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公主为何要试尺寸、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古代公主为何要试尺寸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古代公主为何要试尺寸 第二章

晚上。

回到家。

林渊没有继续去畅想他未来想要拼凑出西游的宏伟蓝图,而是选择上网冲浪,这是他以及很多人都喜欢的休闲方式。

网上有很多新闻。

比如当下部落热搜第二的话题:

“年度综艺《我们的歌》十强歌手出炉”!

虽然作曲人们休息了,但歌手们还在综艺里比赛,现在已经比出十强了。

节目收官前,估计还会找作曲人出手。

林渊最近没有参加录制,但平时也会关注一下比赛情况。

从这个比赛的热度来看,热搜按理说应该是第一名才对。

是什么爆炸新闻把《我们的歌》热搜都抢走了?

林渊好奇的看了一眼。

此时。

热搜第一的话题赫然是:

“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什么情况?

林渊忍不住点了进去。

然后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和韩洲顶级童话作家之一大卫文斗的后续瓜——

就在昨天!

白杰输掉了文斗!

话题下面还有详细的新闻报道:

“自从楚狂以一己之力镇压燕洲童话界之后,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老师被燕人奉为本土童话界最后的希望,在燕人心中,他们本土那么多童话作家,只有白杰可以击败楚狂,为燕洲童话界在去年的失败中力挽狂澜,或许白杰老师也这么认为,所以他向楚狂提出了文斗,但谁也没想到的是,楚狂以‘没空’为由干脆的拒绝了这次文斗。”

“而在大家都在感慨楚狂恃才傲物之际,韩洲童话作家大卫和白杰展开了文斗。”

“整个燕洲都认为白杰可以轻松击败大卫,证明自己以及燕人写童话的能力,同时也让楚狂看到燕人真正的实力,结果却没想到,在口碑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白杰老师的作品销量输给了大卫。”

“他输了。”

“燕人童话的骄傲,燕洲童话的最后希望,竟然在和楚狂对决之前,输给了新加入合并的韩洲作家大卫!”

“……”

难怪热搜第一的话题说,这是燕洲童话界最黑暗的一天。

燕人被楚狂童话一挑九,已经够耻辱了。

现在白杰出手,本以为能扭转乾坤,结果楚狂不理他。

倒是韩洲冒出来一个大卫,直接把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给灭了。

大卫,踩着白杰乃至整个燕洲童话界上位,在五大合并洲一战成名!

更气人的是,大卫事后竟然发了条动态。

两个字母:

“K.O!”

白杰向大卫发起文斗的时候,大卫的回复是“ok”。

但大卫赢了文斗之后,却把两个字母倒了过来,变成了“K.O”。

有不懂英文的人,去查询了一下,明白了“ko”的意思。

字母……还是那俩字母。

但意思……却截然不同!

简直是杀人诛心!

对此。

各洲都在议论:

“完了,燕洲童话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作为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白杰还没跟楚狂交上手就直接凉凉。”

“先有楚狂后有大卫,燕洲童话,是谁也打不过啊。”

“不过有一说一,大卫是真的强,他的童话确实很棒,跟现在童话界流行的王子公主那一套完全不同。”

“万万没想到,白杰这么厉害的主儿,竟然输了文斗!”

“我本来以为白杰会击败大卫,然后引起楚狂重视,然后二人展开文斗对决呢。”

“楚狂:我还没出手,你就倒下了。”

“……”

感慨的同时,各洲网友当然也没忘了调侃燕人,尤其是新加入的韩洲人!

“咱韩洲猛不?”

“如果不是长篇童话不方便操作,大卫也能一挑九!”

“毕竟,连你们韩洲最厉害的长篇童话作家也败了。”

“韩洲童话,无敌!”

“就这?”

“我以为你们燕洲长篇童话第一人有多猛呢,结果就这?”

“战斗之洲,在我们韩人面前,也不过如此。”

“我之前感觉楚狂一挑九好猛啊,简直是传奇级人物,但看到咱们大卫老师直接干掉了燕洲童话第一人,我忽然感觉楚狂也没我想象的那么猛嘛。”

“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这边也有大佬能做到!”

“……”

韩人是骄傲的。

蓝星各洲都有自身特色,但韩人身上最大的标签,就是“骄傲”。

他们仿佛不知道什么是谦虚。

而这种骄傲,一旦被催发,就会发展成膨胀。

大卫击败白杰,就催发了韩人的骄傲,让他们迅速膨胀起来。

他们已经直接喊出了“韩人童话天下无敌”的口号!

而此时。

燕人已经自闭了……

面对韩人的嘲讽,他们憋屈到不行。

毕竟之前他们也曾得意洋洋的表示,大卫是撞到白杰枪口上了。

被楚狂拒绝的白杰,正处于愤怒模式,大卫这时候跟白杰文斗,会直接成为白杰的情绪发泄口,白杰会把对楚狂的所有愤怒都转嫁到大卫的头上。

结果倒好,白杰根本打不过大卫。

这时。

忽然有怒极的韩人站出来了:

“赢了我们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大卫找楚狂去!”

诶?

这话说的。

燕人像是忽然找到了反击的方向,一个个涨红着脸表示:

赢了楚狂!

只有赢了楚狂,我们燕人才承认你们韩洲童话是真的牛批!

