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在学校和两个学长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第一章

“小伙子,你来这里干什么呀?”

白胡子老头笑盈盈的说道,看上去很是和蔼,但曹风并不傻,在短时间之内,他还无法确定这老头是敌是友,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早就听说过这雪山的

文学

雪妙之处,因此也就想要借此机会上来看一看。”

“这大雪山确实是妙的很呀,但是同样危险遍地都是小伙子,你可得小心一点,要稍有不慎就会丢掉自己的性命。”

老胡子似乎并没有听出来曹风的撒谎,一只手不断的搅动着锅里的白粥,上面还撒上了一层芝麻,在这小小的屋子之中爆发出一股股强烈的香味,虽然很平凡,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能够勾动人的魂魄。

在这种冰天雪地的地方喝上一碗暖暖的粥,那种感觉简直的胃里非常的舒坦,但曹风却感觉哪里都非常的奇怪,为什么这老头会在雪山5千米的地方出现的?要知道这种高度的寒冷就连阔海镜修士都未必能够抵挡得了,这老头的形势实在是有一些怪异。

刚才让他有些惊恐的是,他根本看不清这老头的境界,就算是半神境的人,后者也能够感知到,现在就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这老头真的没有什么境界,第2种就是后者的境界,已经超过了曹风的感知。

一种肯定是不可能的,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难道说这个隐藏的老头居然是一个不世出的高手吗?想到这里的时候,曹风就警惕了很多。

要知道这种人的脾气通常都会是非常怪的,万一自己把他给得罪了的话,可就不好了,说不定对方会直接对自己出手的,这些人的脾气都是很难琢磨的,他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

更何况是荒郊野岭的,就算自己捏碎那所谓的玉牌,也根本不低于任何的作用,这老头的实力恐怕真的超过半神境了,如果他想要对自己出手的话,除非曹风放大招,否则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曹风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白胡子老头微微一笑,那一瞬间仿佛感觉什么都被对方给看透了,但后者也没有点名,只是不断的摇着摇头,啧了啧嘴。

“嘿嘿,这粥啊可真是好,是老夫专门的配方去熬的,这冰天雪地的小伙子,想不想来一杯暖暖的粥捂捂汗呢?”

捉着他便一边搅动了锅里面的粥,火柴伴随着火焰烧烤的声音,使这一切看起来都是这般的惬意和祥和,曹风心中不敢大意,但面上还是点了点头,白胡子老头嘿嘿一笑,架起锅便给曹风盛了一碗满满当当的粥,里面早已经被后者放上了各种调料和瘦肉,离这很远就闻到了那香气。

“小伙子,坐吧,今天能遇到老夫,也算是你有缘,这大冷天的你留在外面的话,还真的不好说。”

老者端起两碗粥放在了桌子之上,示意曹风坐下说话,然后情不自禁的抿了一口,那表情可以说是舒畅至极了。

曹风也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入口便是一股极致的美味,各种调料放的恰到好处,再加上一口很不错的瘦肉,吃到肚子里面暖暖嚯嚯的,仿佛驱除了体内的所有寒冷。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 第三章

这仙子,怎么还骂人呢?

小岛侧旁,海滩礁石上,吴妄盘腿坐在一只蒲团上,闭目凝神,看似是在打坐。

灵台处的神魂虚影却在托着下巴、晃着脚丫、不断抛接炎帝令。

激动归激动,他还没失去理性,也不觉得对方必须回应自己这份心意;更知道,自己主要是因怪病,对能接触的女性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试着分析一波,没啥效果。

虽然理智不断提醒

文学

他,精卫的状态有恙,自己拿出来的这份热情,可能最后会如这海浪的泡沫,只是刹那的花火。

但……

“大概这就是青春吧,青春。”

吴妄看向了那不知疲倦、来回重复填海之事的飞鸟,轻轻叹了口气。

造孽啊。

‘且等神农前辈来了再说后事吧。’

吴妄如此想着,总算下定决心,暂时不去打扰这位人族老一辈仙子。

他也有不少事要忙,最关键的还是自身修为。

被神农前辈醍醐灌顶,给他一口吃成了个胖子,接纳感悟到了凝丹之境,趁着这个机会,刚好巩固一下自身境界。

吴妄轻轻呼了口气,念了几遍清心法诀方才静下心来,心底流淌着炎帝令第一重到第三重的口诀,将心神沉入每一次周天运转。

不多时,吴妄睁开双眼,眼底带着少许疑惑。

怎么感觉在此地修行炎帝诀,都顺畅了许多?

