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揉她的大白胸把她摸湿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一章

姜不眠的话让得客厅和餐厅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一起看向了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撸毛团的轩辕天歌。

初三,盛丰会所的那场酒会。

不管邀请人是方家还是般若,这都是一个令人不太愉快的话题。

轩辕天歌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慢慢抬起眼皮,看着他们淡淡一笑:“就一个酒会而已,还要做什么准备?邀请函都收下了,自然是大大方方地去参加啊。”

“就这样去参加?”姜不眠挑眉看着她,就她这语气和态度,他差点都以为她是要去参加一个寻常酒会似的。

“不然呢?”轩辕天歌好笑看着他反问;“难道我还揣着大批灵武去?等一见着了人,我掏出灵武就开始轰?”

姜不眠嘴角一抽,惹得一旁的毛若锦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大概是轩辕天歌的语气太悠闲也太淡定了,原本还脸色凝重的轩辕天寰和轩辕天凌也忍不住露出了点点笑意。

轩辕天歌跟撸猫似的撸着怀里的小乖,含笑道:“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不这么紧张,般若居然敢大张旗鼓地给我送来邀请函,那就说明他没有想在酒会里动手,最多只是想要跟我打声招呼罢了。”

“打声招呼?”蓝淘淘撇嘴道:“打什么招呼?”

轩辕天歌偏头想了想,“就是告诉我,他不躲了。”

“有什么意义?”玉清子啧了一声,道:“除了挑衅,我实在看不出来他这么做还有什么别的动机。”

祁渊却嗤笑了一声,道:“本来就是挑衅,还能有什么意义。躲躲藏藏了千万年,如今总算能够出来浪了,可不得跟令他躲藏了千万年的死对头显摆一下么。”

‘死对头’撸着怀里的毛团子连神色都没有动一下,这幅淡定的模样,让在场的人都觉得她是不是早就有了什么打算。

但其实轩辕天歌什么打算都没有,唯一的想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等到时候去了再临场发挥。

也是心大得紧。

时间匆匆的过,转眼就到了大年初三的这天。

酒会被安排在晚上的八点,下午五点过的时候,轩辕天歌和祁渊还在家里不急不慌地吃了点儿点心垫肚子,然后才开始收拾自己。

等到二人换好礼服也收拾好自己后,离酒会开始就只剩下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因为轩辕集团也收到了酒会的邀请函,所以出门的时候还是蹭得轩辕天寰的车。

盛丰会所的第七层被整个包了下来,只有拥有邀请函的客人才能进入,会所的外面来了不少的豪车,金碧辉煌的旋转门外,穿着制服的会所员工齐溜地站了好几排,每当一辆豪车在门口停下后,就立刻有着一位员工面带着微笑上前,并殷勤地领着豪车进入特定的停车位。

轩辕天歌他们是掐着时间到的,从车里下来的时候正好是八点整。

会所的大堂经理是个有眼力的,隔着老远就瞧见了这刚刚进门来的三位,今晚来这里的贵客不少,但大堂经理也都只是笑着把人领到电梯门外,可一次在瞧见这三位后,这位大堂经理笑得格外热情,并亲自带着三人进入了电梯直接上了七楼。

只不过轩辕大总裁在外人面前十分的高贵冷艳,任凭大堂经理热情如火,他的谈性却不高,十句热情的寒暄里,只偶尔会回应一两个字。

大概也瞧出了这位的冷淡,大堂经理也很是识趣,领着人到了酒会大厅门口后就很是自觉地又走了。

舒缓的音乐从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飘了出来,轩辕天寰理了理袖口,轻轻抬眼扫了一眼大厅里面,在瞧见人群里熟悉的面孔后,方才侧头对着身边的轩辕天歌轻声道:“大哥知道你不喜欢被人围着,进去后你俩就自己去玩。”

轩辕天歌今天穿了一身银色的长裙,裙摆上还缀满了细密的小碎钻,一走一动间钻光闪烁宛如星空般,即便是她想低调都会因为这条裙子而低调不起来。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二章

