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当众囗交,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

新娘当众囗交 第一章

“其他人是怎么说的?”

纪平生随口问道,拿起桌面上的几份文件看去。

【苍雷宗上表第一届联盟发展会议书】

【无轩宗提议管事席位增加增加建议书】

【论联盟可持续发展管理决策权】

仅仅看了几眼,纪平生就把这些玩意扔回了桌子上,捂着脑袋一脸痛苦道:“抱歉,我对文件有阴影,看一眼就头疼欲裂。”

“你在逗我吧?”

秋新蝶冷眼看着纪平生:“这种东西有什么阴影可言?”

“你不懂。”

纪平生叹了口气:“这不是东西,这是噩梦!”

“除了文件以外,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他患有综合文件恐惧症,别说看文件了,就算是批阅文件都会头疼。

“啧,真是指望不上。”

秋新蝶一脸嫌弃的递上了一份报告,淡淡说道:“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纪平生接过来一看。

【宗门行武同意书】

“这是?”

纪平生问道。

秋新蝶解释道:“现在一些大型宗门,都赞同用行武的方式来决定在联盟中的地位,这是他们搞出来的同意书,要求同意的人签字,只要签字宗门过半,就表示这项决策通过。”

这一点都不玄幻。

纪平生摇了摇头,随手将同意书扔到了桌子上,无奈道:“搞的这么正式干嘛,就直接按照以前的行武方式来就完事了呗。”

“以前?”

秋新蝶神情惊疑的看着纪平生:“什么以前,以前也没搞过宗门行武啊?”

纪平生:“……”

A滋Q思密?

“以前没搞过?”

纪平生满脸惊讶之色的问道:“没有吗?就是普普通通的宗门大比啊,全大炎皇朝的宗门聚在一起分个高低的比武啊!”

“从来没有过,你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秋新蝶眯着眼看着纪平生:“以前哪有这种东西,宗门大比这个词不也是你提出来的吗?”

卧槽!

纪平生整个人都傻了,满脸的懵逼之色,大脑如同被雷劈了似的一片空白。

“以前真没有过?”

纪平生无法置信的问道。

秋新蝶摇了摇头:“没有过。”

“那以前这么多宗门都是怎么交流的?”

“从来不交流,各玩各的。”

我去尼玛啊!

纪平生听到各玩各的这四个字后,差点没一口气晕过去。

各玩各的你建立个屁宗门啊,当个散修不是更自在吗?

这种情况就跟网游中有公会,但却没有公会排名一样糟糕。

不争个第一第二第三,那还有什么上进心了啊!

“我明白了。”

纪平生深深的吐了口气,表情突然凝重了起来。

他突然明白过来,一直以来总能感觉到的违和感,是什么情况了。

“你又明白什么的?”

秋新蝶和吕和金一脸好奇的看着纪平生。

“玄神界貌似有点不对劲啊。”

纪平生看着他们两个,无语道:“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我会这么懒。”

他懒,不是他的错,而是世界的错。

“你们看看现在的玄神界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圣地不显,神庙自闭,宗门各玩各的,就连大炎皇朝和乱魔海域都在过家家。”

纪平生叹息道。

他这几年就感觉有点不对劲,只是一直没往别的方向去深想。

现在被秋新蝶点了出来后,他终于明白过来了。

这特么的就不像是一个活着的世界!

现在的玄神界就像一座巨大的墓地!

作为玄神界的最顶尖势力,那几个圣地都在哪呢?

他一直是听说,却从来也没见过圣地的人。

你们大圣地的圣子圣女呢?

出来闯荡世界,打响名气,一言不合灭宗灭门啊!

这应该才是正常的啊。

可现在呢,唯一一个有所耳闻的瑶池圣地在干嘛。

在开温泉旅馆!

我的妈呀!

纪平生感觉自己的脑袋在嗡嗡作响。

大炎皇朝和乱魔海域摩擦了数百年,一次大战都没有,你俩搁着过家家呢?

磨磨蹭蹭搞比利呢?

