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文章|死人体重实验

性爱文章 第一章

林辛言和桑榆从放进里出来,然后就看到庄嘉文抱着沈歆瑶从走廊,正要往这边走。

新房原本在别墅的,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情,宗言曦就在酒店重新布置了新房,林辛言和桑榆怕宗言曦不懂一些习俗,上来看看有没有不妥之处。

沈歆瑶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忙的从庄嘉文的怀里跳下来,她身上穿着敬酒服,红色的长裙,她这一跳,高跟鞋不小心踩到了裙摆,整个人都歪下去要摔倒。

庄嘉文伸手去拽她,结果自己也被她带倒。

两人双双摔倒在走廊,那模样可谓是滑稽的很,桑榆叹气一声,“你们都是大人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

庄嘉文男人,脸皮厚,不像沈歆瑶脸皮薄,此刻趴在地上都不愿意起来,觉得丢人。

他坐在地上看着桑榆,“两位妈好,我这不是头一次入洞房嘛,紧张,请见谅。”

“你这孩子……”桑榆挽着林辛言的胳膊朝电梯走去,“赶紧起来,让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庄嘉文笑笑,完全不在意。

等到电梯的门合上,他才拍拍旁边的沈歆瑶,“起来吧,她们都走了。”

沈歆瑶低声道,“你别骗我。”

“我没骗你。”庄嘉文去拉她。

沈歆瑶偷偷地瞄,发现人真的走了,才抬起头,此刻她的脸还通红呢。

“都怪你,都怪你。”沈歆瑶抓着庄嘉文的衣领。

“怪我,怪我……”庄嘉文抓住她的手,“不想丢人,就赶紧起来,等下有人看见你坐在地上,更丢人。”

沈歆瑶立刻收手站起来。

动作快的庄嘉文都没反应过来。

他仰头看着沈歆瑶,“媳妇儿……”

“快点起来。”沈歆压朝他伸手。

庄嘉文握住让的手,看到她如此害怕被别人看见,故意使坏,手上用力将她拉下来。

性爱文章 第二章

像是有一根无形的鞭子。

驱使张一不得不往前走。

克劳瑞丝夫人的演讲很精彩、水准很亮。

听上去像一个真正的大学校长。

加上,老太太衣着、仪态、气质无可挑惕。

学生们、家长们,纷纷鼓掌。

何泽钢更加热情,因为用力过大,手掌拍红。

用望女成风的期待目光,看着何巧儿,祝福道:

“‘西雅图理工大学’有一个好校长,希望你的未来光采炜炜,熠耀焜煌。”

何巧儿果然是戏精,表情坚定地、用力地点点头。

演讲结束,克劳瑞斯夫人返回她的‘校长办公室’。

何泽钢寻到安琪,请求引见。

群演老师,为达百罗小镇全体警察友情客串。

其中还包括,安琪父亲哈罗德、母亲萨妮。

尼可的母亲叶莲娜。

爱热闹的凯西.杨。

为了逼真,他们特地准备有一些表格,为新生们一一登记信息。

没有宿舍?

报业公司的印刷车间已经被改成没有体育设备的体育馆。

可以打地铺。

理由,宿舍楼正在装修中。

这个时候,除张一和安琪,大家都以为这些学生和家人是群众演员。

感叹这些人好糊弄。

“老师您好。”一个学

文学

生家长恭敬地叫住凯西。

心里疑惑为什么老师这么年轻?

“西雅图理工大学,有那些专业可以选择?”

这个问题没有预案。

为了让戏更逼真。

凯西想到尼可职业,组织语言道:“培养酿酒师…”

“啊!”

家长尖叫一声。

凯西的答案恰好戳到家长的兴奋点。

“西雅图理工大学居然培养酿酒师?

