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异地恋如何把对象撩湿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二章

第883章口红印

他脑海里这个念头一升起,就直接将人搂了过来。

对比刚才,此时这个吻,更加的疯狂,肆无忌惮。

因为她说不排斥。

他没了顾虑,肆意激发了他作为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

不知过了多久,唐静玥被他松开,她嘴唇麻木,衣着凌乱,头发也被揉的乱糟糟。

昏黄暧昧的车里,那模样,简直………

高铮极力克制着自己,没失控,他替她拉了拉凌乱的裙子领口,又伸手给她揽了揽头发,打算送她下车,“很晚了,快回去吧。”

唐静玥不说话,低着头要去开车门。

高铮看着人姑娘被他蹂躏成这副模样,内心升起了一股罪恶感,“别害羞了,脸跟红苹果一样,你这个样子到家后,你爸妈会发现端倪的。”

唐静玥没理她,将包包抱在怀里,要下车。

高铮以为她生气,拉住她,担心的问

文学

,“怎么不说话?”

唐静玥神色木木的,很实诚,“嘴疼。”

高铮俊脸微怔,“这次没咬到你,怎么会疼。”

“麻了。”

他不自在的轻咳一声,“等以后适应了就好了。”

“我走了。”唐静玥不想跟他在待下去。

“早知道就不送你回家了。”高铮率先下车,替她拉开了车门。

不送她回家,那要送她去哪?

唐静玥脑补了一番如果去她公寓会发生的事,吓的一个激灵,赶紧往家门口跑。

高铮追上去,“我送你到大门口。”

唐静玥摇头,“不用,我自己进去。”

“我送你。”

高铮很体贴,将人直接送到了门口,等唐静玥拿了钥匙开门进去,关了大门,他才折回到车里,开车回家。

他回到家时已是晚上10点左右,没想到一进客厅,就看到他老母亲还没睡,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高铮身上是白衬衣,臂弯处搭着西装,跟他母亲打招呼,“妈,这么晚了你怎么没睡觉?”

高老太太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看着英俊帅气的老儿子,眼底满是慈爱,“小铮,我在等你回来。”

“妈,你年纪大了,要早点睡。”高铮走过去,坐到她旁边问,“等我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老太太问。

高铮眼眸微闪,搪塞,“有点事。”

“有啥事你要背着小斌,先打发他一个人回来。”高老太太不是好糊弄的主,目光灼灼的瞅着儿子。

“他回来没跟你们说吗?”

“说了,他说你单位有事,我不太相信。”

外孙子回来时,跟他们说,“外公,外婆,我舅舅说,他单位有事。”

那语气,敷衍,幽怨,根本不像他舅舅去了单位的样子,反而像被他舅舅抛下,脸上写着不满。

高铮没想到自家老太太如此之精,“妈,这你有什么不相信的,我平时单位事挺多的。”

老太太没再盘问他今晚到底去哪的问题,转了话题,“和静玥发展的怎么样了?”

提到小面瘫,高铮眸底划过一抹柔光,“妈,这事你别操心,顺其自然。”

高老太太白了他一眼,“幸福是靠自己争取来的,顺其什么自然。”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三章

遭受到剧烈冲击的黄支昌,在短暂的失控之后,立即拼命将那要喷礴而出的某些情绪压制住,不让自己被情绪左右。

他暗中吸了几口气,佯装淡定地盯着对面的神秀小青年,人却是一动不敢动,生怕一动就控制不住泄露了自己的心情。

他强自挤出一道声音:“宣少主说的那个孩子是乐姓师兄的大姑娘,那伢崽失踪之后,师门长辈也怀疑是不是我报复乐家做了什么,为此我还莫名其妙的背负了嫌疑。”

“噫,黄先生竟然还背了黑锅啊,想必那时也不好过,黄先生现在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据说乐小姑娘已经查出来是谁拐走了乐雅,还知道从村子里拐走她姑姑的人是谁,知道他收了幕后主使者五百块钱,小姑娘没去找人算帐也是因为她查到有关她姑姑的线索,忙着寻找她姑姑。”

