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白天累惨了24p:云鬟酥腰未删节

新娘白天累惨了24p 第一章

给别人当皇后什么的,宁玉没想过,但若是有直接接触权利核心的机会,想必会大大减少他找碎片的时间。

反正肯定比他自己转完整个楚国花费的时间少。

而且林宇的话也让宁玉想到了楚国的国库,要问哪个地方最有可能找到碎片,那必然是中郡楚国皇都,开始他也是这么想的,但到了皇都以后呢?

高维碎片这种东西,总不可能会走普通百姓手里。

“兄台你改变主意了?”林宇回头热切的看着宁玉。

宁玉:“我听见你刚才说皇上不是人?”

林宇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兄台一定是听错了,我怎敢妄议圣上。”

“我听见了。”

“你没有……”

“……”

宁玉拍了拍他的肩膀:“林兄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告诉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林宇是傻但他不笨,妄议皇上可是大罪,他刚才只是一时悲从心来,没忍住。

宁玉啧了一声:“要怎么样你才说?”

林宇眼珠转了转,笑容又热切起来:“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答应我的条件。”

宁玉想着反正迟早去中郡,就答应下来:“行吧,快说。”

林宇搓了搓手:“我们进去说。”

两人重新回屋,林宇斟酌片刻,说道:“我遥记得那是前年国宴……”

据林宇回忆,前年的国宴他随父亲,也就是郡守进宫赴宴,中途找地方解决人生大事,结果误闯入了御花园,就是在那里偷看到了女帝。

前一刻女帝还在花园赏月,结果后一刻便消失不见,当时林宇还以为自己喝上头了,揉了揉眼睛,女帝又出现在另一边。

如此几次之后,林宇偷偷退去,但那幅画面从此挥之不去,成了他的阴影,回来更是大病了一场。

这个时代的人对于神鬼都抱有敬畏之心,后来一段时间林宇时常分不清那到底是皇帝还是鬼神。

宁玉听完,虽然不全信,但心里多少有谱,短距离传送他现在也能完成,若林宇所言属实,这位女帝肯定是有问题的。

且不说这个,就连她从原本毫无根基的弱女子,一路开挂般成为皇帝,都是件很不正常的事。

就宁玉知道的那位千古女帝,成为皇帝之前也是历经磨难,没道理在这里的历史中就会莫名其妙出现一位女皇帝。

要真是全靠她自己,宁玉愿称她为地表最强。

送走林宇后,宁玉暂且在林宅里住下。

挑选美男子入宫,这其中不过也是朝堂利益的纠纷,各党派都想借此机会壮大势力,将手伸进后宫,所以竞争会很激烈。

林宇是林家独苗,他爹都忍心将他送入宫去,由此可见各方势力的决心。

宁玉别的没有,长相却不输任何人,所以第二天郡守见到宁玉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他不在乎去的人是谁,只要被皇上选中的概率大就行,虽然宁玉对这种争斗不感兴趣,但只要他是从郡守这儿被送出去的,那他身上就被打上了这一势力的标签,别的势力也同样会这么认为。

而且这样做还保留住了林家血脉,林郡守也不用觉得对先祖有愧。

……

接亲的人三天后到,这三天里宁玉几乎被囚禁,他开始逐渐后悔这个决定。

林宇或许是觉得心中有愧,时常过来开导宁玉,诉说进宫后的各种好处,对此宁玉也只能说一句,呵男人。

政治争斗宁玉虽然玩儿不起来,但郡守在想什么宁玉知道的一清二楚,在他眼里宁玉只不过是个空有皮囊的工具人而已。

若是宁玉先遇到的是林宇爹而不是林宇,估计这位郡守恐怕会动一些不该有的心思。

宁玉不在乎他们的争斗,也不在意他们怎么想,他只想达成自己的目的,就像郡守不在乎宁玉是谁一样,宁玉也不在乎他是谁,不过心里总归有些不爽。

第三天,接亲的人准时出现,其实前一晚他们就到了,不过修整了一晚。

一大早,林府之门大开,林郡守带着一众家仆迎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太监,笑眯眯道:“林大人,好久不见,咱家先在这里恭喜了,不知令公子可准备好了?接到人,咱家也好回去交差。”

“呵呵呵,魏公公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本官在家里设宴,还请魏公公务必赏脸。”

“咱家倒是不辛苦,都是职责所在,至于宴请,恐怕得下次了,林大人也知道,隔壁的云邰郡遭了灾,若是错过了时间,咱家有九个脑袋也是不够掉的,还是请令公子赶快出来吧。”

林郡守不动声色的塞给魏公公几张银票:“魏公公也知道,我林家就林宇一个儿子,那孽子若是进宫,我林家可是要绝后的。”

