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可测 双a,娇吼低喘硬挺

深不可测 双a 第一章

她心里也在期待着,来的人到底是不是赵洞庭。

虽然两人分开的时间还不是特别长,但现在正是思念最为浓郁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个晚上,李秀淑脑海里满是赵洞庭的身影,以至于彻夜难眠。

一路离着宫门口越来越近。

随着李走肖的脚步越来越快,李秀淑也不顾女帝身份的开始小跑起来。

看似是在怕李走肖跌倒,但实则是想快些看到宫门口的是不是赵洞庭。

“叩见皇上!太子殿下!”

宫门口,守门的侍卫瞧见李秀淑和李走肖都出来了,惊讶之余,连忙跪倒在地上。

“父亲!”

李走肖蹦跳着直接蹦到赵洞庭的面前。

赵洞庭将他抱在怀中。

李秀淑则是痴了,嘴角含着微笑,眼中的泪水却终究是淌下来。

虽然现在西夏处于太平盛世,但做皇帝的她难免有很多烦心事。有很多个瞬间,她都多想赵洞庭在自己身边,替自己分担烦忧。

她怔怔看着赵洞庭。

赵洞庭也看着她。

然后,赵洞庭用左臂抱着李走肖,右手对着李秀淑招了招手。

在侍卫和剑婢们极为震惊的眼神中,这位西夏的女帝陛下如同如燕归巢般跑到赵洞庭的怀里。

乐舞、岳玥和图兰朵、美清子看着都是微笑,甜甜地喊:“秀淑姐姐。”

赵洞庭轻轻拍着李秀淑的肩膀,道:“想朕了吧?”

李秀淑是他的女人里年龄最大的,也是他现在最为怜爱的。正如李走肖是他最为怜爱的孩子那样。

他们母子两到底没法像是其他女人、孩子那样能够做到随心所欲地陪伴在他身边。

李秀淑在赵洞庭的怀里用力点头,然后抬起俏脸问道:“你怎么来了?”

赵洞庭道:“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你。”

乐舞等女都是捂嘴轻笑。

其实皇上哪里只是想秀淑姐姐这么简单,只是若说他是特意为李秀淑而来西夏的,倒也说得过去。

即便就算不是,她们自然也不会拆穿赵洞庭。

那些侍卫和剑婢仍然处于傻眼状态。

看着自家的女帝如同小女孩般,这种冲击着实是太大了。

这哪里还是在她们面前威严无上的女帝陛下?

这时候,李秀淑回头,带着些羞涩对他们说道:“这是大宋的天帝陛下,也是朕的夫君,朕的男人。”

深不可测 双a 第二章

大年初一,一元初始,祝书友们,新年新气象,爱情事业双丰收,牛年大吉,牛气冲天!

———————————

“黑白玄翦的事先放一边,你和雪女记得看好他,冥河禁术我会写下来,你交给他。”无尘子想了想说道,他不是那种心中只有天下之人,在天下和亲友之间他会选择帮亲不帮理,至于黑白玄翦会怎么选,等出事了再去想办法解决吧。

焰灵姬惊讶的看着无尘子,在他们心中无尘子比晓梦更像天宗之人,他仿佛是一直游离在尘世之外,游戏人间,很少会有人的情感,但是这次明知道冥河代表的是什么,却还是要交给黑白玄翦,让她第一次感觉到无尘子也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你让我们出太乙,到底是想做什么?”焰灵姬问道。

“秦国要攻赵了。”无尘子叹了口气说道,历史在他的手下已经开始了变化,本来应该迟两年才灭亡的韩国提前灭亡了,而不休武备的七国也开始重视起军备,齐王建开始了亲自执政,任用即墨为将操练齐军,而赵国也打到了燕国石城山外,占据了燕国大半城池,得到了人口的补充。所以秦国也坐不住了,在他从棠溪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咸阳的消息,会在开春的时候,以王翦为主将,蒙武为副将进攻赵国。

“所以这一次你又要成为秦军主将?”焰灵姬愣住了,秦灭韩太快了,战事刚起他们就得到了消息,但是等他们从长安县赶到新郑的时候,韩国已经灭亡了。

无尘子摇了摇头,自己又几斤几两他还是知道的,对上没有主将的韩国他可以出其不意,但是对上李牧这样的战国四大名将,他任主帅,只怕会把秦军带进深渊。

“这一次王翦为主将,蒙武为副将。但是我需要去邯郸解决一个大的麻烦。”无尘子说道。

“什么麻烦?”焰灵姬疑惑的问道,能被无尘子称为大麻烦的肯定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事情。

