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叫出来好不好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一章

缘一背过万叶集。

里梅教过一遍,蓝染复习一遍,如今兄长也要检查一遍。他不怕背书,但兄长或许得借助书籍才能知道他所言不虚。

缘一盘算着万叶集的价格,估量着下一座城的距离。却不料,他的兄长同是不需要书籍的主。

万叶集成于奈良时期,比镰仓早了五百年。

其内容丰富、涉猎极广,不仅是人类贵族必备的风雅之书,也是大妖初识人类世界的必读之物。

故而,纵使时光流逝两百年,曾熟读过的和歌,杀生丸依然记得。

“学过吗?”

“学过。”

“会多少?”

“全部。”

“……”

微风徐来,树影婆娑。一大一小端坐树下,气氛难得安谧。

许是昨晚走得太久,大妖怪在天亮之后也不想走动。抱着测验的心态,杀生丸后仰靠进蓬松的绒尾中,淡淡道:“背给我听。”

缘一有话直说:“兄长不需要书册吗?”

杀生丸轻嗤:“犬夜叉,连你都不需要的东西,我会需要吗?”

缘一乖乖坐好,张口,稚嫩的声音和风响起,一首接一首。

偶尔,他会为了试探大妖怪有没有睡着而念错几个字。往往这时,杀生丸都会开口纠正,并惯性接一句:“半妖就是半妖。”

只是这一次与往日不同,待他口渴作停,表示想喝水时,阖目休憩的杀生丸缓缓睁开眼,第一次不带厌恶情绪地提起了他的母亲。

“你的人类母亲倒是没有荒废你。”

说罢,杀生丸起身道:“走了,犬夜叉。”

缘一怔怔,很快应声跟上。他不知兄长的态度为何转变,倒是冥加看在眼里,唯余一声叹息。

“很像……”特别细微的声音。

缘一轻声问:“像什么?”

“少爷背书的样子很像以前的杀生丸少爷。”

那个时候,老爷也如杀生丸一般,安静地靠在树下用绒尾圈着孩子,再听孩子平静地背书。

情景重现,百年交叠。冥加突然读懂了很多,又觉得自己其实什么也没看懂。

他也好,刀刀斋也罢,甚至连老爷和凌月王也认为杀生丸缺乏慈悲之心。可是,等老爷故去,等半妖到来,杀生丸对待犬夜叉的态度,不像是没有慈悲心的样子。

斗牙曾给予他的回忆,他似乎在一点一点地让犬夜叉感受。

而通过犬夜叉的反应,他在确认一些东西。

冥加噤声,林间只余兄弟俩的说话声。

“兄长,我们的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缘一问道,既然杀生丸提了母亲,那此时提父亲应该无妨。

“强者。”

“一定也是个温柔的人吧?”缘一看向自己的兄长,“虽然我从未见过父亲,但透过兄长,总觉得见到了他。”

温和一笑:“冥加爷爷说,我背书的样子很像兄长。那是不是,兄长听我背书的样子也很像父亲?”

杀生丸不语。

“那父亲一定很看重兄长。”他喃喃道,“就像兄长很看重我一样。”

“别得寸进尺了。”杀生丸冷声道,“区区半妖,值得我看重什么?”又懂父亲什么?

“区区半妖,也会让大妖怪耐心听背书。”对于杀生丸的正话反说,缘一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能举一反三,“就像父亲不看重兄长,为什么要花时间听兄长背书呢?”

不看重,何必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确实……

那时的他不过是幼犬,长在子间,被母亲带在身边。

幼犬的成长期鲜少被父亲插手,他们的父亲多是忙于争斗,可不会花时间往子间凑。唯有父亲是个例外,他不曾缺席他的成长。

对,父亲看重他。

可如果这是看重,为什么要留给他天生牙?

杀生丸从缘一这里得到了答案,可这个答案无法解释他所有的困惑。他侧过头看向半妖,越看,越觉得半妖与自己相仿。

眉眼、气质、天赋和语气……

杀生丸:“不过是背书。”

“兄长也帮过我、教过我、救过我。”缘一直球连发。

“呵,既然我看重你,为什么不干脆把你带回西国,让你享受父亲的余荫?”父亲看重他,为何不直接留给他铁碎牙?

缘一歪歪头,纯粹发问:“回西国对我来说,很重要吗?”

【铁碎牙对你而言,是必需品吗?】

杀生丸顿住了脚步。

“蒙受父亲的庇荫,很重要吗?”

【铁碎牙的力量,你必须拥有吗?】

“兄长带我游历,不正是为了让我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强者吗?”缘一把话说开,“如果寄希望于庇护,我真的能变强吗?”

