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抱着我在桌子做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第一章

女子穿戴着一件青色贴身裙衫,此时裙衫衣带并未系好,身披一件银色软甲,随意披挂在身上,却是使得女子有些不堪重负。

其一双眼睛,格外有声,面容姣好,皮肤细腻,只不过脸色苍白,看起来女中豪杰的秉性之中,又显现出几分柔弱。

战灵芸!秦尘看了女子一眼,笑道:“你醒了……”而战灵芸却是看了看秦尘,看了看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李闲鱼,继而道:“是你们救了我?”

秦尘点点头。

“多谢!”

战灵芸说着,支撑着身子,便是要离去。

“你现在走,那就是死路一条。”

秦尘站在院中,淡淡道:“命环破碎,我只是将你外伤治疗,以你现在的状态,出不了这云阳城,就是个死人了。”

话语落下,战灵芸脚步停下。

她看了看秦尘和李闲鱼,最终来到庭院内,凉亭下,坐了下来。

秦尘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这女子,倒是明白,也懒得他费口舌什么的了。

“你们是何人?”

女子直接开口问道。

“在下秦尘,这位是在下弟子李闲鱼,在云阳城百里外山脉,偶然碰到姑娘,被禹家人追杀,继而救下姑娘,将姑娘带到这云阳城内安养。”

“你们?”

战灵芸却是一脸狐疑的表情,牵动伤口,咧了咧嘴。

她可是清楚的知道,禹家追杀她的队伍,每一队,至少都有几位真我境高手。

单单秦尘和李闲鱼二人,能够救下她?

李闲鱼此时气不过了,看不起我可以,看不起师尊?

“若非是我二人救了你,你现在还有命活吗?”

李闲鱼当即道:“怎么?

觉得我师徒二人只是帝者境界,便觉得我师徒二人救不下你?”

战灵芸看了一眼李闲鱼,声音清冷道:“登徒子。”

“你……”李闲鱼看着战灵芸脸色苍白,可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哼道:“医者仁心,姑娘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病人,我只不过是给姑娘上药,救姑娘性命,倒是姑娘心思腌臜,这般想我!”

战灵芸听得李闲鱼这一番话,倒是高看了李闲鱼几眼。

目光一转,战灵芸看向秦尘,直接道:“你能找到治好我命环的灵药?”

“我可以炼制。”

“你?”

战灵芸又是一副不信的模样。

她本身可是真我境巅峰境界,秦尘只不过是帝者境,哪怕精通丹术,想炼制出修复她命环的丹药来,几乎不可能。

李闲鱼看到战灵芸又是这副模样,忍不住想怼几句,可是看到师父倒是不曾动怒,也没说话。

“你行吗?”

战灵芸再次道。

李闲鱼终究没忍住,再次道:“姑娘,你这就有点不识好人心了,我师父既然要救你,不行干嘛说出来?”

此时的李闲鱼,化身李怼怼。

旁人对他如何,他倒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可是对秦尘如何,他倒是滔滔不绝了。

“我只是问一问,你激动什么?”

战灵芸却是并不将李闲鱼当回事,继而道:“你们既然知道是禹家追杀我,那应该也知道,我是战神楼楼主战天宇之女战灵芸。”

“战神楼,禹家,乃是西华天七大霸主之二,你们居然不怕掺和进来被杀人灭口。”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第二章

“他们干嘛要针对我们?”周兴云百思不得其解,镇北骑和云字营无冤无仇,不……他们甚至有恩于云字营,对方理应不会针对他们。

虽说镇北骑确实有一点点越界,从武侠世界跑来《真实梦幻》撒野,有可能……大概……估计会……扰乱异能世界的时空稳定。但是,有话可以好好说,何必搞个活动针对他们?

“不知道。我要是知道原因,就不用召集你们开会了。”周姈也是一筹莫展,不知道家里人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如果爹爹和姨娘们,觉得镇北骑进入游戏,会给异能世界带来严重后果,他们应该晓之以理劝周兴云离开,而不是举办游戏活动。

“不要说你,就连我也不知道那群小鬼想做什么。”

忽然,一个陌生的声音,在铁皮屋的二楼会议室传开。

周兴云等人心下一惊,立马顺着声音望去……

要知道,他们刚才谈论的内容都是机密,绝不能让外人听见。韩秋澪早就吩咐炎姬军守在楼下,不能让任何外人上二楼。

周兴云望着站在二楼入口的人……

那是一名女子,他从未见过的女子,一个长相十分俊丽的长发女子。

俊丽……没错,出现在周兴云眼前的女子,不仅非常俊俏,还十分美丽,甚至有点儿……眼熟。

眼熟……这种眼熟,并非周兴云好像在哪见过她。

周兴云敢拍着胸口保证,自己一定没有见过眼前这位俊丽的女子,亦或者说,他要是见过这么俊丽的女人,肯定不会忘记。

但是,她看起来很眼熟,又是怎么一回事?

周兴云总觉得陌生女子的笑容……她那轻浮且轻佻的笑容,她那不务正业的态度,真特么眼熟。

“你……”周兴云刚开口,准备询问陌生女子‘你是谁’,不料话音一出,莫念夕和周姈便声先夺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脱口而出……

“师父!”

“祖奶奶!”

“啊啦……师父?”

“她是你的祖奶奶?”

许芷芊、韩秋澪等,所有在会议室的人,听见莫念夕和周姈的喊话,都露出诧异的神色。

周兴云愣了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的反应过来……

俊丽女子轻浮且轻佻的笑容,还有那看似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态度,周兴云之所以觉得眼前一切如此这般的眼熟,答案竟是如此这般!

因为他和陌生女子给人的感觉,无论气质还是神韵,都像极了!

