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饕餮盛宴np全文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一章

强烈地,亚戈有推开那扇门的欲望浮现出来

而作为认知生命,亚戈又十分明确地意识到这股欲望来自何方。

“生命”。

作为生命,那虚幻朦胧的大门,给他带来了强大无比的吸引力。

这股欲望的源头,是他作为“生命”的欲望,回归“源头”的欲望。

“那扇门的背后,是一切生灵的源头,一切生命的起源之地。”

这个想法陡然从亚戈的脑海中冒出,吸引着他向着那扇未知的门扉前进。

但是,能够清晰地意识到这个想法从何而来,能够清晰地意识到这股欲望的源头,亚戈当然不可能让这股欲望控制自己。

立刻,亚戈动用了自己的力量,扼制住了这股本能般浮现的强烈欲望,挣扎着向后退去。

然而,有些出乎亚戈意料的是…..

他非常顺利地脱出了那片被血光笼罩的未知之门的所在,还直接从那片血肉之海中脱离。

这个顺利的结果,让亚戈有些愕然。

而原因…..

“引路人”。

看着谒见大厅此时略显诡怖的血肉之景,亚戈也没有心思顾忌,他有些愕然地重新审视“引路人”的能力。

似乎因为过于看重看门人的能力,在对比之下,有些太过轻视“引路人”的能力了。

但是,他没有发现,在他彻底离开那血肉之海的时候,那扇虚幻而朦胧的门扉,微微震动了一下,随后回归平静。

……

以认知生命的视角,亚戈再度检查起“引路人”神秘所拥有的力量。

水银城之中,那半人半鸟姿态的、带着妖艳感的女性,那在被银色彻底浸透后仿佛雕塑的“引路人”形象。

然而,结果就和之前一样,他只能捕捉到朦胧的、有些抽象的信息。

“开启”和“关闭”。

不,是“开启”和“封闭”。

再一次检查审视后,亚戈只是得到了一个不算成果的成果。

“封闭”和“关闭”两个词语之间的差别,的确是有的,但是,亚戈没有体会到这两个词在“引路人”能力上具体的差别。

引路人这个神秘会出现在自己身上,本来就原因不明。

而亚戈作为认知生命却无法做到清晰地捕获其信息的状况也十分可疑。

不过,他似乎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了。

伴随着再次袭来的一股震动感,仿佛整个王宫都动荡起来。

而察觉到这个状况的刹那,亚戈立刻动用了引路人的能力——

他将引路人的能力发挥到极限,在眼前撕开了一扇门扉。

血肉撕裂般的裂痕中,亚戈冲了进去。

几乎是在他冲进大门的瞬间,整座王宫,整个王城,在这个刹那,猛地拔地而起。

…….

当亚戈的视野再度变得清晰时,他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巴萨托纳帝国的王都,整个城市随着轰隆的巨响声,从地面之上抬起。

一只身形庞大的猩红巨兽,映照在亚戈的眼眸之中。

那是一只巨龙……

在那巨兽的“身躯”抬起,亚戈下意识做出判断的时候,很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亚戈都不由得陷入了骇然的情绪之中。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二章

罗兰是拼命提高自己MP上限的玩家。

在他看来,MP的多寡完全可以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

当然……等级,装备的什么都很重要。

但无论是魔法穿透力,还是魔法防御能力,都可以用更多的MP来实现。

换句话说,只要能量足够,我就是无敌的。

大概就是这意思。

这也是最简单实用的流派。

基本功够好,属性够高,再搭配上专门优化过的攻击和防御魔法。

能容纳更高魔力上限的魔法,这就是他未来的成长思路。

说起来很简单实用,做起来其实挺难的。

MP这资源,没有那么容易堆上去。

但只要推上去了,效果就很明显。

所以当十几支巨大的法师之手飘落下来,以及寒冰领域以极快的速度形成后,罗兰周围的魔力已经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共振。

失得他使用魔法的效果会变得更高。

眼前一道闪电劈了过来。

雅伯索不是傻子,在罗兰张开领域的时候,他的攻击就已经发出了。

这道青紫色的闪电像是一条长长且致命的甩鞭,在罗兰的魔法护盾那里‘舔来舔去’,却不得门而入。

周围回响着滋滋滋的电流声,空气中更是弥漫着电气的焦臭味。

罗兰没有在意,他控制着自己的法师之手,在雅伯索周围绕成了一圈,然后无数的拳头像是可怕的暴雨一般锤向雅伯索。

呯呯呯的声音,由于太过密集,甚至变成了仿佛海浪涌动的巨响。

同时寒冰领域形成的地面寒霜,连人带护盾把雅伯索冻在地面上。

而且那十几只法师之手来得太快太疾,而且是围着一圈从上往下打,使得雅伯索根本不可能往上飞。

感觉到自己的魔法护盾在微微震动,雅伯索有些不解地看着那十几只巨大的法师之手。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法术,法师之手不是用来拿钥匙,开开门,提提轻型物件用的吗?