[战王与枫国将军府嫡女有染。]

就是这短短几个字,姚舒琦几乎要当场爆发,好在她还知道这是在外面,几乎用了全部力量来克制。

姚舒琦低垂着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尽量让声音保持柔和:“战王,臣女等您迎娶之日。”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显然不太合适,然而当着百姓的面,他绝对不会落了自己的面子。

好歹他也是丞相之女,就凭这个身份,他也必须做出承诺,她不允许爱慕多年的人身边站着其他女子。

此刻的战王虽是假扮,可说到底也是战王的影子,首先考虑的就是霄云狂的大业。

“嗯,舒琦不必相送,你身子骨不好,本王心有不忍。”他的话音刚落,旁边一男子驾马而来。

“战王,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说话的男子是霄云狂的副将,他看着天色打断两人对话。

“战王不用担心臣女,您一切多加小心,臣女恭送战王。”姚舒琦礼仪到位,落落大方的举止引人赞叹。

目送战王离开,姚舒琦转身的那一刻,双拳紧握,就连指甲嵌进肉里都毫不自知。

“翠儿,给我去查战王可曾出现在过枫国。”不管纸条上说的是真是假,这件事她都必须查清楚。

“是。”婢女立刻转身去联系探子。

她不允许战王身边有其他人,更不允许他纳一堆小妾给她添堵,还没进门就给她找来这么多女人争宠。

当初他明明说过这一生只会有她一个女人,这才过去多久,他就另觅新欢。

果然,男人根本靠不住,能靠住的只有那个位置,霄云狂,如果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纵使我姚舒琦在如何心悦你,也绝不会让你把我当成傻子一样耍的团团转。

躲在人群中的两人,随着人流一起消失,来到客栈,要了间天字号房,窗户正对的就是丞相府。

其实莳泽煌本打算要两间客房,寒絮却说两人如今是夫妻,要两间难免会让人对两人身份生疑。

莳泽煌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最终还是按照她的要求要了一间客房,付钱的当然是寒絮。

这家客栈说来也是丞相府夫人的产业,也是为了方便当初嫁妆才挑了这里。

现在正好方便了他们,两人支起窗户,莳泽煌为她倒了杯茶道:“先生下一步打算如何?”

“夫人。”寒絮纠正他的称呼。

莳泽煌张了张嘴,最后红着耳根喊了声夫人。

“嗯,乖~”寒絮揉了揉他的脑袋,柔软的发丝摸上去很舒服。

莳泽煌:“……”

所以,下一步她到底打算什么?

寒絮见他眼睛一眨不眨的朝自己看来,便收回手说道:“把霄云狂的消息一字不漏的透露给她。

等边境那边打的水深火热,我们再过去添一把火,将真正的霄云狂引回来。”

话落,寒絮又在心底道:“灏,再给子御国天一把火,看看这里有没有隐藏的幻力者。”

“收到。”

“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去?”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第三章

待到顾平川从宫中离开,上了自家马车,已近日暮。

随侍的仆从见他衣衫单薄,赶忙将车中备好的暖手炉交给他,将帘子都挡得严实些,

文学

而后问道:“相公,咱们今儿还是先去谢雪亭?”

顾平川正在擦着发梢的滴水,闻言动作一滞。想了一下这样的雪天,那个人大概不会在吧,便道:“不必了,直接回府。”

“是。”仆役应了一声,探头去告知车夫,坐回来的时候却在想,自家郎君真是奇怪。那谢雪亭,分明正是落雪之时才值得一去。可他平日动辄就往那儿跑,怎么好不容易下了场雪,反而不去了呢?

