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羞羞漫画在线漫画入口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一章

说到这里,江司明重新将目光看向那位已经如坐针毡的男学生,说道:

“还有你说的指望西方人学中文,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不可能,我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不出十年,全世界的人都会想学中文。”

“事实上,他们现在就已经很想学了,因为他们很想学先天功,我没乱说吧?”

大伙都纷纷点头,是的没错,他们可以作证。

自从先天功在国内盛行之后,无数老外都非常想学,甚至有的国家也想跟着取消英语,换成华夏的国术。

人家俄罗斯大兄弟更是直接把汉语纳入教科书。

最后江司明不忘讥讽道:

“其实华夏一直在变强,只是你只向往你所谓的西方强国,去呼吸那里的香甜空气,根本看不到咱们华夏潜移默化循序渐进的进步罢了。”

“哦,不对,就算你看到了,你也会装作看不见,因为,你只是条眼瞎且没良心的慕洋犬。”

话说完,这男学生无地自容,在没脸待下去,哭着跑了出去。

现场的人非但不同情他,反而很多学生喊着让他赶紧滚。

江司明没有因为这人跑了而就此结束,而是继续对所有人说道:

“我力推国术,亲传先天功,目的是想让我们这一代的人能够有个彻头彻尾的崭新面貌,也更是为了下一代以及下下一代们有良好的基因,我们要从起步就超越其他国家。”

“每个人的身体素质和智商其实很大程度都来自先天条件,后天培养只能是辅佐作用,相信这一点,研究过基因学的人都懂。”

“所以未来,我们从基因学角度出发,靠先天功,让自己身体越来越好,同时也给下一代的基因打好一个优良的基础,少年强则国强。”

大伙终于彻底明白了江司明如此推行国术先天功的原因跟目的了。

看似离经叛道,看似本末倒置,看似虚无缥缈。

可事实上,他在做一件很伟大的事!

这件事,受益的是未来全华夏的人啊!

江司明说到这里,抬头微微一笑,道:“少年就是希望,最后借用梁启超前辈的名言。”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最后这段想改华夏的,但是觉得没必要,被审就被审吧~)

最后这几段话,江司明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整个礼堂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这声音悠扬,激荡了每个华夏人的内心。

以至于后面江司明传授的国术课知识,大家也都没怎么听进去,全都还沉浸在刚才江司明的那些言词当中,久久不能平息。

最后临近中午。

江司明在北大的第一堂课,才圆满落幕。

“同学们,今天的课到此为止,下课。”

江司明说完,台下掌声就没停过,甚至江司明都走了一分钟,掌声还在持续。

直到校长开口,大家才有序依依不舍的离开礼堂。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二章

试手屠龙……

幽幽叹息之声不知从何而起,却似一出现已然弥漫夜幕长天。

霎时间,风停云不流,十万里虚空为之一静,一股惊天动地的强横意志贯穿虚空,弥漫天地。

以极端骇人的姿态降临世间。

这一瞬间,哪怕是手持太子敕令的七玄真一都彻底变了脸色,其身后的一众道城高手更是骇的面无人色。

踉跄着,几乎栽倒在地。

“这人,这人…..”

七玄真一心神震荡,凝神望去。

咔咔咔~

虚空震颤,血光流溢,阴冷肃杀之气,随之扩散,层层蔓延如浪如潮。

在一众人震惊骇然的目光之中。

一道人影自虚空之中缓缓浮现,这非是破空而出,更像是从虚幻到真实。

嗡!

只见夜幕之下,那七轮赤色星辰随着那一道叹息之声的回荡而颤动,嗡鸣。

直至那人影出现,七轮血色星辰随之剧烈坍塌,直至那人影从虚到实,那七轮血色星辰,赫然成为那人影的七窍!

那是一具极尽完美的身躯,不着寸缕却无有丝毫猥琐,反而迸发出一股至阳至刚的豪迈之气。

哗啦啦~

虚空震荡,灵机滚滚而至,化作一袭黑色劲装覆盖住其昂藏身躯,披散于后的长发迎风而动,根根如剑,撕裂罡风。

其仅是负手长空一极,垂眸望来。

却自有一股无可形容的巨大压迫瞬间扩散开来,遥隔不知几千万里,传送台之上的一众人就纷纷倒退,咳血。

似乎下一瞬,就要在这目光之中筋骨断裂,吐血而死!

“啊!”

“这怎么可能?!仅仅一道目光而已……”

“法身?还是……”

传送台上诸多道城的高手皆是色变,万万没有想到,此次欲要缉拿之敌竟能强横至此。

他们在场之人,最差也是金丹三转的人物,遥隔不知几万里的一道目光竟也承受不起?

这人难道还能是法身级以上的强者?!

“怪不得,怪不得……”

七玄真一心中却是再无侥幸,一翻手,一道金光已然伴随着九道激昂的龙吟腾空而起。

昂!