“赵国武安君,李牧!”无尘子说道,然后又补充道:“李牧可以说是白起之后的最强之将,跟姬无夜那种自吹自擂不同的是,李牧一生战绩煊赫,雁门关之战,一战斩杀匈奴林胡数十万人,令整个北方外族不敢南下,而后宜安之战,一战击溃了桓猗统帅的十万秦军,被封为赵国武安君,所以有李牧在,王翦他们打不下赵国。”

“李牧?六指黑侠说过他还是当今天下最强者之一,你去邯郸不是找死?”焰灵姬终于知道无尘子为什么让他们出太乙赶来了。即便是他们在也不一定能拿下李牧,更别说现在他们还要守着状态不定的黑白玄翦。

“不是最强者之一,而是我见过的最强者,即使是老师也不如李牧。那些年我和晓梦游走天下,不仅仅是游走天下那么简单,也是为了了解我们的对手,所以我们到过雁门关,远远的看过他一眼,但是很快就被他察觉到了。”无尘子说道,李牧的实力远远比他们预想的要强太多了,即使他见过的褐冠子,在他感觉中也是不如李牧的。

深不可测 双a 第三章

“唐亡后,张议潮之孙,张承奉不忿伪梁覆灭大唐之举,愤而相对,三年后,建立西汉金山国,自称至文神武天子……”

“由于与中原交恶,又擅自称帝,回鹘人分外不满,连年战乱,瓜、沙百业凋零,百姓家破人亡,号哭之声不止,怨恨之气冲天,因此在开平五年被甘州回鹘击败,被迫认回鹘可汗为父……”

“先归义军曹公讳议金,乃张公讳议潮外孙婿,张承奉逝去后,二州公推为首,就任后,取消敦煌国号,恢复大唐归义军名号,归附中原,一时间州民大悦……”

“其一女嫁与甘州回鹘可汗为妻,一女嫁与于阗国主李圣天,四邻和睦……”

“沙、瓜二州孤悬西域,百姓孤寂惶恐,多信佛,以寺为尊,如此遗民才坚持如今……”

使臣认真地诉说归义军的历史,以及其他的境况,事迹,可以说,李嘉。在他的一点一滴的诉说中,逐渐了解了归义军的孤独,以及苦楚。

以佛立身,交好四方,用一句苟延残喘,绝对不过分,无论是回鹘人,还是于阗,亦或者吐蕃人,归义军都打不过。

打不过,就得接受剥削,政治上依附,经济上上贡,勉强度日,太平时间久了,百姓们反而厌战,加剧了苦难局势。

就这样一点点的被消磨,直到被某个势力推倒,也就真的倒了。

虽然说孤立无援,但归根结底,归义军自己的缺点也很明显,安于现状,身处于夹缝之中,竟然会厌战。

李嘉叹了口气说道:“归义军的事

文学

迹我已经了解了,安西百姓不曾对不起大唐,而是大唐辜负了你们,若不是当年抽调安西四镇兵马入关中,那百万遗民,也不至于为奴为婢。”

吐蕃人绝对是奴隶社会,安西被攻破,百姓们自然就沦为了他们的奴隶。

于是,就有了温末这个部落。

大量的唐民吐蕃化,忘记了自己的姓氏,国家,语言。

这个锅,还真得是唐朝政府来背。

“我等归义军民,不曾怪罪过朝廷!”

使臣哭泣道:“我等命苦,孤悬在外,不曾有过一日放弃唐民身份,如今听闻大唐复立,数十万百姓喜极而泣,我等只想请求陛下,早日收复安西,还我军民——”

“唉——”

李嘉闻言,不由得感叹一声,说道:“安西本自唐土,自然得收复归来,但如今的局势你也是知晓的,中原初安,还得等上几年,到时候水到渠成,安西自然归复。”

不是他不愿意去收复安西,实在是有心无力。

兵马上自然没有问题,但是粮食呢?

关中不再是前唐时期的关中,兵马也不再是原先的模样,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归义军,对于朝廷来说,实在是太远了。

况且,去往归义军的具路途中,还得经过六谷部所在的凉州,甘州回鹘霸占的甘州,肃州,再然后才是归义军所在的瓜州。

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从来不会感情用事,只会着眼于利益。

为了一群遗民,将财政拖垮,背离既定方略,这是不值得的。

男人满眼的失望之色,不过,他也了解实际,心情平缓了许多,行了一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