古代公主为何要试尺寸 第三章

“哗啦啦……”

清澈的溪流发出的声音能洗涤人的心灵,两只野兔在小溪边小心翼翼的河水。

野外的青翠野草长的非常的旺盛,仅有三十厘米高的七色花,落地后,一下子就被野草遮掩住了。

一条藤蔓忽然拔地而起,它快速的生长,从草丛中冲出,七色花站在这株冲天而起藤蔓顶端,快速的靠近小溪边的一块大石头。

有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句话不单单适用于人类,就连七色花这位来自灵界的异域生物,也一样适用。

已经习惯了城市热闹和喧嚣的七色花,久违的进入到原生态的野外,它觉得非常的不习惯。

“野外好冷清啊!还是城里热闹,赶快把事情办好回去吧!”站在藤蔓上的七色花在心里自语道,随后它从藤蔓上跳下,落在溪边的大石头上。

“叽叽喳喳……”

三只小麻雀从大树上飞起,时不时的从天上向地面俯冲,一头扎进长势旺盛的草丛中。

文学

麻雀们每次俯冲,总能捉到一些小虫子之类的食物。

一边正忙着吃早餐,另一边则是在为赚钱而忙碌着。

清澈的小溪里,有不少小鱼小虾,溪边的石头下方有溪水流过,时不时会有一些肥美的鱼儿在石头下边的水中嬉闹。

因为下次的交易需要非常多的灵液,七色花不可能真的去填装成千上万支玻璃小瓶,那工作量太大了。

它的想法是,下次与那些人交易的时候,直接卖不加稀释,浓度更高的灵液给他们,让他们回去后自己去稀释。

拔掉随身携带的玻璃小瓶的瓶塞,七色花开始使用自己的种族天赋能力,其三阶巅峰的灵能波动向外扩散。

石头下方的溪水中,游来游去的肥美鱼儿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七色花的灵能波动一经扩散,本能的向四周逃窜。

数秒的功夫,以大石头为中心,百米范围内的各种小动物,要么快速的逃离,要么躲起来装死。

这还是七色花有所收敛的情况下所影响到的范围,如果它不加收敛的话,影响范围还会再扩大数倍。

体内大量的灵能被七色花调动,它左手拿着玻璃小瓶,右手放到瓶口上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七色花的右手出现了一滴透明色的小水珠,这颗小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着五彩斑斓的光芒。

下一秒,透明色的小水珠颜色逐渐转变,一点点绿意出现在小水珠中,又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整个小水珠变成了浅绿色。

像这种浅绿色的灵液,是七色花最经常制造的,到了这一步,七色花继续使用自己的种族天赋能力。

15分钟过后,这颗浅绿色的小水珠又变了颜色,此时它的颜色变成了墨绿色。

颜色从无到有,从浅到深,灵液中蕴含的灵能量急速飙升。

七色花感觉灵液蕴含的灵能已到极限,随即右手一抖,墨绿色的灵液便落到了瓶子中。

制造好这滴灵液后,七色花身上的灵能波动强度变弱了些许。

“多年没转化过这样浓度的灵液,有点生疏了呀!”七色花对自己的灵液制造效率有些不满意,嘀咕了几句后,继续重复之前的操作。

制造灵液的过程有点枯燥,一滴,两滴,三四滴,七色花一次又一次的调动自己的灵能,将它们转化为可供任何人都可以吸收的灵液。

足足整了一个多小时后,七色花才停了下来,此时它手中的玻璃小瓶,只装了十分之一的容量。

这一点量显然是不够交易的,还得继续制造灵液,不过七色花需要休息休息,恢复一下自己的灵能。

为了制造这些墨绿色的灵液,有着三阶巅峰实力的七色花,已经耗去了自己体内九成的灵能量。

距离七色花不远处的地方,吃好早饭的三只小麻雀,躲在周围的大树上,为七色花站岗放哨。

在七色花暂时停下制造灵液时,麻雀老大正好从树上飞起,落在七色花的身边,唧唧喳喳的向七色花汇报道,“七色花,你忙完了吗?”

“没呢!还早着呢!今天这事有的弄了。”七色花说道。

麻雀老大点了点头,重新飞起,返回自己刚才放哨的那颗大树。

…………

太阳已经升高到半空中了,七色花盘腿坐下,沐浴着阳光,开始恢复自己的灵能。

调动体内仅剩下的一成灵能,让其与空气中游离的灵能进行交互。

游离在空气中的灵能活跃度并不算高,它们唯有在被修行者的灵能交互时,才变得有些活泼。

随着七色花开始修炼,周遭空气中游离的灵能也开始变得活泼。

一米,五米,十米,二十米,一

文学

百米……

在野外不用像是在林飞的家中那样有所顾忌,七色花全力修炼,展开的范围开到最大。

一会儿的功夫,受七色花影响的范围竟然达到了方圆三百米。

如此大的影响范围,与七色花同一级别的人类三阶巅峰修行者,应该都是办不到的。

不过认真的思考一下也就释然了,七色花本身就是灵植,灵植在吸纳空气中游离的灵能这方面,天生就别其他生物更占有优势。

周遭大量的灵能受七色花影响,飞快的朝它所在的位置聚拢,被它慢慢吸收到体内,转化为自己的灵能。

……

“沙沙沙……”

一名有着二阶初段实力的调查员在茂密的草丛中穿行,他负责巡逻这片区域。

自从谢语蓉下达了禁令,暂时不允许异兽猎人在望月山森林周围活动,自那之后,在西区郊外活动的异兽猎人便少了不少。

当然了,也有极个不守规矩,会去违反异能管理局的禁令,偷偷进入望月山森林,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异能管理局的调查员在望月山森林外围进行巡逻成为了常态。

调查员小陈今日的执勤巡逻任务本该结束,在他准备返回临时哨所,与同事交接工作的时候,忽然感知到空气中游离的灵能变得非常活跃,并且朝着一个方向快速的聚拢。

这一不同寻常的现象,让他瞬间警惕起来,随即向前方展开侦查,越是往前侦查,调查员小陈脸上的脸色越发的凝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