然而顾平川向来话不多,尤其不喜将心事对人言,他便也自知无从相问,老实地闭上嘴,压下好奇心,安安静静地坐着。

马车嘎吱嘎吱行驶出一段距离,这条路走多了,大概也就知道行进到什么位置。在下一个路口,向左转是回府的路,向右转则会通往谢雪亭。眼见着快到交叉口,车夫准备唤马儿转头了,却听里面突然传来顾平川的声音,淡淡道:“还是去谢雪亭一趟吧。”

“是。”马车都已经向左转了一半,车夫又赶忙勒住缰绳,命骏马退回几步,改为向右。

又行进了一会儿,到谢雪亭的时候,由于天色愈晚,气温愈凉,落下来的积雪已经不会立即消融,在草地上和亭顶铺起了一层轻盈的洁白。

顾平川以为不会出现的那个人,正在亭中揽卷而坐。只见她大约是为了保暖,今日未曾挽发,让一头乌黑的长发从修长的背部流泻而下,只简单地装饰了些素银发饰。若是亭中有风来,便会将这三千青丝吹得飘逸而起,嫣色长裙也会从月白斗篷的边沿下露出一角。衬着四周的雪色,白净赛雪的肌肤,粉润雅致,好像一朵凛寒而开,独天下而春的照水梅花。

听得一阵踏雪而来的脚步声,苏解语从书卷中抬眸,看了来人一眼,便温婉一笑,起身对他作了一揖,道了声:“顾相,今日又来散心?”

“是啊。”顾平川回礼道,“真巧,又遇到了兰姬。”

说着走进亭中,苏解语身边的席笙沉默不语,却自然而然地在桌上添了个茶盏,给他倒了杯热茶暖身。

苏解语放下手中的书卷,见他今日看起来心情格外好,便扶着自己的那杯茶,笑道:“听说岳城传来了捷报,想来,朝堂能暂时松口气。”

顾平川点了点头,一想起来这事,又难免心生感慨,道:“但愿这仗能尽快打完,早些时日安定边疆。”

“大将军有建功立业,威震一方之心,恐怕单单是把西昭人赶回贺兰山北不算完,还惦记着开疆扩土,这一年半载啊,可是回不来。”苏解语说完,又谦逊地表示了一下,“当然,这只是兰姬自己的揣测,我姑且一说,顾相姑且一听,若是说错了,也别放在心上。”

顾平川啜了口茶,叹道:“你说得没错,可大将军这么想,陛下却未必愿意。”

于是在苏解语好奇的打量下,将今日荣寻对自己表达的意思说了个大概。

虽然皇帝在军机要务上是怎么打算的,按说应是不可言说的机密,可他倒是不在意对她倾诉,相信她定然是能保守秘密的。

苏解语听完也颇为慨叹,眸光荡漾,柔声评价道:“陛下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谈起这个话题,就免不了要把荣寻之前处理卓氏和宋氏的事情拿出来说说。

她继续道:“想当初刚回来那会儿,卓氏已经倒台,陛下对这些夺权篡位,谋害生父的罪魁祸首也没有严苛以待,只处理了几个罪臣。按说叛国、谋逆、弑君,每个罪名都够株连卓氏九族了。”

“洛京世家牵一发动全身,诛九族不太实际。可就算不连坐,对卓后也应从重量刑。陛下却觉着,毕竟是自己唤过母亲的人,还念几分旧情。”顾平川接道。

“说起此事,兰姬倒是有些不解了。卓后不但毒杀了先帝,还除掉了陛下的生母,陛下怎的能原谅她?只是将她削去姓氏,从荣氏族谱中除名,命她终生为先帝守陵忏悔,不得离开陵寝半步便罢了?”苏解语蹙眉问。

顾平川沉默了一下,淡声回答:“没有告诉他……关于陛下生母一事,吾等不忍如实相告,只说曹氏是死于混乱之中,陛下并不知道真相。”

“……原来如此。”苏解语喃喃道,“这样也好,反正人死不能复生,知不知道真相也改变不了什么,倒不如少经历一份痛楚来得好,毕竟陛下这些年也够苦了。”

顾平川颔

文学

首道:“正是出于如是考量。”

苏解语便接着方才的话道:“而宋氏也只是罚了大笔钱财,并命壮丁充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