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大炕翁熄粗大

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第一章

第222章各方

琴酒一个人坐车,一个人抽烟。

夜灯明亮,照不到他。

“果然舍不得你。”

一刻也不想分开。

又不得不分开。

怕……

太粘人会被讨厌。

(▼㉨▼メ)

烟气飘向窗外,暗,冷,熏。

有人在烤腊肉。

月亮有点残缺,凉,柔,缺。

这书就叫缺月。

……

琴酒面无表情的按住自己的心脏,看了一眼车架上的保温杯,这是北风的,他伸手,光明正大的顺过来,打开。

又双是红枣枸杞茶,这不是老男人喝的吗?琴酒一边喝,一边想,还有点温度,喝完他便拧开一瓶白酒,倒进去。

保温杯配白酒,这才完美。

他又喝起来,喝得胃有点辣辣的。

第一夜。

……

因为白天太长了,所以人们都关注夕阳,因为夜晚太长了,所以人们都……

关注黎明。

早晨,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被子里拱起。

柯南。

他……回来啦。

也意味着,工藤新一再次人间蒸发,柯南双手撑在桌子上前倾上身,镜片后的眼睛里像是有旋涡,晦涩万分。

小兰沉默不语,但她很开心,新一走了柯南回来,她果然没有猜错。

“小兰姐姐,说起来,今早的肉好好吃啊,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肉。”柯南开口问。

“不知道哎~应该是爸爸买的。”小兰轻飘飘的答一句,这没说谎,今天从冰箱最底层翻出来的肉,那肉都冻成梆子了,一条条的,谁晓得什么肉~

“我知道是什么肉哦。”柯南狡黠一笑。

“什么肉?”

文学

“我的心头肉~嘻嘻。”

小兰笑起来,揉揉柯南的头:“好了,柯南不要学爸爸说这种话,长大变成油腻的男孩子会没有女孩子喜欢哦,嗯,今天柯南该洗头了,去搬椅子来,小兰姐姐给你洗头发。”

什么吗……题不对话,柯南变半月眼。“好的,小兰姐姐。”

到是毛利小五郎听了小柯和兰两人的对话,抠抠鼻,满不在乎且语出惊人:“早上那肉,鲨鱼肉,而且保守算,放了至少两年了…。”

柯南:“……”

毛利兰:“……”

柯南捂着小肚子。

他早上吃的最多。

现在预订厕所还来得及吗?

……

地狱:赶正经路,真的没有迷亿次路的北风,终于花费小半天的时间,找到了地狱禁地—-藏书阁。地府很尊重文字,所有的文献,无论是什么,只要是字,都封存在这里。

在这里,处处是散发着亲切书香的《五年神考,三年模拟》《一遍过》《死神算术:口算题卡》《死神苟级神学:字词句篇》,还有许多《地狱历史书:时间简史》。守门人正威风凛凛的站着,目眦欲裂的看着,昂首挺胸的睡着。

是的,他睁着眼,他站很直,但他睡着了,北风光明正大的绕开此人,准备进去窃读。

可禁地守门人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北风刚走近他,守门人就醒来了。

北风笑了,禁地守门人亲切回笑。

北风笑得很开心,禁地守门人也开心的笑了。

北风笑容逐渐变态,禁地守门人笑得有些僵了。

“你有什么事情吗?”守门人目光警惕。以前也有过意图不轨的人意图跟他套关系,目的难以琢磨。

“有很重要的事情。”北风回答,“我想看看历史书。”

“你是死神吧?这……没有雪君大人的指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圣地……雪君大人您知道的吧!万人之上,地府之主,天上神仙的女儿,我可不敢违背她。”守门人满脸虚假的憧憬,他的背后全是冷汗,看着眼前长相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俊美男子眯起眼睛,他已经在悄悄的拉警报。

面前这个娃仔,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我要不要趁他不注意灭口?

