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家延乱小说全文

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第一章

“你好!”这可是一大看点,短暂的广告后,导演立刻提醒他接入电话。

“我的天啦,我要道歉,对不起!”

肖一若笑了,这样的开场白还是蛮有趣的。

“哦,怎么说呢?”他也没着急去问对方的姓氏。

“主持人,我真的以为小冬是装出来的,特别特别笃定那种,没想到居然是癔症,开了眼界了。”

“确实,遇到许多事许多问题,我们都习惯于经验主义,容易犯下一些错误,也不能怪你。”

“我想问问,小冬现在要怎么办呢?”

“相信许多听众同样关心这个问题,统一回复,”肖一若这儿自然有处理方式:“医生给的建议是让父母多多陪伴,孩子的癔症有些严重了,如果长此以往,很有可能转变成忧郁症。

但是治疗起来不算难。

因为找到了问题所在,据我们观察,小冬和母亲在一起时,会比平时更加活跃,只要多和他沟通,多陪伴,相信会好起来。”

“你们这个节目真不错,涨知识了,我的孩子也是七岁,平时我工作比较忙,经常出差,回家的时候他已经睡了,看来以后要也是要多陪陪他。”

“很高兴《走进科学》能带给你启发,还有什么想要分享的么?”

“哦…我姓王。”

“谢谢王先生。”肖一若作为专业人士,一般不会笑场,除非忍不住。

挂断电话,他自己找着台阶下:“看来王先生是节目的老听众了,道歉大可不必,《走近科学》的初衷,便是找现实里的案例来给大伙一些启示。

友情提醒,我们找的这些都是真人真事,不过为了当事人的隐私,采用化名和地域模糊处理,请各位见谅,好的,让我们接进下一通来电…你好怎么称呼。”

“我在隔壁我姓王。”

“嗯?又一位王先生,你好,有什么想法想交流的么?”

“我有共鸣,我今年二十一岁,大二,和小冬一样,从小就是和爷爷奶奶一块长大,记忆里,几乎没有和父母交流玩耍的印象。”

“啊…”肖一若没啥经验,想要说点啥,但无从开口,好在这位王同学自己继续下去。

“那时候隔壁家小孩有游戏机,羡慕坏了,可是爸爸过年回来的时候,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时,我却不敢说。

以前不懂,现在知道应该是距离感。

非常陌生的感觉。”