【把变强寄希望于铁碎牙,你真的能变强吗?】

杀生丸的眼眸微微睁大,心湖泛开涟漪,躁动不息。

“兄长,我还是想更相信自己一些。”缘一的眸子泛着光,“这是兄长教会我的事情啊——就算是半妖,到底是白犬血脉。”

【而你,是纯血大妖。】

杀生丸眯起眼。

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走进了一个误区?

铁碎牙之于他,到底是他想要追逐的力量,还是继承父亲、确认自己是正统的证明?

半妖说着什么,他没兴趣再听,心开始浮躁了。

“犬夜叉,练刀。”

“嗯。”缘一正有此意,他也许久没与合适的对手对战了。

之后,林叶沙沙,又在飘落的瞬间被剑气削成两半。红白身影有来有往,一进一退间,他们灵活地越过独木,跳上山崖,再飞跃树间……

“真是吓得我又短寿了一百年。”冥加趴在阿吽头顶,冷汗直冒,“总觉得杀生丸少爷在问铁碎牙的事儿。”

幸好犬夜叉少爷不知道!

果然把黑珍珠封印在少爷的右眼里是明智的选择!

……

半妖的体质确实比不得大妖。

杀生丸如是想。

他只是打得兴起放了些妖力,还是透过天生牙释放的剑压,本不该对幼崽造成任何伤害,可半妖依然烧了起来,让他不得不在原地稍作停留。

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用的是天生牙,半妖也不曾动用妖力,怎么会烧起来?且半妖额头的火焰妖纹发烫,热度几乎与炎牙有的一拼。

“冥加。”

“是、是!”

“巫女。”

冥加顿了顿:“杀生丸少爷,这儿仍是奈良境内,人类多的地方……神官与巫女不好相处。但离鬼杀队不远,额!”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第三章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出访,结果遭遇了一次叛乱,相信这是绝大多数各国使团成员一辈子都不会在遇到第二次的奇特经历。

早上起来发现原本时断时续的炮火声似乎停止了,使馆的人们还有些迟疑,担心只是两场战斗之间的间隙。

一直到中午,依然还没有任何枪炮声传来,再看到使馆的护卫已经开始清理使馆外面的雷区了,终于有人渐渐开始相信这场距离他们不过几百米的战事或许真的结束了。

张徽之来敲门的时候冷飒正和傅钰城坐在餐厅里吃午餐,昨晚傅凤城睡下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这会儿还没有起床。

“飒飒,叛乱结束了!”徽之小姐难得显得兴致勃勃,刚进门就对冷飒道。

冷飒抬头对她笑了笑,“吃过午饭了吗?”

张徽之点头表示吃过了,“你们才刚吃午饭呀?”再看了一眼傅钰城,眼神有些陌生和怪异。

傅家大少名震安夏,但张徽之对这位傅家四少却着实是很陌生的。毕竟傅四少最出名的事情大概就是他的婚事了,在张徽之眼里他算是相当低调了,张徽之自然也没有什么心思去了解他。

这会儿看到他跟冷飒坐在一桌吃饭,还真的感觉有点奇怪。她原本还以为傅钰城和飒飒只是表面上关系平和,私底下其实压根就不理会对方呢。

冷飒放下了碗筷,笑道,“吃完了,徽之这会儿特意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叛乱结束了吗?”

被她一提醒,张徽之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啊!当然不是啦,我来是跟你说,崔大使说这次大家都被困在使馆里,受到了惊吓,晚上准备办一个小的舞会,算是庆祝一下。”

冷飒点点头,觉得倒也可以,“不在使馆的安夏人有受伤吗?”并不是所有的安夏人都能住在使馆的,除了这次来的使团和商团,纳加本地也有不少侨居于此的安夏人。

使馆虽然接受了一些逃避战火的人,但毕竟地方就这么大,不可能容纳所有的人。还有一些自己到处乱跑地,比如说卫长修。卫长修本身是住在使馆的,但自从叛乱开始冷飒就没见过他的身影。

张徽之点头道,“有几个人运气不好炮弹打偏了家被炸掉了,还有一些人逃跑的时候受了轻伤,不过都没什么大事。崔大使已经派人去处理了。”

冷飒点头,“那就好。”

见冷飒吃完起身,张徽之过去搂着她的胳膊,“飒飒……”

冷飒偏过头,微微挑眉,“怎么?”

张徽之小声道,“我们去买衣服吧。”

冷飒有些意外,“买衣服?

文学

你的衣服不够穿吗?”张徽之这样的小姑娘出门衣服首饰肯定都得带够的。预计要出席多少场宴会,都是什么规格的,需要搭什么衣服首饰都是清清楚楚的。

张徽之摇摇头道,“也不是啦,你不觉得纳加的衣服很漂亮吗?我们买一些回安夏去嘛,本来前些天就想找你去的,谁知道……”谁知道突然会打起仗来了呢?