宗门也是各玩各的,他也从来没听说过某个宗门里冒出个绝世天才来。

或者是突然出现一个废材少年高喊一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玄神界这么多人,按照概率学来讲,量变引发质变的成果也没有。

天降异宝也没有,上古修士的遗迹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

纪平生越想越惊悚,他突然有种感觉。

感觉玄神界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他虽然是这么想的,但秋新蝶和吕和金却没感到一丝异样。

秋新蝶和吕和金对视一眼,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纪平生的脸色会突然难看起来。

“有什么不对吗,玄神界也不乱啊。”

吕和金纳闷道:“难道和平一点不好吗?”

“和平是好,但太过和平,那还修什么道了,种地不是更和平吗?”

纪平生深深叹了口气:“现在的玄神界,就像是一滩死水一般,毫无波澜。”

“我看你是犯病了!”

秋新蝶白了一眼纪平生,毫不客气的怼道:“玄神界很好,世界之外全都无威胁的小世界,不用您老瞎操心了!”

“您还是看看这份宗门行武同意书能不能过吧。”

“大小姐说的是呀。”

吕和金在一旁附和道:“玄神界外的小世界混的更差,一个个半死不活的,和它们比起来,玄神界已经是超强的了。”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

纪平生嘀咕着,随手翻了翻同意书,也没细看就点头道:“这个不用讨论了,我同意了。”

他也没理由拒绝,反正自家里面全都是一群怪物,让他们出去打一打也没什么危险。

更何况,还能给这一滩死水投一颗深水炸弹。

一举两得。

“行,那就这么决定了。”

秋新蝶点了点头,翻开宗门行武同意书就要盖章。

“宗门行武的话分两个部分,一个是弟子战,一个宗主战,你最好准备一下,毕竟你太弱了。”

秋新蝶说着,就要拿起印章往顶上一盖。

“等等!”

就在印章马上要盖在同意书上的那一刻,千钧一发之际,纪平生突然出手,将秋新蝶手上的印章抢了过来。

新娘当众囗交 第二章

“今日来这里吃顿饭,又不是不给钱,赊账而已,怎么,怕我们哪天真的战死沙场没钱还账是吗?”

平松诚此番话说出口,顿时鸦雀无声,谁都不敢再多说一句,店小二低下头,怒气减半。

“遇到危险,谁都渴望我们来保护,若要换位思考一下,我们这些人吃你们一顿饭又怎么了?能掉块肉还是断块骨,这还有没有天理?我们这些人又和谁去说理去?”

这时,酒楼的掌柜听到这边的动静立马赶了回来,见到小二红肿的脸颊,又看到平松诚等人一身军服,很快便明白刚才发生了何事。

“几位军爷消消气,都怪小店不懂事惹恼了军爷,今日这顿饭就算我请客,大家别生气。”

见掌柜的示弱,平松诚气焰倒是上来了,“我瞧着你们分明是在故意刁难,我总算是瞧出来了,你们这里就是一个乱民的据点,这店小二就是乱民。”

被定义成乱民可不是一件好事,小二听闻后迅速解释道:“军爷你误会我了,我真的不是什么乱民,之前不过都是一些误会而已。”

平松诚哪里会听他说,同行的几人相互交流了一个眼色后纷纷将这里包围,“不相干人等赶紧离开,我们要进行搜查。”

话音刚落,酒楼的其他客官鱼贯而出,谁都没有付饭钱,这让掌柜的头疼不已,今日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小二原本想要阻拦,可现在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便只好作罢。

“军爷,我们真的是良民,小店本来就不怎么赚钱的,求军爷高抬贵手。”掌柜的在一旁解释,可平松诚就是不肯搭理,三五个人将他的酒楼砸的稀碎,之前还好好的,现在已经是一片狼藉。

“军爷,咱们凡事都说证据,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这里是窝藏乱民的据点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你就不能这样搜查,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要去报官了,让官府来评评理。”

见掌柜的据理力争,平松诚想起之前店小二对他说的话,引得他更加恼怒。

“官府,官府,什么事情都找官府,有本事你让官府那些人去打仗啊,行啊,你去叫吧,我倒要看看今日你有没有那个命。”

说完,平松诚等人将掌柜的和店小二推搡在地一同殴打,两个人本就柔弱,丝

文学

毫没有还手余地,加上平松诚这些人常年在战场厮杀,下手更重,几拳下去掌柜的便已经口吐鲜血。

那店小二更是惨不忍睹,鼻青脸肿不说,面部已经被打的亲爹亲娘都认不出了,肿的像猪头一样。

掌柜的吃受不住,跪在地上不停地给平松诚磕头,“军爷军爷不要再打了,小的知道错了,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平松诚用手拽着掌柜的辫子让他仰面看着自己,“认识到错误是个好事,那你倒是说说,你打算怎么解决呢?”