“你现在对他们是什么感觉?”肖一若找到机会提问。

“咋说呢,挺复杂的!”王同学叹气:“读高中的时候挺恨的,人家父母时不时来看看孩子,问寒问暖,我爹妈一个月都难得打个电话。

有年暑假,我真的想他们了,于是悄悄地去到工作的地方,工地上的食堂。

我妈坐在门口洗着菜,我爸在里头忙活着,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唰地就下来了。

现在上了大学,更能理解了。

父母肯定是爱自己的子女,很多时候,必须得背井离乡,为了家庭,为了孩子去工作。

我想说的

文学

是,小孩虽然不一定会说,但心里也是明白的,父母们能陪陪就尽量多陪,就像孩子以后长大了,双方的位置互换,你们同样也会期待子女回家。

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第二章

后面的几天中,吕冬在忙工作之余,专门抽出时间,跟李家柱专门派过来的装修设计师商讨,以尽快确定装修方案。

施工和用料倒是不用操心,最重要的是装修要兼顾美观与舒适。

设计图案初步出来,吕冬专门找到宋娜,询问了她的意见,特别是二楼的装修。

恋爱谈了两年半,俩人实质上已经同居住在一起,日常交谈也时常涉及未来以后如何如何,说是谈婚论嫁一点都不夸张。

两口子的事,很多时候就得商量着来,即便一方说你做主,做出决定之前,最好也问一句对方的意见。

这也是尊重之类的。

吕冬不可能永远是块木头,哪怕某些方面到如今还是有一点点迟钝,但恋爱谈了这么长时间,哪怕一头猪都会有所心得,何况他这个不算太笨的人。

宋娜和吕冬都是奔着结婚过日子去的,两口子相处也是门学问。

比如吕冬向来不跟别的女的黏黏糊糊,察觉有些女的想法不太好,主动就拉开距离,实在不行干脆少来往,像以前工商行的那个王雯雯,后来吕冬就很少再跟她打交道了。

比如吕冬和宋娜有默契,吵架拌嘴闹别扭,绝对不留到第二天解决,到睡觉的时候还不能念头通达,那就床顶上见真章,没啥问题是干一架解决不了的,解决不了那就再干第二架。

反正俩人体力好,精力旺盛,都经得住造。

宋娜心有默契,更是这段感情实际上的主导者和经营者,也适当提了一些小意见。

今年过秋晚,到麦子种完的时候,新家就开始装修了。

装修难,装修麻烦,曾经装修闹矛盾闹到妻离子散的都有。

确定方案,李二叔又是完全能信得过的,还派了李林现场监工,吕冬除了偶尔去看一眼,干脆当起甩手掌柜。

去的时候,也会跟李林说几句。

李林人情世故上不如吕坤,吕坤毕竟在部队给领导开了很长时间的车。

甚至,李林这人多少有点轴,否则不会让人几句话拿捏住,大过年的跑去跟人要账。

但这种人认死理,对工程质量要求抓的严。

“冬哥你放心就行。”李林站在院子里,对吕冬说道:“要是咱自家装修还出问题,装修公司的脸也别要了。”

吕冬说道:“材料用环保的,不用考虑钱的事。”

李林应了一声,问道:“院子咋整?”

要按照吕冬的意思,就是种上些绿化植物,但家里还有老娘在,所以他干脆说道:“你大娘再过来的时候

文学

,你问问她,听她的,她说咋整就咋整。”

看没啥问题,吕冬就出门,去旁边七叔家里看看,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咚”的一声响。

像是放炮一样。

然后钉子捂着头,满脸灰的跑出来,边跑边吐吐沫,吐出来的口水都带着灰。

到门口,见是吕冬,钉子赶紧停下,说道:“冬哥。”

吕冬看到门里飘起来的黑烟,问道:“干啥呢?你爸在新家里头炸着玩?”

钉子回头看一眼,说道:“你快去看看,我爸又胡捣鼓了。”

吕冬进门快走几步,就见院子里的泥土地上,临时盘起一个大灶,两边有铁架子,七叔就站在旁边,手里提着刚爆开的爆米花炉子,地上散落着很多黑不溜秋的玩意。

“七叔,你在搞爆米花?”吕冬蹲下去,捡起一个看:“你爆的的啥玩意?”

以七叔的手艺,不可能爆爆米花,弄出一锅哑巴来。

再说了,这都七叔年轻时扔掉不玩的。

吕建仁呲着牙豁子说道:“效果不好,看来我想岔了。”

吕冬擦了下手上那椭圆形东西上面的灰,发现壳都碎了,里面好像肉呼呼的,可能是熟透了,一时间看不出是啥玩意,却透着股香味。

“尝尝看?”吕建仁说道。

吕冬没有动,七叔这人嘴无禁忌,谁知道他弄的啥东西、

吕建仁又说道:“你七叔还能坑你?痒辣子罐。”

“痒辣子罐?”吕冬看看爆米花炉子,又看看满地的痒辣子罐,这是爆痒辣子花?

这东西能爆出花来?话说能爆出蛾子来吧?

吕建仁简单说道:“你不是让我和孙庆海抽空琢磨点特色的小吃一类的吗?我就想,这棒子粒能爆,大米也能爆,痒辣子罐能不能爆?看来不行,爆不出花来,要是能爆一锅蛾子出来,那就帅了。”

吕冬忍不住说道:“你咋不爆一锅蝴蝶出来?”

吕建仁拍拍凉下来的炉子:“冬子,我把你塞进去试试?看能不能爆出五种毒虫来?”

听到不是胡搞,做的是能吃的,钉子从地上捡起一个,捏掉外面的皮,扔进嘴里嚼了嚼。

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 第三章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家被堵住了,这家伙干啥呢,李栋把车子停靠下,这一看愣住了。

堵门的全是老熟人,王家坝的王贵队长,谢家生产队大队的谢春苗队长,还有桃家码头生产大队的桃范直,汤家口的生产队大队长唐国正。

这是干啥,怎么全跑自己家门口来了,李栋有些懵逼。

“李栋回来了。”

好家伙,李栋一露头全跑过来围着,这家伙干啥,为啥觉着眼神不对劲。

“栋子。”