他延展出灵识,仔细感应大阵各处的情形,很快就有了新的发现。

神农前辈设下的这座大阵,没有阻拦灵气的内外交换,却削弱了大荒道则的影响力,人为开辟出了一处狭小的修仙福地。

修仙本就是修自我,成道便是将自身的道在天地间缓缓展开,或是依附于原本存在的大道之上。

在此地修行,自可事半功倍。

吴妄瞧了眼远处飞驰的精卫鸟,心底多少平衡了些,闭目凝神,在此地开始了闭关。

于是,半个月后。

吴妄已确定,自己的修为境界真的没有什么泡沫,前辈醍醐灌顶的手段确实不一般。

——此前他是真的担心修为被灌水。

也不知前辈是否还在跟那几名强大的先天神对战,若是对战赢了,自己是不是也算蹭了点战绩?

‘我与人皇神农共同战胜了陆吾、英招等神。’

啧,语言的艺术。

这般又过了半个月……

“神农前辈到底来不来?”

吴妄看着那依然在来来回回飞驰的精卫仙子,心境多多少少有些小躁动。

修行,修行,只有修行才能让自己感觉不到岁月流逝,摁住心底那时不时冒出来的一颗颗桃心。

又过了,大概两个月。

吴妄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朝着精卫那边走了两步,目中写满了坚定。

神农前辈既然有意成全,那他就拿出自己上辈子恋爱基础理论专业学位,去体验体验恋爱的滋味了!

但他走了几步,又悻悻地停了下来。

不由在心底反问自己几声:

‘吴妄,你把精卫仙子当成什么了?因为自己的怪病只能触碰对方,就让对方必须跟自己相好?

这跟自己腿摔断了,就要路过的一位美女照顾自己一辈子,有什么区别?

这是什么霸道蛮横的逻辑?

她对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个,自己对她而言却不是啊。’

吴妄耷拉着脑袋郁闷了一阵,走回沙滩边缘的林荫中,再次盘腿打坐,双手抱元归一,汲取着天地间的一缕缕火气。

他其实也很想不顾一切冲上去,但依然说服不了自己。

岁月一晃而过,来岛上半年后。

“修行,真有趣。”

吴妄张开左手,一团浅白色火焰在掌心不断跳动,刚突破自身境界没几天,心底感悟却再次满溢。

他发现自己走了一个捷径。

由更容易获得力量、自星神那里借来力量的祈星术入门,快速提升自己的神念,再通过自家母亲的操作,得以双法同修、走上了修仙之路。

强大的神念,更容易感受大道,更容易拘束身周的火之灵气,更容易与大道共鸣。

从凝丹初期到凝丹中期,他竟只是用了半年。

当然,这般好事也仅限于元婴境之前。——待吴妄修为境界越高,神念强横带来的优势就会被同境界修士追平。

吴妄计算了下,自己二十年内修为境界追上季默不是问题。

前提是能一直在这般福地中安静修行,不被任何人打扰。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呀,人皇出手果然不同凡响,连聚灵阵、灵石都省了不少。

吴妄含笑摇头,起身走到了一旁简陋的小木屋中,站在木制的画架前,看着窗外准时路过的飞鸟,端着毛笔等了一阵。

很快,他画下了一幅新的飞鸟展翅图,并在一旁写了一段小字。

‘最近三日无异样,精卫保持填海时的状态,自行挣脱该状态周期依旧为三十六日,已观察到精卫苏醒时刻——子时。’

不多时,精卫鸟扑打着翅膀自窗外飞过,吴妄含笑注视了一阵,放下手中毛笔,回了闭关打坐之地。

他在观察精卫。

但这并非是什么偷窥欲,而是很正经地观察精卫鸟的神魂状态。

万一神农前辈让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第一层——帮助精卫,他最起码也要做到心里有数才行。

精卫的状况,其实有些糟糕。

吴妄此时已发现,她之所以不断填海,其实是修养神魂的一种方式,在填海的状态下,神魂能保持凝聚不散。

而当她每三十六天苏醒一次,化作人形或是干脆保持精卫鸟的模样,神魂会有一丝丝的逸散。

如何让她化作人形时,还能保持神魂凝固,就是吴妄现如今修行时一直思考的‘课题’。

总不能,自己不管不顾过去问一句:

‘谈恋爱吗仙子?谈着谈着你就魂飞魄散的那种?’

那未免太不正经。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吴妄在修仙领域探索未果,便将目光放在了自己最擅长的祈星术上。

于是,来岛一年零三个月后。

“神农前辈,莫怪晚辈不仁义了!”

临近子时,月朗星稀。

吴妄站起身来,轻轻呼出口气,看向了那颗在黑夜中散发着盈盈光亮的神木,迈步而去。

不行,还要再温习温习。

吴妄在袖中拽出一张小纸,看着上面的自制攻略、每天一个追仙子的小技巧,指尖点出丁点火光,将这张纸完全烧毁,不留半点证据。

撩一下长发,倚靠在树干上,等待着精卫鸟自海边飞回来。

根据吴妄计算,她飞回来时应该就已自行苏醒……

果然,远远地就捕捉到,精卫鸟额头的彩羽光亮渐渐熄灭,双目变得有神了起来。

然后她展开双翼一个迂回,落去了不远处的药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