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内互换200篇、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家族内互换200篇 第一章

多特蒙德球员们一直在向主裁判解释和求情。

但是,并没用。

面对这些人的解释,主裁判斯科米纳不停摇头。

做出的判罚是不可能更改的。

况且他的位置很不错,看的很清楚,这个点球很明显,对这个判罚,斯科米纳很坚定。

“斯科米纳的态度很坚决,他认为这就是一个点球,不会更改他的判罚。”贺威说道,“从回放来看,手球确实是非常明显的,这个点球没有问题,阿斯顿维拉获得了扩大总比分的绝佳机会。”

“这个点球要是进了,阿斯顿维拉就总比分二比零领先了。”张鲁也说道。

看到主裁判判罚点球的时候,方觉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兴奋地的和身边的人拥抱庆祝。

客场一比零是并不保险的,因为只要多特蒙德进一个球,就能够扳平总比分。

所以,这种情况下,阿斯顿维拉必须也进球,才是比较稳妥的。

或者最实际的来说,在方觉看来,阿斯顿维拉必须进两个球,才能让他安心下来。

因为即使是一比零,多特蒙德只需要再进两个球,二比一的比分,就足以使得多特蒙德凭借客场进球优势晋级。

两个球的话,多特蒙德想要翻盘,必须进三个球。

不是方觉自傲,他

文学

绝对不相信多特蒙德能够在阿斯顿维拉的地盘上进阿斯顿维拉三个球。

不仅仅是多特蒙德,方觉很有信心,当今足坛没有球队能够做到这一点。

……

克洛普愤怒、无奈、但是,无卵用。

点球的判罚不可能更改

文学

阿斯顿维拉的点球,点球手是米尔纳。

是的,在阿斯顿维拉,第一点球手不是伊布拉希莫维奇,是米尔纳,这是方觉钦点的。

米尔纳站在点球点。

主裁判斯科米纳吹响了口中的哨子。

米尔纳助跑,射门。

他骗过了多特蒙德的门将魏登费勒。

魏登费勒扑向了自己的右侧,而米尔纳则是射向了另外一侧。

球进了。

“Goooooooooooooaal!”

“米尔纳!米尔纳!詹姆斯.米尔纳!米尔纳将德布劳内创造的点球罚进,一比零!阿斯顿维拉在圣安德鲁斯球场主场一比零领先多特蒙德,总比分也变成了二比零!”

“魏登费勒没有能够扑出点球,零比一,总比分零比二落后,不过,时间还有,大黄蜂不要泄气,只要我们能够进两个球,不仅仅能够扳平总比分,还能够凭借客场进球数晋级。”德国的解说员为多特蒙德加油鼓劲。

……

取得一比零的领先之后,阿斯顿维拉没有保守。

他们按照原先预定的比赛战术和节奏去踢。

这反而让克洛普松了口气。

他还真的怕阿斯顿维拉进球之后变得保守。

一旦阿斯顿维拉龟缩防守,克洛普还真的对于多特蒙德攻破阿斯顿维拉的球门的信心不太足。

比赛进行到二十一分钟,伊布拉希莫维奇在禁区前挑传。

足球被禁区里的胡梅尔斯挡出来。

伊布拉希莫维奇立刻举手,他示意胡梅尔斯手球了。

阿斯顿维拉的球员也都在举手。

不过,这一次主裁判斯科米纳并不认同,他摇摇手指,意思是这不是点球。

慢镜头显示,斯科米纳的判罚还是比较正确的,伊布拉希莫维奇挑起的足球击中的是胡梅尔斯是上臂,而且上臂没有张开,这确实是不可能吹罚点球的。

方觉可不管那么多,他在场边不爽的抗议:裁判抹杀了我们的点球!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也是一种策略,心理战策略。

这会在无形间对主裁判施压和心理暗示,哪怕主裁判再肯定自己的判罚是正确的,但是,后面如果有不利于阿斯顿维拉的判罚,主裁判也许都会稍稍犹豫一下。

五分钟后,凯尔沃克在边路放倒了罗伊斯。

斯科米纳口头警告了凯尔沃克。

这引起了克洛普的强烈不满,他认为沃克至少应该配得上一张黄牌。

“请冷静,克洛普先生。”第四官员说道。

“我无法冷静。”克洛普冷笑,“好啊,真好啊,维拉的主场!”

“请闭嘴,克洛普先生,我会将你的言论记录在案的。”第四官员严厉警告。

“闭嘴,没问题,我马上闭嘴,我知道了,这是维拉的主场。”克洛普继续喋喋不休。

“克洛普先生!”