这十几个法师之手的狂暴攻击,打出的攻击力度,却比他的闪电链还要高。

这真TM的有鬼。

这几百年魔法界发生了什么?

难道自己这五十年来没有接触的魔法界,变化有这么大?

他立刻催动另一种魔法,十数道奥术飞弹拖着长长的,蓝色的尾焰,撞中对面的魔法护盾上,也只是弹起了些微妙的波纹。

“好硬的护盾。”雅伯索有些不解:“这家伙真是大师级的魔法师?”

自己虽然现在实力也是大师级,但毕竟是曾经的半神,敢和蜜斯拉抢神格的强者。

现在却对付不了一个大师级的年轻法师?

这不太可能吧。

就算自己的实力再怎么衰退,也是曾经的半神,也曾掌控着半条法则……虽然最后还是被蜜斯拉以凝聚神格的方式夺走,但他依然还是能从中得到很大益处的。

他所有的攻击魔法,都有不错的穿透力。

然而,现在却穿不透一个大师级魔法师的护盾?

这就离谱。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同时加大了力量的输出。

闪电链更粗更长,更明亮了。

而罗兰也是同样的作法。

虹光喷射,奥术飞弹,闪光术等等都用上了。

他最大的优势就是MP极多,回复速度超快。

把雅伯索拖入持久战,就是罗兰制定的战术。

现在已然成功。

双方隔着三十米的距离,互相轰着魔法。

从实质上来说,法师互殴其实是很没有看头的。

特别是罗兰和雅伯索这样的水桶型法师。

几乎没有什么弱点,就是站桩无脑输出。

双方都有极高的魔法控制力,魔力容量,以及快速施法能力。

可不是空间魔法塔那些温室里培养着长大的学术型法师。

倒不是说学术型法师差,这些人成长起来后,研究能力爆表,估计能把虚拟神格都给整出来。

但前提也得成长起来

文学

才行。

两人打得火热。

五色十色的魔法飞来飞去,还伴随着爆炸的轰鸣声。

在这种正面战斗的情况下,即使是罗兰,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调动多余魔法,使出自己的绝招魔法,小火球术。

而雅伯索也是一样的,他也几乎抽不出什么空闲来使用更强大的魔法。

双方打了半个多小时,两人所处的地方,已经被轰塌了至少五米。

周围一片狂乱,冰霜和焦土这两种格格不入状态,却交杂在一起。

罗兰的寒冰领域还在渐渐扩大。

此时雅伯索已经有些气喘了。

和罗兰不同……他虽然是半神,但实力降到大师级后,魔力量也跟着降。

而且现在他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

蜜斯拉怎么说也是魔法女神。

虽然雅伯索已经醒过来了近五十年,但他依然没有完全化解掉自己身上的‘封印’。

况且他也没有用心去化解自己身上的封印。

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享受生活了。

反正蜜斯拉应该找不到我了。

只是他失策了。

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他已经感觉到了疲倦,但对面的罗兰,却依然轻松自在。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罗兰的MP至少还有百分之六十,雅伯索却已经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了。

甚至后者的魔法护盾,都已经岌岌可危。

就快要破碎。

再这么下去,自己必输无疑。

雅伯索的内心中甚至觉得不可思议,这小子到底还有多少魔力?

此时,他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魔法护盾改变形态,像个巨盾一样挡在自己的面前,并且用精神力推了出去。

无数的奥术飞弹,以及普通小火球轰在这个魔法巨盾上。

猛烈的爆炸中,魔法巨盾开始出现大量的白色龟裂。

本来他不想用这招的,毕竟以半神之身,被个大师级逼到这地步,说出去真的丢脸。

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雅伯索在魔法护盾破碎之前,对着罗兰一指。

脸上带着冷笑,十分诡异。

“大裂解术!”