九龙翱翔,迸发之金光破开重重夜幕,照亮天地,也将那如同地裂天崩般的威势消弭于无形之中。

倏忽而已,九条苍龙已横陈天地之间,万丈龙躯摇曳之间,将那宛如王座般的一字敕令高高托起。

这一幕,宛如神迹!

千里、万里,乃至于十万里夜幕都为之一亮,不知多少人都看到了那宛如神迹般的一幕。

九龙出行,拉乘王座!

“这是……”

十数万里之外,一处荒山之上盘膝而坐的林伯寻心中突然一动,一股发自内心的悸动让他猛然间睁开眼。

他的目力有着极限,遥隔十数万里夜幕,隐隐间只能看到点点金光,但血脉的悸动还是让他发现了什么。

“这是我那便宜祖父的气息?”

林伯寻豁然起身,心神沉凝间,眸光之中一道罗盘之影随之闪现。

嗡~

下一瞬,林伯寻只觉眼前一亮,旋即一黑,几乎一头栽倒在地,猛然抬头,一口逆血已然喷出口去:

“赤色华盖,金色本命?!”

这一瞬间,林伯寻几乎忘了自己摇摇欲坠的身躯,望着夜幕尽头那一缕金光所在,心中震撼已极。

“如大自在所言,赤色一缕,长生可期,赤色过半,可窥不死……这赤色如华盖,本命泛青,甚至有着一抹……”

【天命垂青者,必是风云汇聚的一时天命之子】

大自在漠然的声音随之在林伯寻的心中响起。

“天命之子……”

林伯寻心中喃喃。

【有人未生已死,溺于尿盆之中,有人埋骨路旁,为父母易子而食,有人生而碌碌,毕生所求温饱而已…….】

【可也有些人,生而贵胄,天生不凡,其不必搅动风云,风云随其而动,其一举一动,自有大势推动,但心中所想,必有应验,但有灾厄,必逢凶化吉……】

“我那便宜祖父,竟然得天命垂青……”

林伯寻只觉手足冰凉。

自己好死不死,转生其孙,从他不远亿万里都要接自己回去,怕不是有了什么察觉?

【天地宇宙,无一物不变不易不动,气运亦然!天命垂青又如何?只要你想,纵使夺了他的运,革了他的命,取而代之又有何不可?!】

大自在似乎都被触动,漠然的声音之中少见的有着一抹激动。

只是林伯寻激动远胜它万倍,一时恍惚并未察觉,等他平静下来,大自在的声音也恢复如常:

【天命罗盘岂止搜寻之用?你若源力足够,甚至可以此罗盘问他人借命!】

“借命?”

林伯寻微微一愣,他自然懂得天命罗盘之中这个借命的涵义,只是那大周太子强过自己何止万倍?

自己拿头去借他的命……

大自在不再回答,林伯寻回望夜幕尽头的金光,心中忍不住升起莫大的渴望。

同时生而为人,天命垂青之人,为何不能是我?!

……

“我等恭迎太子法驾!”

七玄真一心头一松,身后一众人已然跪了一地。

“大周太子,龙行易?他竟亲自驾临?这般霸道的真龙帝道,无怪乎其在如今名头几乎压过其父!”

林洐没有从众跪拜,而是昂首望去,一眼就瞥见那九龙拉着的王座之上垂流的神光。

以及那高踞王座之上,冠冕荡漾,腰垂帝剑的神影。

林洐心中震惊,生出莫大的敬畏来。

大周帝朝坐拥南瞻灵机最盛之东土,其实力乃是当之无愧的三大帝朝之首,纵在天下,也仅次于道宫,须弥而已。

其内强者何止如云?

想要压服天下,岂是容易?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 第三章

女孩们第一时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的状况对她们来说,虽然吃惊,可并不算最糟糕的状态,毕竟以她们现在的情形,再糟能糟到哪去?

看到女孩们都照做了,凯立刻来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看去,发现那些阿尔巴尼亚人的确按照自己所说没有人留在四楼。发现没人之后,凯立刻来到阿曼达的身边,拍了拍阿曼达的脸庞。

“嘿,阿曼达!醒醒!”

阿曼达捂着嘴,还是有点精神恍惚,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凯从一边的酒桌上拿起冰桶一谷脑的倒在了阿曼达的头上,冰水的刺激立刻让阿曼达精神焕发。

“现在清醒了点没有?”

