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我的风流岳每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第一章

不管皇贵妃把人弄进思慕宫是想引起他的注意,还是想笼络这个妹妹一起争宠。

至少证明她,以及云家,对于侍寝一事,并不是可有可无的。

沈曼青冷哼一声。

“这种随时都可以出变故的事,能说明什么。

我只看最后结果。”

第二天晚上,楚蕴传了信,请云将军秘密来宫里商量要事。

等到云将军从云若欣口中得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整个人跟个木雕似的,站在那里足足呆了好半天。

云若欣看着自家爹的反应,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她昨晚刚经历过这种打击。

明白这种崩溃。

云若欣轻声安慰,“爹爹,我本来也不相信,可是昨晚女儿亲耳听到皇上和沈才人的谈话。”

“这件事情,千真万确。”

“容我缓缓。”

“赐座。”楚蕴吩咐过后,青曳上前把云将军扶到椅子上。

乍一听到这种消息,云将军也顾不得什么尊卑,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

“荒谬,荒唐,这个沈才人,究竟是个什么妖物,居然让皇上如此昏聩。”

“爹,现在最重要的是,咱们得想办法应对。”云若欣提醒。

“那你们什么意思?”云将军看着楚蕴。

楚蕴示意了一下云若欣,云若欣脸色又微微红了红。

条理还算清晰的代替楚蕴说了她的计划。

等到云若欣话落。

云将军瞪着眼珠子看了楚蕴好半天。

“你是说,要让欣儿偷人?偷人不说还要生下假皇子,还要让假皇子登基?”

云若欣:……

要不要说的那么直白。

“荒唐!简直荒唐!”

楚蕴,“那爹爹还有什么好的建议?”

“皇上不顾当年情义,非要我们给他戴绿帽子,难道爹爹还想若欣生下皇上的孩子?

就算若欣愿意,皇上也不肯。”

云将军:……

云将军吹着胡子想了好半响。

纠结的摇头。

“不行,只有欣儿一人的话,万一生下的是女孩,不行不行,不妥。

还是这样,你和欣儿一起……一起努力。”

到底还是顾及大女儿的颜面,云将军说话委婉了许多。

楚蕴:……

楚蕴木着脸。

老子劝两个女儿一起偷人。

可以的!

“你表哥那里,我去说,要是他不干,看老子不打断他的腿。”

眼看楚蕴目光越来越令人看不懂,云将军眉心都快打成死结。

“你….你要是不喜欢你表哥,为父再给你好好选一个。”

“不过这个人就不能让他醒着了,为父先给人弄进府里,到时候灌点药,保证他没有知觉,然后女儿你再……”

云将军在楚蕴越来越深邃的目光下,说不下去了。

“这,这不是没办法的事吗?”云将军嘀咕了句。

见鬼了,怎么自家女儿的目光这么可怕了。

“爹爹尽管放心,我保证妹妹一定会一举得男,不会有任何意外。”

后宫系统有那么多瓶瓶罐罐,给颗让人生儿子的丹药,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后宫系统适时的出现,“没问题的殿下,不仅有生子丹药。还有多子丹,若是害怕不保险的话,还可以一次性生两个皇子,三个皇子。

再多就不建议了,对母体有伤害。”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第二章

他死死咬着牙,阻止泪水掉落。

“我在斯巴达收获角斗王的时候,可没你这么弱。”苏业嘲讽道。

魔法师们直翻白眼,苏业开始欺负小孩子了。

亚瑟依旧咬着牙,倔强地望着苏业。

苏业收敛笑容,盯着亚瑟的双眼,道:“我是来为梅林报仇的。”

亚瑟愣了一下,一串串泪水滚落,最后连成一片。

他死死咬着牙,直到鼻涕直流,也没有哭出声。

苏业一脸嫌弃地把白手帕扔到亚瑟手中,道:“只会哭的小屁孩,可无法为梅林复仇,擦掉眼泪!”

亚瑟拿起手帕,擦拭泪水与鼻涕,然后把手帕扔到地上,昂头盯着苏业,眼神依旧倔强。

魔法师们失笑,亚瑟的脸被涂成小花猫。

苏业道:“我叫苏业,无限位面的魔法王,人类世界的第一魔法师兼第一剑士。”

魔法师们再度翻白眼,苏业又开始欺骗小孩子了。

“我不信……”一个鼻涕泡从亚瑟的鼻孔里冒出,他愣了一下,气得扑哧一笑,随手擦掉。

苏业笑了笑,问:“你要怎么为梅林报仇?”

亚瑟一挺脖子,大声道:“我要偷偷修炼,努力成长,不让任何敌人发现,最后成为半神魔法剑士!然后杀上光辉之城,一剑刺穿黄须暴君盖约的心脏!”