只不过,由于陌生女子很俊丽,以至于掩盖住她流里流气的本质,看起来像个玩世不恭的翩翩公子。

像个翩翩公子?嗯!对的,陌生女子很漂亮,但她这种漂亮,不仅仅是女性美,还包含男性的俊。

周兴云几乎可以断言,陌生女子的俊丽容姿,非但备受男人追捧,还深讨女人爱慕。这点与南宫姐姐有几分相似,既漂亮又帅气……

“念夕、小姈……许久不见。”陌生女子十分自然的回道。

莫念夕闻言鼻子一酸,眼泪稀里哗啦的就落下来。

周兴云只见黑发少女乳燕投怀,一边喊着陌生女子‘师父’,一边激动得扑倒她怀里。

“师父……师父。师父!师父师父!”

或许是因为看到已故的恩师,莫念夕情绪失控,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倾诉内心感受,只是拥抱着陌生女子,一个劲的喊师父。

“小鬼头都变成亭亭玉立的大妮子了,怎么还哭哭啼啼的?”

“但是!师父你……你不是?你真是……师父?”莫念夕困惑的望着陌生女子,内心充满疑虑。

确凿的说,莫念夕的情绪和思维都很混

文学

乱,她的师父已经病逝,如今出现在她眼前,长得和她师父一模一样的女子,说不定……是异能世界的人。

简单地说就是,莫念夕忽地想起,眼前酷似她师父的女子,并不是武侠世界和她朝夕相处的师父,而是平行世界,周姈的祖奶奶。

就像周兴云和周云,眼前的女子,是异能世界的人。

但是……既然陌生女子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她刚才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许久不见?

莫念夕情绪失控,猛地小跑扑入陌生女子怀中,正因为她说了一句‘许久不见’,让莫念夕产生错觉,认为眼前女子就是她已故的恩师。

然而,就在莫念夕陷入混乱,被眼前说不通的迹象,整得摸不着头脑时,陌生女子轻轻地拍着她肩背安慰道:

“我是你师父,却又不是你认识的那位师父。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的师父尚在人间。”

“弟子听不懂。”莫念夕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摇了摇头,完全不明白陌生女子这番话究竟几个意思。

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 第三章

这大概是秦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好笑的一句话。

但是他却不能够说自己不相信。

因为方别从来不喜欢虚张声势地吹牛,他所说出口的话,哪怕听起来再怎么地虚无缥缈,最终都有成为现实的可能。

就像现在方别所说的这一句——他能够在一剑之下决出胜负高低。

“那尽管来吧。”秦纵声大笑地说道,在开口的同时,远远一拳向着方别轰出。

秦终究还是决定先发制人。

毕竟方别摆明了不想先出他的那一剑,既然这样的话,总要有一个人开启战端。

拳风所至,方别高高跃起,身下碎石飞扬,竟然是秦的一拳之威。

但是秦当然远远不止这一拳。

几乎在方别跃起的同时,秦同样腾空而起,如同离弦之箭,向着方别笔直一拳而去。

那一拳,几乎要捣碎苍穹。

少年纵声长笑,挥剑相迎,秦不管不顾,仍旧一拳打出,方别横剑胸前,不攻反守。

在下一瞬间,少年如同炮弹一样被秦从长空击落,陷入乱石之中。

尘烟四起,再无动静。

秦徐徐落地,看着眼前的乱石,淡淡道:“为什么不出剑?”

方别的咳嗽声从尘烟中缓缓响起。

“虽然说有烟无伤定律在漫画中很常见,但那主要是因为烟雾可以省去很多画画的功夫。”

少年说着这样的白烂话慢慢从乱世中走出,只见方别口角带血,走起路来也有一些一瘸一拐,他看着秦,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

“我只有一剑。”

“如果这一剑胜不了你,那么我就不会出剑。”

“那这还是很有意思的剑法。”秦淡淡说道:“这样的话,如果这场战斗你自始至终都没有一剑胜我杀我的机会,那么你就会一直被动挨打吗?”

秦看着已然受伤的方别,笑了笑:“到死为止?”

“那倒不会,临死之前我一定会出一剑够本的。”方别笑道。

虽然说灰头土脸笑得有些狼狈。

秦已经不会和方别再多说什么废话,他整个人瞬间拖出来一串残影,向着无力站在不远处的方别冲去,在那一瞬间,他的手臂便勾住了方别的脖颈,其势不减,继续向前,直到将方别的身体如同风筝一般带了起来,随后狠狠嵌入了前方的巨石之中,秦才松开了手。

看着整个身体都嵌入巨石之中的方别,冷冷道:“如果我不是想留你一条性命的话,你已

文学

经死了。”

“这还是真的没有办法否认呢。”方别苦笑说道。

现在的方别已经彻底明白,面对这样的秦,如果还使用笨剑的话,几乎就是自取其辱。

秦的强大是真正几乎毫无破绽地强大,想要击败他也只有那如同天外飞仙灵光乍现的一剑。

可是到了现在,方别依旧没有找到那一剑。

没有找到那一剑之前,只能够被对方单方面地碾压虐待。

“看来你是使不出那一剑了。”秦望着有些吃力地从巨石中挣脱出来身体的方别冷冷说道。

方别摇头:“只怕未必。”

他几乎连站都快要站不稳了。

秦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下一拳,你可能会死。”

“那就来啊。”方别发出了嚣张的挑衅。

秦点了点头,既然有人提出来了这么奇怪的要求,那么当然就只能满足他了。

他踏步。

第一步在乱石中形成了圆形的凹陷。

第二步所踏之处皆成齑粉。

第三步他腾空而起,向着方别如龙如虎地飞扑而去。

他将所有的真气都汇聚在那一拳,那一瞬间,蒸腾的金色气焰在秦的周身燃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