收拾几个丫头的事情算是私事,因私废公这种事可不是他能做得出的。

于是乎调整好情绪,李梦龙带着贱贱的笑容和公司的大家打着招呼:“哎呦,各位都来的挺早啊!”

徐贤跟在他身后都不由得摇头呢,如果李梦龙不是公司社长的话,哪怕是职位高一些的领导,估计都有人直接动手了呢。

实在是太过于气人了啊,难道他们愿意来这么早的嘛,还不是被他给逼过来的,结果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他李梦龙心里就没有同情心吗?还是说每个老板的内心都是冰做的,没有这项能力就不能做老板了?非要站在员工的对立面?

“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啊,万一又勾起我加班的冲动,你们确定能承担起这后果吗?”

如果说之前李梦龙的话语是杀人的话,那现在他就是在诛心呢,这要把大家逼到什么样子他才满意?

从李梦龙进来开始,大家是一句话都没说呢,仅仅是几个眼神罢了,就连这么点自由都不给吗?

不过反抗精神经过昨晚一整夜的折磨后,基本上已经消失殆尽了,毕竟能在李梦龙来之前就赶来上班的,本身就代表着妥协!

而妥协这种东西,有了第一次之后,第二次、第三次也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徐贤眼睁睁看着大家的精气神一点点的滑落,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带李梦龙过来是对是错了。

以往徐贤遇到这种情况,多半会主动出击,或是主动请客吃点东西,或是找大家聊聊天什么的,试图缓和下李梦龙与大家之间的隔阂。

不过今天似乎这一套不太管用了呢,所有人都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任由徐贤百般努力,都不能提起大家的热情呢。

这么下去很影响工作效率的,她就不信李梦龙没看出来呢,不过转过头却发现了他自信满满的样子,这是有了什么好办法?

有办法就赶快拿出来啊,都火烧眉毛了,还在这边藏着掖着就不太合适了吧。

拍了拍的徐贤的肩膀示意她稍安勿躁,李梦龙既然敢如此肆意的刺激这帮人,当然就有信心能给这帮人打上一记鸡血!

李梦龙原本是没打算这么早说出来的,不过架不住徐贤着急啊,既然如此就早点亮出底牌吧。

“咳咳,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啊,今天正常工作八个小时,从现在开始计时,早干完早下班,你们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王爷在花园含乳 第三章

少司命越想越有可能。

要不然自己跑出来找这位凌墨雪姑娘,这人马娘跟着干嘛?

该不会是祸水东引,希望借刀杀人?

拿我当刀子宫斗啊你们!看不出你个浓眉大眼的人马娘还挺阴险哈?

做祭司侍神的该老老实实忠诚勤恳啊,神灵要什么女人你应该帮忙送到他床上才对嘛,怎么反而可以添乱下刀子呢?

这祭司不乖,太康没带好队啊。

要不要姐姐帮你?

一腔幽怨的少司命忽然在这里找到了情绪宣泄点,念头通达地回了妖王宫。

不知道自己背了口大黑锅的商照夜松了口气,也回去禀告妖王陛下:“陛下,她回来了。”

“凌墨雪没被砍死吧?”

“没有……虽然挨了揍,最后反而还送了造化。这位……”商照夜迟疑片刻,还是道:“确实如你所言,她没有坏心眼。”

殷筱如站在窗前,悠悠地看了好一阵蓝天,低声自语:“嫁衣、嫁衣……再听此名,我忽然感觉很难过,商姐姐。”

商照夜默然。

“要不要我们帮她?”殷筱如忽然道:“反正sindy都那么多女人了,不差多一个。”

商照夜瞪大了眼睛:“这个不一样吧!”

殷筱如道:“哪不一样?”

“真让她成了,你的位置都没了,这位和父神的关系一定非常特殊,绝对不是

文学

那些妖艳贱货可比的!”

“既然知道这么重要,那怕是难以阻挡,早晚的事。何不大度点,她还能承情,说不定心里还低我一头……”

商照夜傻了一下,忽然觉得还挺有道理。

这陛下看事情的角度怎么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别人还想怎么撕呢,她都走到大气层去了。不对,我为什么要想怎么撕,跟我有什么关系,真是的。

“……然而这个你怎么帮,你都不知道他们具体到底出了什么情况,妄加插手怕是适得其反。否则真要相见,怕是早也去见了,何至于在此踟蹰不去……”

这话倒也有理,殷筱如想了半天,终于道:“我先试探一下,不行再说吧。毕竟……她现在都不知道我是夏归玄的谁,嘻嘻。”

少司命回到客殿,悠然靠在那里研究手表。

手表里没装什么软件,就是小说和视频,随便点开,又是夏归玄和凌墨雪对戏。

少司命这会儿接受度高多了,平复着心情去看那“大夏情事”,姒太康演姒太康的剧情……居然觉得很好玩。

不愧是本人,演得可真像那么回事。

就是服装不对,臭弟弟你有脸说当时你穿的衣服那么好看?明明就是件兽皮。

那桃花树下的吻……就是凌墨雪姑娘说的,替代品,弥补了遗憾吗?

少司命怔怔地看着,忽然觉得很感谢这种科技,以及这种演艺文化……竟能把太康临此世之后的历程一帧一帧地展现在自己面前。

如同亲见他的变化,他的摇摆。

连他为什么会参演这种角色,那心理都昭然若揭。

他也在想我吗?

他……不恨我吗?

如果不恨,当会回头,但他没有,他依然在此星过自己全新的生活。或者不是恨不恨,而是往事已矣了吧?

相见争如不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