苏业摇摇头,道:“愚蠢的战士行为,现在,你看看魔法王是怎么复仇的。”

苏业说完,抬头望向天空。

轰……

无尽的蓝色魔力光柱冲天而起,方圆上千公里的英伦大陆乌云密布。

乌云的正中心,一颗朦胧的巨大眼睛徐徐探下,黑白分明,徐徐转动,宛如噩梦一般,映入每个人的脑海。

“呃……”

亚瑟死死握着铁剑,呼吸困难,只觉被无形的大手扼住喉咙。

随后,苏业的声音传遍全英伦大陆。

“我,超新星议会议长、魔法王苏业,抵达英伦大陆,亲自追查梅林与102位魔法师的死因,所有愿意提供线索者,皆是我的朋友。任何藏匿凶犯的行为,视为向超新星宣战。欢迎所有人来牛渡口城提供消息,三天之后,但凡有一人死因未知,魔法的光辉与火焰,将照耀整座英伦大陆!”

几秒之后,苏业的声音又响起来。

“哦,对了,提醒各位一下,三天之后,我先从光辉之城开始调查。查不到结果,陆沉光辉城!”

苏业收敛力量,乌云与巨眼消散。

亚瑟一脸呆滞。

苏业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穿过院子,走进房间之内,四处打量。

很普通的旧式一室民居,室内有不少贵重之物,摆放凌乱,简直像狗窝。

苏业走回院子,向还在地上发呆的亚瑟伸出手。

“还愣着干什么,准备一下,三天后跟我调查梅林的生死。”

“哦。”

文学

亚瑟老老实实伸出手。

苏业拉起亚瑟,快速松手,然后用力在他肩膀上揉搓,直到擦干净残留的鼻涕。

“三天后,看我怎么把你心目中最强的战士打得跟你一样哭成花脸猫,满手鼻涕泡。”苏业说着又在亚瑟身上擦了擦手。

亚瑟眨了眨眼睛,还是没有回过神。

魔法师们偷偷发笑,苏业的力量已经超越了凡级,一个小孩子哪怕再聪明,也无法理解这种层次的存在。

苏业看了看周围,道:“牛渡口城还不错,这里有领主吧?”

一个驻守在牛渡口城的魔法师急忙上前,道:“启禀议长大人,这里是著名的传奇家族萨尔克家族的领地,他们曾追随尤泽尔王南征北战。”

“嗯,问问他们卖不卖牛渡口城,价钱随便开,我想在这里建立一座魔法学院,就叫牛渡口魔法学院。”苏业道。

“遵命。”魔法师匆匆离开。

“色诺芬大师,您也跟着去。”

“是。”

苏业望向英伦王都的方向,背对着亚瑟问:“亚瑟-潘德拉贡,梅林或你的养父埃克特说过你的身世吗?”

亚瑟愣了一下,摇摇头。

“石中剑的事,知道吧?”

“当然知道,传说中,拔出神剑的人,将会成为英伦的王。尤泽尔王战死后,所有英伦人都想拔出那把剑,但全都失败。现在王都还经常举行拔剑仪式。”

“三天后,我们先去一趟王都,拔走石中剑,然后去一趟圣湖,取走湖中剑。你不是喜欢剑吗?可以主修金属大师流派,控制无穷数量的剑为你斩杀敌人。比如……”

苏业身后,一面金光巨墙横在半空。

金光巨墙之中,一环环涟漪荡漾,每个涟漪的中心,徐徐探出一把武器。

成千上万,皆是下位神器与半神器。

无尽的神光与无尽的威能震得百里大地晃动。

亚瑟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痴傻地望着满墙神器。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第三章

帝丰、邪帝等人所看到的三十三重天,其实就在那座宝塔的内部!

这是让所有人都不敢动弹的原因!

那座宝塔的广度、高度,都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相当于内部藏着一个个诸天世界,而且多达三十三层!

不仅如此,门户打开之时,那宝塔传来的气息,给他们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那是一种苍茫的感觉,是一种屹立在大道的尽头,不增不减,不变不改的感觉,是天地崩裂宇宙寂寂而我不坏的感觉!

苍苍茫茫,无物可伤。

无论是距离较近的帝倏、

文学

莹莹,还是距离较远的帝丰、邪帝,抑或是还未看到三十三重天宝塔的苏云,在感受到那股苍茫的道韵之时,内心中都同时冒出同样一个念头:“大道尽头!”