韩国富一脸无奈,这些人不知道咋就这么快得到消息,一早就过来堵人,好在李栋早上去池城了,可这些人不走,一个个都嚷嚷办厂咋的不带上他们。

这事闹的,别说韩国富没办法,梁书记和高书记都哭笑不得,这一个个跟你不说别的,只是把队里情况一说,困难一说,梁天没办法,名额不好分配。

十个名额哪里够,梁天和高书记这边不好突破,那就去韩庄,去找着韩国富,李栋,这不在韩国富这边说破了嘴没办法,这不想着李栋年轻,脸皮薄跑过来堵李栋来了。

完蛋玩意,李栋一看这家伙差点没掉头就跑了。

“谢叔,唐叔……,大家都进屋喝茶。”

先招呼好了,至于其他的,李栋不好说话,一会直接推给国富叔,韩国富刚打了眼色,李栋一下就看明白了。

“李栋,你们不声不响搞出这么大动静,你可要带上你叔俺啊。”

谢春苗不要面子,率先开口了。

“要说,韩庄离着咱们王家坝可不远,要带上那也是先带上俺们。”王贵吧嗒一口旱烟,李栋和韩国富对视一眼,心说,这家伙闹腾起来了。

李栋不表态,自己年纪小,不好说话,好在国富叔在,李栋权当带着一双耳朵的工具人,微笑,啥都不说话,你们爱咋说咋说,喝茶抽烟,厂长是国富叔有事找国富叔。

“几位老叔心情,我理解,可这厂子,我真没参合,再有两天我就开学了,哪里有功夫参合这个。”

李栋可不傻,正式工现在已经五十个人,再多就麻烦了,一年工资都至少六千了,加上多的提成,至少上万工资,这要是赶上年景不好的时候开工资都难。

李栋心说,开竹编厂是给大家谋福利,可有多大能耐吃多少饭。

“这娃子,那家伙规章制度,一看就是你的手笔。”

得,李栋不想暴露都不行,实在规章制度写的太好,这不是韩国富风格。“几位老叔,这事我真没办法,现在厂子还没办起来,这就有五十个正式工了,再多,这还咋弄,一月工资好几百。”

“唉,这是俺考虑不周全。”

韩国富说道。“这厂子,办不了就算了。”

大招,国富叔你牛逼,李栋一听恨不得直接比划大拇指,这家伙太狠了,这一说得,其他人对视一眼。“国富,这话咋说的,事情好商量嘛。”

李栋刚和韩国富比划几下,最多再拿出几个名额,最多十个,没办法,昨天回来李栋就和韩国富,韩国兵几人讨论过这事,公社十个名额肯定不够。

这些生产大队队长啥人,肯定要跑来找韩国富,这事不用想的,甚至高大程和毕庆祝都要来。

“是啊,事情好商量嘛。”

大家一看不能逼急了,撂挑子可不成,到时候梁书记还不得骂人了。

“这样吧,国富叔,几位老叔人都来了,这样,咱们再拿出几个名额吧。”

韩国富一瞪眼。“你年轻懂啥,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呢,这就背上这老大责任,能成嘛,别到时候厂子没办好,还落了一身埋怨。”

“国富,这话咋说的。”

“谁埋怨,俺第一个要为你说句公道话。”

最终拿出八个名额,几人分了分乐颠颠回去了,加上公社给的一个大队二三个名额虽然不多,可不能逼急了,要是人家撂挑子还不得怪到自己身上来了。

“这下好了。”

韩国兵登记名单的时候苦笑说道。“这厂子还没办起来,倒是想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

“国兵叔,这事不是这么说的。”

李栋笑说道。“这以后,咱们厂子算是大厂子了,至少十里八乡都知道了。”

“这倒是。”

“对了,栋子,你一大早干啥去了?”

“这不办厂嘛,我搞点布回来,先给大家把工作服做了,这样看着也齐整。”

“工作服?”

好家伙,韩国富和韩国兵心说,这家伙搞大了,还有工作服。

“布钱咋算?”

“我托人弄的大零,不要布票,价格还便宜。”

李栋笑说道。“国兵叔,你按着一尺四毛记账。”

厂子搞起来,再说钱的事,韩国兵一听得,虱子多了不怕咬,都要给五六十人发工资了,还在乎一件工作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