冷飒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也不是不行,不过我还有事要去找龙督军和陆次长一下,得晚一点了。”

张徽之高兴地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我叫上心攸姐!”

冷飒提醒道,“只能在使馆区附近。”虽然说战火已经平息了,但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还有什么漏网之鱼。

张徽之点点头表示同意,使馆区附近本来就是繁华的商业中心,毕竟各国使团和使馆的工作人员都是不差钱的,日常也需要各种消费。

送走了美滋滋的张徽之,冷飒就出门去找龙督军和陆次长了。

昨晚她已经跟傅凤城商量过了,都认为冷衍的事情还是要跟陆次长和龙督军说一声。

这几天她一直让人盯着冷衍,他倒也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情,似乎真的就是个单纯来送货交接的人。

冷飒当然也相信,就凭冷衍甚至是冷家,是不可能搞到两船武器还能找到尼罗王子当快递商卖到纳加来的,这背后必然是有更加厉害的幕后人物。

“小冷啊,有什么事儿?”看到冷飒进来,龙督军笑眯眯地道。

“傅少夫人。”坐在一边的龙钺开口打招呼。

“龙督军,陆次

文学

长,龙少。”冷飒含笑点头道。

陆次长笑容可掬地道,“小冷啊,快过来坐下说话。凤城呢?”

冷飒道,“他受了点伤,还在休息。”

龙督军挑眉,“哦?挂彩了?回来怎么没说?”

冷飒道,“擦伤,不是很严重。”

龙督军瞥了儿子一眼: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这么娇气吗?

龙少帅无语:人家有老婆,有资格娇气。

“小冷,你刚才派人过来说有事情跟我和龙督军禀告?”陆次长毕竟还是关心正事的。

冷飒点了点头,认真地将那晚在船上见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其实就算冷飒不说,陆次长和龙督军想要知道这些也不难。毕竟他们应该也知道那批武器都是安夏造的,而色丹王子现在还在他们手里呢。

听完了冷飒的话,陆次长脸色渐渐严肃起来,“冷…冷衍?是冷家那个嫡长孙吧?你确定你没看错?”

冷飒幽幽地望了他一眼,龙督军笑道,“好歹曾经也是小冷的堂兄吧,怎么会认错?”

冷飒无语:不,我只是想表达我是个狙击手,问我有没有看错有点像是在质疑我的专业。

陆次长靠着沙发皱起了眉头,龙督军对冷家不太熟悉也不太在意,弹了下烟灰道,“这有什么可为难的?把那小子抓过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先扣起来带回国去,该怎么调查是你们内阁的事,我们就不掺和了。对了,傅家……”

虽然说冷家二房被过继出去之后几乎算是跟现在的冷家没什么关系了,但血缘关系毕竟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以冷飒在傅家受到的重视,如果冷飒想要保冷家的话,就不太好说了。

另一边面,卖武器这个事情…只要不是偷了官方的兵工厂的武器出来卖,其实别人也管不着,安夏是有正经的军火商人的。

就算受罚,也不会多严重的。

冷飒道:“傅家也不会插手,秉公处理就不好。”

陆次长点头道,“我知道了,傅少夫人放心,我会处理的。”

冷飒站起身来笑道,“事情说完了,我就先告辞了。”

龙督军道,“这么着急有事?”

冷飒很是理直气壮地将张徽之拉出来当挡箭牌,“跟徽之约好了去买衣服。”她实在不想跟这两个老家伙相处。

龙督军愣了愣,才点头道,“也对,你们小姑娘都爱买衣服。”主要是这位太彪悍,他们都差点忘了这还是个比张家的徽之还小一些的姑娘了。

“去吧,去吧。”

冷飒朝三人挥挥手,愉快地关门出去了。

房间里陆次长忍不住感慨道,“后生可畏啊。”

龙督军点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儿子,有些嫌弃,“你看看人家小傅,再看看你。”

“……”龙少无辜被波及,十分无语。

“你也赶紧娶个媳妇儿吧,别回头傅政那老东西都抱上孙子了你连婚都还没结。”原本龙督军是不在乎儿子什么时候结婚的,反正龙家也不会绝后,至于龙家的基业以后怎么办那是龙钺要考虑的问题,他都操心完了还要儿子干什么?

但是现在龙督军突然发现,如果没有孙儿他可能会在几年之后沦为傅政炫耀嘲笑的对象,傅政那老东西绝对做得出来,这个就不能忍了。

龙少捏了捏眉心,断然拒绝了老头子的无理取闹,“你以为找个媳妇儿那么容易吗?”

“……”找媳妇容易,找个跟傅家一样彪悍的媳妇不太容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