他们之中,不乏有亲眼见过帝混沌和外乡人的存在,两位古老的存在给人以意境幽远,即便是道境九重天抑或是倏忽二帝,都难以企及的程度。

但无论是帝混沌还是外乡人,他们给人的感觉,都不如这三十三重天宝塔厚重,仿佛都有所欠缺。

这座宝塔,才是真正的屹立在大道的尽头,笑看宇宙演变,众生繁衍,哪怕宇宙破灭,众生灭绝,它也只管矗立在混沌之中,静候下一个宇宙开辟。

任时光流逝,宇宙更迭,它始终都在,不会改变,不会被摧毁。

“这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宝物?”

众人心头怦怦乱跳,此等宝物他们闻所未闻,甚至远超仙道至宝!

哪怕四极鼎复生,焚仙炉未损,帝剑剑丸圆满,只怕也比不上这三十三天宝塔!

谁能想到,巫门中居然还藏着这个?

“难道这是外乡人的法宝?只是这法宝未免太强了,甚至比外乡人自己还要强……”

神帝喃喃道:“想要得到父神帝混沌的神刀,便必须从这些诸天中穿过,不知会遇到什么凶险。可是……倘若收了这座三十三重天宝塔,不就没有危险了吗?”

他的想法,其实也是其他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这座宝塔藏天纳地,如此强大可怕,与其硬闯此宝内部空间去抢夺帝混沌的神刀,不如把这宝塔收走!

不管宝塔中有什么宝物,有什么危险,统统收走!

但是在此之前,需要有人先进入其中,探明是否有危险,探明哪里有危险,他们才方面进入其中,尝试收取这座宝塔。

否则自己第一个闯入其中,万一被当场击杀,岂不是呜呼哀哉?

不过,寄托着所有人希望的五色船却未曾闯入巫门之中,相反,莹莹依旧在大呼小叫,言语不逊,调动小帝倏与诸多圣王,以及冥都大帝,围攻那半个脑子的帝倏真身!

莹莹对巫门根本不闻不问,开始时只是看了两眼,便继续专心致志的对付帝倏。

双方血拼,都打出了真火,试图干掉对方!

众人各自皱眉,他们原本便打算让五色船上的这些家伙替自己冒险,然而看起来这些家伙对门中宝物,根本没有任何想法!

但他们却不能久等,因为帝混沌和外乡人也来到了太古禁区!

帝混沌是神刀的主人,而外乡人应该是三十三重天宝塔的主人,他们二人来到,恐怕轻易便可以收走两件宝物!

这是帝丰、邪帝等人所不能容忍的事情!

就在他们几乎无法忍耐之时,苏云和百里渎满面笑容,向这边走来,对正在交战的莹莹、帝倏等人视而不见,而是笑呵呵的看向那巫门之中的三十三重天宝塔。

“当年我有幸听闻此宝名称。”百里渎笑道。

苏云虚心请教:“愿闻其详。”

百里渎道:“当年帝混沌与外乡人论道,外乡人对他这件宝物赞不绝口,称其为证道元始的宝物,号称弥罗天地塔!外乡人称之为以宝证道!”

苏云对那次论道悠然神往,他曾经从仙界之门回到第一仙界,但未曾见到帝混沌与外乡人论道的情形。

而今的帝混沌和外乡人尽管还经常论道,但火气没有从前那么大,都在试图避免进一步冲突,重蹈当年覆辙。

但没有火气,便不会将真东西。

真东西往往都是相互碰撞出来的,是最高深的东西,但也往往与对方的真知见解向左相悖,那时候恐怕便要手上见真章,分出胜负乃至生死来,才能判断出对错!

“弥罗天地塔证道元始,外乡人用了不知多少时间来将此宝的奥妙,巫道为表,仙道为里,端的是道尽一切奥妙。帝混沌却不屑一顾。”

百里渎想起当年事,也是唏嘘不已,道:“帝混沌一言指出以宝证道的破绽,道:法宝证道,关你屁事?一句话便让外乡人闭口不再夸奖这座宝塔。”

他叹了口气,道:“当年论道,我脑子不太好,对他们说的东西一知半解,但帝倏脑子好,记下来很多。所以后来帝倏能杀帝混沌,镇压外乡人。我就不行,只能在一旁帮忙。”

帝丰躲在世界树的阴影中,眼角跳了跳:“朕的仙相,竟然真是帝忽……”

这二人闲聊,丝毫没有在乎过会不会被人偷听,因此这番话也落入帝丰等人的耳中。

苏云感慨道:“帝倏明明有着天下最强的智慧,从论道中得到这么多,却没有传出去,否则仙道怎么会被困在道境九重天,迟迟没有突破?”

百里渎哈哈笑道:“帝倏若是把论道的内容传了出去,只怕太古真神的统治早就结束了,还能轮得到帝绝那厮推翻我?帝倏不传,为的是我们这些太古真神,毕竟太古真神发展速度,大大不如人族,甚至比不上神族和魔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