“嗯?林大人的意思……”

“本官已经有了另外的人选,希望魏公公行个方便。”说着,便又塞了几张。

魏公公笑逐颜开:“林大人哪儿的话,都是同僚,咱家岂会不帮,那位公子呢。”

林郡守挥了挥手对下人道:“去请宁公子过来。”

片刻后,宁玉到场,魏公公眼前一亮,笑得更开心了:“好啊,这位公子颇有灵气,想必会深得陛下喜爱。”

林郡守介绍道:“这位是魏公公,这是宁玉,是本官一位亲戚家的孩子,与本官颇有缘分,还请魏公公以后多多关照。”

“林大人放心,会的。”

两人还在说着什么,宁玉心中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亲戚个鬼哦,认识你连四天都不到。

吐槽归吐槽,宁玉并未表现出来,他虽然不在场,但刚才他们的对话宁玉全都听到了,并且都在意料之中。

实际上,这和古代帝王选妃没什么不同,对于魏公公来说,接的是谁并不重要,只要接到人便可,他关心的是怎样得到更多的利益。

不过宁玉对他还是挺好奇的,虽然在母星也有朝廷,但那里没有公公,只有宫男,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这种生物。

一段时间后,两人的扯皮终于接近尾声,互道一声告辞。

林郡守看了宁玉一眼,眼神意味深长:“去了皇都,可不要忘了这里啊。”

宁玉懒得理他,出门上了轿子,随着人流出了城。

新娘白天累惨了24p 第二章

刘琦并不知晓……

就在他于黄帝陵前突得龙气助力,一举化龙成功,修为达到仙人层次的时候,天地,或者说九州结界有感。

大汉境内,某些对‘天机’变化十分敏锐的存在,第一时间都察觉到了。

尤其是离关中最近的汉中,五斗米教强者的感应最为清晰。

“要变天了啊!”

也不知是不是气运使然,又或者河,南和关中之地,早就被连年大战摧毁得差不多。

总之,荆州军强势建立地方政权和秩序,并没有受到什么刁难和阻碍。

遇到的最强大世家,就是号称和汝南袁氏齐名的弘农杨氏,早已经随着战乱衰落了,根本就没勇气和荆州军对抗。

眼下的弘农杨氏,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一个杨修罢了,而且还在曹军阵营,对荆州军重立地方秩序没有妨碍。

当然,刘琦感应到,弘农杨氏祖地,有好几道一流甚至绝世层次的神魂气息,显然都是杨氏的底蕴。

可那又如何?

都不需要刘琦刻意吩咐,按照规定弘农杨家,那是要分拆搬迁到荆南,还有西凉等地的。

以后,杨家分支可能会出头,但不会再有弘农杨氏的名头了,就这么简单。

两百五十万久经训练的精锐将士,加上临时征募数量更多的寻常百姓,很容提就将河,南和关中以及西凉之地的主要官道修缮一通。

官道修缮达到标准,机关车辆自燃而然蜂拥而至。

眼下,可不仅只是机关车辆的事情,还有新晋出现的符箓轨道车辆,也开始在荆州出现,顺着官道迅速向外各地蔓延。

相信用不着一两年,整个荆州军控制区域内,都将出现高标准官道,和符箓轨道结合的高效交通体系。

二百五十万精锐大军,瞬间化作最为强力的劳力,让邺城的老曹和柴桑的孙权目瞪口呆。

可一个月后,当河,南和关中以及西凉的主要官道修缮达到,开始出现大量机关车辆的时候,他们就是心惊胆战了。

尼玛,像是荆

文学

州军这等怪物,一旦后方交通网络成型,所能够爆发的战斗力相当惊人。

可惜,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刘琦所部荆州军,又开启了新的征程。

百万荆州军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准备,在近千三流及以上武者的冲击下,顺利突破黄河阻拦,杀入了河,北地界。

只是区区一年时间,整个河,北地界,包括冀州,幽州并州还有青州,全部落入了荆州军的手里。

为了解决老曹,也为了避免发生大的真正,刘琦在这一年时间内,在此爆兵一百五十万,足足有三百万大军杀入河,北地界,直接冲垮了老曹在此的统治根基。

老曹和手下人马从一开始就处于绝望状态,兵力差距太大,根本就没办法对抗。

就算那些围绕在身边的世家大族察觉不妙,拼了命的给老曹输血,可老曹最多也只能征调五十万能战之军。

加上世家大族紧急提供的大量神魂强者和武道强者,也根本不是三百万荆州精锐的对手。

哦,现在已经不能叫做荆州军了,而是季汉军!

