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好痛轻一点你出去好不好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 第二章

象房被查封了,太上皇勒令朱厚照到东暖阁阅奏。

但来东暖阁的大臣,仅严成锦。

“要是无法推行这道政令,新皇和臣的盛世大治就泡汤了,新皇不想想办法?”

朱厚照趴在御案上做俯卧撑,嘴里不忿道:“你要设立教籍,又要将私塾和学院归到礼部,算违反祖制,本宫刚被父皇揍一顿,你自己想法子。”

他与太上皇约定,令诸公臣服于他才能真正掌权。

如今,诸公还是不听他的。

“守业比创业更艰难,难在创立制度,如今将私塾和学院归于礼部,是创立一种新的制度,本宫虽认同你,可诸位师傅不认同。”

严成锦暗啐这厮一口,还挺聪明:“新皇可否帮臣一个忙?”

“如果是让本宫去说服靳师傅,就免了,靳师傅只认圣旨,老高你自己去,本宫的盛世就靠你了。”

严成锦恨不得将这狗皇帝的冕冠摘下来,自己戴上。

“新皇继续懒政吧,臣告退了。”

回到都察院,

严成锦查看靳贵的宗卷,靳贵为人刚直,是从五寺升上来的尚书。

曾在光禄寺任寺卿,熟悉礼制

文学

,有个八岁大的儿子。

“才八岁啊。”

还太小了些,就算问他那句话,估计答案也是要个玩具什么之类的。

八岁的幼童能有什么远大的抱负。

头一回,这句话排不上用场了。

礼部值房。

靳贵将官帽丢在一旁,愤然道:“礼部管理天下私塾和书院,亏严成锦想出这膄注意!”

几个一同上朝的官员,纷纷点头附和。

“此事关乎礼部今后之事,大人不可松口。”

靳贵当然是不会轻易松口。

下值了,靳贵坐上轿子回府,路过长安门时,发现兵卫变多了。

“怎么多了如此多的兵卫?”

管家道:“近日盗贼增多,增设了七十二红铺,每铺十余名士卒,夜间摇着铜锋巡逻。”

铜锋,是皇室用的铜铃。

为了保证京城的安全,初更时,巡查的士卒就摇着铜锋巡视,一来是让盗贼听到不敢作恶,二来是让百姓听到铜声安心。

靳贵深以为然,一脸后怕的样子:“京城如此危险了啊!吩咐少爷,这一年都不许离开府上半步,以免遭遇不测。”

将近四十岁了也没有子嗣,好不容易找汪大夫看了病,生得一个儿子。

如同掌上明珠般养着,唯恐弄丢了。

管家连忙道:“好的老爷。”

回到府门前,等下人们走进府门中,靳贵反手就将大门关起来,这才放心的走进正堂。

没来得及喝上一口茶,靳贵便轻唤了一声:“松儿?”

“松儿见过父亲,父亲上朝辛苦。”

穿着儒裳的少年郎微微躬身。

这时,管家走进来禀报:“老爷,严大人来了。”

“不见!千万不可开门!”

管家有点慌了,吞吞吐吐:“可有个少年郎,说他是当今圣上……”

靳贵彻底慌了神:“松儿,你快到后院藏起来,爹若不叫你你不许来正堂!”

听说谢丕和王延昭见了严成锦,一旦被问出那句话,跟中了邪似的。

此子莫不是想对松儿下手?

严成锦这禽兽不如的狗官,松儿才八岁啊!

靳松不明所以:“父亲,为何要我回避?”