“让他进去吧,出了问题我负责。”一道久违的萝莉音响起,孟婆面无表情的盘着手串走过来。

“嗯……好的,孟婆大人。”守门人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孟婆把脑袋凑过来,脸上挂着高深的笑容,北风向她点头,然后进去翻书看了。这一趟,应该会有收获,至少能让他解开一些疑惑。

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

文学

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第三章

可以回去了。

在那杯加了巧克力的咖啡,喝了一半之后,陆辛有了这种感觉。

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那是一种很难说得清楚的感觉,就像是暗中有什么人,在窥探着自己,一直盯着自己,但无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那个人,整个咖啡店里安安静静,就连穿着黑女仆的服务员,这时候也已经不再与陆辛争辩,而是回到了吧台前,看起来很忙,又像是没忙什么的样子。

很多人有了这种被盯上的感觉,都会下意识的认为是错觉。

但陆辛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

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具体是如何中了招的,但与酒鬼当时的经历相对比,他忽然明白了酒鬼为什么会中招,酒鬼以为,她是因为自己调查这个组织的事情,露了马脚,才被盯上,但事实上,真相很有可能和她想的不同,对方不是因为怀疑她发现了什么,才盯上了她。

原因,可能只是因为她在咖啡里掺了酒。

破坏了人家对咖啡的尊重。

……

……

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之后,陆辛仍然慢慢喝完了咖啡。

毕竟很贵。

而且他要确保,对方彻底盯上了自己。

然后他才起身,将袋子背在了身上……妹妹一直抓着他的袋子,想要从里面搜出糖果来,在外面,陆辛习惯装作看不见妹妹,就直接将袋子连同她,一起背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付钱,找零,离开。

陆辛来到了马路对面后,回头看去,就见那咖啡店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阳光之下,它显得隐隐发暗,像是折射了光。

倒映着街对面景物的玻璃窗后面,有目光盯着自己的感觉,更强烈了。

……

……

陆辛乘坐电车,来到了四号卫星城列车站旁的停车场,取了自己提前放在这里的摩托车。

因为不知道自己被那个组织锁定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一开始就与酒鬼约定,进入了那个咖啡店之后,就不再直接联系,以免对方会因为两个目标的接触,引发警惕。

取了车后,陆辛直接登上了高列,返回二号卫星城。

酒鬼这时候应该在某个地方观察着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举动,她就会明白,自己已经成功被对方盯上,而在自己登上高列的时候,酒鬼就会直接去安排对那个组织的抓捕准备了。

只要自己这边确定邀请对方作客成功,一个电话打过来,酒鬼这边就会立刻行动。

“会不会因为我返回二号卫星城,距离比较远,导致对方跟不上我?”

这本来是陆辛的担忧之一。

不过,上了高列之后,他仔细的去感受,发现那种被盯着的感觉更强烈了,也就放心了。

只要盯上了目标,就会如蛆附骨。

到了晚上,自然就会有精神怪物过来找到目标,并且杀害。

这还真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法子啊……

陆辛坐在了高列上,一边按着袋子,不让妹妹打开它,一边闭着眼睛,默默的想着。

月亮变红了,这世上的很多事也变了。

……

……

到了二号星城总站之后,陆辛领回了自己的摩托车,仔细检查了一下有没有刮痕,这才骑着它回家。这一次前往四号卫星城,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所以才带上了摩托,有备无患,但却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一直很温和,居然没有用得上,倒算是白带了……

他没有急着回家,先骑车来到了菜市场,买了几根黄瓜,茄子,割了半斤五花肉,见到有新打捞上来的嘎啦比较新鲜,就也狠心买了一斤,然后挂在车把上,晃悠悠的回家。

骑着这辆摩托车的弊端显露出来了,买菜的时候讲价都不好讲。

人家下意识的看看自己的摩托车,就把价格涨了好几毛。

将摩托车推进楼道里,仔细的锁好,然后陆辛提着菜上楼,推门进去时,就见妈妈与父亲正一左一右,坐在了餐桌旁边,不知道他们刚才说过什么,这时候都沉默着,气氛压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