“上帝啊,这真是太棒,我的农场有很大一片葡萄园,希望我的儿子,未来可以成为酿酒师。”

凯西尴尬地报以微笑。

感叹这些群众演员敬业。

表情、动作像真似的。

凯西被一群关心孩子未来的家长包围。

“尊敬的老师,还有其它专业吗?我家没有葡萄园。”又一个家长问。

凯西被热情的家长弄的有点晕。

想到家里住着的两位明星情敌。

张口就来到,“还有表演专业,好莱坞千喜年新生代明星,林茵、朴妍娇,皆是学校老师。”

林茵、朴妍娇参演三部大片,部部票房不菲。

让很多米国人,记住这两个亚裔女明星。

更多家长和学生包围过来。

里三层、外三层,听闻林茵、朴妍娇居然是学校表演系老师。

惊呼声,一波高过一波。

“还有美术系…”

凯西回应着家长们的问题。

“老师您好,”

又一个家长挤到凯西跟前,关心问,“这不是理工大学吗?有没有理工相关专业?”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想到安琪的父亲。

安琪父亲哈罗德,曾在乌克兰军队后勤部工作一辈子。

“学校有应用数学、工程机械专业,可以把你的孩子培养成一个机械制造工程师,或坦克制造工程师…”

吹牛不要钱。

这些人也只是群演…

凯西在心里想。

群演老师们引导新生办理入学手续。

另一边,在校长办公室里。

克劳瑞斯夫人的见识、睿智、品德,让何泽钢深深折服。

心甘情愿地送上两百万米元赞助。

怀揣着满足,何泽钢信心满满地离开校长办公室。

找到女儿何巧儿,何泽钢满怀期待地对女儿说。

“你的校长,是一个让人尊敬、仰慕的女士,你一定要在这里好好学习。”

何巧儿入戏太深。

点头如‘喊麦’,连连保证,努力学习、天天向上。

张一站在一旁。

看着他们对未来越有信心,内心越愧疚。

这特喵的是一所假大学啊~

别说教授,连一个老师也没有!

何巧儿留在‘学校’。

张一亲自驾车。

陪何淑珍一起,把老丈人带到市区吃饭。

期间何泽钢心情一直不错。

突然想到什么,眼睛在张一和大女儿身上定目。

张一心里咯噔一下。

意识到何泽钢可能要摊牌。

“人到中年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把孩子安排的明明白白,”

何泽钢看着张一的眼睛问,“你有为淑珍的未来考虑过吗?”

空气安静几秒。

“爸….”何淑珍为张一解围道,“我没有远大理想、也没有伟大报负,像妈妈一样,在家相夫教子,就是我最希望做的事情。”

何泽钢摇头,不理女儿。

看着张一道:“何家在香江是小家族,也不如克洛斯农场有财力,可女儿是我的掌上明珠,我希望她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张一听懂何爸的意思。

他希望何淑珍是正室。

这是合情合理、是一个父亲正常的想法。

张一非常理解。

休淑珍也看向张一。

虽然从未要求过什么。

可如果有机会,她也想坐上首位。

这一刻,也想听听男人的心里话。

“何叔,”张一看着人高马大的老丈人,“过去有一段时间,我以为拥有文莱国籍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何泽钢文莱朋友,知道文莱国制度允许娶四个老婆。

如果是四妻之一,在心里、何泽钢可以接受。

毕竟有周洁排在前面,如果把何氏比成一颗刚刚种下去的小树苗。

周氏则是一颗多年生长的大树。

越是知道的多,想的越明白。

他的女儿,竟争不过周洁。

或者说是周氏。

“不过…”张一话锋一转,提意道:“保持现状会不会更好呢,我们的生意是最好扭带。”

初听,何泽钢心里咯噔一下,以为何淑珍排不进四妻。

“我要一个承诺。”何泽钢道。

“您说。”张一恭敬应声。

“可以保持现状,如果现状被打破,我希望淑珍是四妻之一。”

张一扭头看向何淑珍温柔似水的灵动眼眸。

肯定答复道:“一定。”

何泽钢带着满满收获离开西雅图。

张一头疼的事情则刚刚开始。

他打算退还千名学生学费,并遣散他们。

返回报业公司,在‘校长’办公室里找到克劳瑞斯夫人。

包括怀孕的奥琳娜,八名小妾、何巧儿都在这里等张一。

这个时候,大家已经知道。

上午来的千名学生、和家长,不是群演。

而是来自全米各地的真实学生。

这让众人惊讶不已。

最初,安琪也以为所谓的学生,是张一找到来群演。

直到发现学生们皆带着支票过来。

这才意识到事情玩脱~

“把学费退给他们,”张一拍板道,“结束这场闹剧!”