罗兰为中心,所有的一切魔法瞬间消失了。

不管是飞行中的奥术飞弹,还是那块本就要破碎的巨盾。

罗兰身上的魔法护盾,像是碰上了石头的鸡蛋壳一样,化成一片片碎渣子掉在地上。

随后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一道粉色的微光,抵消掉了大裂解术一部

文学

分的效果。

得益于蜜斯拉的祝福,他身上的魔法装备没有任何损坏。

可他现在的表情有些凝重。

因为他依然没有办法使用魔法。

周围所有一切的魔力元素,都被大裂解术排空了。

形成了魔力真空。

有种在地球上生活的感觉。

罗兰下意识地握了握自己的手,然后抬头看着对面:“大裂解术不是单体的吗?或者说是极小范围效果,你这居然是超大范围效果?”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 第三章

“啊,这是…….”

南面窗台下方有一个暗格,苏羽在这个暗格中发现了一本图纸。

【熊猫人兵马俑(奇观)】

建筑图纸

建筑所需领地规模:中型村落

建筑所需材料:木材1000单位,石料1000单位,黄金1000单位

建筑效果:领地生产所有士兵全属性+20%

备注:我,熊猫人皇帝,打钱!

“居然是一份奇观建筑的图纸!”苏羽眼前一亮。

领地建筑按类型划分,分为常规建筑、特殊建筑和奇观建筑。

常规建筑就是农田、民居、伐木场、采矿场之类的生产型建筑;

特殊建筑基本上是辅助建筑,比如祭坛、剧院、游乐场;

奇观建筑是非常有名而且加成极大的建筑,比如熊猫人兵马俑、熊猫人长城、恕瑞玛金字塔……

前世有领地的玩家不是很多,游戏末期国内六亿玩家也就两三百万玩家有领地,而且大部分都是村落级领地,没时间升上去。

领地内有奇观的玩家就更少了。

奇观和隐藏任务一样具有【唯一】属性,一个领地建造成功后,其他的领地就无法建造,这导致国内奇观总数不到一万个,拥有奇观的玩家也就几千人。

没想到在公爵的书房里,苏羽居然找到了一份奇观图纸!

“看来我猜得不错,公爵书房真是个【宝库】性质的地点!”

苏羽士气大振!

赶紧继续投入到寻宝的伟大事业中。

……

但就在这时,书房门被猛地推开。

一个穿着轻铠的战士走了进来,用长剑指着苏羽。

人物:【弑妻者莱克】

等级:61级【四阶】

职业:战士

喜好:女人,虐杀亲密接触过的女人

备注:莱克有十段不幸的婚姻,他的妻子总是不幸失踪。

来者是一个四阶的战士,而且看喜好又是一个变态。

苏羽快速打开背包,准备拿出【随机传送卷轴】传送走。

但就在他寻找传送卷轴的过程中,另外一件消耗品—【菌之哀伤】吸引了他的注意。

【菌之哀伤(消耗品)】

剩余使用次数:5

使用方法:喊出“继承你,父王!”,并使用剑刺击目标。

效果:如果目标是持有者的父亲,造成99999点真实伤害;如果不是,则恢复30%最大生命值的血量。

看到这件消耗品,一道电流从苏羽脑海中划过,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喂,小贼!你是怎么进来的?”

莱克径直走到苏羽面前,用剑指着他的脖子。

看到苏羽实力只有一阶后,他就没再当回事。

只是他有个疑惑,一个一阶的小法师是怎么溜进来的?

苏羽装出了一副惧怕万分的模样,摇着双手说道:“这位大人,我是被一个老法师传送进来的,而且我没有偷东西!”

苏羽是来寻宝的,不是来偷东西。玩家的事,怎么能叫偷呢?

“老法师?是谁?”莱克眼神变得格外冷厉。

苏羽一脸诚恳地说道:“是银松尖塔的安迪格斯大法师,我是他招募的试验品,那个老家伙一通魔法实验,就把我传送到这里来了。”

苏羽口中的“安迪格斯”是银松尖塔十人议会的一员,六阶顶尖的圣域大法师。

他前世是银松尖塔的成员,对银松尖塔的组织架构非常熟悉,决定借他们的名头搞事。

“安迪格斯大法师?!”

莱克当然知道这是谁。

他不敢怠慢,揪住苏羽的衣领:“走,跟我一起去见公爵,等见了公爵你跟他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