“好了,我闭嘴了,说实话都不让说了吗?”

第四官员表情严厉,警告要通知主裁判了,克洛普才悻悻地闭嘴。

……

然后,仅仅四分钟后。

多特蒙德发动了一次进攻,京多安直塞禁区,奥巴梅杨带球进禁区,他和蒂亚戈.席尔瓦接触后倒地。

主裁判斯科米纳的哨音再次响起,他指向了点球点。

圣安德鲁斯球场的上空顿时嘘声大作。

“点球!斯科米纳再次判罚了点球,他认为蒂亚戈.席尔瓦对奥巴梅杨犯规了。”

“我们看看慢动作——”

解说员们通过多角度看了好几遍慢镜头回放,也无法准确的确定蒂亚戈.席尔瓦是否真的碰到了奥巴梅杨的脚踝。

“斯科米纳的位置不错,也许他看的最清楚,所以,他的点球判罚态度很坚定。”

“斯科米纳没有理会阿斯顿维拉球员的抗议,他坚定的判罚了点球,这是公正的判罚。”德国解说员兴奋地说道,“这个球要是进的话,太关键了。”

“这是点球?这是点球?我的人距离那家伙至少三百米!”方觉在场边暴跳如雷,现在轮到他向第四官员抗议了。

昔日爱徒奥巴梅杨现在在方觉的口中成了‘那家伙’。

“请冷静,方觉先生。”第四官员说道,他没有和方觉探讨问题的本质,这不是他的工作,在主裁判提交赛后的报告之前,其他人没有权利和资格就这件事表态。

“我怎么冷静,一个不存在的点球!”

“方觉先生!”

“我说的有错吗?我没有看到犯规!这是严重的误判!”

第四官员很无奈。

他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改变这个家伙的看法,他只能瞪了方觉一眼:“我希望你注意自己的言辞,我会将你的态度和言行记录在比赛报告中……”

家族内互换200篇 第二章

“真是一个让人怀念的地方啊。”

卫庄的目光看着这个噬牙狱,他的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波动了。

因为对于这个地方,他还是十分的熟悉。

因为有一段时间,他就一直被困在这个噬牙狱中。

对于别人来说,只要是进入这个噬牙狱中,只要是进去一次,就不敢再去第二次了。

更何况是卫庄。

他可是在噬牙狱中,最深的地方,待了不知道有多久。

当初在噬牙狱中,他不知道待了多久。

所以对于这个地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噬牙狱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

正如同赤练说的那样,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他不能再经历第二次了。

因为第二次,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现在最为能够心疼卫庄的人,只有赤练了。

赤练绝对是爱他的或者说从开始的时候,她就一直喜欢着卫庄。

卫庄一直是她爱着是男人。

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也是赤练最得不到的人,因为他是鬼谷传人,他有自己的使命。

所以赤练的爱,只能在他的心中因为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当初的你,应该就在噬牙狱里面待过吧?”盖聂开口问道。

卫庄淡淡道:“那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你现在问这个问题,难不成是为了看我的笑话?”

从他的口音中,盖聂能够听得出来,那就是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和开始的时候相比,已经淡了许多。

因为他们两个人选择的路,都是不同了。

既然选择的路不同了,所以理念也是不同。

“我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知道?”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就是看到盖聂开口说道。

“我不想知道,也不太想知道!”卫庄淡淡道。

盖聂不在多说了。

很快,他的目光就是看了看卫庄的手中。

准确的说,是卫庄的手指头之上,就是这样的一个手指头上,还戴着一个戒指。

就是这样的一个戒指,在他手中戴着的时候,还是有些般配。

而且这个戒指,戴在他的手中,还是十分的明显的。

当然了,就是这样的一个戒指,还是有一定的来历的。

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不知道这个戒指的来历,但是此刻的鬼谷传人,也就是盖聂,一眼就是认出了这个戒指。

因为这个戒指,就是鬼谷戒指。

“看来这些年,你一直戴着鬼谷先生,历代相传的鬼谷戒指啊。”盖聂目光看了几眼之后,缓缓开口说道。

随着盖聂目光看去之后,卫庄也是轻轻的抬起手,他看了一眼手中的鬼谷戒指,在他的眼角深处,还是有些回忆。

略微寂静了几秒之后,卫庄不冷不热说道:“原来你还在意这一个啊。”

随着他话音落下,盖聂沉默了一下,道:“这些年,师父他还在吧?”

“他走了!”卫庄却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家族内互换200篇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