心领神会的掌柜立即从怀里掏出沉甸甸的钱袋,“小的愿意花钱免灾,还望各位军爷笑纳。”

平松诚将钱袋拿起来掂了掂,带着人满意离开。

得手之后的平松诚心情大好,乐呵呵带着人离去。

可他没想到,在街上没走多远,自己就遇到个敢挡横儿的。

“你给我站住!”

“你谁呀?”

“看不惯你的人。”掀翻山冷冰冰的说道。

“哈哈哈,好呀,看不惯,那你想怎么样?”

新娘当众囗交 第三章

里世界。

希尔精神病医院。

暴雨中的门口。

一个男人的身影逐渐清晰。

随着他越走越近,走到门口的时候,路灯一照,整个人便暴露在了灯光下。

杜维一只手打着伞,一只手牵着个红色气球站在雨中。

此时。

他身上的那些道具,全都消失不见。

在身上的,只有当时随身携带的面具,骨粉,以及打火机。

简而言之。

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他真就变成了那个时候的自己。

伸出右手。

杜维进入了恶灵化。

却发现右手手背上,并没有指针的图案出现。

他冷冷的说道:“真是有趣,所以我又要开始走钢丝了吗?”

在他的面前,希尔精神病医院完全被暴雨所笼罩。

又黑又冷。

每一滴雨水落下,都仿佛沾染了浓浓的恶意。

不过。

这一次,他虽然什么能力都没有,能派上用场的物品也少的可怜,可长期和恶灵朝夕相处带来的经验,却让他有些底气。

于是。

杜维便站在门口,扭头看向身后,远远的,他能看到一个公交车站台。

“未来的你是我的死敌,但现在的你,却可能是我的朋友。”

这个时期的公交车,并没有和他结下死仇。

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公交车是否存在这个里世界之中。

但杜维也不怎么在意,他放下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森白面具。

这面具是最初的那一个。

而且,是恶灵杜维诞生的最初面具。

只有眼睛的部位,没有别的五官。

杜维选择戴上面具。

……

外界。

纽约市,杜维家的别墅内。

偌大的别墅已经有很久没有迎来它的主人。

古董钟表挂在墙壁上,指针早已停止了转动。

似乎是因为上一次,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出来的原因。

这里十分孤寂。

突然。

古董钟表像是感受到了什么。

指针忽然转动了起来。

眨眼间,屋内的景象浑然大变。

所有的家具以及摆件都悬浮了起来,飘到空中疯狂的旋转。

一只苍白的手从钟表里缓缓伸出。

“怎么回事?”

“杜维你又进入地狱之门了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该死……”

“我已经拦不住它们了,拉默已经逃了出去,它肯定会找上你的……”

声音自然是米内特的。

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显现,并且她是活在过去的存在,和杜维以及艾利克斯都不在一条时间线上。

可现在,似乎发生了一些未知的事情。

导致米内特有些措手不及。

……

圣波地亚。

这里是教会的大本营。

此时已经是白天,有很多信徒正在进行礼拜。

大教堂内。

而艾利克斯却穿着米黄色的风衣,戴着墨镜,打扮的十分干练。

她不满的看着面前的斯卡迪大主教,冷声说道:“杜维呢?不是说好了来教会参加要事,怎么我根本联系不到他人,让他出来见我。”

斯卡迪大主教笑呵呵的说:“艾利克斯小姐你有所不知,杜维阁下正在和其他猎人阁下秘密商议,手机肯定不能带在身边的,你再等一等,等个五六天,估摸着他就出来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