靳贵急得拉着管家的手:“来不及了,你快带松儿去柴房躲起来,若有人去后堂,就带松儿逃出府邸。”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 第三章

唯可是信心满满而去,可似乎运气并不太好,这一次碰到的是五星军陆五师,同样也是火枪部队,但双方武器相比较之下,确又差得有十万八千里了。

在陆五师师长肖一宁下达命令之后,仅仅只是一拔攻击,冷锋战士们便拔得了头筹,将占据外城的北明军打了一个落花流水,很快就收复了城门。随后侦察兵报告,有一支上万人数的手持火器的北明军正向他们靠近,远远看去,倒是秩序井然,颇有章法的模样。

“北明火器兵?”肖一宁先是一愣,随后即哈哈大笑道:“好,来的好,正想领教他们一番呢?告诉战士们,他们的火枪只能打到一百二十米左右,我们就在这个范围之外收拾他们。记住了,尽量以打伤为主,除非必要,不要杀人,他们可都与我们一样是汉人。”

能成为了冷锋战士者,首先的条件就是纯正的汉人,这一点可是从不打折扣的。其它的异族战士,不管表现的多好,是不是已经转为了汉籍,都是没有可能成为冷锋的一员。可以说,在整个五星军中,就属冷锋队伍的组成最为纯粹,这也是杨晨东不想让其它人掌握先进火器,不然的话,怕是他睡觉都要睁上一只眼睛了。

肖一宁的命令下达给了部队,几位团长一个个变得极为兴奋,大声的疾呼着,“指战员们,我们打靶的时间到了。接下来我们就比枪法,看谁的枪法更准,看谁打伤的敌人最多。”

四个团竟然把战场当成了演习,把敌人当成了靶子,且不看谁杀敌多,而看谁伤敌多,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奇葩了。当肖一宁师长听到通讯员汇报了这个情况之后,只是一笑了知,他知道陆五师训练的时间多,真正上战场的时候很少,他们都需要好好的发泄一下。

“来人,把本师长的枪也拿出来,我们也去。”一脸的兴冲冲,肖一定向着管理枪械的文书说着。不久之后,师部的干部与战士们都各自拿着相匹配的枪号枪械,直向始城的外城墙上赶去。

此时的城始之下,早已经是有黑鸦鸦一片的北明火器营士兵正端着火枪向着始城奔来。

这些北明火器营士兵,他们手中的武器是什么样式都有,有单发火铳、单发遂发枪还有可打四发子弹的连发枪。

托杨晨东的福,当初北明得了一把八一杠,经过无数工匠的拆解研究之后,虽然不知道车床为何物,没有成功的仿制,但其中的原理还是被聪明人给研究了个七七八八,火枪的性能得到了提升。只是弹药还是铁弹,显然,以他们的那点实力和技术是根本造不出真正的火枪子弹的。

就算如此,这种进步也可以说是明显的,至少比历史中强上很多,但是与冷锋战士们相比,那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就说在一个火枪射程上来说,大家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某种原因之下,五星军如今已经淘汰了八一杠,一来打造车床不易,即然是仿制那干脆就直接仿制九五式好了,所以八一杠很快就退出了舞台,多在杨晨东大仓中存放着。冷锋战士们全数用上了九五冲锋枪后,枪支的射程一般在四百米左右,三百米有效距离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一次师部要求把敌人放到两百米在打,无疑增加了准确性,让陆五师完全掌握着战法上的节奏。

等到师长肖一宁带着师部的人赶到时,其它几个团的战士已经打退了北明军的第一次进攻。在一阵枪林弹雨之下,城下足足扔了一千多名北明伤兵。

冷锋战士们很好的贯彻了师部的命令,尽可能的伤敌而不是杀敌。如此一来,杀的人少了,伤员多了,反倒更起了扰乱军心的作用。此时在城下哀嚎的上千北明军便是明例,有了这些伤员的存在,让其它的北明士兵大惊失色,他们也不知道下一次冲锋时,自已会不会落上了这样的下场。

还有一些运气不错的北明伤兵,他们被同袍给救回到了军营。但毕竟是受了伤,疼痛大喊声不止,如此近距离的听在身边其它的北明军耳中,那就是一种强大的威慑,军心士气也因此直线降落,不少人眼中都露出了惧战,甚至是厌战的情绪来。

相比之下,陆五师战士们是士气高涨。刚才那一波攻击,就没有一个北明军可以靠近一百五十米以内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火器根本就没有形成任何有效的威胁,整个陆五师除了浪费了一些子弹之外,连一个伤员都没有出现,军心士气是越来越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