季汉军的气运可以说得上一天高过一天,不仅学堂体系培养出来的人才源源不断,而且像是神魂境强者和武道强者也是井喷一样冒出。

像是得到了天眷一般,老黄忠的修为在征战的过程中,一举达到了神通境后期。

就是魏延和霍峻这样的后起之秀,也顺利达到了绝世猛将层次。

连刘磐都进军了绝世猛将层次,一流武将差不多有五六十位,二流和三流加起来超过千人。

可以说,季汉军的高端武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层次。

若是撇除神通境强者的话,绝对远超一般的人间封建王朝。

就是当初盛极一时的先秦帝国,顶峰时期的战将数量和水准,也不一定比得上。

面对如此浩荡军威,老曹和手下军队根本就顶不住。

好在刘琦一直都很有分寸,基本上都是以势逼降,很少大打出手杀人盈野。

这一点,起码叫老曹放心投降,知晓刘琦不会大开杀戒。

而当老曹知晓了刘琦的滔天野心,更是敬佩不已,从此安心混迹季汉的军政体系。

虽然曹家按照规矩被拆分,从老家搬迁到大汉各地,可起码家族子弟并没有多少损伤。

像是夏侯兄弟,杰出的曹氏兄弟,依旧能够在军中效力。

只是,伴随季汉军大量后背人才的崛起,他们已经没那么光彩夺目罢了。

新娘白天累惨了24p 第三章

“嘶啦、嘶啦!噗呲呲——”

说时迟,那时快,被瞬间吸进气流内的黑甲蛮蝎惨遭疾旋之力撕碎身躯,化为漫天血雾,后面的蛮蝎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它们慌忙刹住脚步,不敢再往古怪气流那边奔跑。

但后面的虫母却没打算放过这些家伙,它猛然叫道:“看住蛮蝎,谁敢停止前进,杀无赦!”

“唰唰唰!”“嗤嗤嗤!”听到它的叫嚷声,金螫王释放出尖锐气芒,古荒吼螶的漫天风刃倾泻如雨,顿时杀得试图倒退逃走的蛮蝎死伤一片。

“吱吱吱!”

发觉对方是要对自己的同族赶尽杀绝,为首的巨大蛮蝎不由得发出哀鸣惨叫,而后赫然扭身朝着虫母这边猛冲过来,这家伙此刻已经绝望至极,打算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甚至是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就凭你也配和本虫拼命?别做梦了!”

虫母狂笑一声,倏忽吐出大股原火烈焰,“呼呼呼——嗖嗖嗖——”猛火好似洪荒古兽血口甫张,倏地吞没了黑甲蛮蝎的身躯,这家伙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就变成了灰烬。

“噼里啪啦!”霎时间,金螫王挥动灵气细丝狠狠抽打其余的黑甲蛮蝎,嘴里还喊道:“废物们,尔等剩余的价值就是向前冲,快点!”

“啪!”灵气细丝如同灵蛇般的软鞭,应声落在其中一只黑甲蛮蝎身上,别看这个家伙皮糙肉厚,有重甲保护,照样被打得头破血流,惨叫摔倒在地,金螫王怒吼道:“快点冲!”

“唧唧、唧唧!”

万般无奈之下,遍体鳞伤的蛮蝎只得哀鸣着朝古怪气流内走去,随着一阵绞肉机似的暴响骤起,这只黑甲蛮蝎也被绞成肉碎,其余的蛮蝎越看越害怕,但明知这是一条死路,它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原因就在于,后退的话还得遭到无尽的毒打,那样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呢。

“噌噌噌——呼呼呼——”一个个黑甲蛮蝎带着无尽悔恨,埋头冲进了古怪气流内,惨遭“绞肉”之刑。

与此同时,古荒吼螶叫道:“老大,你瞧,那些家伙进去之后,气流旋转的速度变慢了。”

“好,咱们也该准备一下了。”邪蛁虫母此时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信心,和我一起冲进去探个究竟?”

“哈哈哈——”闻听此言,金螫王和吼螶大笑,随即异口同声叫道:“愿以死相随!”

“好好,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邪蛁虫母点头,随即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也得准备齐全再进去,小金,用你的金玄灵气做个保护罩,让咱们三个都受到它的覆盖保护,然后再给我的虫帝宝珠也输入一些玄灵气。”

“是,老大。”金螫王一边说着,一边依言照做,“嗖嗖嗖!”霎时间,玄灵气护罩形成,虫母又把那根从气流内弄到的兽骨带在身边,随即道:“好了,随我冲吧!”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三虫好似离弦之箭,朝着气流内疾飙而去,也许是金玄灵气的护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让大家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轻而易举的闯进了气流外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