阿曼达虽然被冻的脸白唇青,可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是金父亲的朋友。我们正在找她,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阿曼达听到金的名字,立刻惊疑不定的看向凯。她有点不敢相信,金的父亲居然这么快就让人来救自己了。

“我……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金……”阿曼达使劲的回忆,发现从她被抓开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金,事实上她连金到底有没有被抓都不清楚。

凯摇了摇头,看来还的问那些杂碎了。

“你能救救我吗?求求你了!”阿曼达生怕凯不会管她,于是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其他女孩这个时候大约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来救人的,于是一个个都打算开口想要求他。凯举起手:“不用担心,你们会得救的。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躲在这间屋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大声喧哗,我会搞定一切的。记住了吗?”

这里二十几个女孩,凯不可能全带走,还是留着让巴黎警方洗地吧。

当然在此之前,凯会帮那些巴黎警方把这里打扫干净。

说完,凯把几名匪徒的枪支搜出来丢给了女孩,让她们拿着枪对着门口,除非门外是他的声音,否则任何人来开门,就直接开枪射击!有几名状况良好的女孩拿起了枪,她们来这魔窟时间还不长,所以反抗意志最为强烈,她们愿意一搏,而那些彻底失去反抗意志,或是被彻底玩坏了的,就都被丢到工地那边了……

凯整理下自己的枪械,然后打开门,走向了楼下。从三楼开始,凯开始挨个的清理。

在三楼,靠近楼梯和窗户一边的房间都是匪徒的住处,靠里的则是那些可怜的女孩们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个小型囚室,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之外什么都没有,连对外的窗户都被封死了,空气极不流通,每个小房间都有一阵阵怪味,可想而知那些女孩的生存条件如何。

这帮人根本没拿这些女孩当人!

凯沿着走廊转了一圈,发现三楼根本没人……看来那些欧元还有点作用。

之后是二楼,这里基本上全部是匪徒的房间。凯来到二楼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用的是阿尔巴尼亚语,凯也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利用智能手表的扫描,凯知道二楼的人并不多,其中两个在房间里睡觉,一个在看小电影,另外两个就是在走廊,他们彼此之间隔的有点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惊动其他人。

可就在凯要动手的时候,两个人突然一边说,一边朝三楼楼梯走来,正中下怀,凯默默的退了回去。

等到两人走到楼梯处打算走上去的时候,凯突然冒了出来,一枪打中其中一个的喉咙,另外一个更干脆,被凯一匕首从左眼捅了进去,瞬间就见了他们的上帝。

把两人的尸体丢在一边,凯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找上了其他人。

看小电影的那个,凯一脚踹开房门,然后一枪爆头。另外两个也差不多的待遇。

不过在搞定了二楼的同时,一楼也发现了不对劲。

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虽然没出多大声音,但人死时出的惨叫和倒下的动静却遮掩不住,一时间楼下的匪徒冲了上来。

既然被发现,那就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事实上要不是因为那些女孩,凯完全可以从中正门杀进来,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

换上一把从匪徒房间里拿到的UZI冲锋枪,直接堵在楼梯口,直接扫射!

噗噗噗噗噗!

一群人堵在楼梯,简直是就是最好的靶子,凯都不需要瞄准,直接上去一阵突突,那帮人就损失惨重。

凯丢掉已经打空子弹的UZI,拔出依然是从他们那里顺来的西格绍尔P226,挨个点名!

只留下了三个被打断四肢的活口。

凯带着三个活口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然后从一楼的一个厨房里找来一堆刀具和餐具。

三个倒霉蛋被凯绑在了椅子上。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们每个人都一次机会回答,如果……”

凯话还没说完,三个人还挺硬汉,纷纷对开吐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着自己皮鞋上的唾沫,凯撇撇嘴:“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吧?现在和我装硬汉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对方依然羁傲不逊,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凯笑了笑,这种人他见识的多了,人总是喜欢高看自己。凯会让他们明白,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硬。

“第一个问题,昨天你们抓的那个美国女孩在哪?”

呸!

其中一个家伙再次吐了凯一口唾沫。

凯的回答也很简单,反手将一把尖刀插进了那家伙的大腿上!而且伤口完美的避开了大动脉。不仅如此,凯还趁着这家伙张嘴打算惨叫的时候,将一块破布塞进的他嘴里。

“我不喜欢惨叫,那声音吵的脑仁疼。”说着凯看向第二个人,那个人没那么刚,可凯一看他不说话,立刻拿起了一把……勺子?凯看了看勺子,笑了笑,然后翻过勺子用勺子柄插入了那个人的大腿!

剧痛让那家伙双眼都翻白了,要知道要将钝器插进人体,那力量可想而知,那完全是撕裂伤,造成的痛苦比利器扎进去要疼的多!

来到第三个人身边,凯看了看他的样貌,觉得他是一个硬汉,所以压根没问,就把一把餐刀插进了他的身上。

接着来到第一个人面前,拔出破布。“想起来了没?那个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

这次是叉子。

第二个人。

“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呲!

这次是一根烧烤铁钎!因为有点长,所以直接将这家伙的大腿扎了一个对穿……特别疼。第二个人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