宣少眉眼柔和:“乐家最看重子嗣,乐家老爷子一直没放弃寻找孩子,乐小姑娘也从没放弃寻找姑姑,大海捞针似的捞了多年,终于找到明确的线索,也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只希望人还活着,乐家姑姑人活着,幕后黑手还有活路,乐家姑姑要是不在了,以乐小姑娘那脾气,必定会加倍报复回去。”

宣家少主说到乐小姑娘查出了拐卖她姑姑的幕后黑手时语气轻快,表情也带着一丝喜悦,而黄支昌好不容易才稳住的心,再一次跌至深谷。

如果宣家少主只说某人查到了线索,那么他肯定以为是在诓人,说不定是在试探他,然而,那“五百块钱”几个字却像火炮一下轰掉了他最后一丝侥倖。

想到乐家小短命鬼知道是谁给了某人五百块钱让某人带走乐雅了,黄支昌只觉寒意从脚底直冲上天灵盖,后脊背骨里好似有条毒蛇在乱蹿,让他肝胆发寒。

他不仅心凉了,整个人都凉了,肢体僵硬,没法动弹。

他自己看不到他自己的样子,对面的宣少却看得很清楚,看到他的肌肉像触电似的微颤。

看到某人的微表情,宣少便知自己的话又刺中了某人的死穴,他觉得不能再刺激某人了,再刺激下去,万一人中风,黄家以此讹上宣家,太麻烦。

他给当茶童的青年使了个眼色,茶童收到少主的指示,重新沏了杯热茶给客人和少主。

“乐小姑娘找到了害她姑姑的幕后黑手,黄先生也终于不用背黑锅,这下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也能吃得香睡得甜了,瞧本少,竟然扯那么远去了,失礼失礼,黄先生,喝茶。”

宣少捧着茶杯,招呼黄某先生品茶。

黄支昌强挤出一丝笑容,机械式地捧起茶盏喝茶,当喝了几口热腾腾的茶,冰凉的心才慢慢回暖。

宣少假装没看出来某人动作礓硬,招呼吃点心。

茶童趁机帮续茶。

宣少招呼着某位客人喝茶,吃点心瓜子,没话题也强行扯话题,说茶是他家乡的名茶,干果也是家乡的,糕点也是家乡特产,不停的招呼着客人尝这个尝那个

文学

黄支昌一连喝了好几杯热腾腾的茶,僵硬的肢体才缓和过来,当又喝了两杯茶水,一壶茶也见底,他也完全缓和过来,提出告辞。

为了不露出破绽,他走时也再次说明自己想与乐家和解,请宣家费心帮从中调解。

宣少只说会将他的话转达给乐小姑娘,将他送出雅间就没再送。

宣家青年送某位先生下楼,并送出茶楼,并站看着他走出十几米并没有不妥的样子才回茶楼。

宣少去另一间雅间从窗口张望茶街的街道,看到黄某人走得离茶楼很远了,也不再管他,下楼去后院提了点东西,从另一个方向去乐园。

黄支昌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若无其事的离开宣家茶楼,也因茶街上有很多古修世家的茶楼,哪怕离宣家远了,他也不敢放松。

直到快走出茶街时,他才松了口气,当紧绷的神经放松,疲惫感也来了,几乎没多少力气走路。

他正想打个车,转身时撞上侧面往前走的,当时一阵眼晕,也一头向地面栽了下去。

倒下去时,黄支昌还有点意识,听到有人问“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好像还听到了其他什么声音。

他意识不清,与他相撞的人扶着了他,叫了几声没反应,以为他低血糖,掏出颗糖给他衔疵,又找路边的私家车主们帮忙,找到一个好心人,和车主将某位忽然栽倒的人扶上车送往医院。

黄支昌再次有意识时,听到了说话声,睁着眼睛看,看到到张模糊的脸,再被人扶了一把,转而视野清晰,知道自己身在一部行驰的车上,他扭头想问问身边那人是怎么情况,撞进一双深幽的眼睛里,脑子里忽然又一阵炫晕,再次意识迷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