意料之外,居然没有人拒绝、没有人赞同。

半响后,凯西不忍心道。

“那些学生和巧儿一样投学无路,假如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假的,会不会太残忍呢?”

安琪附和地点头,“他们的父母,也一定会很失望。”

何巧儿入戏太深,不能自拔。

性爱文章 第三章

大殿里。

严七正和关铜疯狂的硬憾着。

他那嘴角透着疯狂而又玩味的笑意:“太弱了,真的太弱了,关铜,你怎么会那么弱啊,哈哈哈……”

他激动地挥动着铁棒,兴奋而带着无尽的嘲讽!

可以说,此时的严七已然近乎无敌了。

他那手中铁棒挥舞着,每一棒打在关铜的体躯之上,都可以给关铜带来非常沉重的伤害,让得关铜体躯受损……

所以,那么长时间打斗下来,他非但什么事都没有,还把关铜打得浑身鲜血流淌。想来,如果不是因为关铜肉身真的强横,那恐怕其早已死在严七的棍下了。

关铜对此那神色也是异常难看。

说真的……

他跟着唐风,打了不少的架,但是这一次战斗,他是最憋屈的。

明明他的实力在严七之上,可偏偏他却被严七压着打。

“这所谓的神兵,真的那么强横么?”关铜浑身染血,胸膛有些因为气累而起伏的看着眼前严七手中铁棒,神色凝重。

说实话,以前的关铜,是不会对什么神兵这些东西感兴趣的。

因为在他看来,真正强横,还是需要自身,什么外物外力,那都是空的,但是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幕,却让得他完全改观了。

关铜感觉,一个好的兵器,简直可以扭转一场战局。

太变态了!

而在关铜那么想间,严七则是看着他继续朗笑道:“哈哈,关铜,你不是被誉为最接近九耀天王的人么?既然是最接近天王的人,那怎么那么弱?”

“要是,最接近天王的人,都那么弱了,那是不是代表着,你们九耀的天王,其实也就这样啊?都是垃圾?哈哈哈……”

严七笑得放肆,很明显完全没有将关铜放在眼里。

关铜心有怒意。

他那拳头的力量,在此时有所提升。

可是,他那点力量的提升,在那铁棒的面前,属实显得微不足道。

“哈哈哈……”

严七看着关铜心有怒意,但是却偏偏奈何不了他的模样,也是得意到了极点,他直接继续嘲笑道:“关铜,你都那么废了,那外面的唐风估计比你也好不了多少吧?”

“那等我宰了你以后,我再去杀他吧,你说,我这一棒子下去,他是不是脑浆都要被我打出来啊?还是说,他要直接跪在地上求我,求我不要杀他啊,哈哈哈……”

“混账!”

关铜眼眸大瞪。

说实话,如果严七嘲笑他,或者嘲笑别的天王,关铜其实都不会太过在乎,但是严七嘲笑唐风,那就绝对不行。

毕竟,在他的心中,唐风那可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是他心中连燕北玄都比不了的人物啊!

“侮辱唐队,你该死!”

轰……

体内力量爆发而出,关铜那双眸充血间,体躯再度在此时发生变化,那染血的黑色体躯,在此时渐渐地变得更为凝实,彷如道道黑甲。

同时,那些被打破的伤口,在此时渐渐恢复。

那隐约地似乎有股更为玄妙的力量,在此时透散而出。

看得此景,王汉眼眸微闪,有些讶异道:“他突破了?”

是的,眼前的关铜突破了。

他的实力,直接踏入了十一品中更强横的层次。

可以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